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模仿屈原投江应该完全彻底]
谢选骏文集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蒙古人杀害汉人不必抵命
·香槟分校运用华人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
·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镇压反革命”就是“镇压继续革命”
·为何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模仿屈原投江应该完全彻底

   谢选骏:模仿屈原投江应该完全彻底
   
   《男子回应模仿屈原投江:已是第三年 明年还会跳》(红星新闻 2019-06-08)报道:
   
   一段“身着传统服饰cos屈原投河”的视频,在端午节当天火了,一度登上热搜。视频中男子贾治勇来自西昌一家汉服体验馆,他的行为也引来一些争议,除了有支持的声音外,也有人直指“为了流量”、“恶搞”。


   
   事实上,这已是贾治勇第三年在端午节前后“投河”,“已经成了我们纪念屈原的方式。”至于网上的评论,他表示会一笑而过,“我做的是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明年他还会跳,不会因为一些声音改变自己”贾治勇说。
   
   端午节男子模仿屈原“投河” 网友:太硬核
   
   一名身着传统服饰的男子站在河边栏杆上,念了一段词后,张开双臂前倾,直接落入了河中,溅起一阵水花,波浪荡漾开来。男子没有挣扎,黑色的衣服在略泛黄的河面上飘动,六七秒后他才起身,用手抹去脸上的水,望向岸上。这样一段视频,昨天引来了关注,一度登上微博热搜。
   
   ↑贾治勇身着传统服饰,站在河边栏杆上。
   
   “我姐汉服社的一个男的,每年端午必穿汉服去搞一次cos(网络词汇,意指“角色扮演”)屈原的行为艺术。”发微博的博主写道。截至今天上午,微博评论有了2万,转发也达到了4万。男子的行为在评论中引来了不同的看法。
   
   ↑“投河”的瞬间
   
   有网友直言很有趣,“想去现场观摩”,甚至有网友“笑出了声”,觉得这是“我见过的最入魔的cos屈原”,还有网友评价“太硬核。”也有网友觉得“困惑”和“无法理解”。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有的网友评论很不客气:“传统节日蕴含着传统文化,需要继承,不需要恶搞。”另一个网友在评论里说:“如果你是为了祭奠先人,请诚恳一点儿……如果你是为了搞笑,恭喜你成功了。”还有人直言男子是“为了流量、为了火”。
   
   ↑“投河”瞬间
   
   这些观点之外,有网友也觉得“挺好的”,但应该保证安全。另一名网友也说,“感觉很危险要模仿的话,一定要确定河的深度与水流。”
   
   “这个入水的姿势很痛吧?”有人留言,这个提问也被近2000人关注。
   
   当事人:已经是第三年端午“投河”
   
   8日上午,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了视频中的当事人贾治勇时,他正在做一场活动。“我是乐山人,现在在西昌工作。”
   
   “视频里的事,是在3日下午两点,西昌的海河。”他表示,之所以没有选择7日端午节这天,“因为我7号有个传统服饰的活动,查了天气预报,3号的天气也还可以。”海河他是熟悉的,贾治勇的汉服体验馆就在河边,“前段时间河水抽干过,所以知道深浅;当然,我也会游泳。”决定要这样做后,他也通知了朋友。“端午节前他们就在问我跳不跳,那天他们都到了现场。”
   
   ↑2017年端午节前后,贾治勇“投河”的瞬间
   
   “没什么准备,穿了2011年定做的一套传统服饰,直接‘投’的。”贾治勇说。当时念的是屈原《离骚》里的“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因为我感觉这句最能展现屈原当时的心境。”
   
   事后,根据朋友们拍的视频,他也剪了一段,在7号端午节的早上发了微博视频,文字很短:“今年已跳”。“中午有很多朋友说,我火了。”贾治勇表示,当时还以为是自己的微博,“看了之后才知道,火的是别人发的我的视频。我也不认识她。”
   
   ↑2018年端午节前后,贾治勇“投河”
   
   “其实这是我第三年这么做了。”贾治勇介绍。最初是2017年的时候,当地电视台找到他拍一段‘投河’的素材,“围观的人挺多,当时火了三天。”到了第二年端午节的时候,“有不少朋友开始念叨,或者问我,还跳不跳。”他当时发了一条朋友圈,“说的是半小时之内如果有200个赞,就跳。结果十多分钟就够了。”去年他穿了交领襦裙,套了白色大袖衫,重演了一次“投江”。
   
   到了今年端午节,更多人期待假期的时候,他的朋友们却在期待:贾治勇今年还跳吗?他表示,有了前两年的经历,今年的经历也是自然而然,“成了我们祭奠屈原的一种方式。”
   
   “常理来说,那个姿势入水会痛。但是三年了,我都没有过痛的感觉。”他回答说。
   
   对质疑“一笑而过”称“明年还会继续”
   
   现年40岁的贾治勇,电话里的声音更像个30岁左右的人。“我觉得幸福,因为我一直在做我自己。他此前发的微博,大多没有评论,一般仅有两三个赞。7号之后,他发的两条微博评论突然多了起来。粉丝变多了吗?他表示,从昨天到现在,多了不到10个。
   
   他却有些“沮丧”,甚至有些苦恼,因为他“投河”时的服装在汉服圈里引起了一些争论。“如果可以,我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火’。”7号下午2点过,他还把去年“投河”的视频发了出来回应质疑,“也不是第一次做这个事。”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贾治勇收获了不少支持的声音。
   
   事件网络上引起了回响,贾治勇表示都注意到了,“我做的是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他不能同意“为流量、为了火”的评价,“火的那个微博也不是我发的”,况且自己已连续三年这样做。至于“恶搞”、“不诚恳”的评价,贾治勇介绍,其实他参与的“建昌汉文化研习社”每年端午都会做一些祭祀活动,“都很严肃、认真”;而在海河“投河”则是自己个人的一种表达方式。“一定要说‘哗众取宠’,也算吧——大家要求我跳,我就跳了。”
   
   还有人称这样的方式是不是也让更多人知道端午节的传统文化,对端午节有更具象的感受,贾志勇认可这种表述,不过他不建议他人模仿。
   
   明年还会跳吗?贾治勇回答记者说:“应该会的,我不会因为一些声音改变自己。”
   
   谢选骏指出:模仿屈原投江的人声称“我不会因为一些声音改变自己”,有点屈原的意思了。不过,既然模仿屈原投江就应该完全彻底,不要再浮出水面苟且偷生了,否则就会像文痞郭沫若一样歪曲屈原为失意的同性恋了,那岂不是等于在取笑屈原很蠢呢。模仿屈原的人,更不要是为了售卖几件古装衣服的商业利益而卑躬投河、屈膝牟利,否则就比街边吆喝的小商小贩都不如了。
(2019/07/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