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大麻合法化与新时代英雄主义]
谢选骏文集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康奈尔大学良心发现了
·贸易战就是政治战、文化战
·金权政治变成金人政治
·中国模式是美国造的吗
·人民战争攻克美国
·神龙教就是共产党,金庸拿不到诺贝尔奖
·《永乐大典》是婊子的牌坊、《四库全书》是狗嘴里的象牙
·德国人为何不能相信警察
·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
·支持习近平反对邓小平
·美国会发生内战吗
·英国人好谦虚好伪善
·中国和美国谁是夜郎国
·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民主党代表了人民的意志
·“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滴血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性
·俄国东正教的蒙古化野蛮化
·不专政毋宁死
·东南互保是辛亥革命的先声
·封闭社会能够网络领先吗
·看谁宽容变成了看谁狠
·美国选民会制裁川普大帝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
·政府就是榨油机
·一国两制就是现代南北朝的代表
·他想把美国变成一个难民国
·国家起源于盗匪集团
·洛克比空难是英国制造的吗
·奥姆教就是崇拜原始人麻原彰晃
·没有信仰何来信任和信用。
·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阿拉伯人都是侵略者
·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傻子
·40万亿还是400万亿
·改变历史的三记耳光
·女权主义是长期和平的产物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川普的对手总能帮他成功
·自由选举的胜者不是当选者而是选民自己
·雅典卫城或爱琴海景只要25万欧元
·我父母的生日是历史的浩劫
·邓小平像永乐一样夺了侄子的权
·事实是最好的谎言
·强拆十字架的经济后果
·种族和阶级都是害人的借口
·高级人权与初级人权
·政审就是连坐,整人就有报应
·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很臭
·非法移民就是现代逃奴
·饥饿是忧郁症的最佳处方
·羊群效应与欧洲梅毒的起源
·我们都在一个球上
·美国的教育系统为何赤化
·百万分之一的费用都不肯出
·微信就是谣言基地
·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西藏金字塔——俄罗斯是假新闻的发源地
·白宫最为公共的厕所
·南北朝历史哲学开始普及了
·《政审你大爷》犯了恶毒攻击罪
·“天堂镇”冒犯了上帝的荣耀
·共产党中国只是半壁江山
·川普的内心为何憎恨美军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五四运动是一个无耻运动
·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
·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麻合法化与新时代英雄主义

谢选骏:大麻合法化与新时代英雄主义
   
   《美国华人实录:我吸食大麻180天》(2016/01/25 毛人)报道:
   
   本人男,年方五八,已婚,一妻两女,生活安定,身体健康,暂无不良嗜好。自2015年3月中旬至2015年9月中旬,有预谋丶有计划丶有规律地持续吸食大麻,历时约180天。有鉴于网上用中文书写的大麻个人使用体验非常有限(基本没有),遂写小文,希望能对后来的小朋友们有所帮助。

   
   一, 准备与购买
   加州不是大麻的合法州,但药用大麻是合法的。细心的朋友也许早就发现,洛杉矶街头一些带绿十字丶绿叶子招牌的小店越来越多。这些店面都是大门紧闭而且全部都有门禁,必须里面的人按个按钮大门才能打开,管得比银行还严。门口一般还都配一老黑警卫,人高马大,还都带枪。没错,那些就是大麻店。别怕,都是有执照的,绝对的合法生意!
   虽然是卖大麻的商店,但可不是什么人进去他们就都会卖你。你必须有个医生开的证明才行,证明你确实“有病”,一定需要抽两口来治病。觉得麻烦了吗?完全不用担心!在洛杉矶看个感冒可能需要提前一个星期预约,搞个大麻医疗卡可是分分钟的事儿。用Yelp一搜就会找出一堆专门给你开这种证明的小诊所,在Venice大街上比较扎堆儿。3月初,我挑了个离公司比较近的小诊所,趁午休的时间去办这个医疗卡。诊所里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大夫,一身及膝的花格衬衫,一头花白的披肩长发,头顶还半秃,一看这造型我就知道我找对人了。果不其然,老大夫一分钟也没耽误,填表,进屋,听心跳,量血压,最后一翻白眼,问 “你干啥非要吸这口呀?”我赶紧老老实实地回答,“俺睡不着觉。”这是我一个ABC同事告诉我的,别管人家问什么,都是这一句回答--“俺睡不着觉。”不知怎么,这台词总让我想起《有话好好说》里张艺谋扯着陕北腔嚷嚷的那句,“安红,额想你想得睡不卓觉~”所以每次一说这个我就想笑。好在检查的时候没笑场,最后顺利拿到了光荣的有病证书,前后只花了大概十五分钟,耗资35美刀。
   证书有了,但作为新手菜鸟,去哪个店买东西才不用担心被宰呢?内事不决问百度,外事不决问Google啊。搜搜搜,轻而易举就找到了Weedmap这个网站,简直就是大麻界的yelp,各个店的位置丶货品丶客户评价丶打折信息一应俱全。我挑了个离公司近丶评价好的小店,一下班就杀过去了。
   要说咱中国人还是对“吸毒”这事儿很忌讳,明明合法的事儿,我心里虚得跟做贼似地。停了车人都不敢先下来,要先在车里向四处瞄一下,看看周围有什么可疑情况没有。要不说电视剧害人呢,那么多刑侦片看下来,周围什么情况在我眼里都是可疑情况。最后实在是等不得了,车里都缺氧了,只能下车,低着头,看着路,直奔大麻店。一按门铃,“嗒~~”,门禁打开,我推门而入。我靠,一间空屋子啊!仔细一看,不是空屋子,房间正对着我的那面墙上有个铁门,铁门的旁边还有个玻璃小窗,窗口里一个金发小美女正冲我摇手呢。我赶忙走上前去,亮证书丶交驾照丶填表。小美女跟我说只是第一次来时要填表,以后亮一下证书和驾照就行了。办妥了手续,嗒~~一声,大铁门的门禁也打开了,我再次推门而入。
   一进屋,一个二十出头温文尔雅的白人小伙儿就 迎了上来。这就是大麻店跟一般商店不同的地方,全都是一对一服务。放一个客人进去,就有一个服务人员上来专门为你服务。如果里屋的人太多,服务员不够用,后面的客人只能在外屋等着。里面出来一个,外面才能再进去一个。
   里屋的陈设看起来像八十年代的北京百货大楼,围着屋子摆了一圈玻璃柜,柜子里密密麻麻地放着玻璃罐子。
   为我服务的小伙儿叫David,人长得非常阳光帅气,比大学生还大学生,完全没有电影电视里那种所谓瘾君子的萎靡与邋遢。当他得知我是第一次光顾此店的时候,马上很细心地告诉我很多新客人才有的优惠。我两眼一抹黑,也听不太懂他在说
   什么,只是一味地点头。后来看他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我才羞答答地表白,这不仅是我第一次关顾这个小店,而且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光顾这类小店!他一拍脑门,oh~~realfirst time. 然后就开始从最基本的概念给我讲起,什么是Sativa, 什么是Indica,各有什么效果,适合干什么呀,等等等等。最后他突然问了我一句,“你准备怎么抽啊?”我一愣,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电影里我看别人都是像抽烟那样抽,可我看这柜子里也没摆烟卷啊?到处都是一罐罐跟草药一样的玩意儿。难道还真要我自己“卷大炮”不成?他看我答不上来,就把我拉到边上一个小柜前面,里面摆得都是大大小小的玻璃烧瓶。他说这种东西叫Bong,有过滤装置,会滤掉有害物质,推荐我用这个,但Bong一次性投资比较大,最便宜的也要七八十块。我有点小忸怩。他接着就有拿出一盒玻璃烟斗一样的东西,也是大大小小,最小的那种只要5块钱。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挑了个最小的。
   至于买什么样的大麻,我真是没主意,种类实在太多。我看David人不错,就让他随便给我推荐俩。买多少量我也没谱,David说一般人都是买8th。我当时都没明白啥叫8th,后来回家上网查了一下才知道是1/8 盎司的意思。David 很细心,挑了一种Sativa,放到浅绿色的小药瓶里,又挑了一种Indica,放到深紫色的小瓶里,告诉我说浅色瓶的白天用,深色瓶的晚上用,完全是一个药剂师的口吻。每个小瓶50块,一共100块。我交了钱,领了“药”,怀着忐忑的心情踏上了回家的路。
   二, 所谓的第一次 (11/14 更新)
   和所有人一样,我这辈子有无数的第一次。第一次上学丶第一次骑车丶第一次出远门丶第一次写情书,第一次拉着女朋友在阴冷的小出租房里猛食禁果,第一次背着简历在陌生的高楼大厦里面试应聘,第一次硬着头皮在图书馆里东拼西凑写学术论文,第一次壮起鼠胆在讲台上张口结舌地做presentation。所有的“第一次”都跟一个词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失败”。这次也不例外。
   晚上过了十点,伺候老婆孩子都睡下了,我一个人鬼鬼祟祟地猫到了车库,迫不及待地打开那药瓶,仔细端详起来。我本以为大麻跟烟叶一样,应该是像叶子一样的东西,仔细一看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瓶子里的大麻都是一团一团,完全没有叶片,形状有点像风干了的西兰花,当然,是缩小版的。
   验明正身之后,我又上网学习了一下,搞明白了我买的那个玻璃烟斗叫bowl,youtube上有如何使用的视频。不过,我买的那个只有一根$$那么长,而视频上的bowl比我买的那个要粗壮两三倍都不止。Bowl的前端有个凹槽,里面放大麻,左侧还有一个小孔,视频里说,点火的时候要按住那个小孔,吸烟的时候则要放开。我看着手里那个也就拇指粗细的精巧小bowl不经感叹,也就我们亚洲人民灵巧的小手才能应付啊,那些黑哥们他们行吗?
   本人有长达十年的烟龄,尽管烟戒了也有快十年了,但怎么吸烟还是不会忘的,所以对如何吸入大麻这事儿没太放在心上。事实证明我错了,两者还真不是一码事。我很快发现$$和大麻有一个巨大的差别——燃烧效率。抽过烟的人都知道,烟是可以续燃的。如果你点上了一只烟,即使不去抽它,它也会一点点自己燃烧,直到整根烟变成灰烬。大麻可不是,你点它,它就着,你不点它,它就灭了。我本来想像跟福尔摩斯似的,点一下烟斗,坐沙发上慢慢抽就是了。结果不行,点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嘬呢,它就已经灭了。这可难坏了我。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边点边吸,可这bowl太小,边点边吸的话我基本可以烧到自己鼻子了,而且凹槽还是冲上的,只能从上往下去点火,难度系数超高,我没放到嘴边去点都还差点烧到手,放到嘴边后还不一定烧到什么呢。本来想算了,明天去买个大点儿的Bowl再试不迟,但心底里另一个声音又在呐喊,“已经箭在弦上,岂有不发之理?”豁出去了,一狠心一跺脚,把打火机火苗调到最大,把小bowl叼到嘴边,“哄”得一声,眉毛差点儿给烧没了!
   仰天长叹!妈的!老子就不能有个成功的第一次吗?!
   一甩小Bowl,愤而睡觉!
   
   三, 再接再厉 (11/15 更新)
   第二天中午,我去了另一家店去买大Bowl。昨天那家虽然印象很好,但东西都有点儿小贵。而且昨天刚去过今天又去,搞得自己像吸毒成瘾一样,面子上有点儿挂不住。
   今天关顾的这家就显得“亲民”多了,从服务人员就能看出来,一水儿的老莫小姑娘,一个白人都没有。因为是中午,店里顾客还挺多,我只能在外面的沙发上等着。我一边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手机,出于好奇,余光也把周围同在等候的这些个“同好”们扫了一遍。老莫老黑为主,有一个疑似白人,我是屋里唯一的亚洲脸。
   等了约十来分钟,我的号轮到了。进了里屋一看,靠,怎么这么多人!有点儿找不着北。你可以想象一个亚洲人挤到一屋子老莫老黑里的感觉,跟一只企鹅混进一群海豹海狮的队伍里差不多。也许是我太打眼了,柜台后有个小胖妹拼命向我招手,好像生怕我跑了似的。这显然就是为我服务那位啦,我赶忙走上前去。她人倒是不错,上来就是一通寒暄,什么今天怎么样啊丶工作可好啊丶路上顺不顺啊丶午饭吃了没啊。其实我挺烦老美这种客套方式,你又不认识我,一个劲儿嘘寒问暖的你想干吗啊?我可是良家妇男!唉,也没办法,只能入乡随俗,就一直这么客套了半天。客套话都说完了,她这才进入正题,“您想来点儿啥?”你别说,聊了会儿以后我还真有点儿不好意思开口,总不能说我这次来就是想买个bowl,大麻已经有了,昨天街对门刚买的。这也太不给人面子了。
   下意识地,一句话脱口而出,“俺睡不着觉!”
   “哦,这容易”,小姑娘把我拉到一个柜台边,“这里都是Indica,随便哪种都能让您睡得好!”
   我就让她随便给我选了一个她认为最好的,也是买 8th,只要35块。挑好了货,我就说,“您再给我来个bowl呗”。小姑娘一笑,“您这是第一次光顾,小店免费送您一个bowl,外加一个研磨器。”说着,拿出一个跟我昨天买的那个一模一样的小bowl 。我摸了摸烧得半焦的眉毛,“谢了,这个太小,我就不要了,您给来个大个的。”于是,我花15块买了个大号的。小姑娘又说,“既然您不要这个免费的bowl,我可以再送您一个艾德堡。”啥?艾德堡?跟麦当劳的鸡腿汉堡是一回事儿吗?小姑娘指指旁边的冰箱,让我自己去随便挑一块。我走近前去一看,里面都是一块块点心一样的东西。恍然大悟,原来是”Edible”啊。我从冰箱里拿了一块萨其马,结帐走人,共花费五十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