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享单车与共产中国]
谢选骏文集
·缅甸人为何害怕穆斯林
·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穆勒报告体现了妥协精神
·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胡锡进进化为“一中一台份子”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佛教国家为何“不行”
·现在中国还是一个文明的低洼
·党奴不是公民
·广场舞——毛泽东邪灵附体
·中美洲难民入美犹如印第安人北伐
·金钱可以降低消除乃至逆转种族歧视
·希特勒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
·五四运动是凡尔赛阴谋的结果
·康乾盛世不是中国盛世而是野狗创纪录霸占紫禁城
·美国纽约时报与中国参考消息
·中国模仿英国日本的“大国崛起”
·一带一路可能导致欧美的边缘化
·撒币铺路能不能种出摇钱树
·罗斯福首先开辟的通俄门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为何说共产就是共妻
·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
·伟人发展下去就是恶魔
·批评就是自我批评
·民主运动都是改朝换代的热身运动
·毛泽东思想不如秦始皇的一个屁
·铁打的兄弟要死死磕
·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天才、疯子,庸人。
·你们都是俘虏
·第二次共产党宣言
·香港人都是逃犯
·美籍华人何去何从
·官僚机构恶搞习近平
·五毛就是“五个毛泽东”
·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日本宣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为何谎言才能治国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再多血案也惊醒不了美国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郭台铭当选总统台湾会变成美国小镇
·赵本山与伪政权
·北大与清华的瑜亮情结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谁喝毛泽东的骨头汤——中医药学在加拿大的墓地里发扬光大了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面对中国崛起德国必须洗洗睡了
·支付宝就是金融奴隶主
·城市外交的历史功能
·做好事就像买乐透奖
·五四百年等于五四已死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这次佩罗西也兜不住了
·孔子像不如女娲像
·民主与专制之间
·信佛就是慢性自杀
·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邓小平是八九民运的助燃剂
·当无名英雄被冒名顶替或邀功领赏的时候
·邓小平是如何自杀的
·土八路不装水管子就想让龙头冒水
·查尔斯王子用实际行为批判抗议他妈妈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不是东西
·美国国务院里的白痴
·何频危险了
·凡是美国反对的中共就要拥护
·狗日的怎么成了骂人的话
·中国人为何选择遭遇种族歧视的美国
·炒房的缺德鬼
·武不是止戈——而是拿刀站着
·上帝会保护政府出卖的人
·老毛要毁灭别人的青春才能获得自在和自信
·拍脑袋与瞎指挥
·拜登越穷越革命
·拜登是不是中共代理人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国家剥夺了网络的主权
·网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鸡肉比大便还脏
·美国也应该变成“拿大家”
·拜登只是冰山一角
·加拿大司法体系养兵千日容易用兵一时艰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享单车与共产中国

   谢选骏:共享单车与共产中国
   
   《被遗弃的10000具“尸体”,改变了无数孩子的命运》(视觉志 2019-07-06)报道:
   
   最近,「垃圾」成了一个热词。


   
   当全国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上海开展的垃圾分类时,却忘了有一大片「垃圾坟场」已经被我们悄悄遗忘。
   
   在那里,共享单车的“尸体”早已堆积如山。
   
   共享单车变成「共享坟场」。
   
   01
   
   曾经无意看到了自由摄影师吴国勇先生拍摄的一组照片——《无处安放》。
   
   里面呈现的画面让人震惊。
   
   坐标:上海浦东
   
   这是摄影师拍到的最大的共享单车坟场,有超过10万辆共享单车整齐划一地排列在闲置的土地上。
   
   坐标:厦门同安一号
   
   你无法想象,在这里共享单车的堆积高度竟然达到七八米,有两层楼那么高。
   
   坐标:深圳罗湖
   
   一名城管队员骑着一辆共享单车,在四处巡视。这里大概有8万辆被废弃的共享单车。
   
   坐标:东莞万江
   
   这是一条断头路上的共享单车坟场,路中间的绿化带被附近的居民开垦,种上了蔬菜。
   
   坐标:武汉菜甸
   
   密密麻麻的共享单车被野草覆盖,一些完好的单车时不时发出蜂鸣声。
   
   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缠绕在一起,堆成一个个的山谷。
   
   看似绚烂至极,实则“尸骨”遍地。
   
   数以万计的共享单车被废弃,任由风吹雨淋。
   
   共享风暴过后,仅剩一片狼藉,资源的浪费让人触目惊心。
   
   02
   
   但你能想得到吗?
   
   正是这些在别人眼里不值一提的垃圾,却改变了无数缅甸孩子的命运。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缅甸有55%的儿童生活在贫困之中,有一半的孩子17岁之后,就不再上学。
   
   这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学校离家太远,他们不得不辍学。
   
   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事实。
   
   缅甸是一个农业大国,村庄分布零散,但是政府无力为每个村庄都修建学校。
   
   但是很多家庭根本负担不起自行车这样的交通工具,校车更是连听都没听说过。
   
   所以孩子们每天不得不早晨6点起床,穿过村庄、田地、小河……徒步一两个小时去学校上课。
   
   一到下雨天,在路上耽误的时间就要更长。
   
   很多家庭穷到连个伞都没有,这些孩子就不得不用塑料片遮雨。
   
   这一切,都被一个Mike Than Tun Win(迈克丹顿温)的人看在眼里。
   
   他是当地的一个商人,小时候就跟着父母移民到新加坡。学成归来之后,他又回到缅甸创业。
   
   尽管自己已经过上了别人羡慕的生活,但当他看到这些孩子,徒步几小时只为上学时,他为这些孩子感到难过。
   
   他想,如果能减少孩子走路上学的时间,他们就有更多的机会完成学业。
   
   而这,也是孩子们摆脱贫穷的唯一机会。
   
   今年2月,迈克听到oBike和ofo宣布计划放弃国际市场,当时他就意识到机会来了。
   
   于是3月份,他就发起了“减少走路”计划。
   
   他向退出新加坡市场的oBike和ofo公司,购买1万辆共享单车,再运回缅甸。
   
   这些车全部捐给了那些家里贫穷,走路要超过2公里的孩子。
   
   所购买的共享单车,有一半是他自掏腰包,其余是一些企业赞助。
   
   本来,迈克想把这些车都买下来,但他的朋友一听,也都纷纷加入了进来。
   
   这些单车的平均价格约20新元(约合100元人民币),但是为了适应缅甸孩子的需求,迈克他们又进行了改造。
   
   他们给自行车都加上了后座,这样孩子们就可以载着弟弟妹妹一起上学了。
   
   此外,原来的电子锁也都去掉了,换上了普通的手动锁。
   
   再加上运输配送的费用,每辆单车的成本约35美元(约合人民币240元)。
   
   有了自行车之后,孩子们花在路上的时间被大大缩短。
   
   不少孩子开心地说:
   
   “我不需要那么早起床了。”
   
   “我也不需要走两个小时的路了。”
   
   “我再也不会辍学了。”
   
   迈克说,“这仅仅是个开始。”
   
   他还计划在5年内发放10万辆自行车,缩短更多孩子走路上学的时间,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完成学业。
   
   至于为什么要执着于“少走路”运动,他给出的回答是,教育是穷人家的孩子改变贫穷的最好途径。
   
   03
   
   让不禁让我联想到曾经看到的几条新闻:
   
   根据《华西都市报报道》,位于成都市武侯区学府二段的一处拆迁工厂内,堆积如山的报废小黄车被压扁装车。
   
   它们等待被废品厂已每辆15元的价格被收走。
   
   图源:华西都市报
   
   根据《北京晨报》报道,累计注册用户超过400万的小鸣单车,申请破产清算。
   
   11万用户押金未退还,公司账户仅剩35万,负债高达5000多万元。
   
   采购价700元1辆的单车,只能以12元的价格贱卖。
   
   根据据江苏公共·新闻频道《新闻360》报道,在南京栖霞区寅春路附近,有很多共享单车被“肢解”,压缩成了一个个铁饼。
   
   垃圾处理中心工人:这个就当废铁卖了……
   
   一边是资源的过度浪费,一边是资源的过度稀缺。
   
   这样的反差,无不叫人唏嘘。
   
   04
   
   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是什么造成如今满地狼藉?
   
   2015年,第一批共享单车,出现在北京街头。由此,引发各路资本的疯狂追逐。
   
   一时间,各种共享单车纷纷挤入这一赛道。
   
   业者为了抢占市场,盲目增加和投放共享单车的数量。
   
   一夜之间,可以说是车山车海。
   
   根据中国自行车协会报道,2017年中国市场上预设投放了总数接近2000万辆的共享单车。
   
   很明显,市场饱和了。
   
   经济学里,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叫供需平衡,当供大于求的时候,问题也就产生了。
   
   果不其然,共享单车的神话很快破灭。
   
   2017年至2018年初,悟空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相继倒闭……超过50家雷同模式的公司相继死亡。
   
   而死亡背后,有多少企业真正愿意为资源的浪费买单?
   
   如今,只剩下一辆辆的废弃单车和一片片的单车坟场。
   
   它们被遗忘在城市的角落,无人问津。
   
   记得胡玮炜说过,“有一次我们的单车被扔到河里,就像凶杀现场一样。
   
   是啊,看着这些无辜的共享单车,谁不心疼呢?
   
   共享单车本是一件好事,显然这种资源的浪费的行为,早早背离初衷。
   
   据媒体调查显示,这些车子报废之后,会产生接近30万吨的重金属。
   
   但因为这些金属的回收价格太低,竟然很少有回收业者愿意接受。
   
   曾经的宝贝,现在的垃圾。简直荒诞至极。
   
   Mike Than Tun Win发起的“减少走路”计划,给无数缅甸孩子带去了希望,但也给我们带来了无数响亮的耳光。
   
   经济利益下催生的共享单车,没有为创造者带来巨大价值,便被无情抛弃在废车场。
   
   可是,某天那里却传来了笑声,荒凉的单车坟墓,却成了无数孩子最甜的梦。
   
   比起那些急功近利的企业,以及千万辆单车的闹剧,也许这才是我们更需要关注的事情。
   
   谢选骏指出:中国人“一哄而起、一哄而散的废垃性格”,决定了共享单车的兴衰也决定了共产中国的兴衰。有一天,当共产中国像共享单车一样遭到废垃大众的遗弃时,健忘的废垃们一定忘了,我早就预见到了这“一地鸡毛”的一天。那时,所有的共产党员都会宣称自己从来就痛恨共产党,自己也是共产党的受害者——那时,不知哪个国家会收留这些人渣,就像缅甸现在收留破旧自行车一样。大概只有共产党天天咒骂的美国会收留逃亡的共产党分子,就像现在收留了共产党的离退休干部一样。
(2019/07/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