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离奇往事一览]
曾节明文集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离奇往事一览

    离奇往事一览
   
   
   
   


   
    什么是“灵异现象”?就是科学或常理无法解释的现象,比如说鬼魂现象。我不是灵异发烧友,也不喜欢杜撰灵异故事,但我愿以我的生命起誓,以下我亲身经历的这些怪事,都是真事:
   
    1992年四月底某夜,也就是高中毕业会考前夕,在桂林宁远河畔某公寓的住处,我十点多钟熄灯睡觉,后半夜忽然惊醒,但见睡前关掉的灯,莫名已开,余惊起而试拉栓几次,开灯、关灯并无问题,当时住处就我一人,事后问家人,都说那晚没有来过;
   
    1992年10月的一天,我在大学宿舍午睡时,梦见与某女士结婚,而当时我在全力追求另一位女士,根本未奢望那位梦见的女士,醒来后亦觉荒谬,毫不介意,结果十年后梦见的女士竟真的成了我现在的妻子;
   
    1994年11月的某夜,大学普通教室熄灯,我便上通宵教室去用功,而通宵教室几乎人满,其后我因困倦,在教室桌子上趴着睡着,睡梦中只见一戴眼镜的瘦男大学生,在旁若无人地朗诵英语,余不堪其扰,怒而惊醒,但见教室早空无一人,唯有惨白的日光灯在秋风中摇曳,余莫名恐怖,穿过黑夜急归、、.
    其后,得师、长告知:那里死过一个人。从前没有通宵教室,八十年代建通宵教室的时候,有一男大学生常跑到大水泥碎石搅拌机旁的灯下看书,然某夜该学生或因疏忽,被搅拌机挂住衣服拖了进去、、.而工人察觉太迟,故交给家属的,只有少部分碎块残骸,包括毛发、皮鞋和眼镜架的碎块,而这罹难的大学生,正是一个戴眼镜的瘦子;
   
    1995年五月某夜,我在大学宿舍就寝,尚未睡着,忽然听得床头书架里某本书掉落声(我睡上铺),因已睡下,懒得去捡;早起察看,无缘无故掉落的,竟是与《毛泽东传》(美国记者R.特里尔著)紧贴着同放在书架第一层的《蒋介石传》,而《毛泽东传》巍然不动,仍在架上。是夜我没有碰到书架,为何书掉?而且掉的偏偏是《蒋介石传》?
    余深怪之,似觉不详,遂把《毛泽东传》转卖给一位崇拜毛泽东的室友,从此《蒋介石传》再也没有掉过;而我的运气,也比之前陡然好了起来;
   
    1999年七月某热夜,因为隔夜睡眠不足,我早早上床就寝,然后半夜从酣睡中醒来,吃惊地发现自己正睡在地板上,头对着卧室敞开的门,我遍摸头部,并没有摔跌的伤痛,妻子则对此浑然不觉;我并没有梦游症病史,今天也不知道这睡梦中的挪移是怎么回事;
   
    2019年6月24日起床后,我的钱包离奇不见,找遍了每一寸地板都不见踪影,但在我将钱包内的信用卡、驾照挂失补办之后,6月27日上午,钱包又无中生有般地在卫生间的地板上冒了出来。而妻子携孩子们旅游去了,家中就我一人。这是因为有鬼,还是磁场异常导致的局部时空改变现象?我无能得知。
   
   
   
    以上的怪事,我知道会有很多人不相信,因为以上的事情有违常理和科学,现实中也很少发生。
    但事情很少发生是一回事,事情是否存在又是另一回事,不能因为事情很少发生,就否定事情存在,这才是客观公正的态度。
    再则,科学和常理能否解释是一回事,有没有这些事情,是另一回事,这世上科学和常理不能解释的事情,还有很多。
   
   
   
   
   
   曾节明 2019.7.2 己亥庚午庚子与纽约州凉夏
(2019/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