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活人]
谢选骏文集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活人

谢选骏: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活人
   
   日本鬼的靖国神社供奉的是死人,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的却是活人——解放军的靖国神社在哪里?就在书里。
   
   《五具遗体摆课桌: 吴仁华书写的六四真相》(2019年5月28日 转载综合新闻)报道: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师、现在是八九民运研究权威之一的吴仁华,27日在台北中正纪念堂六四摄影展场的自由论坛上发表演讲,回顾了他亲身经历的北京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事件。他说,五具遗体被放在政法大学课桌上,让他永生难忘。
   
   吴仁华:“那个场面我想我不会忘记,我当天上午十点钟回到政法大学的时候,一进校门就看到五具六部口坦克事件死难学生遗体,已经被北京的运输个体户,运到学校摆在教学大楼前的课桌上。当时我就带领从广场上回来的20多个学生,跪在那五具遗体前,看着那些鲜血淋淋的遗体,一边痛哭、一边我心里就反覆地有个声音(在说),永不遗忘、永不遗忘、永不遗忘!”
   
   三十年过去,回忆起北京西长安街六部口那一幕,吴仁华人、事、时、地、物,深刻印在脑子里。他说,清晨他随着最后撤出的学生队伍走到六部口,突然,天津警备区坦克第一师的三辆坦克,从后面一面发射军用毒气弹,另一方面快速从背后追赶学生队伍,其中一辆编号106的坦克,掉头直接从背后冲进学生队伍,令吴仁华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位北京航空学院博士生跟另一同校的硕士生王宽宝两个人推着车随着队伍走,没想到坦克会从背后快速追轧当场死亡。
   
   吴仁华:“为什么我记得他呢?当时他的衣服口袋里,有一张全家福就是他跟妻子的合照,后面有写着他的名字,所以我记得这位博士生,名字始终记得叫林仁富。”
   
   坦克不是六四屠杀唯一的杀人武器,他说,更狰狞的是那些杀红眼的军官与士兵,以非常残酷的方式,对学生身上补刀、补枪。
   
   吴仁华:“中国人民大学的学生吴国锋当时已经身中三枪倒地,然后一个戒严部队的军官用手枪在他头部补了一枪,然后又一个戒严部队的士兵捅入他的下腹部,还使劲往下拉,造成伤口七八公分长,非常可怕!这种杀人方式非常残暴的。”
   
   吴仁华说,他学国学,24史记载不少历代血腥的篇章,但对他而言这些只是文字的书写;但是,六部口事件,对他是活生生、血淋淋的记忆,当他看着坦克碾压学生的身体,他才深刻体会什么叫“血腥”,这是他后来记录六四镇压史实最大的动力。
   
   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事件,造成11名学生死亡,多人残废,包括后来来到美国一直活跃在民运活动中的方政。当时所有人都想问,到底肇事的坦克是哪个部队的?30万的军人宛如大海捞针,无意间在QQ互联网他发现了在河北坦克第一师的退役军人吴彦辉。
   
   吴仁华:“有次他跟战友聊天的时候提到,说他是天津坦克第一师第一团第一营第一连第一排106号坦克的二炮手。当时我一看到他是106号坦克的二炮手,我非常激动,我趴在电脑键盘上放声大哭。”
   三十年来,吴仁华仿佛苦行僧般,选择一条最孤独的道路,没有助手、一个人独立书写,先后完成《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三本书,在香港更是面临没有人愿意出版的窘境,还得靠他自费才能将六四真相公诸于世。正如中正大学传播学系访问学者曾建元所形容,吴仁华做的是一整个以修纂国家历史、史料整理的国史馆工作。这样的过程让他身心受到重创,以至于第四本已经完成调查的著作迟迟无法动手完成。
   
   这一年多来,吴仁华在台湾的东吴大学担任访问学者,对台湾政情有深刻的了解,对蓝绿主张也了然于心。身为一个旁观者,他试着通过唤醒六四屠杀的记忆,让台湾年轻人认识中共政权。八九民运的参与者还有许多人在监狱里,这个政权仍不断在迫害宗教团体和异议人士,这不是历史而是现实。
   
   吴仁华:“不仅要唤醒他们的历史记忆,更要加深他们对中共政权的认识。今天这个专制的中国政权,他是台湾最大的威胁,也是唯一的威胁。”
   
   吴仁华苦心奉劝台湾,不管未来选择统独何种选项,必须优先保护台湾的民主、主权,才有台湾人民未来的选择。
   
   谢选骏指出:解放军是日本兵的手下败将,只会像老鼠一样钻地道逃命,所以也就学会了日本兵的残暴不仁。
   
   《参加六四镇压的解放军部分官兵名单》(吴仁华)报道:
   
   要将屠杀平民的刽子手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先得让刽子手有名有姓。这正是我二十多年来持续不断搜集参与八九年六四镇压的戒严部队官兵名单的目的。在这个名单上的官兵,即使不是屠杀的直接参与者,也是屠杀事件的、知情者或见证人,有责任说出屠杀的真相。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12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第12集团军于1989年6月4日紧急空运进京,驻扎在北京南苑机场,作为戒严部队的总预备队。目前总共搜集到47名官兵)
   军长郭锡章少将
   军政委温宗仁少将
   军军参谋长季崇武大校
   军政治部主任张玉江大校
   军副参谋长徐盘荣
   军政治部副主任李昌林
   军后勤部部长狄玉增
   副军长陈炳德少将(江苏省南通市人。1990年6月任南昌陆军学院院长。1992年9月任陆军指挥学院院长。1993年2月任集团军军长,12月任南京军区参谋长。1996年1月任南京军区司令员。1999年12月任济南军区司令员。1988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1995年7月晋升为中将军衔。2002年6月晋升为上将军衔。)
   军政治部保卫处处长袁俊健(江苏省建湖县人。历任第12集团军政治部宣传处处长、秘书处处长、步兵第34旅政委,大校军衔。2006年任上海市嘉定区武装部政委。)
   军司令部炮兵指挥部正营职参谋卢兴全(安徽省六安市人。历任第12集团军第179师司令部炮兵科科长、炮兵团副团长、团长、第12集团军第179旅副旅长、第36师副师长、第12集团军炮兵指挥部主任、安徽省军区淮北军分区司令员,大校军衔。)
   军司令部参谋张文根(浙江省常山县人。历任第12集团军营长、副团长、温州市瓯海区武装部部长、中共瓯海区委常委。2006年11月起任温州市瓯江口开发建设总指挥部纪工委书记、党工委委员。)
   军政治部干部处副处长刘新宝(山东省高唐县人。历任第12集团军炮兵旅政治部主任、政委,大校军衔。2006年任上海市徐汇区武装部政委。)
   军政治部组织处干事晁玉奎(江苏省新沂县人。曾任第12集团军军长郭锡章秘书。2006年任上海警备区政治部副主任。)
   步兵第36师师长蒋文郁步兵
   第36师政委潘瑞吉大校(1945年10月出生,浙江省温州市人永嘉县渠口乡泰石村人。历任第12集团军政治部副主任、政治部主任、南京军区司令部直工部政委、南昌陆军学院政治部主任、政委、第12集团军政委、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沈阳军区政治部主任。1993年7月晋升少将军衔,2002年7月晋升中将军衔。开国中将饶子键女婿。)
   步兵第36师直属防化连第1排排长王永健(1990年9月转业,在山东省烟台市烟草部门工作。)
   步兵第36师步兵第106团63分队班长董国恩
   步兵第36师步兵第106团63分队岳毅(四川巴中县人,1989年兵。)
   步兵第36师步兵第106团司令部文书王国银(四川省开江县长岭镇人,1987年兵。1992年退伍,历任开江县翰田坝煤矿企业管理科科长、党委办公室主任兼行政办公室主任、调度室主任、副矿长、开江县公路运输总公司干部、达运集团汽车166队副队长。2003年3月起任任达运集团开江车站站长。)
   步兵第36师步兵第106团专业军士宦浩然(江苏省金坛市人。1992年9月转业至金坛市国土资源局工作。2007年5月起任中共金坛市国土资源局党委委员。)
   步兵第36师步兵第107团副连长李玉清(安徽省砀山县人。历任步兵第107团指导员、安徽省军区宿州军分区司令部武器库主任、教导队副队长、参谋、宿州军分区干休所所长、司令部作训科科长。2006年3月起任安徽省灵璧县武装部部长。)
   步兵第36师步兵第107团第5连副连长骆启华(历任连长、副营长、营长、师教导大队副大队长、步兵第108团参谋长。)
   步兵第36师步兵第108团团长甄邢兵(河北省新乐市人,其父甄申曾任江苏省军区司令员。历任步兵第36师副师长、江苏省军区宿迁军分区司令员、镇江军分区司令员,大校军衔。)
   步兵第36师步兵第108团第1营营长司久水(历任步兵第108团副参谋长、参谋长、步兵第34师步兵第103团团长、第34旅副旅长、安徽省军区淮南军分区参谋长、合肥警备区参谋长、淮南军分区司令员。2007年1月起任合肥警备区司令员。)
   步兵第36师步兵第108团汽车连士兵杨健伟(1989年兵)
   步兵第36师步兵第108团第7连班长唐家宝
   步兵第36师步兵第108团第7连连长齐应华
   步兵第36师步兵第108团班长李学堆(浙江省苍南县人。1991年10月退伍,在苍南县灵溪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工作。1998年辞职,创办苍南县正昌淡水养殖有限公司,任董事长。)
   步兵第108团士兵牛磊(四川省金堂县人,1988年兵。)
   步兵第36师步兵第108团指导员苏西群(安徽省淮南市人。历任步兵第108团政治处主任、步兵第106团政委、第12集团军摩托化第36旅政委,颁授大校军衔。)
   步兵第36师高炮团团长王宁(山东省荣城市人,历任第12集团军高炮旅旅长、第31集团军高炮旅旅长、第31集团军步兵第91师师长、上海警备区参谋长、江西省军区司令员、第31集团军军长,颁授少将军衔。)
   步兵第36师高炮团政治处组织股股长胡伟民(山东省滕州市人。历任高炮团营教导员、团政治处主任、江苏省军区沭阳县武装部政委。2005年12月起任江苏省宿迁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
   步兵第36师坦克团政委周西敏(安徽省濉溪县人。1991年7月转业,历任中共安徽省淮北市粮食局党委副书记、淮北市粮油工贸总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党委书记、淮北市建委主任、党委书记。2003年1月起任淮北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步兵第36师排长曹玉波(山东省临淄市临淄区稷下街道东安次村人。历任副连长、指导员、政治协理员、教导员、政治处副主任。2003年4月调任江西省军区九江军分区瑞昌市武装部军事科科长。)
   步兵第36师排长王磊(江苏人。1992年7月至2005年10月任交通银行徐州分行分理处主任。2005年10月起任南通保利贸易有限公司人事行政部经理。)
   步兵第34师师长徐承云大校(安徽省肥东县人。历任第12集团军副军长、南京军区副参谋长、第12集团军长、南京军区装备部部长、参谋长、副司令员。1992年晋升少将军衔。)
   步兵第34师政委李长才(历任第12集团军副政委、第31集团军政委、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2006年12月任南京军区副政委,晋升中将军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