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大陆人民是很伟大还是很不堪]
徐水良文集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就大陆成立国民党问题说一点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此文暂未找到)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为颜钧先生呼吁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本文暂时没有找到)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批评绥靖思想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大陆人民是很伟大还是很不堪


徐水良


   

2019-08-10~12日


   

   
   本人发短文《中国人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浇开自由之花》。
   (见:https://twishort.com/lX8nc)
   
   曾节明反对说:准确的说,是香港人(浇开自由之花)
   
   1992年后,大陆人整体空前政治冷漠,只愿为自己维权,不愿为民主上街,落到今天这般田地某种意义上也是活该。
   
   现在香港人为民主奋勇抗争,动摇着中共的专制,客观上也在解救大陆人,但是大多数大陆人居然白眼狼地跟着中共声讨“港独暴徒”,国内微信群一边倒地大骂港人,大陆留学生,运动员殴打港台学生,球员的“爱国事件”一再发生,你没看到吗?
   
   徐水良:对你说法大陆人追随土共攻击香港人,昨天帖已批驳。其他批驳在下面:
   
   曾节明:当香港人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浇开自由之花的时候,大陆人却在用自己的势利,冷漠和奴性,加固着共产党的专制,所以大陆人落到今天这般田地,某种意义上也是活该,当然,大陆人的这种势利,冷漠,奴性,是“六四”后中共精心造成的。
   
   徐水良:你这个说法非常偏颇。重覆一次:首先成功开启共产阵营崩溃的伟大的中国人的89民运,虽然被没有人性的畜生党屠杀镇压了,但这种没有人性的畜生极权,不可能永远维持统治。人类社会是人的社会,历史是人的历史。攻击中国人是垃圾蝗虫牲人猪民,不配民主,只配消灭瓦解,仇恨并屠杀人民的极权暴君及其走卒,都必然被历史埋葬。
   
   中国人努力几十年,已经做出巨大牺牲,付出无数生命。曾经一次次被镇压,一次次遭到失败,洒下自己鲜血和热泪。但英勇的中国人几十年连绵不绝继续抗争,其抗争的超大规模,超强烈度,超多次数,每年光是群体事件,就超过十几二十几万起,都是当代全世界甚至人类历史之最。没有任何理由抹黑大陆中国人。
   
   历史证明,以中国大陆人为主体中国人,是无愧于全世界任何民族的伟大人民。没有任何理由像土共及海派特线那样攻击污蔑抹黑他们。中国人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浇开自由之花,现在应该快到收获的时候了。中国人收获自己以生命,鲜血和眼泪浇灌的胜利成果时。土共和污蔑中国人的特线走狗,就将被扫进垃圾堆。
   
   曾节明:1992年后,大陆民众整体道德败坏,政治冷漠空前不能指望,难道不是事实吗?1992年后大陆人只有个人维权,有过为民主上街吗?都怪中共镇压?1999年中国民主党的宣传单贴在桂林文化宫的张贴栏上,根本没人关注。。。现在在大陆街头举牌要求民主,根本没有反响,在路人眼中如神经病,难道不是事实吗?
   
   徐水良:你不去怪历史上少有的土共几百万上千万枪杆子暴力镇压,却怪大陆老百姓,有什么道理?在土共动不动用暴力镇压的时候,不花长时间准备,并等待合适时机,难道动不动就上街去送死?以为贴几条传单就会有大影响,那是精神病的幻想。而且,这么多年来,几万十几万人上街的抗争有许多次,是你自己完全无知,说92年以后没有大抗争而已。
   
   以为几个人街头举个牌就应该有人关心,以为基本没有意义的白衣行动黑衣行动,低风险低门槛,就会有许多许多人去参加,那都是花瓶特线投机民运的精神病幻想。实际上,老百姓会参加的是大规模高风险,但有可能获得实质成果甚至推翻中共的行动,很多人愿意为此流淌自己的鲜血,甚至奉献自己生命。老百姓是正常人思维,目标是取得重要实质成果,而不是没有多大意义的作秀,不像特线花瓶那样疯子性投机幻想,不要风险,不要实质成果,只要没有多大意义的作秀。
   
   曾节明:客观事实是,大陆人的自由要靠香港人的抗争,支持香港人抗争,是瓦解中共专制的捷径。
   
   徐水良:香港有自由,大陆没有自由;香港人眼睛耳朵嘴巴没有被封住能获得自由信息,大陆人被封住眼睛耳朵嘴巴没有自由信息;香港抗争,只要中共没发疯派军队进香港屠杀,一般没有生命危险;大陆的抗争,必须比香港小心一百倍,防备中共的暴力镇压和屠杀。两者所处的环境完全不同,怎么能够相提并论,以香港否定大陆?
   
   中国人当然应该利用香港的有利条件,支持香港人,让香港人带头带动大陆,去争取自由民主。但不应该以香港抗争否定大陆人的抗争。
   
   附:向英雄的香港人民致敬
   https://twishort.com/iX8nc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0276
   
   曾节明批评我的上述意见,发文《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与徐水良商榷》(因文章比较长,并且放在这里阅读容易产生混乱,所以放到文章最后面,见文后附件。)
   
   徐水良:你和许多人智力水平和经验不足,满脑袋花瓶民运精神病思维,不足以判断和谈论这个问题。
   
   实际上,现在的形势,是土共建政以来,老百姓对土共认识最清楚,觉悟最高,最反对共产党的时候,而且是正处在全国性反共抗争爆发的临界点上。你和许多人,缺乏判断智力和判断经验,根本不能做出正确判断,相反倒是判断现在是中国老百姓最不堪,最没希望的时候。
   
   当然,绝大多数人,甚至90%以上的人,都不会做出这种正确判断。因为他们缺乏在这种时候做出判断的智力和政治经验。
   
   只要土共存在一天,倒退一天,老百姓的道德水平,尤其他们的社会责任感,就会倒退一天。你们看到了这一点。这当然是一个大问题。但是,你们却不知道,这个现象,对历史的发展,虽然有相当影响,但不会起决定作用。
   
   当年,经过文化大革命,中国人的素质和道德,都大幅度倒退。尤其在全面专政的恐怖之下,几乎所有人,都在唱拥护伟大领袖及其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高调。但本人根据本人的研究,认为毛和四人帮(当时称海派)倒行逆施,不得人心。于是本人率先开始反对他们,第一个发起了当代中国民主运动。我的大字报批判了毛的一系列理论,并且点名批判张春桥,姚文元等等。后来江苏省委派庞大的省委工作队,并调动全省大专院校和理论力量,对本人展开大批判,召开不少次与我辩论的辩论会,结果他们辩论中完全失败。当时人们都认为我反无产阶级司令部,是以卵击石。
   
   结果,南京事件和四五运动发生,说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南京事件的参与者被捕者,说他们是受我影响才发动这个南京事件,从而首先发起四五运动的,其中一些人,还被当局说成我的同伙。
   
   四人帮被当作无产阶级司令部,受到全国高度拥护。但我认为他们倒行逆施,不得人心。江苏和南京造反派当然也都站在“无产阶级司令部”一边。但我警告南京和江苏造反派,海派四人帮不得人心,站到他们一边,今后就会给他们殉葬。事实证明,我的意见是正确的。四人帮垮台前获得的是一片拥护赞扬之声,但四人帮一垮台,全国就一片欢腾,敲锣打鼓放鞭炮各地民众上街游行庆祝。而江苏和南京造反派大头头,多数成了四人帮帮派势力。
   
   但事前,除了本人这样的极少数人,没有人会预料到这个结果。
   
   任何时候,只要独裁者大权在握,公开反对的总是极少数。以绝大多数人拥护独裁者的公开态度为代表,说老百姓不会反抗,老百姓非常不堪,那判断,就完全错误,就是完全没有判断能力。
   
   而且,你完全不懂政治,完全被花瓶特线民运的习惯做法和意见所洗脑。以花瓶特线民运的观点看问题。你不断举出你们的例子,说:
   
   “但那是三十年前的大陆人,现在你去街头北京举牌、发动民运试试,看看有几个人不把你当神经病的!1999年时,我见到中国民主党的宣传单贴在桂林文化宫的报纸栏上,根本无人问津;当年的‘六四’十周年的时候,我和一个朋友发起去杉湖边举行烛光纪念活动,结果到后发现仅有三人,在湖畔遍布的情侣中间,我们自己都觉得象神经病,而当时中共没有,也根本用不着打压我们。而一个流亡泰国的‘南方街头运动’人物向我承认,胡锦涛时期,他们在街上为民主举牌,引不起任何反响,路人看他们就象看神经病。”
   
   实际上,你们的做法就是神经病,我和老百姓就是一个观点,一个意见。你们花瓶特线民运只知道作秀,不知道这作秀有没有实际意义。此外,你们不懂本益比,你们这种做法,实际上风险很大,效果不大,本益比极高,所以更加是精神病式的过家家儿戏,只有危险、甚少效果的小丑式做法。一般没有暴露的人来参加你们这种行动,就是与你们一样神经病,当然没有什么人会参加。但因为你们这种作秀对民主事业没有妨碍,所以,我和大多数民众不会反对你们,只在心里鄙视你们神经病。
   
   过去刘国凯,杨建利,胡平等等低风险、低门槛、白衣行动、黑衣行动等,以为必然成功。胡平很不关心或者干脆反对我们当时在搞的高风险的、并且是搞得轰轰烈烈的杨佳邓玉娇问题,而一门心思去搞他们低风险低门槛的白衣行动,黑衣行动。但都是他们刚提出来这些行动,我就立即批评指出他们的做法必然失败。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是他们认为必定成功的这些低风险低门槛行动,最后没人参与,败得惨不忍睹,完全证明我是事前的预见。其原因,就在这里。
   
   你满脑袋特线花瓶民运的神经病思维,所以,连我早已经批驳你这些观点的文字,也都根本读不懂。我在楼下对你的批驳说:
   
   “以为贴几条传单就会有大影响,那是精神病的幻想。而且,这么多年来,几万十几万人上街的抗争有许多次,是你自己完全无知,说92年以后没有大抗争而已。以为几个人街头举个牌就应该有人关心,以为基本没有意义的白衣行动黑衣行动,低风险低门槛,就会有许多许多人去参加,那都是花瓶特线投机民运的精神病幻想。实际上,老百姓会参加的是大规模高风险,但有可能获得实质成果甚至推翻中共的行动,很多人愿意为此流淌自己的鲜血,甚至奉献自己生命。老百姓是正常人思维,目标是取得重要实质成果而不是没有多大意义的作秀,不是特线花瓶疯子性投机幻想,不要风险,不要实质成果,只要没有多大意义的作秀。”
   
   你因为满脑袋特线花瓶民运的作秀出风头思维,根本读不懂我的批驳。但我想,正常人,应该都能读懂。
   
   同时,你像黄河边一样,缺少最基本的判断能力,就像黄河边,从他自己的真实身份的本质和幻想出发,把大陆一个明显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一个纺织女工的意见,当作意义重大的代表,来为土共大外宣做宣传,来攻击中国民主运动,“给民运上眼药膏”这种可笑做法一样。你不断用土共及其走狗,包括福建同乡会,冰球队等等,开动宣传机器或动用暴力,攻击污蔑香港人的例子,说那代表大陆人的思想和行为。你这种判断能力,甚至落到大陆一般民众的判断能力之下。大陆许多许多网友,都判断那只代表土共及其走狗,和少数被骗脑残的意见,不代表大多数大陆人的意见。那些不畏风险,不断勇敢为香港人发声的大陆网友,才真正代表大多数大陆人的意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