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賈志剛:一名內地演員是如何被中共抹黑追捕的(續二)]
刘佳音
·《宇宙穹蒼讚美神》全宇一片歡騰【蒙古舞&中國鼓】
·国度讚美中文合唱第十八辑 《神是初也是终》即将上映
·全能神的发表《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五篇说话》
·國度讚美中文合唱《全能神已坐在榮耀的寶座上》
·國度讚美中文合唱第十八輯 讚美神已凱旋歸來
——全能神的發表——
·写在前面的话
·Almighty God's Utterance "Since You Believe in God You Should Obey God
·Almighty God's Utterance "The Course of Peter's Knowing 'Jesus'"
·Come Out of the Bible Trailer
·全能神的發表《你們當思想自己的所作所為》
·全能神的發表《論到「神」,你怎麼認識》
·全能神的發表《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全能神的發表《論到「信」,你怎麼認識?》
·全能神的发表《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
·全能神的發表《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全能神的發表《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全能神的发表《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全能神的发表《恶人必被惩罚》
·全能神的發表《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全能神的发表《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粤语
·全能神的發表《告誡三則》
·全能神的發表《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三篇說話》
·全能神的說話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一)》第二集
·全能神的发表《律法时代的工作》粤语
·全能神的發表《擴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全能神的發表《「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全能神的发表《恶人必被惩罚》粤语
·全能神的發表《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全能神的發表《你真是信神的人嗎?》
·全能神的发表《主宰一切的那一位》(舞台版)
·全能神的發表《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全能神的發表《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全能神的發表《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全能神的發表《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九篇說話》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
·全能神的發表《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全能神的發表《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全能神的发表《你当知道全人类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
·全能神的发表《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 粤语
·全能神的发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全能神的发表《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第一集)》
·全能神的发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二)》第一集達到的果效》第一集
·全能神的发表《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第二集
·全能神的发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三)》第三集
·全能神的发表《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第四集
·全能神的发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三)》第五集
·全能神的發表《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全能神的發表《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
·全能神的发表《在末世神主要用話語成就一切》神話在地掌王權
·全能神的发表《全能者的叹息》粤语
·全能神的發表《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全能神的发表《告诫三则》 粤语
——国度赞美——
·独一真神已显现
·性情變化的過程
·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沒有人願意主動了解神
·起初的人类是有灵的活人
·遵行神的道不分大小事
·人的結局是因著征服工作而顯明的
·正義與美善的起源《神廣施憐憫也深發怒氣》
·弟兄姊妹跳起來
·神话语诗歌《神在寻找你的心你的灵》
·你们应做接受真理的人
·經歷詩歌《國度美景常新》
·经历诗歌《受造之物的心声》
·人並不曉得神的工作
·經歷詩歌《神啊 我天天思念你》
·經歷詩歌《心相印歌》
·讚美神的大功已告成《千年國度 神的宗旨》
·全能神一直在等著你的歸來
·《若不是神拯救我》走上光明的歷程
·經歷詩歌《我願看見神得榮日》
·凡是受造之物都得歸在神權下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經歷詩歌 在這裡我們同相聚
·經歷詩歌《地上的萬物讚美實際神》
·經歷詩歌 《高聲讚美全能神》
·經歷詩歌《宇宙穹蒼讚美神》
·活在肉身中的神更牽掛跟隨他的人
·患難之中站住見證的才是得勝者
·《若不是神拯救我》【現代芭蕾】
·神啊 可知我在想念你
·國度音樂盛會 中文合唱 第十七輯
·神賜給人的最大祝福
·喜迎耶穌重歸《迦南美地的快樂》
·弟兄姊妹跳起來
·迦南美地的勤農快樂吧
·得勝撒但勢力 高唱《得勝的凱歌》預告片 【粵語】
·經歷詩歌 《高聲讚美全能神》
·經歷詩歌《用專一的心讚美神》
·全能神教會 - 經歷詩歌《神之愛》
——福音讲道——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一集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二部分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三部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賈志剛:一名內地演員是如何被中共抹黑追捕的(續二)

賈志剛

接機時的疑點

  這幾天一直忙於中共脅迫基督徒家屬來韓假示威的事,現在才有空坐下來,提筆記錄這幾天中共和吳明玉在韓國發起的鬧劇。

  前幾天,妻子給家裡打電話,得知她父親和弟弟要來韓國看我們了。 721日晚上,我和妻子連忙開車到了仁川機場去接他們。

  7點半左右,我終於看到我岳父和妻弟背著包出來了,身邊還有一個老大爺(後來打聽才知道,他是我們教會甘弟兄的父親)。

  我和妻子因被中共迫害逃亡海外五年了,見到親人來到韓國,我們心裡很高興。尤其前幾天剛和家裡打過電話,岳父在電話裡說想看看外孫,等回家看見我兒子肯定會很高興的。

  沒想到等我們迎上去,弟弟見到我們一點也不驚喜,而是很意外,我岳父看到我們也沒有親切感。旁邊的大爺看著我們也冷冰冰的,一臉很生氣的樣子。

  妻子跟弟弟說:「咱們走吧,我給你找個賓館。」

  弟弟說:「我不能跟你走,我得先把這個大爺安頓好了。」

  妻子說:「那也行,你安頓好了來找我,我先把爸接到賓館,你再打電話跟我們聯繫。」

  弟弟說:「那不行,爸跟你們走我不放心。爸得跟著我,我把他帶出來,就得把他帶回去。」

  妻子說:「你們來不就是想見我們嗎?我們都開車來接你們了,咱們總得一起吃個飯吧?」

  弟弟說:「見面可以,吃飯也可以,就是不能跟你們走。我自己去找賓館。」

  看到弟弟對我們特別防備和有距離,好像他們來的一切行程計劃都已經安排好了,他們要「尋找」的親人的出現,反倒讓他們不高興。

我說:「你們來了難道不是想與我們見面嗎?我們來接你,你們又不走,你們來到底是來幹嘛的呀?」

  弟弟不回答,而爸爸一直問我兒子的情況:「孩子有沒有上學,有沒有放假?」看爸爸那麼想見孩子,妻子很著急地說:「你跟我們回家就能看見了。」可爸就是不跟我們走。

  妻子也很好奇,說:「你們來不就是想見我們的面嗎?為啥不走呢?」

弟弟跟我岳父說:「我知道你想見孩子,你放心,我肯定能讓你見著。」

  我從網上已經知道吳明玉又組織「尋親團」過來了,我弟弟和岳父就是一起來「尋親」的,想問問他們為什麼打著尋親的旗號卻不見親人,到底來韓國是什麼安排?就問弟弟:「你們是怎麼安排的啊?」

  弟弟好像受什麼轄制,不肯說他們來韓國的行程和安排。事實上,親共分子吳明玉要在韓國全能神教會門前示威的計劃早已經在網上公佈了。可弟弟還是什麼都不說。

  我又問:「你打算在韓國呆幾天啊?」

  他說:「我請了7天假。」

  弟弟去年就跟著吳明玉到韓國開新聞發布會「尋親」,污衊我們是假難民,還在青瓦台和我們教會門口示威,今年他們又大老遠來了,還不跟我們走,我忍不住就說:「你們這次還打算鬧事,讓我們回國啊?中共迫害全能神教會你們也不是不知道,你知道我們回國的後果是啥嗎?」

  他們不回答,說:「咱們在這兒不說這些。你有你的難處,我有我的難處。」

  我們僵持了一會,看他們執意要自己走,我們只好同意。

從機場往外走的時候,我看到我們教會張福弟兄的妻子田某、劉姊妹的丈夫李某等六七個人站在機場的門邊,他們都是這次中共和吳明玉組織的參與假示威的中國家屬。

  田某已經是第八次來韓國隨從吳明玉假示威騷擾難民了。 20165月,她與同來的中共特工聯手,在丈夫張福的飲料裡下迷藥,並趁機搶走他的護照、手機和錢,還差點把他綁架回國。自那起,田某每年都來韓國跟著親共分子吳明玉到教會、到韓國政府部門示威,誣衊我們是假難民,要求韓國政府把逃亡海外的基督徒引渡回國。

  李某來過韓國三次:第一次是和田某等人一起來參加吳明玉組織的新聞發布會和示威,見到他妻子(劉姊妹)後,說上了田某的當了,說下次他自己來;第二次是李某自己找到教會給劉姊妹送衣服,並與姊妹見了面;但去年9月,他和吳明玉等人一起在濟州開新聞發布會、到教會門口示威,謊稱一直見不到劉姊妹。

  我們走出機場的玻璃門,一回頭看到我妻弟跟田某湊到一堆比劃著,不知道在說些什麼。還有些「尋親」家屬談笑風生,像是來旅遊的,不像是來尋親的樣子。十多分鐘之後,吳明玉趕到機場接田某等六七個家屬,上了一輛中巴車。

  吳明玉打著「尋親」的口號,組織受迫害逃亡海外的基督徒家屬來到韓國就是這樣「尋親」的嗎?我的妻弟和岳父和我們見面之後,卻不肯跟我們去相聚,而要跟親共分子吳明玉一起走。很顯然,見親人不是他們來韓國的主要目的,同吳明玉一起去搞假示威才是他們的目的。

  妻弟在國內的時候對我們關係還挺好,有什麼話也不瞞著我們。可這次來卻變得對我們很抵觸很防備,站到了中共一邊,造成這種結果只有一種可能性最大,就是他們已經被中共操控、脅迫了,中共將黑手伸向海外抹黑全能神教會,並企圖引渡逃亡的基督徒,他們這些「親屬」就充當了工具。

  接下來幾天發生的事證實了我的推斷。

總統府前真相與謊言對壘

  722日,是吳明玉此次來韓國假示威的第一天。家屬來到韓國後,她並沒有帶家屬去見他們的親人,而是把他們帶到青瓦台總統府前去假示威了。他們舉著牌子,叫囂著說「中國沒有宗教迫害」,並污衊我們是假難民。

這已經是中共指使吳明玉在韓國發動的騷擾全能神教會的第十次假示威了,儘  管每次都會失敗,但吳明玉仍要做中共在韓國迫害宗教信仰的代理人。

  用來的專業示威人員喊著口號。不知他們有沒有想過我們的感受?我們一家被中共追捕、迫不得已逃亡到韓國,可他們來到韓國後不想和我們回家團聚,看看最牽掛的孫兒,卻跑到韓國政府門前來假示威,非要顛倒黑白,說我們是假難民,要讓韓國政府遣返我們。我知道我的家人原本不是這樣的人,究竟中共是怎麼脅迫他們的,能讓他們做出如此不堪的事來!

  前九次示威,對中共收買、僱用來「叫罵」的示威者,全能神教會一直保持靜默和忍耐。此次,全能神教會仍然是以和平的方式,不過與之前不同的是,教會中一些受過中共殘酷迫害的弟兄姊妹紛紛站出來,回應中共的謊言。他們把自己受迫害的事實證據寫到抗議牌和條幅上,在青瓦台噴泉廣場進行了無聲的抗議。

  因我參與導演系列紀錄片《中國宗教迫害實錄》,看了許多基督徒被抓捕判刑、甚至被酷刑折磨致死的案例,早已了解了他們的經歷。此刻,看到一張張字數不多,但字字沉重、

  寫滿血淚的控訴,看到一個個曾被中共殘酷折磨的弟兄姊妹,我的心情也特別沉重。

  一姊妹的牌子上寫道:「我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王堅信。201112月,我因信神被中共抓捕,後判刑4年,在監獄裡我被強制洗腦、關小號,幾近崩潰。」

  另一位基督徒的牌子上寫著:「我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曹坤。20034月,我因信全能神被中共酷刑折磨致頸椎錯位,半個多月生活不能自理,後被判刑兩年。」

  一位弟兄舉著牌子控訴:「我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陳默。2008年,我僅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判刑五年,我人生最好的青春是在中共的監獄中度過的。」

  一位弟兄舉牌控訴:「我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李全力。2002年,我僅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判刑三年,受盡折磨,刑滿釋放後仍被警察追捕,十多年有家難歸。」

  一位年輕姊妹舉牌控訴:「我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辛澈。20167月,年僅15歲的我因信全能神被中共抓捕,非法關押到精神病醫院折磨50天。」

辛澈姊妹年紀還小的時候,她父母就因信神被抓捕過。中共抓了父母還不算,還無恥地抓捕一個孩子,把她關進精神病院進行殘害,真是喪盡天良!

  一個姊妹舉牌子抗議:「我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韓有信。2012年,19歲的我因信全能神被中共抓捕,被迫輟學。此後中共常年追捕我,致使我有家不能回,有學不能上。」

  一個姊妹舉牌子在控訴:「我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舒暢。20131月,我因信全能神被中共抓捕,關押10個月,被銬在鐵柵欄上晝夜審訊八天八夜,幾近死亡。」

  一位弟兄舉牌子抗議:「我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鐘誠。我因信神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被迫逃亡16年,至今有家難歸。」

  這個弟兄的經歷被我們拍成了紀錄片《中國宗教迫害實錄》的其中一集《絕地重生》。這個弟兄原本事業有成、家庭美滿,但因信神被中共追捕多年,他母親和弟弟一家也被迫四處躲藏。他年幼的孩子因常年被中共警察威脅恐嚇,逼他交待出父親的下落,不堪騷擾在家裡上吊自殺了。他的妻子受不了打擊也另嫁他人,一個好好的家就這樣家破人亡……

  此刻,這些被迫害的當事人就站在廣場上,他們的靜默更讓人感到震撼,他們不僅代表他們自己,還代表那些被抓捕後被酷刑折磨死去的弟兄姊妹,代表全能神教會幾百萬被鎮壓迫害的基督徒。

  這些條幅和牌子上的控訴吸引了遊客駐足觀看,也徹底回擊了吳明玉一行在瘋狂嘶吼的「中國信神不受迫害,你們是假難民」等等無恥謊言。

  還有一姊妹舉的牌子上表達著她的心聲:「我親愛的父母親,你們知道你們被中共利用了嗎?我很傷心,因為你們明知道我被中共迫害處境危險,但你們卻隨從中共參加假示威!」一姊妹舉牌:「希望韓國媒體公正客觀報導事實真相,不偏聽偏信,關注我們遭受中共迫害的基督徒。」

……

  吳明玉看到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出現,揭穿了他們的無恥謊言,氣急敗壞,兩次向和平抗議的基督徒衝過來,企圖衝撞基督徒,攪擾全能神教會的新聞發布會,被安保人員多次攔阻。

  之後,她強行近距離拍照,她拍照的目的很明顯,就是把照片交給中共政府,讓中共政府去脅迫操控他們的家屬,也加入假示威隊伍,配合中共遣返逃亡海外的基督徒。

  在抗議的基督徒中,蕭睿逃亡到韓國已經三年了,此前她在中國因信神被抓捕,遭受了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後被判刑入獄坐監三年半。她說:「我在中國出生長大,從來不知道什麼叫人權,什麼叫宗教信仰自由,我見過的基督徒都活在被抓捕的恐懼和壓抑中。」

  面對吳明玉等人的誣陷毀謗,蕭睿控訴:「我一直盼望有一天能和年邁的父母相聚,盡上孝道,可我卻不敢回家,因為有些弟兄姊妹回國看望父母,已經被抓捕入獄,至今下落不明。」

  兩名受迫害基督徒代表發言期間,數次哽咽,在場的人無不動容,連許多路人都關注、拍照。

  吳明玉原定的兩個小時的示威,持續了不到一個小時,就倉惶結束了。

沒想到,下午,吳明玉等人又緊接著到韓國出入境管理處示威,繼續散佈中共的謊言,污衊逃亡海外的基督徒是假難民,中國沒有迫害等等無恥謊言,要求韓國政府將逃亡海外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遣返。

  親眼看到中共與其迫害基督徒的海外代理人吳明玉所做的這一切無恥的事,我感到非常氣憤!吳明玉是韓國人,她憑什麼定罪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是假難民?難道她在中國調查過嗎?她了解中共打擊迫害全能神教會的政策是什麼嗎?她調查過中共迫害全能神教會的事實嗎?一個韓國人根據什麼說中國基督徒不受迫害呢?她沒有調查過還妄加定罪,莫非她是在替中共政府代言?否則怎能掌握那麼多難民的身份信息(在她的雜誌與網站公佈了上百名逃亡海外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詳細信息)?她為什麼宣傳「中共不迫害宗教信仰」這一彌天大謊來掩蓋中共的惡行?她如果與中共沒有聯繫,怎麼能把全國各地的尋親團的人聚到一起統一聽她的指揮呢?吳明玉到底是什麼人?難道不值得人懷疑嗎?

吳明玉「打游擊」式的假示威、假尋親

  723日,吳明玉推掉了原定在君子教會的示威,說要在溫水全能神教會門前示威兩天。

  早上,開始下起了小雨。為了抗議親共分子(或與中共特務)的虛假「自發示威」,教會掛上了許多抗議的標語。

  如:「強烈抗議中共及其幫兇吳◯玉脅迫、控制我們的家屬!」

  「吳◯玉打著幫助尋親的幌子,為中共迫害基督徒站腳助威!」

  「中共為引渡基督徒不擇手段 親共分子助紂為虐不知羞恥!」

  「吳◯玉替中共賣力,她是不是中共在韓國發展的地下黨員?」

  「吳◯玉充當中共的幫兇,是韓國人民的恥辱,是羞辱韓國的民主制度!」

  「吳◯玉充當中共的幫兇就是與韓國人民為敵!」

  「吳◯玉死心塌地為中共引渡基督徒搖旗吶喊,中共給了她多少錢?」

……

  吳明玉的謊言與對宗教信仰的偏見與仇恨,確實讓人對她越來越發出質疑與厭惡!

  早上9點多,吳明玉來到教會門前,看到這些揭露她的陰謀的標語,不知怎麼想的,離開了溫水教會,到她昨天已經推掉的君子教會門前示威。儘管教會已經通過外事警察通知中國家屬,他們要找的家屬都在溫水教會,可他們仍然到君子教會去假「尋親」。

  在君子教會門前,吳明玉等人如同潑婦一樣拿著喇叭嘶吼,其中同來的家屬中的人(有的是中國拆遷辦的城管,還有的人言談、舉止疑似中共政府部門的人),看到教會拍攝人員林弟兄戴著防特務拍照的口罩,就舉著拍攝的手機對准他的臉圍上來大喊:「給我打!」

  一個帶眼鏡的中年男人一邊往前趕,咄咄逼人地用手機對著林弟兄的臉拍攝,一邊聲嘶力竭地嘶吼:「把口罩摘下來!」「把口罩摘下來!」「你是人為什麼不敢摘下口罩?把口罩摘下來!」他們一邊挑釁,一邊伸手撕扯林弟兄的口罩,氣焰十分囂張。儘管有外事警察的攔阻,林弟兄的口罩還是兩次被這幫「暴力示威者」撕扯了下來,林弟兄用手壓住才沒有被扯走。

  吳明玉一夥在教會門前舉著牌子,不斷地叫喊、辱罵、詆毀我們的信仰,散佈謊言,說中國沒有迫害!你們回國沒有危險,你們是假難民!而事實上中共迫害宗教信仰的事實早已眾所周知,教會大樓的外牆上也懸掛了許多基督徒被迫害致死的照片、證據!在鐵證如山的事實前,他們厚顏無恥的謊言正應驗了中國那句俗話:真是「瞪著眼睛說瞎話」!

  看了他們的現場示威視頻,我特別氣憤,明知道親人在哪兒卻不去找,非要到親人不在的教會「尋親」,真是荒唐!這根本就是作秀,是一場早已設計好的戲,是演給不知情的韓國民眾看,演給韓國政府看的!他們是在故意鬧事,挑起事端,是故意要製造輿論,為他們引渡基督徒作鋪墊。

  在民主的國家裡,吳明玉無視中共迫害宗教信仰的事實、瞪著眼睛說瞎話,公然散佈偏見,辱罵褻瀆宗教信仰,還發動尋親家屬騷擾、污衊逃亡海外的基督徒,吳明玉這是不是在羞辱韓國的民主制度?

家屬會面中的異常舉動

  723日下午,吳明玉一夥到溫水教會門前示威,叫喊了好一陣子。教會的弟兄姊妹通過外事警察,才與他們的家人見面了。

  見面期間,從中國來的基督徒家屬有很多異常的表現,十分可疑。只要弟兄姊妹提到中共或問及家屬此次尋親情況的話題,家屬都特別緊張,他們說話彷彿受限制,要么吞吞吐吐,要么聲調突然高八度,要么不回答,甚至逃避起身要走。談話期間,他們都收到信息,而且故意避著基督徒看手機信息,還有電話打來催促他們趕緊結束,他們明顯在接受神秘人物的指示。

  據一基督徒反映,聊家常的時候家人還正常,可問到怎麼來的,為什麼會參與假示威,家人就渾身不自在,只說自己「無可奈何」。之後,家人就起身離開,寧可躲在車裡,也不想繼續會面說話。後來基督徒看到這是被監控的表現,又把家人找來,遞了一張紙條,問:你身上是不是有竊聽器?家屬寫道:我也無可奈何。 後來我們了解到了關於這次示威背後的真相:

  一基督徒介紹:家人原本支持她信神,他們也知道信神是好事,今年有政府的人到家裡造謠欺騙家人說,她在韓國被脅迫控制了,現在有危險,需要家人去營救,之後政府把家人拉到一個QQ群裡,群裡全是同樣被政府欺騙的家屬……這名基督徒打電話把在韓國生活的情況告訴家人,告訴他們自己在民主國家,這裡有宗教信仰自由,韓國政府不迫害,還保護基督徒的合法權益,家人得知她過得很好時,就放下心了,答應不到韓國,讓她照顧好自己就行。沒想到這次她的家人還是隨從親共人士吳明玉來了,家人的舉動特別反常。和她情況相同的還有幾位基督徒,他們的家人都突然出爾反爾,這裡面除了中共的洗腦與脅迫之外,還有什麼原因呢?

  另一基督徒介紹:當地專管信仰的政府部門三番五次到家中找他的家人,並許諾:「現在剛成立了一個尋親團,全國各地的人都有,去海外找親人,一切費用由政府出,吃住行全免費。你們只管辦好護照等著,政府會安排人和你們去……」

  另一名基督徒說,政府的人誘騙他的家人說:這樣的事政府不方便出面,還是以民間的名義去更好。假如親人回來,讓他宣傳一下信神的危害這麼一宣傳就有說服力了,然後政府再出面就名正言順了。這事如果成了,以後全能神教會因為受迫害逃亡海外的人,咱們都能弄回去,就能徹底取締全能神教會了。

  還有一名基督徒說:他們的家屬來韓國以後一直被中國民宗局的人在打電話指揮、監控;中共還在有些家屬辦護照上製造難處,如果不加入他們的「尋親團」就不容易辦理護照。

  也有基督徒了解到:在家屬想見親人時,吳明玉等組織者會欺騙家屬說親人不見他們,以此激起家屬的憤怒,事實上,從家屬來的第一天,基督徒就一直告訴外事警察他們要見家屬。

  還有一名基督徒介紹:去年92日,吳明玉組織11名家屬在教會門前示威。其中有一位哭得最厲害的老年人是她的母親,她在門外大哭大喊:「女兒,你出來啊,媽媽想你!」外表上製造假象,讓不明真相的人認為好像教會把人控制了,不與他們見面。事實上,當弟兄姊妹提出與家人見面的時候,吳明玉卻拒絕,表示:現在不能見,得等他們的行程完了以後再見面。

  後來,這個姊妹通過警察聯繫上家人後,見到了母親。但母親與女兒見面之後第一件事就是索要房產,見面說了20分鐘的話,就急著要走。第二天,她接著去隨從吳明玉示威。 母親來之前,這個姊妹就打電話,告訴母親她在首爾,讓她直接到首爾教會找她。她母親卻說:她要到濟州待兩天再去首爾。這個姊妹的母親是朝鮮族人,她可以自由出入韓國,她卻不直接找女兒,而是隨從親共分子去開記者會造謠抹黑全能神教會。可見,她並不是想來見女兒,而是被中共操控、利用來韓國抹黑教會、迷惑韓國人民的。

  這個姊妹的母親還在記者招待會上撒謊說:這個姊妹的爸爸因想念她精神失常、出車禍死亡,事實上,姊妹的爸爸是綜合症器官衰退【因腦出血】去世的,臨終前頭腦清醒,沒有精神病。這個姊妹說:她母親是70多歲的農村人,她自己來不了韓國,完全是在中共的脅迫操縱下來的。沒想到這些經歷如今又發生在了我們每一個被「尋親」的基督徒身上。

  聽了弟兄姊妹對「尋親團」真相的介紹,我完全看清了中共的詭計,想到一個人權網站上披露的一份中共文件中提到,早在2015年,中共政府就開始籌劃對逃亡海外的全能神教會成員實施布控、想方設法將我們引渡回國。該文件明確要求各地官員對已經出境的法輪功和全能神教會成員進行排查,全面掌握其基本情況,包括在境外從事哪些活動,以及在境內的親屬、親屬的工作單位等情況,逐人進行分析研判,一人一策制定專項工作方案。

  網上報導,中國內地現在正在鬧大洪水,可中共對內封鎖災害消息,不去救災,讓遭災的群眾自生自滅,現在幾百萬、幾千萬的中國老百姓還泡在水里,可中共卻有心思,花費巨資到國外來鬧事,想方設法要引渡基督徒。這是不是太邪門,是不是太邪惡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