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谢选骏文集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比捐款数额更重要的是捐款对象
·鸡比鸽子更聪明
·北京不是川普的问题
·一个洋人后面跟着一堆汉奸
·川普其实是一个亲共派——美国亲共派的最后哀鸣
·“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切尔诺贝利才能让共产党恢复常识
·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刘晓波没有做到用真话颠覆谎言
·六四屠妇邓颖超抽打周恩来耳光
·中国共产党成为六四屠杀的最大受害者
·杀人者比受害者更加心惊肉跳
·“遗忘六四”也没有用了
·这本书才是真正的《天安门文件》
·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李锐是毛泽东狗的狗
·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政府就是诈骗机构
·六四屠杀为何能使中国崛起
·不定期屠杀就没有食物了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台商就是台奸
·瑞士大吃中国的人血馒头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伪证是怎样出笼的
·红一代红二代谁更凶残
·共产党就是“一号老赖”
·毛泽东是六四屠杀的招魂幡
·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黑人区都是第三世界
·六四屠杀是全国规模的阶级斗争
·历史都是由后一个朝代撰写的
·英国没什么东西可偷的了
·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中国有一种癫痫症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中苏同盟如何死灰复燃
·从生存竞争到生命共存——人本主义属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一起灭亡
·法国人印证了我的“六四观”
·中国人悲剧的生物基础
·法国是美国的“被解放国”
·美军来了迎美军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蒋介石毛泽东为何一起崇拜汉奸
·六四屠杀是三个重生的洗礼
·立竿见影的互联网主权
·警犬监控的群众基础
·川普是中共的同路人
·破螺丝议长修理床破总统
·富人做官更像穷鬼到家
·国富民穷的中国大陆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香港人都是逃犯
·香港人都是逃犯
·《逃犯条例》瓦解香港国际地位
·日本人1997年之后为何不去香港旅游
·给香港宗教界送终
·人类的生存是一个悖论
·概率的频率与周期
·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反华与反共不可兼得
·我们的孩子回来了
·中国没有独立所以没有独立知识分子
·互联网铁幕就是全面铁幕的基础
·川普为何不就支持六四屠杀的发言进行道歉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封闭社会无法技术领先
·基督的仁慈教化了凶残的欧洲
·为何不能崇拜活人
·悲剧使人快乐
·宗教复兴才能挽救生态灾难
·拔除十字架的中国大陆会不会出现核灾难
·萧何为何比周恩来还要狡诈无耻
·卡特老贼如何击败了美国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中共为何受到自由世界的宽容
·细分亚裔等同于美洲原住民
·改朝换代为何必要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不暴乱能行吗
·两个中国撕扯无形中保护了海外华人和香港人民
·中美为何失去互信
·美国政府为何瞎了眼
·假精致就是真钱奴
·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
·不自由毋宁死的香港人才可能获得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谢选骏: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冲击香港立法会 他们不是抗议而是自杀求死谏》(梁启智 2019-07-02)报道:
   
   昨天在香港的立法会,有一群年轻人冲击立法会大楼,包括用铁支、铁锤和铁架冲撞外墙的玻璃,又破坏大楼外的围栏。最后,他们冲进立法会议事厅,在大楼内各处涂鸦,最终于半夜零时前全体自愿撤出。从画面来看,他们的行为十分暴力,也引来不少批评。


   
   在冲击刚开始的时候,我对他们的行动也是十分困惑的。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如果说是冲进立法会的话,先别说今天立法会并没有安排会议,他们就算能冲进也不会带来什么实际影响;再者当时入面已经有多层的警察布防,他们压根儿没有能冲进去的可能。这明显是不顾大局,甚至是毫无策略可言。
   
   在我身边也有很多朋友有相同的困惑。同时,网上出现了两种声音。第一种,是说他们不智,就算要冲击也不该选这个处境,平白变成政府所批评的暴徒,严重影响了这场运动原有的正面形象。第二种,是说他们是内鬼,是亲建制阵营所指使的黑帮,目的正正是要破坏这场运动。
   
   但是,接下来,现场传出了第三种声音。
   
   民主派的议员因为担心冲击者受伤和要面对的刑责,纷纷走到冲击现场,站在冲击者和警察中间,用他们的肉身阻挡继续冲击。
   
   然后,议员被其他示威者拉走,冲击继续;然后议员又跑回来做人墙阻挡;然后,又被拉走。
   
   在这个拉拉扯扯的过程中,传出了以下对答:
   
   毛孟静议员:「你们冲进去,是会被视为暴动,要坐牢十年的!还有里面已经准备好枪等你们了!」有人回答:「我们已有心理预备会被捕的了,交给我们吧!」
   
   有几个议员挡着铁架车不让别人用来继续冲击,有些年轻人说:「你让我们冲进去吧!我们准备好要被捕的了!你还想我们等多久?还有什么方法?」
   
   一下子,这场「毫无道理」的冲击行动的「目的」忽然就变得清楚了。你以为他们没想过冲进去的后果吗?他们早想过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傻」呢?有现场的社工透露:
   
   他们不是内鬼,而是死士。有十几人,已经预备好要牺牲生命。有朋友说他们昨晚在「煲底」(立法会议事厅楼下的公众活动区)过夜露宿留守的时候,听到有班年轻人在开会,有九个人举手要做死士。他们是想自杀,不过用另一方式。
   
   这儿交代一点背景。自这场运动开始以来,已有三名香港人自杀身亡,并于遗书中表明支持这场运动,申明他们的诉求。这是香港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连续「死谏」:6月15日是第一个,6月29日是第二个,6月30日是第三个。
   
   对于不理解这场运动背景的人来说,很容易会认为这场运动是什么收了外国势力的钱,或者学生被煽动之类的。这些,第一是对所有运动参与者特别是死者的污蔑,也没有反省一个政府到底要有多烂,才可以「煽动」得出这么多人出来持续地抗争。
   
   而他们已经试过每一种的方法、温和的,激烈的。选举投票,试过,然后他们属意的人被禁止以后再参选;占领运动,历时七十九点,波澜壮阔,最终清场;和平游行示威,一百万人出来,不够吗,二百万人出来,政府仍然无动于衷。
   
   市民要求撤回议案,政府只愿暂缓,然后谎称暂缓就是撤回;市民要求调查警察攻击和平的示威者,政府却反过来褒奖警察(六一二镇压的现场很广,虽然在其中一处有个别示威者动武,但其他大部分地方的都十分和平,甚至有数百人正参加已取得警方批准的和平集会,却在没有警告之下被催泪弹围攻,险些酿成人踩人惨剧)。
   
   然后,是死谏。
   
   我本来也无法理解冲击立法会的行为,但把他们的行为理解为「自杀式攻击」,就一下子都懂了。自杀的人是不讲回报的。你可以说他们冲动,但我无法因此取笑他们。得明白,一个人要多绝望,才会走到这一步?「还有什么方法」这条问题,一直回荡。
   
   冲击一直持续到晚上,到了大约九点钟的时候,在场的警察忽然全数撤走,外面的冲击者也就趁机会冲进大楼。这时候,大家都很奇怪为什么警察会撤走。这是请君入瓮吗?在场者则互相争论要不要长期留守。有些人则直接行动起来,破坏一些他们眼中代表专制管治的装置,和在墙上写下他们的诉求。
   
   「是你教我和平游行是没用」
   
     但这儿要加一个注脚:在同一时间,大楼内的档案资料馆和摆放外国使节赠送礼物的展厅,立即被冲击者围封起来,加上「历史文物不准破坏」的字句。天下间哪会有这样有纪律的「暴徒」?
   
   「保护文物不可破坏」「保护图书不可破坏」
   
   事实是,他们虽然在破坏,但他们很有意识他们要破坏的时什么,要保护的又是什么。这时候大楼内已经没有其他人,他们攻击的不是人,而是制度。在他们眼中,真正破坏立法会形象的,是尸位素餐的保皇党议员,是畸形选举制度带来的体制暴力。他们只是把这个被藏起来的腐烂制度尸体,把这个让人不舒服的真相,拿出来让大家看得见。
   
   最后,在场者决定宣读一篇声明,然后撤走。以下是他们的宣言。
   
   各位香港市民,我们是一群来自民间的示威者。万不得已,我们并不想走上以身对抗暴政的路,以占领香港特区政府立法会作为我们谈判的筹码;但满口谎言、满口歪理的政府却无意回应香港人不断走上街的诉求。我们只好以公义、良知、以及对香港、对香港人无穷无尽的爱,去抗衡横蛮的政府。
   
   香港特区政府成立至今22年,政经民生每况愈下。现任特首上台后,情况变本加厉,更漠视民间逾百万民意,推出「送中恶法」。市民于6月起前仆后继,各尽其力,或和平、或理性、或奋勇、或受伤流血,以一颗热爱香港之心,恳求政府撤回修例,而政府置若罔若,不谙民情,竟置香港大众于不顾,甚至以民为敌。
   
   现任特区政府已非以港人行先,为使政府聆听港人声音,我等市民不得不进行各种占领,不合作运动、乃至今日占领立法会行动。社会或对我等占领者有所批评,但追本溯源?社会撕裂之诱因为何?民怨每日俱增之本源为何?香港何辜?香港人何以被追逼至此?我等港人没有武装,没有暴力,只能以秉持正义于心,无畏无惧,奋勇向正。希望能香港政府能及时回首,重回正轨:
   
   我们占领者,要求政府完成五大诉求:
   
   一、彻底撤回修例
   
   二、收回暴动定义
   
   三、撤销对今为所有反送中抗争者控罪
   
   四、彻底追究警队滥权情况
   
   五、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会,立即实行双真普选
   
   「反送中运动」发展至今,在三位年轻市民殉道。我等未忘忧愤,然心存善念,不愿香港再有为民主、为自由、为公义再添亡魂。希望社会大众团结一致,对抗恶法,对抗暴政,共同守护香港。
   
   但是,故事还未完结。上面说了,这不是一场冲击,这是自杀。有四个冲击者坚决不随大队离开,要留在会议厅。据说,他们有的已经写好遗书。
   
   这时候,离开半夜十二时只有数分钟,警察已开始布防要重新攻过来。一众本来已撤到「煲底」的冲击者决定重新回到大楼,合力强行把那最后的四个人抬走:「一个也不能少」。以下是记者即时直播采访时的对话:
   
   记者:为什么你们会上来?
   
   女孩:因为我们从telegram知道有四个义士会留在这儿,所以我们全部人一起上来,希望同他们一齐走……(哽咽)他们不走我们也不走!只好推他们一齐走!
   
   记者:(哽咽)其实现在已经很接近十二点的死线,你们怕不怕进来之后不能再出去?
   
   女孩:(哽咽)好怕!但更怕明天见不到他们四个…所以我们才一齐进来,一齐走!
   
   记者:(哽咽)楼下有人号召,还是自发有此行动?
   
   女孩:本身有扬声器,后来说不好,要尊重死士的决定……但是一齐上去叫他们一齐走,是所有人的决定。
   
   在直播画面中,我看到生命的美丽,和人性的光辉。
   
   大约零晨十二时,他们刚好都出来了,催泪弹从四面八方发射过来,他们赶紧一起撤退。就这样,一场比当年「火烧赵家楼」要温和得多的行动,在没有伤亡下得以结束。
   
   我不鼓励自杀,不想把牺牲浪漫化,所以我也不支持这次冲击。但请容许我在此恳请呼吁:在谴责这次冲击前,请先问一问你自己:你会谴责一个想自杀的人吗?还是你会问一问,是什么把他推到如此境地?又有谁本来可阻止绝望却不为所动?若要谴责,请先谴责这些制造绝望的人,可以吗?
   
   (图片来自网上讨论)
   
   谢选骏指出: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和平革命才是中共想极力避免的——所以,一切暴力行为的黑手,肯定是那个依靠暴力革命发家致富的“红社会组织”!
(2019/07/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