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家变]
非智专栏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柏斯太小,流言太多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厉害之文之用心
·怪人川普的计谋
·“无政府主义者”之论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家变

   非智
   
   “青,我准备自己做生意,在单位呆下去,你也知道没有任何意义,就是那么点薪水,有时又忙得要命。” 刘浩对她的妻子说。
   
   “你打算做什么生意?你能做生意?你不是生意人,我还不了解你?”青连续给他丈夫三个问号,她非常清楚他丈夫的性格,心高,好强,但能力有限,可以认真完成领导指派的工作,就是没有创意感,做生意,没有一点经验,也缺乏耐心,她知道,就是给他一家公司,他也做不起来的,所以这样问他。


   
   刘浩似乎有点不高兴,认为妻子不支持他,而且不仅不支持,还有挖苦他的意思。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是在老婆之下,不仅工资收入老婆比他高,就是家庭出身老婆也比他强。他来自农村,靠拼搏考上大学,而且学习一直是优秀的。他们是大学同学,她欣赏他学习劲儿,也喜欢他在同学中的低调。青看不惯那种仗着小聪明夸夸其谈的人,更不喜欢那些从有钱有势家庭出来的趾高气扬的男孩子,所以静静沉默的刘浩,就进入她的眼里。
   
   他们是在大学最后一年谈恋爱,外表还算英俊的刘浩由于来自农村,青的母亲是公务员,对农村来的刘浩要成为她的女婿不赞同,拉着当中学校长的青的爸爸来反对女儿的恋爱对象,她爸爸没有完全站在妻子一边,他认为刘浩还是个老实可依靠的男人,农村不农村没有关系。爸爸希望的是一个男人能像他一样爱护着他的女儿。爸爸没有反对,对妻子说“那是年轻人的事,日子将来是要他们自己过的,男孩子可靠才重要,找了个花花公子,家境好,对女儿不好,苦的是女儿。” 虽然妈妈很不情愿,听了丈夫的话,也不便再坚持。
   
   他们在谈了两年恋爱后,毕业的第二年就结婚。那时青找到了航空公司工作,刘浩则在一家国企,两人的工作在人们眼里都不错的。不过,青的航空公司除了工资外,奖金补贴的什么,加起来每个月都比刘浩多。刘浩的国企,刚开始还有些利润,渐渐地,经营得越来越艰难,最后,只能拿基本工资,仅仅基本工资,就比老婆青每月的收入少得多,为此刘浩心里也不平衡。
   
   平常沉静看来老实的刘浩,其实并不真的老实,他在同学中,因为是农村来的原因,总有自卑感,总小心翼翼地怕得罪人。保护自己最佳方法,就是沉默少说话。不说话,少说话,人们就误以为他为人忠厚,其实,他心里是高傲着,很强的自尊使得他在学习上比别人努力,成绩也比一般同学高,会读书,成绩好,这是他唯一的优秀。除了会读书,刘浩的应变和社交能力极为有限,特别是让他独自去闯一条路,那是很难的。这一点,青在同他谈恋爱后才发现,但青爱他,认为只要他本分,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生活中没有那么多路需要自己独闯,也就不在意他的这些缺点。
   
   但结婚四年后,有了一个儿子,家里的许多事需要刘浩操心,刘浩却甩手不管,说不管,实际上是无能力管。就像要为小孩找一家好点托儿所,刘浩就没办法,托人找关系,刘浩做不了,最后关头还是青自己找同事,才将小孩弄到市里一家有名的托儿所。因为自己的无能,又因为青能做到,他不能做到,刘浩心里也不痛快。
   
   当然,不痛快的还是因为妻子收入比他高,所以想自己做生意,想赚更多钱来抬高自己,也是刘浩的心思。
   
   终于在这一天,同青做爱完后,躺在床上,刘浩对青说出了他想下海经商的想法。
   
   青半侧着身体躺着,一只手搭在刘浩身上,对刘浩的经商想法给出了她的看法。她非常清楚刘浩的想法,也知道他要经商是为了什么,所以,在给了三个问号后,她又说:“不是我不让你做生意,我知道企业效益不好,你也很苦闷。可是做生意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你辞职了,生意做不起来,你也就失去工作了,你不会后悔吧?”
   
    “你怎么老认为我什么都不行?你厉害,你钱赚的多,我什么也不是,你高兴了吧?”刘浩甩开青的手,爬起来,穿上短裤,到阳台抽烟。
   
   青一下觉得失落什么似的,心里很难过,一般她是不同丈夫争吵的,她知道丈夫自卑心理重,稍有语言不慎,就可能让他觉得受了伤害。她知道今晚刘浩是受了伤害,刚才做爱的激情和亲密,现在全化为冷漠和怨恨。
   
   青也爬起来,披上衣服,先到儿子房间看儿子睡得怎样,看到儿子甜甜地睡着,她就走到阳台,对闷着抽烟的刘浩说:“没问题,你想要做生意就做吧,我们还有些积蓄,你可以拿去用。如果不够,我再向爸借一点。” 她靠近刘浩,抚摸着他的手臂,又说,“我会支持你的,你是我丈夫,我是你的臂膀。” 听到妻子这么温柔的话,刘浩心也软下来,亲了一下青,说“进去吧,这事明天再谈。” 说完,把烟蒂按灭,搂着妻子回到房间。
   
   刘浩的生意的开始,是从东山岛购买海鲜回到本市卖,他进入了自己并不熟悉的领域,但他知道这些海鲜从哪里进,他有个老乡在做这一行,他联系上老乡,就带着妻子给她的6万元,到福建的东山岛去。
   
   没有经验的刘浩,第一单生意就亏本,原来联系好几个酒家、宾馆,说好了为它们提供活海鲜。这几家酒家和宾馆,也还是青的关系。航空公司有着同酒家和宾馆的业务关系,特别是宾馆,还代售机票,不过常常是优惠价,故此更能吸引客人落住酒店。刘浩从东山岛批发来的活海鲜,运到他和青所住城市,有三分之一死掉,活的和死的价格相差极大,客人要的是活海鲜,死掉的,有时都卖不出去,所以宾馆酒家只要活的,对死掉的海鲜,只付极低价格。结果生意一做下来,没赚还亏,如果加上出差住宿等费用,6万元已去了4万元,再做下去,本钱都不够。
   
   这是个周末,把海鲜全部处理后,原是需要好好休息,但刘浩情绪沮丧到极点,少有的一个人喝酒。几杯酒下肚后,他一边拍打着桌子,一边叨唠着:“这些混账的酒家,混账的酒店,活货不给多钱,死货简直就是抢的,这是什么东西?还说这是有关系来的,这他妈的,简直就是强盗,强盗,听到了吗?就是强盗。” 三岁儿子吃惊又害怕地看着他爸爸在发酒疯,不敢吭声,愣愣地坐在角落的一个小沙发上。青情绪也抑郁,钱损失是回事,丈夫的发脾气更是令她担忧,尤其是当着小孩子的面这样发酒疯,她就觉得有点儿过份。
   
   青走到孩子面前,弯下腰,轻声地对他说“乖,妈妈带你出去玩。今天是周末,商场有许多好东西,我们去看看。” 儿子很懂事的样子,站了起来,拉着妈妈的手走到门边,然后说:“爸爸不高兴,我们不同他生气,宝宝跟妈妈走。”青听了心里一阵感动,喉咙有点紧,差点哭出来,赶紧抱着儿子开门走出去。
   
   “你滚吧,滚吧,老子也不呆在这里了。这个鬼地方,老子不要了。” 当青刚走下楼梯,听到刘浩大声吼叫的声音,她知道,这个家庭要维系已很难了。
   
   刘浩还是走了,在酒醒后对自己的言行向青道了歉,但还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失败,自卑心理更厉害,他说服自己,一定要出去闯,不能靠着这女人,必须要超过她,更何况,现在他连工作都没有。
   
   就在发酒疯后的第二天,刘浩走了,到哪里没有说,但这一走,就是一年。到了第二年初春,刘浩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他要离婚,说他想让青自由,不想耽误她的未来,在电话中刘浩连孩子都不提。放下电话,青才知道他心真硬,竟然连孩子都不要,一定是另外找到了女人了。
   
   没有猜错,刘浩到了福建泉州,他有一个朋友在这里,就找他来了,在泉州的一家小商场做事,不久就同一个外地到泉州的女子同居,同青离婚后,与这女子结婚,到现在还住在泉州。
   
   青一个人带着小孩,父母亲知道她家庭裂变后,很为痛心,特别是父亲说自己老眼昏花看不准人,一脸自责。母亲唠叨最多,说的也都是青的爸爸的不是:“嗨,你看看,你看看,当初我就一眼看出这人不可靠,农村出来的,还这么不老实。不中用也就算,还找小三,家都不要。这都是你这个老头子的错,什么忠厚老实就好,老实个鬼,越装老实忠厚的也有鬼。你这个老头也是装老实忠厚,我真是瞎了眼,嫁给你,现在,你连你女儿也一起害了,嗨,我真是瞎了眼,当初就不应该顺着你,同意女儿同那鬼结婚,真是后悔不及啊。” 青的母亲一边叨唠,一边给小孙子煮饭,父亲在母亲叨唠下一声不吭,假装关心时事,忙着翻看报纸。
   
   自从刘浩不辞而别后,青就经常带儿子回娘家,这个周末回到父母亲住的地方,谈话中又提起刘浩的无情无义,她母亲气就上来,又开始唠叨开。青很怕她母亲的念叨,忙说“妈,好歹他也是孩子的父亲。你有这么可爱的孙子就够了,别再生气了,不单你心里不好受,爸也是,我们就不再提他了好吗?” 她母亲听了青的话,气稍为顺点,也不同女儿说什么,对着小孩喊着“宝贝儿,你的饭好了,吃饭吧。”
   
   青没有再找男人,一个人在父母的协助下将小孩带到了小学毕业。这期间,她父母都叫她再找一个,也确实,她也试着再找,也处过两次对象,最后都没有成功,因为她考虑的不仅她自己,她要考虑她的儿子是否会接受她的对象,一旦发现她的对象不讨她儿子喜欢,她就想办法放弃。她父母亲为此替她苦恼,但也没办法,就这样作为单身母亲,青一路走过来,直到见到从澳洲回来探亲的阿琴,她的生活方式才得到彻底改变。
(2019/08/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