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小石洞阴阳录6]
陆文文集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6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6
   
   作者说明:隔了两年,意犹未尽,又将此小说发展下去。读者请先看此前的五节,以免不知所云。
   
   6


   2017年6月下旬,与宋思雨分手。发了个高烧,吃了退热片,一星期后恢复健康。对妻子说雨淋受寒之故,心里觉得可能阴气上身,毕竟与其距离太近,给她掮了墓碑。
   
   掮了不多远,大汗淋漓,卸墓碑时差点扭伤腰。迁坟不过两百米,见一棵松树底下有个凹处就在那儿埋了。按其意,非自作主张。我的意思,将碑竖立,活的光明磊落,死的迎风屹立,不要像死狗那样埋了,她做手势偏要这么埋。大概晓得自己没墓地没登记是乱葬坟,想低调做鬼,省得惊动城管和当地村委会,遭受第二次强.拆.迁。松树在一池塘旁,池旁石壁刻有它的名字,叫枯藤池,涂了红。当地人有的叫黄汤池,有的叫鸦片池。枯藤池估计是当地风景区管委会给它起的新名,比较风雅,尽管不见“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其池不过七八张八仙桌大,山间积水形成,用水泥山石补了池边缺口,防止池水外泄。池水浅,沉积枯叶,黄黄的,像隔夜的红茶水。传说池内有百年老甲鱼,咬过山民脚趾头,有的说卵卵头。池旁还有七八坟堆,有三四无主坟,坟上野草丛生,墓碑东倒西歪。分手时,宋思雨蛮有礼节,走得远了,仍在松树底下挥手。待我走到她原来置放墓碑的路边,又站在那儿跟我告别。没说一句话,脸上洋溢笑容,似有泪珠子滚出她的眼眶。不敢正眼多看她几眼,怕看她脖颈上那条紫色的勒痕。
   
   隔了几天,宋思雨半夜走到我床前。披头散发,衣冠不整。脸颊肿胀像吃了耳光。靠近脖颈的白底黑花短袖衬衣的纽扣掉了两粒,粉红色乳罩若隐若现。褐黄色裙子撕了条口子,露出一条完整的玉腿,那模样像经历了第二次强奸。肩膀耸动,不说话,只是哭,听不见声音。泪水流了一脸,还流着清水鼻涕,用手绢不停地擦啊擦。
   
   待我朦胧中醒来,出了冷汗,宋思雨不见了。手机一闪一闪在充电,黑暗中发出红色的光亮。窗帘时不时被夜风吹拂,我起床开灯关上窗,看手机下半夜一点。忐忑不安,不知她发生啥事。深更半夜进我的梦境,或进我的房间,让人害怕,我们毕竟萍水相逢,没啥“私皮夹账”(隐私、纠葛)。
   
   尘世发生的事,不见得在阴间墓穴中重演吧。宋思雨一无所有,除了随身衣服、一双夹拖,和《革命歌曲一百首》,要么还有一身没有血肉的骨架。这具徒有其名的骨架,也经过火葬场的焚烧,头壳没了,肋条没了,盆腔没了,腿骨没了,真所谓“挫骨扬灰”,还有谁愿意跟一堆粉末过不去呢?
   
   第二天上午,赶到宝严的那棵松树下,坟中的墓碑不见了,坑里一堆污秽,黑糊糊的,不知是什么垃圾。四处寻找不见,后来发现墓碑沉入池塘。由于池水浅,能看见它靠岸的一小截。水面上能看见一个宋字。赤了脚,脱了长裤,下水打捞,没费什么力,不过被蚊子叮了好多处。清理坑中的垃圾,里边有只野猫,尺把长,已经腐烂,散发着臭气。闻之恶臭,差一点呕吐。我用树枝挑了,扔到远处的灌木丛里。前后忙了一个小时,才将墓碑重葬原处。担心墓碑被发现,踩实了泥土。宋思雨没有出现,可能不在家,可能太阳朗照没法显形,也可能被阴间里的黑恶势力摧残,不敢出现在那儿。
   
   当夜,宋思雨又出现我的床横头。我幸好独睡一间房,不然老婆会以为我在偷香窃玉。没推醒我,只是痴痴的望着我。我似乎闻到她的鼻息,似一阵微风吹拂我的脸庞。房间温度低了不少,身上不出汗了,还有一丝凉意。待我醒来,不见了。枕边留着一张黄纸条,用毛笔写着这几个字:墓碑复又沉塘,众恶鬼欺负,谩骂掘坟倒垃圾,有一色鬼性骚扰,土地撑腰,索贿。告城隍,求作主。文字简洁,笔法端正不逾矩,把我当作她的上.访代理人。
   
   尘世间的上.访,我略知一二,大多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走了一遭,举报信回到被告手里。接下来威胁利诱、打压迫害,直至放弃上.访,或被关进牢房。我不知阴间如何,既然叫我这么做,承她看得起,再帮她一回吧。
   
   写了篇《告宝严土地疏》:鄙闻吏治清明,黎民安居乐业,方能天下太平。官府烂污,黔首流离失所,江山安能不乱?索贿铲坟,趁人之危敲竹杠,正义何在?羞辱驱逐,落井下石榨油水,公理何方?属下小民宋思雨,生前遭恶吏强奸,命赴黄泉。死后受土地敲诈,不得安宁。人非人,鬼非鬼,白日屏声敛气,黑夜四处流窜。衰棺朽木,惨惨白骨,居无定所,宝严土地罪孽;红颜薄命,弱弱贱躯,夜无归宿,昭文城隍耻辱。望老爷匡扶正义,为民作主。惩戒宝严土地,镇压嚣张厉鬼,还宋思雨青天白日、月色良夜!谨疏。
   
   请当代徐霞客——卢建兄书法誊抄。卢兄喝了几口酒,舞文弄墨,一挥而就。笔法清秀、遒劲,有骨格,不愧为江南才子、霞客再世。誊抄完毕不收润格,反请我吃了碗面脚板。当天,往昭文城隍庙遗址祷告,就地火化此疏。引来三五吃瓜的围观。保安惊奇,以为使啥法术。其实城隍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其庙早拆为白地,不知其夜宿云端还是地下。病急乱投医,不管他有没有能力解决苦鬼的归宿了。当天,微信问一道士朋友不见效如何?朋友道,阴阳漆黑,官场渔网,千年不变,如此这般说了一通,谨记在心。
   
   江苏/陆文
   2019、7、27写于西城楼阁
(2019/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