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国两制寿终正寝了]
谢选骏文集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了

   谢选骏:一国两制寿终正寝了
   
   《歌手何韵诗人权理事会两分钟发言 两次被中国官员打断》(2019年07月09日 美国之音)报道:
   
   香港歌星、民主活动人士何韵诗8号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说两度被中国代表打断。


   香港知名歌手、民主活动人士何韵诗(Denise Ho Wan-see)星期一应邀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讲述香港“反送中”的情况。她指责中共对香港的欺骗性承诺,呼吁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施压,促使北京尊重香港人的权利。她的仅两分钟的发言两次被中国代表打断。
   何韵诗星期一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说,上个月有两百万香港市民上街游行反对修改《逃犯条例》。这项修订条例被抗议者称为“送中条例”,如果获得通过,将允许把嫌疑人遣送中国大陆。何韵诗说,修改条例会“拆去保护香港不受中国政府干预的防火墙”。她的发言才进行到30秒,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的官员戴德茂就将其打断,说把香港与中国并列“违反联合国宪章”。人权理事会副主席、冰岛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阿斯佩龙德裁决,让何韵诗继续发言。
   何韵诗说,在最近的“反送中”抗议示威中,警察向抗议者发射橡皮子弹。几十人被捕,有四个人因绝望而自杀。此前多年的欺骗性政策令香港感到愤怒。她说,“香港回归以来我们看到香港的自治逐渐流失。六名立法会成员被取消资格,四名书商被关押,都证明中国加紧控制。香港仍然没有真正的普选。香港特首由北京任命和控制。”她还说,中国不惜一切代价阻止香港的民主。一国两制已“近乎死亡。”
   
   此时,中国官员戴德茂再次强硬反对,指责何韵诗攻击一国两制,要求她停止使用侮辱性语言。副主席提点何韵诗留意中国论点后,让她继续发言。何韵诗最后说,“联合国是否会召集紧急会议保护香港人民?考虑到中国的践踏,联合国是否会把中国从人权理事会除名?”
   中国官员指责何韵诗把香港和中国并列,而不是把香港称为中国的一部分。何韵诗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后告诉记者,她并没有试图把中国和香港“放在同一水平上”。但是,她说,“在香港我们大家都处于危险之中,因为我们处于成为另一个(中国)城市的边缘,我们会失去言论自由。”
   
   谢选骏指出:这个何韵诗是个唱歌的,所以不会说话——不会说说“中共干部”两次打断他还是她的发言,正好说明“一国两制已经寿终正寝了”。因为,“中国和香港”不就是“两制的地区”吗?这个共产党干部在联合国都如此“拼命坚持一制”,不恰好说明“两制寿终正寝”吗?仿佛巧合,共产党的香港特首也刚刚公开使用了“寿终正寝”一词。所以,何韵诗说一国两制已“近乎死亡”,是大大落后于形势了。
(2019/07/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