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穿越精神的戈壁
[主页]->[宗教信仰]->[穿越精神的戈壁]->[现今福音事工的进路与承传]
穿越精神的戈壁
·远志明:“六.四”的诉求与中国的出路
·洪予健牧师:华人教会如何面对历史的伤口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一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二
·余杰:圣女林昭与中国教会的复兴
·三十年东,三十年西——回顾中共立国60年及“改革开放”30年
·余杰:有道德、有爱及有远景的教会
·先知性的呼喊
·以灵命爱中华:纪念英国传教士柏格理、富能仁艺术展
·家庭教会的公开化:机遇与障碍
·梁永康主教:这条未走过的路
·王维芳:一个经历苦难的见证
·“基督信仰与言论自由”讲座演示文稿
·读赵锐女士《祭坛上的圣女:林昭传》
·从柴玲信主看“6.4”这一代
·卢健恒牧师:努力作个更好的父亲
·洪予健解析《蜗居》现象
·爱心行动,彰显神恩--访“湖北爱心行动志愿者服务中心”秘书长黄磊弟兄
·《宗教蓝皮书》局限性大:家庭教会未被认可
·问题与回应
·中国基督徒当如何看孔子?
·祈望和平,推进政改—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袁幼轩曲折的归家之路—从同性恋者、毒品犯转变为神学教授
·最知心的朋友——周雁羽的见证
·中国基督徒如何看道家?
·杨赋立:迷途知返,全赖主恩
·“从圣经真理看爱国主义”讲座简报
·伍叶青:从破碎到重整的爱
·温市基督徒举行户外晨祷会
·李健明牧师:昔日大盗,今日传道
·洪予健:容我的百姓去——守望信仰自由之路
·胡孔雪仪:无奈、无悔、无憾的人生
·陆国城:九十八岁母亲归主!
·「70亿人口日」与圣经的末世预言
·洪予健:辛亥革命百年回顾——华人教会该当何说
·林书豪为荣耀上帝而打球
·梁汉华:救救孩子,阻止混乱性别的教育!
·洪予健牧师:从基督信仰看专制统治与国民素质的因果之谜
·北京守望教会会友LQM:户外敬拜一周年纪念感想
·陈淑美姊妹:父母双亡,谁来眷顾?
·赵泰和:松开的捆绑—赵泰和的见证(中英对照)
·王旭红:骄傲与谦卑
·李育南:南南自语
·李宾来:新造的人——瘾君子成为传道人
·洪予健:教育与洗脑之争
·中流砥柱,福音禾场—采访西三一大学校长余民德博士
·葛大同:一世冰雪瞬间融
·基督徒岂可轻忽“文化使命”?
·卢维溢:从毒品和灾难反思教会的角色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义工颂—《真理报》创刊20周年感言
·温哥华短宣中心《真理报》二十周年感恩
·温哥华短宣中心《真理报》二十周年感恩
·刘志全:轮椅上的传道人--胜过逆境的秘诀
·卢维溢:柏林影展和神风敢死队
·卢维溢:电影院上映的福音电影
·基督教的中国时代即将到来?
·“文化安全” 下的逼迫--就“温州拆十字架” 访洪予健牧师
·李思:走向天国
·作者:约书亚:从哈巴谷书看温州十架被拆事件
·梁金华:「牛屎飞」变「牧羊人」
·峻谦:所谓的“伊斯兰国” 是何种怪兽?
·卢维溢:教会对民主诉求的反思
·温哥华信徒举行户外晨祷会--为受逼迫的教会祈祷
·陈荣基:恩泽中华、延福万邦--戴德生宣教情150 载
·卢维溢:宗教尊严与言论自由之界限
·嘉伦:辅助自杀合法化的严峻后果
·卢维溢:一个历史盲的总统
·郑贻富:薪火相传,缘缘不绝 (纪念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
·郑贻富:薪火相传,缘缘不绝 (纪念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
·采访戴继宗牧师:餐桌边综论“中国内地会” 150周年
·罗锡为:九旬耆老跑天下﹐年青人追他不上(王永信)
·龚文辉:最珍贵的礼物
·林向阳:她的心眼能看见--纪念圣诗作家芬妮克罗斯贝逝世一百周年
·张冬冬:浴火重生-大洋彼岸的爱
·Wendy Chow 采访:被人割了鼻子的杨伯母
·谢安琪:健康生命、丰盛人生!
·爱德华:主爱「牧民」
·基督徒不适合作律师吗?
·「神垂听祷告!」伊美换囚遭虐牧师获释
·曾浩斌:中国合唱指挥泰斗:马革顺
·陈国柱:四岁女孩用图画纪念受难节及复活节
·哥顿:我爱犹太人
·黄邓秀娟摆脱“天道五教” 毒誓的捆绑
·谭溢泉:父母厚爱、天父深恩!
·林向阳:从父亲的角色想起
·卢维溢:伦敦新市长引起的关注
·柳宏图:主耶稣带领我回到魂牵梦萦的故乡
·卢维溢:民主制度的考验
·洪予健:六四国难是我们的羞辱
·黃黎潔冰:被主擁入懷抱的曾路得
·感恩节(二篇)
·卢维溢:社会公义与政治的关系
·何思亮:怀念黄庆德先生(外一篇)
·洪顺强:圣诞节源于异教﹐为何人仍要庆祝?
·罗凤娥:水果皇后归主记
·林向阳:普世欢腾谈圣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现今福音事工的进路与承传

   现今福音事工的进路与承传
   --记6月28日「教牧同工布道研讨日」
   
   杨爱程
   现今福音事工的进路与承传


   
   此次由大温教牧同工团契(VCCSTM )和温哥华短宣中心联合举办的「教牧同工布道研讨日」﹐由滕张佳音博士担任主讲人﹐地点在位于列治文的平安福音堂﹐共有各教会及福音机构同工40余人出席。
   
   Teng 1滕张佳音博士用了近两个小时分享主题:「现今福音事工的进路与承传」﹐接着有大温哥华圣道堂的徐久明牧师作回应﹐简略介绍了温圣堂道每年都在推动的多项福音事工﹐下午的时段中有温哥华短宣中代总干事罗懿信牧师简要介绍了短宣中心的福传训练事工以及近期与大温地区众教会合作举办的RSM(Rise and Shine Movement)运动﹐包括嘉年华聚会、7.1国庆游行、列治文夏日夜市及商场、街坊传福音等活动。然后由滕张佳音博士回答了许多与会者在现场提出的问题。
   
   滕张佳音博士在演讲中指出﹐福音真理是千古不变的﹐但是身处特定时空环境下的福音使者们却必须思考但如何使福音真理适切时代(relevant)﹐而不是让人感到"坚离地" (out of context)。所以必须下功夫探索当代福音进路(contemporary approach)、福音接触点(contact point )﹐才能够真正使耶稣基督的福音深入人心。她以近期在香港刚刚发生的反「送中」游行中基督徒和一些教牧同工的作为举例﹐认为教会在纷乱中找到并发挥「和平之子」的角色﹐真正带出了被称为「和平君王」的主耶稣所传真道的一个核心价值。
   
   现今福音事工的进路与承传

   
   简略回顾「短宣运动」信徒布道事工的创立:
   
   「感谢神的恩领,让本人有机会从1984-88年在堂会蕴酿开办两年全时间短宣训练课程时开始参与﹐至1988-96年在跨宗派的香港短宣中心任总干事﹐自1996年迄今作中心董事,一直亲眼目睹『短宣运动』的成长。」
   
   单单在香港,竟有290多间教会曾先后差派学员到中心接受半年至两年全时间训练(包括:职青、基青);又有600多间教会的学员来接受各类部份时间的训练(包括:锐青、少青、骏青、尊青、晚青、倩青、长青、常青等)。在奉献方面,有800多间教会曾奉献支持中心各项圣工。在毕业生出路方面,有许多位短宣校友受聘于教会及福音机构中事奉;也有不少毕业生受训后清楚蒙召、正接受/已接受神学训练,成了神学生/传道人/宣教士,终身事奉。
   
   在香港、东南亚、北美各地的短宣中心和短宣团队的长期耕耘之下﹐「本地短宣」身份渐被认同并接受,实在奇妙!
   
   起初人人都问:短宣有哪套「布道法」?别人有《福音桥》、《四律》、《三福》﹐你们有什么?我们总回答:我们也有《救世福音》、《美满人生》、《珍贵福音》等等福音工具,但最重要的不是「布道法」,而是「布道人」!
   
   在半年至两年全时间的「布道人」生命塑造中,每早集体灵修、上课温习、午后出队、遍传/家访、团队配搭、彼此顺服、祷告争战、见证/布道、周末协助教会布道事工等,均从群体生活中互建基督精兵的心志及纪律。无论毕业后只身到哪里、有否任何工具,都可以随走随传、无忘使命。本人观察,大部份短宣校友毕业多年,这种布道精神在其生命中仍然活泼,感谢主的保守!
   
   「短宣运动」还有一个重要的组成部份﹐就是「职场宣教」与「信徒宣教」﹐经过20多年的推动已得到广泛地重视和认同。20多年前,除了专职「宣教士」外,甚少听到有「带职/双职宣教士」﹐更不会有「信徒宣教士」这回事。对大部份基督徒来说,「宣教士」是遥不可及的。随着全球化及城市化的大趋势,「职场宣教」成了城市宣教的重要策略;亦随着越来越少国家批出「宣教士」签证,动员信徒、人人宣教、从本地到外地、「带职/双职宣教」成了宣教动员的生力军。
   
   她总结说:「短宣运动」本质是一个「信徒宣教运动」,20多年来已有众多短宣校友,带着使命、重投社会,在各行业中见证基督,甚至在职场上建立公司小组、领人归主。
   现今福音事工的进路与承传

   
   分享自己与福音的故事
   
   滕张佳音博士师母一生传奇,经历丰富。「上帝在我身上,实在有很多的大扭转。」她原本是一名异教徒,七十年代到美国留学,后来卷入了「新纪元运动」热潮中,醉心于东方神秘主义,及后更沉迷于印度教瑜伽打坐的境界里。后来因接近灵界而心里恐惧,毫无平安,最后于1977年归信基督,并读神学﹐装备自己,事主事人。
   
   除了个人信仰经历上的大扭转外,滕师母信主后一生专心事主,曾任海外神学院讲师,又曾为沙田平安福音堂作开荒工作﹐及后于1988年出任香港短宣中心总干事一职。「回归是一个历史的契机,把我的神学教育工作转向布道宣教。」
   
   
   直到现在﹐滕张佳音博士身上仍挂着不少圣职名衔,然而大都是以非受薪的义工或顾问形式去事奉。「2006年我退下了一些第一线的角色,希望能减少些行政工作,如院长、总干事等,因这些角色都要负责人事管理,筹募经费等,现在我反而希望专注宣教及研究的工作。」
   
   在滕师母的生命中,另一个重要的转捩点,就是她在1997年与滕近辉牧师结为夫妇,而在这段婚姻中,她深深体会到神为她安排这段奇妙的婚姻,实在是有着神的美意。
   现今福音事工的进路与承传

   滕师母与滕近辉牧师
   
   Teng 3「我以往一个人住,只顾专心一意的去事奉,没理会自己的日常生活及饮食作息等;但在婚后却有很大发现:原来滕牧师是个很有规律的人,按时起床饮食,即使不饿也会进食,够钟便睡觉;而我则是浪漫式,肚饿才吃,疲倦才睡,因此我在他身上有很好的学习。」
   
   除了个人的生活上,滕师母在行政管理上也从滕牧师身上学习了不少。「我过往要求较高,同工对我又怕又爱,有时见到同工处事较慢,我会做埋他那份。但滕牧师则对同工鼓励有加,很懂得欣赏及肯定同工,又能放手把事工交给后辈处理。」
   
   她说上一辈的领袖层大都是待老了或退休才交棒,但滕牧师则定下六十至六十五岁必要退下,以让领袖层年轻化,「我也学习到,很乐意交棒,自己也有多点空间做想做的事情。」(摘录自《时代论坛》报导﹐甄敏宜/ 2010年11月20日)
   
   忠心布道﹐辛勤耕耘
   
   滕张佳音博士对于传扬主耶稣的福音真理有很重的负担和火热的使命感。1977年﹐当她还在海外神学院受训期间﹐便被推选当了两年的布道团长。当时她和同学们一般是采用「四律」个人布道法( personal evangelism)﹐在每周出队﹐策略是先推动神学院附近地区学校放学时的街头布道﹐常会用挑战式布道法(confrontational evangelism )﹐又有推动神学生彼此向家人作福音性家访(home visitation)、关系布道法(relational evangelism)﹐也有把神学生分队﹐用聚会布道法( mass evangelism)﹐配合教会安排布道宣讲(事前出队、会后陪谈)﹐亦有回应当时香港越南难民涌入﹐常到启德难民营藉由福音电影、用布偶默剧、图画等﹐进行跨文化布道( cross-cultural refugees evangelism)。读神学院四年期间﹐从一年级第二季开始便在教会由零开荒﹐发展第一个学生团契﹐经历驱逐神打学生身上的邪灵﹐进而福音爆炸﹐师生多人归主﹐到毕业时已发展至11个团契。1981-83年毕业后﹐她有有两年牧会+教授神学﹐兼作生活指导﹐、、、、、、两年后健康出了问题。
   
   1984年她请辞了牧会的工作﹐开始推动联堂的布道训练及福音遍传运动。1986年在联堂成立「短宣训练课程」﹐那是为期两年的全时间信徒布道训练课程﹐各教会以本地宣教士的身份差遣支持学员。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由零拓荒建立一间堂会(买了沙田一戏院作堂址、差出不少宣教士)﹐1988年成立跨宗派的「香港短宣训练中心」﹐因为有来自福音堂、宣道会、礼贤会等不同宗派教会的学员申请参加。
   
   除了训练基督徒成为福音精兵之外﹐她也大力推动信徒宣教运动( layman mission movement vs. clergy mission movement)。因为她坚信每一位基督徒不但是耶稣的「信徒」﹐也是「门徒」﹐主耶稣「大使命」的承担者﹐因为「大使命」绝不傼傼是牧者的专责!
   
   如上文已经提出﹐她又开展了「天国带职宣教团」(天职团) ﹐在各行各业推动成立公司小组﹐不再多言。她还开办普通话布道领袖文凭课程「宣教的中国」﹐由2012年至今,已经有数百位来自内地不同区域、不同教会的教牧同工参加﹐为内地的福传事工培训生力军。
   
   她所讲的内容和后来的答问都很精彩﹐对与会都大有启发﹐获益良多!
   
   最后﹐她用一节圣经勉励与会者:
   
   主耶稣说:「趁着白日,我们必须做那差我来者的工;黑夜将到,就没有人能做工了。」(约9:4) 作为主耶稣基督的门徒﹐天国的子民﹐我们每一位基督徒都应立志成为福音战场上的精兵﹐福音真理的卫士﹐以完成福音遍传到地极和万族万民为己任﹐趁着一息尚存的年日﹐努力布道﹐以丰硕的成果迎接主耶稣再来!
(2019/08/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