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谢选骏文集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谢选骏: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父亲接受专访:骨灰,我也不想要》(潇湘晨报 2019-07-17)报道:
   
   记者:那边有通知移交遗体吗?张福如:他们执行了火化,在火葬场,让我把骨灰匣子拿回来,我没要。

   
   7月17日上午,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张扣扣杀人案”发生于2018年除夕,张扣扣将上山祭祖回来的王家大儿子王校军、三儿子王正军捅刺至死。随后他又进入王家院子,将70岁的王自新捅死,后用汽油瓶点燃了王校军的车。
   
   案发两天后,张扣扣到公关机关投案。
   
   汉中市法院一审宣判:张扣扣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张扣扣不服判决,当庭提出上诉。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很多人推测,张扣扣此举,和当年张母被杀一案有关。
   
   1996年8月27日,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在回家路上和王家发生争执,最后汪秀萍被王家17岁的三儿子王正军伤害致死。四个月后,王正军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一审自行辩护时,张扣扣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王家造成的,并非源于对社会和工作的不满。他向法院陈述,“如果我妈不死,我的命运也不会因此改变。”
   
   针对20多年前的案件,王家二儿子王富军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曾作出过解释。
   
   “(汪秀萍)走我身边然后朝我吐口水,当时头一次确实没吐上,我就骂了一句,我说疯婆子,然后就过去了嘛。过去,当时我也没回屋,我就还站在那里,然后她返回来又朝我脸上吐口水,我肯定非常愤怒,气愤了,我就扇了她一耳光,然后她就破口大骂。
   
   汪秀萍的男人,张福如和他女儿从家里过来,手里拿了一根扁铁,他的女儿把扁铁交给他母亲,然后朝我兄弟头上打了一下,然后左脸上挨了一下。在被打后,三弟王正军也用木棒往汪秀萍的头部打了一下,汪秀萍随后倒在了地上。
   
   当时她躺在地下了,躺在地下,但是过了几分钟,来了一个车,车灯照了一下,她自己又爬起来,爬起来然后她男的就扶着往回去走嘛。
   
   冲突发生后,村长说,你赶紧把人家这个送到医院里面看。当时王自新说,他把我们老三打的,脸上打的谁去看?最终在村干部的协调下,汪秀萍被送到乡医院进行抢救。”
   
   来自央视的报道称,得知汪秀萍已经死亡后,村干部立即向警方报了案。随后,警方将王家父子三人全部带走进行了调查。公安局通过调查取证,确认是王富军兄弟打的。
   
   同年12月5日,汉中市原南郑县人民法院鉴于王正军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张母在案件起因上有一定过错等情节,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王正军有期徒刑七年,王自新赔偿张家经济损失9639.30元。
   
   对于张扣扣的“复仇”,有人认为他是“英雄”,但更多的人认为这是两个家庭的悲剧。其中,知名律师杨斌就有阐述自己看法:
   
   张氏所谓的复仇,是性格极端、生活潦倒、工作不顺心理畸变下的个人发泄,和之前发生的其他仇视社会滥杀无辜的案子是如出一辙,区别只不过他选定了特定对象,却因此被公众捧为英雄,难以理解。
   
   他还说,被害的三人,除了王正军外,其余二人均与当年张母案没有任何关联。他们被杀,仅仅只是因为是王家的人!如果这样的滥杀也能称之为“复仇”,我只能说,我们这个野蛮的族群为戾气付出的代价还不够多。
   
   时至今日,潇湘晨报记者联系了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他仍然不能释怀。
   
   【1】骨灰不想要了
   
   潇湘晨报:张扣扣是今天(17日)执行死刑吗?
   
   张福如:是的,今天上午,家属只有我一个人见了他。
   
   潇湘晨报:您最后见到张扣扣了吗?他说了什么。
   
   张福如:见到了,只说了“爸爸,没事的”,然后说,“你这22年是怎么过的”,说话时表情平静。
   
   潇湘晨报:那边有通知移交遗体吗?
   
   张福如:他们执行了火化,在火葬场,让我把骨灰匣子拿回来,我没要。
   
   潇湘晨报:你见到骨灰盒了吗?为什么不要?
   
   张福如:没见。我不要,放在他们那里,他们这是冤案,我不服气。
   
   潇湘晨报:中国人讲究落叶归根,您真的不打算把张扣扣接回来安葬?如果有人来吊唁怎么办?
   
   张福如:不要,我永远不要,以表抗议。
   
   【2】儿子说媒不成
   
   潇湘晨报:您认为张扣扣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张福如:二十年前,他们胡说八道,二十年前那个杀人凶手现在还活着呢。
   
   潇湘晨报:您是说当年动手的是(王家)二儿子?那时您在现场吗?
   
   张福如:对,是老二打死的不是老三,老三是顶罪的。他们家院子门口到我们家院子门口就走几步就到了,当时他们家老二,拿个棍子就趁不注意就(把汪秀萍)给打死了。
   
   潇湘晨报:你对以前的判决也不满?
   
   张福如:不服。老三判了七年,坐了三年半就出来了。他大儿子当年就是当地的庙坝乡政府任党政办主任。后来提拔为了庙坝乡副乡长。
   
   潇湘晨报:退一步说,张扣扣杀错人了,你有没有觉得报复过度了?
   
   张福如:这都是有原因的,我家孩子提议盖两层楼房,目的也是为了结婚,但是,一直说媒不成,是王家人在从中作梗,他们找人去女方家里胡说八道。
   
   潇湘晨报:传言未经证实,对方错不至死啊,还有其他原因吗?
   
   张福如:判决要赔偿我们家的钱,我都没收到,我60多岁了,只有一个人生活,要养老了。
   
   我也没收到过道歉。
   
   
   【3】我就一个儿子
   
   潇湘晨报:当年尸检的时候张扣扣也在现场,他那么小的孩子为什么要在现场呢?
   
   张福如:那些人不认识张扣扣,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个小孩在那。尸检的时候张扣扣就在旁边看着。
   
   潇湘晨报:张扣扣是个什么性格的孩子?
   
   张福如:事发之后他就不怎么爱说话了,不怎么和身边人说话。初中毕业后没钱供了,他就去当兵,表现都很好。当兵是政府让去的,说是当了兵,回来就给安排个工作,回来之后就又不给了。后来去打工,经常给家里寄钱。他打工时四五年才回一次家,过年回来也待几天就走了。
   
   潇湘晨报:张扣扣平时和您聊天多吗?会经常和您说些心里话吗?
   
   张福如:就告诉我说“爸爸,不能干的活,就不要去”就这么跟我说。
   
   潇湘晨报:这二十几年您关心过孩子吗?张扣扣不爱说话了就是一个心理变化的表现。
   
   张福如:我忙着打工,没有时间。我有时候出去干活了,没人做饭,两个孩子就没饭吃,没吃饭就去上学了。
   
   潇湘晨报:您觉得在父亲成长过程中,作为父亲您有失职的地方吗?
   
   此前知道张扣扣有复仇的心理吗?
   
   张福如:嗯。不知道,要是知道我一定会阻止他的,我就一个儿子。
   
   【4】怀疑有人要害我
   
   潇湘晨报:直到案发,儿子杀人,您当晚为何没有回家?
   
   张福如:我不跑不行,怕被报复,我是没敢回来。
   
   潇湘晨报:后来你发现有什么异样?
   
   张福如:事发两三天后,我怀疑有王家人到我家,有脚印,我报警,没有人来取证。
   
   潇湘晨报:您家和王家隔得远吗?
   
   张福如:他家就在我家后面。
   
   潇湘晨报:但是他们家好像都不在那住了。
   
   张福如:是不住了,但是,后来还是有陌生人在我家门前停留,查看,有时是晚上。
   
   潇湘晨报:他们可能是来参观的,觉得这里是新闻热点,张扣扣家。有拍照或录视频吗?
   
   张福如:可能是吧,有拍照或录视频,但是,我怀疑他们是踩点的。
   
   【5】有人捐款一万多
   
   潇湘晨报:事情发生之后,有说给张扣扣做精神鉴定,是怎么一回事?
   
   张福如:是,给了15万。出了15万做精神鉴定,到现在都没给我一个结果。
   
   潇湘晨报:钱从哪来的?
   
   张福如:借的,都是借的。
   
   潇湘晨报:您是做什么的?钱打算怎么还?
   
   张福如:我是个农民,还做点小工。
   
   潇湘晨报:这钱还不够。
   
   张福如:有人给捐了一些钱,大约一万多吧。
   
   潇湘晨报:这也你要求对方支付赔偿原因之一?
   
   张福如:他们本来就该赔偿。
   
   【6】他们老二还有孩子
   
   潇湘晨报:这些年您和王家交流多吗?
   
   张福如:一句话都不说,也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
   
   潇湘晨报:这些年你们和王家有什么新的冲突吗?
   
   张福如:没有。但是,我还是希望他们把曾经判决要赔偿的钱给我,希望将他们家老二绳之以法,他们家老二还有孩子呢。
   
   潇湘晨报:有人可能认为你这是要赶尽杀绝了。
   
   张福如:这个需要上头把以前的案件核实清楚,给我公道。
   
   潇湘晨报:你觉得这还没有完?
   
   张福如:是的。现在是晚上了,我家附近还有警车,他们怕我去犯案。
   
   潇湘晨报: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们还是邻居,他们家现在也不住人了。
   
   张福如:我不承认。
   
   【7】我一个人生活
   
   潇湘晨报:其实你担心王家会采取一些报复?
   
   张福如:我不怕,让他们来,只要他敢进我的院子,我就敢把他杀掉。
   
   潇湘晨报:你为此还做了准备?
   
   张福如:没有,我家里什么都没准备,就我一个人。
   
   潇湘晨报:你接下来会去孩子的姐姐那吗?
   
   张福如:不会。不去。我就一个人生活。
   
   潇湘晨报:一个人有点孤单,你想过再娶一个吗?
   
   张福如:他们欺负我知道吧,我不愿意娶,再娶一个他们再欺负第二个,我是不会娶到的。
   
   潇湘晨报:您别动怒,就像您说的一个人也要好好过。
   
   张福如:是的,我要等待,等待一个公平的结果。
   
   谢选骏指出:“他大儿子当年就是当地的庙坝乡政府任党政办主任。后来提拔为了庙坝乡副乡长。”原来如此。张扣扣一家碰上了“红色家庭”,算他们倒霉。不过,张扣扣一人干掉了红色家庭的三人,等于是一个人干掉了一个党组织——三个人不就是一个党支部吗?张扣扣一个人就干掉了一个党组织,不论多冤也是必死无疑了。这也可以就叫做“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值得了!因为他不是干掉了三个村民,而是干掉了一个党组织——其能量简直堪比发动文革的毛泽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