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政府就是流氓]
谢选骏文集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府就是流氓

   谢选骏:政府就是流氓
   
   网文《政府耍流氓,你又能怎样?》(刘洪 20XX年3月11日)报道:
   
   信用,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为复杂、也最难以捉摸的概念之一。据说在《论语》中,“信”字出现了38次,频率仅次于仁(109次)和礼(74次)。如果要掉书袋,关于信,估计就中国历史,说上几天几夜,可能还说不完。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人不能无信,你信用有瑕疵,人人见了绕道走,在今天的社会,即使你想高息贷款,银行也不会放心;政府也不能无信,信用不过关,国债没人买,衙门也没法开张迎客。
   
   但这是正面讲,世间万事,还往往有个反面,万一政府耍流氓了呢?
   
   【一】
   
   有耍流氓的政府吗?有的,瑞士就算一个。
   
   今年1月15日,瑞士央行宣布,它必须取消欧元兑瑞士法郎的汇率上限。让很多人气愤的是,就在几天前,瑞士央行官员还信誓旦旦:他们肯定不会取消兑换限制。
   
   当时,听着官员们拍胸脯的话,富豪们安心睡觉去了。几天后,消息一公布,灾难来了。短短几分钟内,瑞郎兑欧元一度升值40%,很多炒汇者瞬间爆仓;同时,瑞士股市暴跌了两位数,投资者欲哭无泪。
   
   前几天还是千万富翁,马上就成了千万负翁。人们自然指责瑞士央行失信,金融无信不立,你作为金融主管部门,怎么能这么做呢?
   
   瑞士央行也很委屈。有官员就解释说,这事情非得已,不得不做。因为以前欧元兑瑞郎1:1.29的底线,是避免瑞郎过度升值,冲击瑞士经济。为了维持,瑞士央行资产负债率已一飙再飙,马上欧洲央行要量化宽松,欧元肯定大跌。与其到时抑制瑞郎升值,还不如索性提前放开求得主动。
   
   但如果提前透出风来,外汇市场肯定剧烈震荡。所以,该撒的谎还得撒,直到最后那更震撼的消息到来。
   
   这种逻辑,其实在我们身边,也或多或少地发生。
   
   譬如,去年底,深圳市突然实施汽车限牌,不少没来得及买车的人也很愤怒,因为深圳某领导曾这样说:“如果深圳出台这样的政策,一定会广泛听取意见,绝对不会搞突然袭击。”就在限牌实施一周前,有媒体还报道,深圳市交委负责人拍胸脯表态,深圳不会学习北上广。
   
   不学,不学,最后是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统统学了过来。
   
   政府失信了吗?似乎是的,毕竟言犹在耳。
   
   但政府也有解释,因为深圳汽车保有量太大,不限问题更大,现在果断限牌,是为了城市的长远发展和市民根本利益。
   
   至于突然袭击,政府的回应是,事情“高度敏感”,涉及广、影响大,若提前向社会公开,极可能引发小汽车集中抢购,既造成车辆剧增、增加交通拥堵,又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
   
   一句话,为了着眼长远,撒谎、耍流氓,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我们也要理解政府的苦衷。
   
   【二】
   
   政府有政府的充足理由,但毕竟失信了。难免会引来一片牢骚。
   
   譬如,在瑞士,至少遭遇重大损失的投资者,对央行破口大骂,骂它辜负了人们对它的信任。
   
   在深圳,指责是必然的,据说也有律师要求控告,控告政府不守信用。
   
   但能怎么办呢?好像除了过过嘴瘾,人们也没什么太大办法。毕竟,政府不守信用,你总不能推翻政府自己上台。
   
   所以,在西方,有句谚语就这么说:最不能相信的话,就是男人婚前的保证,以及政客在选举前的承诺。
   
   男人的保证,就不多说了。西方政客的选举前演讲,我也曾听过多场,每次都是慷慨激昂,下面听众也是掌声雷动。选民兴奋地把候选人送上宝座,然后,往往承诺都作废了……于是只能等待下一个候选人。
   
   从克林顿到小布什,从小布什到现在的奥巴马,这个套路屡试不爽,人们也见惯不惯。譬如克林顿承诺要医改,但实际根本没有实施;奥巴马承诺要推动移民改革,至少到目前为止,他8年任期已还不到两年,但依然看不到希望。
   
   当然,我们也要说,政治是复杂的,现实是多变的,人们总需要与时俱进,完全死守承诺,肯定也会被指责为僵化不开窍。
   
   但政治的神奇就在于:同样都是这个人,当选前说得信誓旦旦,当选后忘得一干二净,态度诚恳,做事坦然,这种“充分融合”,也不是我们一般寻常人能做出来的。
   
   而从法理上说,政客可以轮流执政,但承诺总是需要兑现。好比一家公司,上一任CEO经营不善,欠下了两千万;下一个CEO上台,能高喊一声:我不还钱了?
   
   如果这样,没有债务会答应,法院也不会偏袒。
   
   但假如这是政府呢?这又是两难。
   
   譬如,最近在希腊,就遭遇了这个问题。前任政府为渡过危机,答应了欧盟和IMF的救助条件,紧缩财政、削减福利。但如此勒紧裤腰带,没有几个人会愿意。民怨沸腾的结果,则是左翼联盟赢得大选,新政府上台后,对国际社会说:要么你们削减债务,要么我就不还钱了。
   
   左翼联盟似乎很守信,我上台前就持这种主张。但对德国等债权方而言,冤有头、债有主,换了一个新政府,就理直气壮不认这笔账了,这算哪门子事啊!
   
   不少德国人、法国人就感叹,碰到了希腊的流氓政治家,也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三】
   
   
   所以说,在这个复杂的社会,智商很高的官员,权力很大的政府,说说谎话,耍耍流氓,其实也是正常的。
   
   
   昨天说不限牌,今天说不加息,后天说会按时还债,如果你竟然全部相信了,那也怪不了别人,只怪你太天真烂漫,图样图森破了。
   
   而且,往往自我感觉最好的国家,往往最会耍流氓,最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前几天读英国《金融时报》一篇文章,有一句话让我哑然失笑。说美国和印度实在是两个“无赖国家”。
   
   印象中,从来都是美国骂其他国家,如朝鲜、叙利亚、伊朗是无赖国家。
   
   
   美国也是无赖吗?文章原话是这么说的,“作为吵吵嚷嚷的民主政体,美国和印度就全球协议而言是两个无赖国家”。“相比之下,中国在信守协议方面的记录相当好。”
   
   
   这还真不冤枉美国和印度。在华盛顿,美国总统答应的国际条约,最后没兑现的,还真有一大箩筐,包括事关全球变暖的《京都议定书》,还有IMF份额改革的重大决议,都在国会给耽搁了。国际社会很愤怒,但碰到了超级大国的美国,也就只能愤怒!你能怎么样?
   
   
   至于印度,虽然印度自尊心很强,但印度谈判桌上名声不好,确实也是不争的事实。昨天答应的条款,往往今天又表示有了新意见,到明天很可能又会生出新的幺蛾子,这让很多谈判高手,碰到印度对手都恨不得绕道走。
   
   
   至于中国,尽管以前也有“引蛇出洞”的各种掌故,还有言不由衷的各种民生表态,但总体还是可以的,在国际上还真是卓有名声,尤其是在援助非洲等的承诺兑现上。不然,中国也不会有那么多穷哥们、好兄弟。
   
   信用如何,国际上总是有杆秤的。除非你不在意“洪水滔天”,对人心向背、国际风评、历史地位,统统都不在乎!
   
   中国的进步,世界也看在眼里。我倒是觉得,政府的信用其实还可以再提高一下。在国际上,好名声当然要维护,国际责任也要履行,自然也不能学习美国的无赖做法。但国内信用也很重要,许下的民生承诺,要及时兑现;难实现的海口,就别轻易乱夸,别让一些老百姓又嚷嚷:这个政府很讲信用,但总是对外不对内!
   
   最后,还要啰嗦一句。太好吃的菜,难免会有问题;太好听的话,未必就没有虚假,在不能把政府怎么样时,虽炼不成火眼金睛,但总可以多一点心理准备,淡对惊喜,总有助于防治心脏病的突发。
   
   谢选骏指出:“政府就是流氓”,这不是一个无政府主义的口号,而是一个物理的、生理的、社会的、心理的事实!因为“大到不能倒”,不是流氓也是流氓了。所以政府不仅是流氓,还是杀人犯、抢劫犯、强奸犯。不仅政府如此,就是银行、保险公司、跨国企业,也是如此。这就叫做“权大于法”,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只是程度不同,所以可以区分为“仁政与暴政”、“民主与专制”、“好人政府与坏蛋掌权”。聪明人不会相信政府,就像不会相信流氓,因为政府就是流氓。
(2019/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