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谢选骏文集
·电信诈骗统一中国
·范仲淹是坏人
·马列主义不是文明而是野蛮
·独裁者为何都喜欢阅兵
·怪兽毛泽东为何出自湖南
·避免流血就无法维持共产党专政
·香港发生的国会纵火案
·百年树人的生物基础
·杭州母女遭中共4狗围攻
·共产党培养教育的年轻人就是行
·1989年为何流行自杀
·大监狱和小监狱
·只有百分之三的美国人相信司法机构
·婚礼怎能在凡尔赛宫这个殡仪馆里举行呢
·通过手机统治地球
·如何欺骗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自己出来
·美国为何比欧洲伟大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大阅兵丢了美国的脸
·川普勾结中共的一个旁证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共享单车与共产中国
·东南亚就是中国
·印度教徒犹如禽兽——永不抱怨的李尔王
·川普遭遇中国式退货
·川普是上帝的鞭子
·不要命才能获得幸福
·红色恐怖进化为白色恐怖
·解放军娘娘腔和清军一样不堪一击
·美国也在掩盖公共防疫的真相吗
·装修工人的敲诈勒索
·为何大家喜欢川普
·英美决裂将改变世界格局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了
·奴隶对于自由的羡慕嫉妒恨
·中国式的安乐死
·谢选骏:钱钟书是一个伪国骗子
·为什么独立派能够坚持民运
·真假案犯
·良渚文化与大禹治水的关系
·共产党中国在香港问题上向美国投降了吗
·美国军队才真是人民军队
·只有比川普更加无赖的人才能打败川普
·中国高铁真有辐射
·天子是与宇宙同振的代表
·港府和文汇报都是恐怖组织
·科技文明的末日将临
·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活人
·新台币与人民币的战争
·再论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反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监狱就是艰苦的一线
·语言巫术不懂能指和所指的区别
·李昌钰的口技胜过刑侦技术
·大陆和香港之间是否也算“文明的冲突”
·考古学家的诅咒
·中国式的囤积居奇流行美国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误判的大纪元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澳洲是中国的殖民地
·斗而不破是共产党的软肋
·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离岸信托能够抵御严刑拷打逼供财产吗
·炼狱是天国的前站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张扣扣永垂不朽
·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月亮崇拜是人类最原始的信仰
·大麻合法化与新时代英雄主义
·历史学家会用假名写作吗
·黑猩猩为何不能享有人权
·有仇报仇有冤伸冤
·衰落就是休眠
·一万年只是瞬间
·模仿屈原投江应该完全彻底
·法国“天降神兵”征服英国
·真的和假的作为现象都是真的
·政府就是流氓
·政府就是黑社会
·美国国务卿成了邪教分子
·小骗子骗倒了大骗子
·时间怎么可能是客观存在呢
·美国也是一个无产阶级国家
·是谁在猎杀美洲妇女
·共产党变成了国民党
·祸福相依这一说法的浅薄和谬误
·只有专制暴政和连环欺诈才能使得废垃中国崛起老二
·李鹏狗死人民节日
·邓小平南窜讲话写在大便纸上
·林彪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金庸非我族类,连汉奸都不如
·共产党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小国瑞典世界第一
·审判李鹏就是审判共产党
·爱国就是热爱废垃殖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谢选骏: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父亲接受专访:骨灰,我也不想要》(潇湘晨报 2019-07-17)报道:
   
   记者:那边有通知移交遗体吗?张福如:他们执行了火化,在火葬场,让我把骨灰匣子拿回来,我没要。

   
   7月17日上午,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张扣扣杀人案”发生于2018年除夕,张扣扣将上山祭祖回来的王家大儿子王校军、三儿子王正军捅刺至死。随后他又进入王家院子,将70岁的王自新捅死,后用汽油瓶点燃了王校军的车。
   
   案发两天后,张扣扣到公关机关投案。
   
   汉中市法院一审宣判:张扣扣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张扣扣不服判决,当庭提出上诉。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很多人推测,张扣扣此举,和当年张母被杀一案有关。
   
   1996年8月27日,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在回家路上和王家发生争执,最后汪秀萍被王家17岁的三儿子王正军伤害致死。四个月后,王正军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一审自行辩护时,张扣扣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王家造成的,并非源于对社会和工作的不满。他向法院陈述,“如果我妈不死,我的命运也不会因此改变。”
   
   针对20多年前的案件,王家二儿子王富军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曾作出过解释。
   
   “(汪秀萍)走我身边然后朝我吐口水,当时头一次确实没吐上,我就骂了一句,我说疯婆子,然后就过去了嘛。过去,当时我也没回屋,我就还站在那里,然后她返回来又朝我脸上吐口水,我肯定非常愤怒,气愤了,我就扇了她一耳光,然后她就破口大骂。
   
   汪秀萍的男人,张福如和他女儿从家里过来,手里拿了一根扁铁,他的女儿把扁铁交给他母亲,然后朝我兄弟头上打了一下,然后左脸上挨了一下。在被打后,三弟王正军也用木棒往汪秀萍的头部打了一下,汪秀萍随后倒在了地上。
   
   当时她躺在地下了,躺在地下,但是过了几分钟,来了一个车,车灯照了一下,她自己又爬起来,爬起来然后她男的就扶着往回去走嘛。
   
   冲突发生后,村长说,你赶紧把人家这个送到医院里面看。当时王自新说,他把我们老三打的,脸上打的谁去看?最终在村干部的协调下,汪秀萍被送到乡医院进行抢救。”
   
   来自央视的报道称,得知汪秀萍已经死亡后,村干部立即向警方报了案。随后,警方将王家父子三人全部带走进行了调查。公安局通过调查取证,确认是王富军兄弟打的。
   
   同年12月5日,汉中市原南郑县人民法院鉴于王正军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张母在案件起因上有一定过错等情节,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王正军有期徒刑七年,王自新赔偿张家经济损失9639.30元。
   
   对于张扣扣的“复仇”,有人认为他是“英雄”,但更多的人认为这是两个家庭的悲剧。其中,知名律师杨斌就有阐述自己看法:
   
   张氏所谓的复仇,是性格极端、生活潦倒、工作不顺心理畸变下的个人发泄,和之前发生的其他仇视社会滥杀无辜的案子是如出一辙,区别只不过他选定了特定对象,却因此被公众捧为英雄,难以理解。
   
   他还说,被害的三人,除了王正军外,其余二人均与当年张母案没有任何关联。他们被杀,仅仅只是因为是王家的人!如果这样的滥杀也能称之为“复仇”,我只能说,我们这个野蛮的族群为戾气付出的代价还不够多。
   
   时至今日,潇湘晨报记者联系了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他仍然不能释怀。
   
   【1】骨灰不想要了
   
   潇湘晨报:张扣扣是今天(17日)执行死刑吗?
   
   张福如:是的,今天上午,家属只有我一个人见了他。
   
   潇湘晨报:您最后见到张扣扣了吗?他说了什么。
   
   张福如:见到了,只说了“爸爸,没事的”,然后说,“你这22年是怎么过的”,说话时表情平静。
   
   潇湘晨报:那边有通知移交遗体吗?
   
   张福如:他们执行了火化,在火葬场,让我把骨灰匣子拿回来,我没要。
   
   潇湘晨报:你见到骨灰盒了吗?为什么不要?
   
   张福如:没见。我不要,放在他们那里,他们这是冤案,我不服气。
   
   潇湘晨报:中国人讲究落叶归根,您真的不打算把张扣扣接回来安葬?如果有人来吊唁怎么办?
   
   张福如:不要,我永远不要,以表抗议。
   
   【2】儿子说媒不成
   
   潇湘晨报:您认为张扣扣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张福如:二十年前,他们胡说八道,二十年前那个杀人凶手现在还活着呢。
   
   潇湘晨报:您是说当年动手的是(王家)二儿子?那时您在现场吗?
   
   张福如:对,是老二打死的不是老三,老三是顶罪的。他们家院子门口到我们家院子门口就走几步就到了,当时他们家老二,拿个棍子就趁不注意就(把汪秀萍)给打死了。
   
   潇湘晨报:你对以前的判决也不满?
   
   张福如:不服。老三判了七年,坐了三年半就出来了。他大儿子当年就是当地的庙坝乡政府任党政办主任。后来提拔为了庙坝乡副乡长。
   
   潇湘晨报:退一步说,张扣扣杀错人了,你有没有觉得报复过度了?
   
   张福如:这都是有原因的,我家孩子提议盖两层楼房,目的也是为了结婚,但是,一直说媒不成,是王家人在从中作梗,他们找人去女方家里胡说八道。
   
   潇湘晨报:传言未经证实,对方错不至死啊,还有其他原因吗?
   
   张福如:判决要赔偿我们家的钱,我都没收到,我60多岁了,只有一个人生活,要养老了。
   
   我也没收到过道歉。
   
   
   【3】我就一个儿子
   
   潇湘晨报:当年尸检的时候张扣扣也在现场,他那么小的孩子为什么要在现场呢?
   
   张福如:那些人不认识张扣扣,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个小孩在那。尸检的时候张扣扣就在旁边看着。
   
   潇湘晨报:张扣扣是个什么性格的孩子?
   
   张福如:事发之后他就不怎么爱说话了,不怎么和身边人说话。初中毕业后没钱供了,他就去当兵,表现都很好。当兵是政府让去的,说是当了兵,回来就给安排个工作,回来之后就又不给了。后来去打工,经常给家里寄钱。他打工时四五年才回一次家,过年回来也待几天就走了。
   
   潇湘晨报:张扣扣平时和您聊天多吗?会经常和您说些心里话吗?
   
   张福如:就告诉我说“爸爸,不能干的活,就不要去”就这么跟我说。
   
   潇湘晨报:这二十几年您关心过孩子吗?张扣扣不爱说话了就是一个心理变化的表现。
   
   张福如:我忙着打工,没有时间。我有时候出去干活了,没人做饭,两个孩子就没饭吃,没吃饭就去上学了。
   
   潇湘晨报:您觉得在父亲成长过程中,作为父亲您有失职的地方吗?
   
   此前知道张扣扣有复仇的心理吗?
   
   张福如:嗯。不知道,要是知道我一定会阻止他的,我就一个儿子。
   
   【4】怀疑有人要害我
   
   潇湘晨报:直到案发,儿子杀人,您当晚为何没有回家?
   
   张福如:我不跑不行,怕被报复,我是没敢回来。
   
   潇湘晨报:后来你发现有什么异样?
   
   张福如:事发两三天后,我怀疑有王家人到我家,有脚印,我报警,没有人来取证。
   
   潇湘晨报:您家和王家隔得远吗?
   
   张福如:他家就在我家后面。
   
   潇湘晨报:但是他们家好像都不在那住了。
   
   张福如:是不住了,但是,后来还是有陌生人在我家门前停留,查看,有时是晚上。
   
   潇湘晨报:他们可能是来参观的,觉得这里是新闻热点,张扣扣家。有拍照或录视频吗?
   
   张福如:可能是吧,有拍照或录视频,但是,我怀疑他们是踩点的。
   
   【5】有人捐款一万多
   
   潇湘晨报:事情发生之后,有说给张扣扣做精神鉴定,是怎么一回事?
   
   张福如:是,给了15万。出了15万做精神鉴定,到现在都没给我一个结果。
   
   潇湘晨报:钱从哪来的?
   
   张福如:借的,都是借的。
   
   潇湘晨报:您是做什么的?钱打算怎么还?
   
   张福如:我是个农民,还做点小工。
   
   潇湘晨报:这钱还不够。
   
   张福如:有人给捐了一些钱,大约一万多吧。
   
   潇湘晨报:这也你要求对方支付赔偿原因之一?
   
   张福如:他们本来就该赔偿。
   
   【6】他们老二还有孩子
   
   潇湘晨报:这些年您和王家交流多吗?
   
   张福如:一句话都不说,也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
   
   潇湘晨报:这些年你们和王家有什么新的冲突吗?
   
   张福如:没有。但是,我还是希望他们把曾经判决要赔偿的钱给我,希望将他们家老二绳之以法,他们家老二还有孩子呢。
   
   潇湘晨报:有人可能认为你这是要赶尽杀绝了。
   
   张福如:这个需要上头把以前的案件核实清楚,给我公道。
   
   潇湘晨报:你觉得这还没有完?
   
   张福如:是的。现在是晚上了,我家附近还有警车,他们怕我去犯案。
   
   潇湘晨报: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们还是邻居,他们家现在也不住人了。
   
   张福如:我不承认。
   
   【7】我一个人生活
   
   潇湘晨报:其实你担心王家会采取一些报复?
   
   张福如:我不怕,让他们来,只要他敢进我的院子,我就敢把他杀掉。
   
   潇湘晨报:你为此还做了准备?
   
   张福如:没有,我家里什么都没准备,就我一个人。
   
   潇湘晨报:你接下来会去孩子的姐姐那吗?
   
   张福如:不会。不去。我就一个人生活。
   
   潇湘晨报:一个人有点孤单,你想过再娶一个吗?
   
   张福如:他们欺负我知道吧,我不愿意娶,再娶一个他们再欺负第二个,我是不会娶到的。
   
   潇湘晨报:您别动怒,就像您说的一个人也要好好过。
   
   张福如:是的,我要等待,等待一个公平的结果。
   
   谢选骏指出:“他大儿子当年就是当地的庙坝乡政府任党政办主任。后来提拔为了庙坝乡副乡长。”原来如此。张扣扣一家碰上了“红色家庭”,算他们倒霉。不过,张扣扣一人干掉了红色家庭的三人,等于是一个人干掉了一个党组织——三个人不就是一个党支部吗?张扣扣一个人就干掉了一个党组织,不论多冤也是必死无疑了。这也可以就叫做“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值得了!因为他不是干掉了三个村民,而是干掉了一个党组织——其能量简直堪比发动文革的毛泽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