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的悲剧溯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六之七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岗之八之九 毕汝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七至三十二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之十一 毕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至三十八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二之十三
·毕汝谐骂邱国权(巴山老狼)从来不带脏字 毕汝谐(纽约 作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九至四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的悲剧溯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的悲剧溯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3天便得到2909万点击量(520万跃至3429万)!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为何取得轰动效果?
   
    我愿意与诗歌爱好者探讨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的悲剧溯因 ;甚至,包括我的敌人半文盲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武大郎之子个头不高,妓女之子文化不高。
   
    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层次太低;但是,如果我因鄙视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放弃了真诚的学术追求,无异于丢了西瓜捡了芝麻,买椟还珠!
   
    众所周知,悲剧是戏剧王冠;早年,我曾经涉猎多种悲剧理论:亚里士多德、莱辛、席勒、叔本华、马克思和恩格斯以及朱光潜的悲剧理论。
   
   
    看过尽千帆皆不是,我独服膺黑格尔的悲剧理论;黑格尔认为悲剧冲突是两种片面的伦理实体的交锋;冲突的悲剧性在于:对立的双方各有理由,而同时每一方所坚持的理由,却只能是彻底否定同样有辩护理由的对方;这就造成了一种两难之境,而这种两难之境的解决,就是代表片面伦理力量的人物遭受痛苦或毁灭。
   
    就作品论作品,请看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正如自然界存在雌雄同体的奇异现象;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身上存在两种对立的伦理力量,第一种伦理力量是人类伦理,第二种伦理力量是生命安全;这两种伦理力量相安于日常生活,却决死于黑帮窝!
   
   
    毛泽东曰:大道理管着小道理。
   
   
    那么,在黑帮窝这样一个特定所在,人类伦理和生命安全,何者为大?何者为小?
   
    孟子有一段流芳千古的名言:“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如使人之所欲莫甚于生,则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恶莫甚于死者,则凡可以辟患者,何不为也?由是则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则可以辟患,而有不为也。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非独贤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贤者能勿丧耳。”
   
   
    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而且是道德有亏的老百姓!),母子俩都是被侮辱被损害的怂人,绝不可能为任何形而上的东西牺牲生命;我们也无权用高尚贤者的伦理标准要求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我们只能面对一个可怕、可悲、可耻的既成事实: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在黑帮窝乱伦了!
   
    程朱理学提倡“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即便朱熹朱老夫子也承认“自世俗观之,诚为迂阔”;要求怂人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像英雄许唐枫江姐一样宁死不屈,比骆驼穿针还难!
   
    长期以来,中共以党员标准绳范普通百姓,荒乎其唐!
   
    这就引申出一个严肃的问题:怂人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在黑帮窝乱伦是否情有可原?
   
    悲剧就此产生——
   
   
    在黑帮窝,就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个人而言,他们的牺牲好像是无辜的,但就整个世界秩序而言,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的牺牲却是罪不可恕!因为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悍然突破了人类伦理的底线!
   
   
   
    在这场悲剧中,甚至连黑帮老大为非作歹也有充分理由,连黑帮老大也是某种意义的受害者;开场诗说得明白:
   
   
    邱父设计仙人跳,
   
    对方竟然是黑道,
   
    雷厉风行施铁腕,
   
    三邱一同入地牢。
   
   
    我无意将旷古未见的乱伦悲剧降低为偷鸡不成蚀把米、打不着狐狸惹一身骚的黑吃黑闹剧;故对此并未着意渲染。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的悲剧在于:邱父邱母邱国权(巴山老狼)黑帮老大黑帮军师,都按照片面的伦理实体各行其是, 旷古未见的乱伦悲剧便不可避免!
   
   
    纽约 作家毕汝谐不是道德裁判,更不是主宰世界的上帝;众人是圣人,请广大读者判断吧!
   
   
    附: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产自二十世纪清华十大才女(其中包括林徽因杨绛韦君宜等)之腹;
    邱国权(巴山老狼)产自曾经受到治安处理的业余妓女之腹;
    毕汝谐一生下来,足尖便高过邱国权的脑袋!
    无论是邱国权(巴山老狼)的谩骂还是丘八的屠刀都无法改变阶层分野的铁的事实。
   
    而且,毕汝谐的上优的基因密码与邱国权(巴山老狼)的下劣的基因密码将一代一代往下传,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毕汝谐以邱国权(巴山老狼)家庭乱伦史为素材,创作史无前例的文学奇葩“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以文明诗篇回击反文明的下流话。
(2019/08/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