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9]
王巨文集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为我而歌(歌词)
·此生难忘(歌词)
·恒 久 守 望(诗)
·如果能够……
·站在十字路口的姑娘(诗)
· 拉大提琴的少年(诗)
· 莲 女 (诗)
·妮与莹(诗)
·彭 女
·你能来看我吗(歌词)
·海的女儿(诗)
·Thank 妈咪(诗歌)
·来自西域的姑娘(诗)
·
日志
·旅美日志(1):飞往美利坚
·旅美日志(2):阳光下的旧金山
·旅美日志(3):飞越美利坚
·旅美日志(4):鸟瞰美利坚
·旅美日志(5):温馨的家园
·旅美日志(6):初在美国见闻
·旅美日志(7):租公寓及其它
·旅美日志(8):美国乡村
·旅美日志(9):往日不堪回首
·旅美日志(10):花粉
·旅美日志(11):去温泉城
·旅美日志(12):游森林公园
·旅美日志(13):黑人清洁工
·旅美日志(14):移居达拉斯
·旅美日志(15):在美国开车
·旅美日志(16):拣破烂的
·旅美日志(17):达拉斯公寓
·旅美日志(18):达拉斯的中国城
·旅美日志(19):在达拉斯修车
·旅美日志(20):小墨阿米古
·
其他
·一只想飞的鸡(寓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9


   
   
   亲爱的女士们,你们经历过那种可怕的令人作呕的梦魇吗?那是一种难以起齿/令人羞愧的噩梦。在我们这个地方,人们把它称之为“睡魇住了”。如果你不是唯物主义者,如果你相信这个世界有灵异的东西存在,那你在自己梦里遇到的不是虚幻的景象,而是一个似乎虚无但是独立存在的邪灵。这些邪灵既无形,又有形,从无到有,从有到无,幻化无穷。它是恶的化身。在我们漫长屈曲的人生历经中,有许多人曾经遇到过这样的邪灵。当我们独自走路的时候,有时不小心会撞上它,好像有什么东西猛地碰撞了你一下,但你身体附近什么东西也没有。也就是说你看不见它。在我们这里,把这种遭遇称之谓“撞客”。如果撞客严重的话,就会瘫倒在地,失去意识,口吐白沫,胡言乱语。过了一会,当你清醒的时候,你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这样的事情,许多人都经历过。但更多的经历是在夜里,在我们的睡梦中。如果是男人,会有女鬼纠缠他,天天与他行房事,直至榨干他的精血。但更多的是我们女人们,因为我们女人们阴性的,阴气一旦再加重,邪灵就会闯入你的梦里。梦魇里,那个邪灵幻化成男人的模样,成天纠缠着你。也许它就是一个孤魂野鬼,在四处游荡,寻找寄居之所。恰巧它找到了你。有时,他会变得和你的男人一模一样,但你知道他不是你的男人。他的表情陌生而怪诞,那是在你男人身上从未见过的表情。当你即将睡着的时候,他闯入你的梦中,拉扯着你,要和你睡在一起,要和你做那种肮脏的勾当。他压住你的胳膊,压住你的腿,压在你的身上,让你喘不过气来。你挣扎着,反抗着,想拒绝他。但那邪灵总是緾着你,像粘在你身上似的,你无法挣脱。就这样,你在梦中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在床上乱滚,直至从床上滚落下去。这时,你会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掉在地上,独自坐在那里,惊魂未定地喘息着。
   我认为这不是梦魇,而是一种真实的存在。是的,那就像是一种在现实生活中的亲身经历。有时,你把他错当成你的丈夫,你不会去抗争,他就会顺利得手。当夜晚来临,万籁俱静,人们都进入梦乡,而你也躺在床上,即将入睡的时候,一个你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们暂且把它叫做邪灵吧,它会悄悄地潜入你的房间,也许它早已隐蔽在你的房间里,在你睡着的时候,它就会出来作祟。有时候,你睡熟了,自认屋子里没有别人,你完全放松自己,没有设防的心里。那时候,它们就会以一个你熟悉的男人的身影出现,甚至你下意识地感觉着他就是你的男人,他说话的声音就像是你丈夫的,甚至连笑声,轻微的咳嗽声也都像。你在床上睡着,虽然你已睡着了,但还能感知到他向你走来,但你迷迷糊糊中把他当成你的丈夫了,你的心里没有做任何防范。他轻轻爬上床,在你身边躺下。如果你是背对着他侧卧,他会撩起被角,钻进你的被窝里,继而轻轻地从身后搂着你。这时你仍感到他的手臂和胸部是熟悉的,一如你的丈夫。你任他抚摸你的肩头/乳房和大腿。你能感知这一切,但你仍在睡着。在他的抚摸下,你偶尔会轻微地动一下身子,但你并不在意,仍睡你得觉。这时他怕把你弄醒,会停住手一会儿,等你平静下来,安然而睡,他会继续更进一步地抚摸下去。他的手会从你的内裤慢慢伸进去,抚摸着你的下体。你两条多肉的大腿内侧紧贴着,他只能探住你的耻毛。你能感觉到这种轻柔的抚摸,一如你丈夫曾经做的那样。他的手指抚弄几下后,并未强行探入,而是慢慢地抽了出去。他的经验如此老道,可见曾经把多少女人祸害了。这时他的手会随着你的胯骨摸下来,抚摸你的臀部。一般情况,这时候你是屈起双腿,下部暴露在后面的。然后他的手指像章鱼一样探进你的后面,衬着内裤用手指拔弄你的阴部。你会感觉舒服,任他去抚摸。他先是用指头在上面滑动,不多时你感到自己下体湿润,渴望被深入。这时,他似乎了解你的心意,恰到好处地撩开你内裤的边沿,将手指探入你的体内。在睡梦中你会感到他手指蛇一样的游动。

   当你的下体开始有了滑滑的粘液时,他大胆地开始尝试着脱掉你的内裤,而此时你情不自禁地欠起臀部,有意地配合他了。他把你的内裤褪到大腿上,用阳具开始触碰你的阴部。这时你甚至会把臀部往后翘翘,便于他进入。自然的他和你做起那事来,他的下体撞击着你的臀部,越来越猛,撞得你的身一耸一耸的。但你仍在睡着,任他去做。过了一会,他停下来,起身把你的内裤全拔下,一如你丈夫做的那样。这时你习惯地翻个身,仰躺在那里,甚至把两腿分开。他再次进入你的体内,整个上身趴伏在那的身上。他继续撞击着你,你的耳畔响起他粗重的喘息声。你仍闭着眼,抬起腿,甚至搂住他的腰,享受着这一切。当他撞击的越来越猛,完事时发出一声怪异的吼叫,你才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时你睁开眼睛,看到一张极其恐怖的面孔。你会吓得发出一声尖叫,那叫声听起来那不像是人的声音。这时你感到身上那个可怕的东西变成了一个毛茸茸的不知是什么怪物,猛地一转身,快速地逃掉了。你赶紧开了灯,屋子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你一个人,但你的下体却水汪汪的一片粘湿……
   你的丈夫听到动静,会从隔壁的卧室走来,问你发生了什么事。你会看着他,反问道:
   “你刚才进我的房间了吗?”
   “没有呀,我一直在睡着呢。听到你的喊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过来看看。”
   “我做了个噩梦。”
   “又是那个邪灵?”
   你整理一下刚才滚开的蓬乱的长发,点点头。
   因为噩梦,你丈夫过来陪伴你,睡在你的侧旁。即使这样,那胆大妄为的邪灵也还会来纠缠你,直到让你再次掉到地上去。你回头去看你丈夫,他侧身背对着你,在床的另一边,睡得正香呢。确实,你的丈夫对你没有说谎。他一直在那里睡着没动。而动你的是那个邪灵幻化而成的另一个你的丈夫。
   这时,你会独自坐在那里,双手捂着脸,即害怕又羞涩地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就像我现在这个样子。
   是的,我刚刚经历了这一切,这已经是很多次了。这些事搅得我头晕脑胀,一整天昏昏沉沉的,整个人蔫了似的,打不起精神来。这些日子,天一黑下来,我都有些害怕。当我看着夜幕徐徐垂下时,我的心也在阵阵收紧。我会变得慌张起来,不知道怎么做才好。这种害怕是隐秘的,无人明白,无从诉说,只能独自默默地承受。总之,我害怕黑夜的来临。天还没有黑下来,我会把室内所以的灯打开,不为别的,只为壮胆,只为用光亮赶走那灵魔,或者,让它不敢再放肆地为非作歹。我似乎是个死人,将卧室的灯长明着。一开始,还相安无事,没几天,当我睡下的时候,那灯开始一明一暗的闪烁,到最后,完全熄灭了。那灯会自动关上吗?不清楚。总之,当我惊醒的时候,那灯早已关掉了。这上我更加害怕。我胆颤心惊,一直活在恐惧中,都不敢睡觉了。如果是你,你还敢睡吗?在这样的煎熬中,我越来越瘦,最后,只剩下皮包骨了。每当夜深人静,在灯光的闪熄中,我独自坐在床上,披头散发,睁着熬得通红的双眼,觉得自己都已变成魔鬼了。
   是的,如果在夜里,你看见我现在的样子,你一定以为看见了魔鬼,一定会被吓得尖叫起来。
    亲爱的女士们,你们说,我该怎么办?
   
   
   “我在寻找灵魂安放之所。”
   多少年了,他总是这样喃喃自语。特别是当他独处的时候,他甚至会大声地说出来。他苦苦地寻找着,寻找着,有时他似乎觉得快找到了,突然又消失不见了。但他充满信心,常常对自己说:“我会找到的!我会找到的!”每当这时,他的双眼就会变得朦胧,渐渐进入一种痴迷状态。一开始,他的眼前茫茫一片,是一种无穷无尽的蛮荒,像是宇宙生成前的混沌未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开始有有小小的蝌蚪状的影子出现了,先是在颤动,后慢慢地在游走,渐渐变大。这时他的身边会出现一些幻象,开始这些幻象是模糊不清,慢慢它们会变得清晰起来,呈现出人形来。这些影子在晃动,这是一种神秘的晃动。继而,他的身子也神秘的晃动起来,与那些影子一模一样。不知不觉,他发现自己已走进了这些幻象中,他听到了这些幻象在窃窃私语。这时候,你会觉得他也变成了幻象,或者说幻象变成了现实中的人,你已无法说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幻。他在人群中行走,向遇到的每一个人打听着什么,那个人会停下来,给他指点一个方向。我们能感知到他们在对话,但听不到任何声音。就是说,他们的对话是无声的,只有他们能听到对方在说什么。他沿着那些人给他指点的方向往前走。我们看见他穿过几条街道,来到了一个很大的广场。广场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扁圆形的建筑,你说不清那是什么材料建筑的,它是银色的,表面非常光滑明亮——它似乎是一个整体,你看不到任何连接的缝隙。它就像一个巨大的卵,摆放在一个巨大的圆形底座上。底座下有一个通道,能够进入这个卵内。人们走到这个卵下,小得就像是蚂蚁。他停下步,放眼望向这个巨卵。他被震慑了,久久地惊呆在那里,两眼呈现出痴迷的状态。有人碰了他一下,他才回过神来,随着人流向巨卵走去。当他走到巨卵下,来到那个入口处时,他直觉得它是一个天体,抑或是一个宇宙。他一来到入口处,就被一股强大的引力吸了进去。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已经进入了那个巨大的卵内。他先是被一阵亮光晃得睁不开眼,继而是一片黑暗。当他能张开眼睛时,却什么也看不见,这是一种前所未见过的无比深邃的黑暗,这种黑暗让你感觉它是无穷无尽的。当他有这种感觉时,他惊奇地发现开始有轻得东西在往上升,重得东西在往下沉,这是一种鸿蒙初开的感觉。果然,一片全新的天地在他眼前展开,这时他发现这是一本巨大的天地之书,书上有他看不懂的文字和图形,有的极其简单,有的十分繁杂,而这些文字和图形仿佛是活物,像虫子一样在蠕动。他感到十分好奇,便走近那部书,想看个清楚。他越靠近那部书,那书在四周扩展,让你看不到边际。那似乎是一部既无头也无尾的书,书页似乎在无重力的状态下自行慢慢翻动。他看见宇宙在膨胀,天体在动行,银河糸像个盘子在旋转,其中一个小亮点渐渐扩大,变成太阳系,行星绕着地球在旋转,他看到了蔚蓝色的地球,它一边绕着太阳运行,一边在自转。他看到了大海陆地,看到了山川,看到了森林草原沙漠,看到水中的游鱼,地上奔跑的动物,天上飞行的鸟;他进而看到人类在狩猎,在钻木取火,在农耕;看到了陶罐,看到了青铜器,看到了文字。书页还在翻动,他看到了灾难,看到了战争,看到了改变人类命运的伟人们。他们有的在做演讲,有的在科学研究,有的在书写……最后,他看到了一页空白,他对自己说,“这就是留给我的地方”,他安然地走了进去。这时,他感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无比舒畅与安逸。他觉得有些疲累,有一种想睡觉的感觉。于是,他慢慢地躺下了,躺在那空白的书页上。这时,他感觉着像躺在绵软的海绵上一样,身体在慢慢地往下沉,往下沉。就在这沉入的过程中,他感到自己在融化,在解体,分成许多碎小的东西,这些东西陈列在书页上,变成了一串串文字,这些文字像精灵般在呓语,在呐喊,在扭曲,在跳跃,在狂舞。它们在成群成群地繁衍着,像一群前所未有的十分奇特的生物爬满了整个书页。当他的整个身体融化掉了的时候,他听到一个沙哑而苍老的声音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