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谢选骏文集
·中国人不能避免陪葬品的命运
·毛泽东崇拜的全是流氓
·毛泽东是人妖不是暴君
·两部手机比一部手机好——走向天下为公,不要天下为党!
·共产党是旱鸭子,绝对过不了台湾海峡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比捐款数额更重要的是捐款对象
·鸡比鸽子更聪明
·北京不是川普的问题
·一个洋人后面跟着一堆汉奸
·川普其实是一个亲共派——美国亲共派的最后哀鸣
·“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切尔诺贝利才能让共产党恢复常识
·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刘晓波没有做到用真话颠覆谎言
·六四屠妇邓颖超抽打周恩来耳光
·中国共产党成为六四屠杀的最大受害者
·杀人者比受害者更加心惊肉跳
·“遗忘六四”也没有用了
·这本书才是真正的《天安门文件》
·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李锐是毛泽东狗的狗
·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政府就是诈骗机构
·六四屠杀为何能使中国崛起
·不定期屠杀就没有食物了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台商就是台奸
·瑞士大吃中国的人血馒头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伪证是怎样出笼的
·红一代红二代谁更凶残
·共产党就是“一号老赖”
·毛泽东是六四屠杀的招魂幡
·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黑人区都是第三世界
·六四屠杀是全国规模的阶级斗争
·历史都是由后一个朝代撰写的
·英国没什么东西可偷的了
·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中国有一种癫痫症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中苏同盟如何死灰复燃
·从生存竞争到生命共存——人本主义属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一起灭亡
·法国人印证了我的“六四观”
·中国人悲剧的生物基础
·法国是美国的“被解放国”
·美军来了迎美军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蒋介石毛泽东为何一起崇拜汉奸
·六四屠杀是三个重生的洗礼
·立竿见影的互联网主权
·警犬监控的群众基础
·川普是中共的同路人
·破螺丝议长修理床破总统
·富人做官更像穷鬼到家
·国富民穷的中国大陆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香港人都是逃犯
·香港人都是逃犯
·《逃犯条例》瓦解香港国际地位
·日本人1997年之后为何不去香港旅游
·给香港宗教界送终
·人类的生存是一个悖论
·概率的频率与周期
·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反华与反共不可兼得
·我们的孩子回来了
·中国没有独立所以没有独立知识分子
·互联网铁幕就是全面铁幕的基础
·川普为何不就支持六四屠杀的发言进行道歉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封闭社会无法技术领先
·基督的仁慈教化了凶残的欧洲
·为何不能崇拜活人
·悲剧使人快乐
·宗教复兴才能挽救生态灾难
·拔除十字架的中国大陆会不会出现核灾难
·萧何为何比周恩来还要狡诈无耻
·卡特老贼如何击败了美国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中共为何受到自由世界的宽容
·细分亚裔等同于美洲原住民
·改朝换代为何必要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不暴乱能行吗
·两个中国撕扯无形中保护了海外华人和香港人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谢选骏: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父亲接受专访:骨灰,我也不想要》(潇湘晨报 2019-07-17)报道:
   
   记者:那边有通知移交遗体吗?张福如:他们执行了火化,在火葬场,让我把骨灰匣子拿回来,我没要。

   
   7月17日上午,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张扣扣杀人案”发生于2018年除夕,张扣扣将上山祭祖回来的王家大儿子王校军、三儿子王正军捅刺至死。随后他又进入王家院子,将70岁的王自新捅死,后用汽油瓶点燃了王校军的车。
   
   案发两天后,张扣扣到公关机关投案。
   
   汉中市法院一审宣判:张扣扣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张扣扣不服判决,当庭提出上诉。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很多人推测,张扣扣此举,和当年张母被杀一案有关。
   
   1996年8月27日,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在回家路上和王家发生争执,最后汪秀萍被王家17岁的三儿子王正军伤害致死。四个月后,王正军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一审自行辩护时,张扣扣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王家造成的,并非源于对社会和工作的不满。他向法院陈述,“如果我妈不死,我的命运也不会因此改变。”
   
   针对20多年前的案件,王家二儿子王富军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曾作出过解释。
   
   “(汪秀萍)走我身边然后朝我吐口水,当时头一次确实没吐上,我就骂了一句,我说疯婆子,然后就过去了嘛。过去,当时我也没回屋,我就还站在那里,然后她返回来又朝我脸上吐口水,我肯定非常愤怒,气愤了,我就扇了她一耳光,然后她就破口大骂。
   
   汪秀萍的男人,张福如和他女儿从家里过来,手里拿了一根扁铁,他的女儿把扁铁交给他母亲,然后朝我兄弟头上打了一下,然后左脸上挨了一下。在被打后,三弟王正军也用木棒往汪秀萍的头部打了一下,汪秀萍随后倒在了地上。
   
   当时她躺在地下了,躺在地下,但是过了几分钟,来了一个车,车灯照了一下,她自己又爬起来,爬起来然后她男的就扶着往回去走嘛。
   
   冲突发生后,村长说,你赶紧把人家这个送到医院里面看。当时王自新说,他把我们老三打的,脸上打的谁去看?最终在村干部的协调下,汪秀萍被送到乡医院进行抢救。”
   
   来自央视的报道称,得知汪秀萍已经死亡后,村干部立即向警方报了案。随后,警方将王家父子三人全部带走进行了调查。公安局通过调查取证,确认是王富军兄弟打的。
   
   同年12月5日,汉中市原南郑县人民法院鉴于王正军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张母在案件起因上有一定过错等情节,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王正军有期徒刑七年,王自新赔偿张家经济损失9639.30元。
   
   对于张扣扣的“复仇”,有人认为他是“英雄”,但更多的人认为这是两个家庭的悲剧。其中,知名律师杨斌就有阐述自己看法:
   
   张氏所谓的复仇,是性格极端、生活潦倒、工作不顺心理畸变下的个人发泄,和之前发生的其他仇视社会滥杀无辜的案子是如出一辙,区别只不过他选定了特定对象,却因此被公众捧为英雄,难以理解。
   
   他还说,被害的三人,除了王正军外,其余二人均与当年张母案没有任何关联。他们被杀,仅仅只是因为是王家的人!如果这样的滥杀也能称之为“复仇”,我只能说,我们这个野蛮的族群为戾气付出的代价还不够多。
   
   时至今日,潇湘晨报记者联系了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他仍然不能释怀。
   
   【1】骨灰不想要了
   
   潇湘晨报:张扣扣是今天(17日)执行死刑吗?
   
   张福如:是的,今天上午,家属只有我一个人见了他。
   
   潇湘晨报:您最后见到张扣扣了吗?他说了什么。
   
   张福如:见到了,只说了“爸爸,没事的”,然后说,“你这22年是怎么过的”,说话时表情平静。
   
   潇湘晨报:那边有通知移交遗体吗?
   
   张福如:他们执行了火化,在火葬场,让我把骨灰匣子拿回来,我没要。
   
   潇湘晨报:你见到骨灰盒了吗?为什么不要?
   
   张福如:没见。我不要,放在他们那里,他们这是冤案,我不服气。
   
   潇湘晨报:中国人讲究落叶归根,您真的不打算把张扣扣接回来安葬?如果有人来吊唁怎么办?
   
   张福如:不要,我永远不要,以表抗议。
   
   【2】儿子说媒不成
   
   潇湘晨报:您认为张扣扣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张福如:二十年前,他们胡说八道,二十年前那个杀人凶手现在还活着呢。
   
   潇湘晨报:您是说当年动手的是(王家)二儿子?那时您在现场吗?
   
   张福如:对,是老二打死的不是老三,老三是顶罪的。他们家院子门口到我们家院子门口就走几步就到了,当时他们家老二,拿个棍子就趁不注意就(把汪秀萍)给打死了。
   
   潇湘晨报:你对以前的判决也不满?
   
   张福如:不服。老三判了七年,坐了三年半就出来了。他大儿子当年就是当地的庙坝乡政府任党政办主任。后来提拔为了庙坝乡副乡长。
   
   潇湘晨报:退一步说,张扣扣杀错人了,你有没有觉得报复过度了?
   
   张福如:这都是有原因的,我家孩子提议盖两层楼房,目的也是为了结婚,但是,一直说媒不成,是王家人在从中作梗,他们找人去女方家里胡说八道。
   
   潇湘晨报:传言未经证实,对方错不至死啊,还有其他原因吗?
   
   张福如:判决要赔偿我们家的钱,我都没收到,我60多岁了,只有一个人生活,要养老了。
   
   我也没收到过道歉。
   
   
   【3】我就一个儿子
   
   潇湘晨报:当年尸检的时候张扣扣也在现场,他那么小的孩子为什么要在现场呢?
   
   张福如:那些人不认识张扣扣,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个小孩在那。尸检的时候张扣扣就在旁边看着。
   
   潇湘晨报:张扣扣是个什么性格的孩子?
   
   张福如:事发之后他就不怎么爱说话了,不怎么和身边人说话。初中毕业后没钱供了,他就去当兵,表现都很好。当兵是政府让去的,说是当了兵,回来就给安排个工作,回来之后就又不给了。后来去打工,经常给家里寄钱。他打工时四五年才回一次家,过年回来也待几天就走了。
   
   潇湘晨报:张扣扣平时和您聊天多吗?会经常和您说些心里话吗?
   
   张福如:就告诉我说“爸爸,不能干的活,就不要去”就这么跟我说。
   
   潇湘晨报:这二十几年您关心过孩子吗?张扣扣不爱说话了就是一个心理变化的表现。
   
   张福如:我忙着打工,没有时间。我有时候出去干活了,没人做饭,两个孩子就没饭吃,没吃饭就去上学了。
   
   潇湘晨报:您觉得在父亲成长过程中,作为父亲您有失职的地方吗?
   
   此前知道张扣扣有复仇的心理吗?
   
   张福如:嗯。不知道,要是知道我一定会阻止他的,我就一个儿子。
   
   【4】怀疑有人要害我
   
   潇湘晨报:直到案发,儿子杀人,您当晚为何没有回家?
   
   张福如:我不跑不行,怕被报复,我是没敢回来。
   
   潇湘晨报:后来你发现有什么异样?
   
   张福如:事发两三天后,我怀疑有王家人到我家,有脚印,我报警,没有人来取证。
   
   潇湘晨报:您家和王家隔得远吗?
   
   张福如:他家就在我家后面。
   
   潇湘晨报:但是他们家好像都不在那住了。
   
   张福如:是不住了,但是,后来还是有陌生人在我家门前停留,查看,有时是晚上。
   
   潇湘晨报:他们可能是来参观的,觉得这里是新闻热点,张扣扣家。有拍照或录视频吗?
   
   张福如:可能是吧,有拍照或录视频,但是,我怀疑他们是踩点的。
   
   【5】有人捐款一万多
   
   潇湘晨报:事情发生之后,有说给张扣扣做精神鉴定,是怎么一回事?
   
   张福如:是,给了15万。出了15万做精神鉴定,到现在都没给我一个结果。
   
   潇湘晨报:钱从哪来的?
   
   张福如:借的,都是借的。
   
   潇湘晨报:您是做什么的?钱打算怎么还?
   
   张福如:我是个农民,还做点小工。
   
   潇湘晨报:这钱还不够。
   
   张福如:有人给捐了一些钱,大约一万多吧。
   
   潇湘晨报:这也你要求对方支付赔偿原因之一?
   
   张福如:他们本来就该赔偿。
   
   【6】他们老二还有孩子
   
   潇湘晨报:这些年您和王家交流多吗?
   
   张福如:一句话都不说,也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
   
   潇湘晨报:这些年你们和王家有什么新的冲突吗?
   
   张福如:没有。但是,我还是希望他们把曾经判决要赔偿的钱给我,希望将他们家老二绳之以法,他们家老二还有孩子呢。
   
   潇湘晨报:有人可能认为你这是要赶尽杀绝了。
   
   张福如:这个需要上头把以前的案件核实清楚,给我公道。
   
   潇湘晨报:你觉得这还没有完?
   
   张福如:是的。现在是晚上了,我家附近还有警车,他们怕我去犯案。
   
   潇湘晨报: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们还是邻居,他们家现在也不住人了。
   
   张福如:我不承认。
   
   【7】我一个人生活
   
   潇湘晨报:其实你担心王家会采取一些报复?
   
   张福如:我不怕,让他们来,只要他敢进我的院子,我就敢把他杀掉。
   
   潇湘晨报:你为此还做了准备?
   
   张福如:没有,我家里什么都没准备,就我一个人。
   
   潇湘晨报:你接下来会去孩子的姐姐那吗?
   
   张福如:不会。不去。我就一个人生活。
   
   潇湘晨报:一个人有点孤单,你想过再娶一个吗?
   
   张福如:他们欺负我知道吧,我不愿意娶,再娶一个他们再欺负第二个,我是不会娶到的。
   
   潇湘晨报:您别动怒,就像您说的一个人也要好好过。
   
   张福如:是的,我要等待,等待一个公平的结果。
   
   谢选骏指出:“他大儿子当年就是当地的庙坝乡政府任党政办主任。后来提拔为了庙坝乡副乡长。”原来如此。张扣扣一家碰上了“红色家庭”,算他们倒霉。不过,张扣扣一人干掉了红色家庭的三人,等于是一个人干掉了一个党组织——三个人不就是一个党支部吗?张扣扣一个人就干掉了一个党组织,不论多冤也是必死无疑了。这也可以就叫做“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值得了!因为他不是干掉了三个村民,而是干掉了一个党组织——其能量简直堪比发动文革的毛泽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