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马列主义不是文明而是野蛮]
谢选骏文集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列主义不是文明而是野蛮

   谢选骏:马列主义不是文明而是野蛮
   
   网文《中共选择的外来文明使统一无望》(2019-06-29)报道:
   
   六月九号央视新闻,习近平登上阿芙乐尔号巡洋舰,表示它对中国人民而言意义非凡。“中国一直讲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成立了中国共产党,所以它和中国的这种渊源关系在我们心中是很重很重的分量。”


   听到这消息,有种对历史方向把握的错愕感。三十年前以苏联为老大的共产文明宣告解体,东欧共产制度瓦解,波兰等国宣布共产党为非法组织。中共抱残守缺,认为值得二十万条命换二十年稳定,共产主义是不朽的制度。九七年向港英保证“一国两制”后,又向国民党抛出和平统一橄榄枝,但是并没放弃五年计划、新闻审查、党大于法、专制独裁。因为真正的共产主义者也是国际主义者,“工人阶级没有祖国”,一定要解放全人类。统一港澳台,是它建政来魂牵梦萦的心结。
   共产主义是个外来宗教,源于马克思的欧洲西方思想,包括了辩证思维和哲学思辨。但是列宁用镰刀、斧头封口,剥夺了全民的批评精神和质疑方法。列宁接受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是前一世纪众多西方哲学的一家之说,他对西方更多的民主、法治等文明精华却视而不见,他否定西方取得的工业科技成就,和工人福利及工作条件的极大改善,片面以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甚至生命,去换取他无法提供的平等。彼得大帝致力于遵守西方游戏规则,而列宁的共产主义旨在取代基督教的世俗意识形态,同自由主义争夺人类心灵,牺牲个人主义,崇尚极权暴力。它的情感和思想强烈反西方,将文化冲突导入政治领域。张国焘的保镖回忆,中共领袖之争,其实是一部来自苏联共产国际的电台和密码之争。即使是北大学生领袖的张国焘,无一例外变成没有人性的杀人魔王。毛泽东当时有机会象印度一样,游走于美苏博弈之间,获取最大的民族利益,却轻率地写下了“别了,司徒雷登“。一意孤行的韩战,将中国推到了世界文明的对立面。通过自我孤立的闭关自守,封锁资讯,无休止洗脑、暴力胁迫,让信徒牺牲个人自由、权利,换取一部分人的极权。他们对外宣称的平等,是对地富反坏右和各族人民的掠夺和践踏。他们强迫推行公有制,挥舞的三面红旗下是亩产万斤、钢产量超英美的谵狂。结果造就的是大陆人间炼狱,数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
   中共是个外来组织。无论是黄埔军校,还是中共军队,都是卢布催生出来的。只不过前者回到了民族主义道路,与苏联分道扬镳。苏联挟二战后的威势,提供了庞大的武器和财政支持给他的中国支部。国府经过十四年抗战,财政耗尽,通货膨胀,美国左派控制的白宫突然停止武器援助。国共碰撞,形成了一面倒局面。就像一颗外星在6600万年前撞击尤卡坦半岛的震撼,中华恐龙以及周围的动植物,全死于窒息的尘埃。大陆统一是第三国际在东方的胜利,意味着民国宪政民主努力的嘎然而止。奇诡的是三十年前,苏联倒牌认输。而他的学生不成功地仿效了七十年,还要带着伊朗、北韩、塔利班、委瑞内拉等,在一带一路上继续狂奔。即使中共幻想结盟的俄罗斯、乌克兰、东欧前共产国家,都放弃了挑战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接受了普世价值观。中共试图结盟那些自身还在传统与西方文明中挣扎,远远落后于西方文明的非洲和阿拉伯国家,大概还是与西方意识形态为敌的基因在作祟。中华文明从来是被动接受者,但也不是文明拒绝、排斥、挑战者。夏、商、周每一次历史进步,都是伊拉克文明、苏美尔文明、赫梯文明传播的结果。欧亚冲突的特洛伊战争和波斯战争,是大流士与阿伽门农的对决,我们置身度外。与伊朗结盟反美,卷入胜败已定的战争,让我们民族利益情何以堪。
   既然从苏俄找来治国药方,必须追溯回莫斯科的罗斯公国,探究人家怎样一路打到太平洋海岸,占领东北160万平方公里土地的。秘诀就是彼得大帝全盘西化的一揽子原则:不仅要在军事领域推行西化,还要将西化推广到所有领域。所以仅仅军事西化的奥斯曼帝国1768年败于俄国。穆斯塔法·凯末尔痛定思痛,1919年毫无保留地按照彼得大帝的方式全盘西化,最后在伊斯兰世界里取得了空前成功。再看地球上幸福指数最高的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当年作为蛮族的当地人,认定为了达到明智和现实的目的,应当用希腊文明的一切成果来武装自己,保存实力,从而在希腊化势不可挡的社会环境中,接受了西方基督教文化,过上了丰裕的生活。另一部分对外侵略扩张的诺曼人,在高卢建立国家,接受当地的宗教、语言文化,强行推动新兴的基督教文明,也建立了西欧高度的物质文明。还有,随着日本开始了明治维新。福泽喻吉提倡教育开化,通过研究荷兰文献的兰学,专研世俗化的西方文明的新科学。全盘脱亚入欧,日本迅速跻身世界列强之林。最后麦克阿瑟将驻军和宪法两把宝剑架在他的头上,保证日本朝和平方向发展,成为世界第二科技强国。而印度、东正教、穆斯林世界,努力恪守祖训,抵制异教,维护自身宗教的独立,如今他们的文明程度,不言自喻。古往今来的故事,很好说明了中国现在的坐标、和未来的参照物。东正教苏俄的精髓不在列宁,而在彼得大帝般向美国为首的西方基督教文明蜕变。
   当外来势力获胜,与旧文明碰撞,通常产生新的文明或宗教。比如米诺斯文明经非利士人和亚该亚人,过渡到叙利亚文明和希腊文明。前者出现了伊斯兰教,后者衍生出基督教。又如印度河文化经雅利安人产生印度文明,得到印度教。而印度文明与希腊文明碰撞,传播出大乘佛教。赫梯文明显然来自苏美尔文明。巴比伦文明、尤卡坦文明和墨西哥文明均是苏美尔文明的延续。还有,尤卡坦文明和墨西哥文明传承了玛雅文明。但是,外来文明造成本土文明倒退或消亡,那真是悲剧了。共产主义来到中国,首先建立国中之苏维尔国,武装保卫苏联为己任,支持外蒙分裂。建立政权后,毁古城,捣偶像,砸古董,烧古籍,杀乡绅官吏,打断知识精英的脊梁,无休止整肃,并剥夺生活资源。最邪恶的是无中生有制订人群中该杀该关的比例。传统文化和伦理荡然无存,又没有建立新兴高级精神文明填补真空。因此社会败像丛生。掠夺了社会财富的共产党权贵,希望这种大一统制度永恒,它没有能力持续创新、创造和吸收西方文明,而是砌高防火墙,执行愚民政策、专制独裁。所以外来文明先天不足,后天只有凤凰涅槃,自求多福。
   文明社会能不断成长,就是不断应对出现的挑战。为了应对无政府野蛮状态,发明了城邦。为了对付日益增长的人口压力,就往海外殖民,去占领可耕地。当领土无法再扩张时,于是提高工业生产力,垄断海外市场,促进贸易发展。可是中共用僵化的教条束缚自己的心智,无视体制的狭隘,预设市场模式、社会进程,根本不足以应付接二连三的社会冲突。不尊重“中英联合申明”,任何改变“一国两制”的企图,只会将香港推得越远。“美台关系法”,和英、法、加、澳的军舰不断驶过台湾海峡,表明了西方世界不允许任何对台湾民选政府的武力威胁。目前还有可能的是,中港台人民选择要不要实行联邦制,如果大陆真诚地抛弃共产主义落后文明,就实现了断尾再生的自我挑战。开始民主改革,接受现代文明价值观,学习台湾将党国变成民选政府,港台可能会考虑接受新的文明玩伴。如果以“不该改的坚决不改”的心态来回避挑战,那么国内、国际的压力很快会到临界点。
   统治者与外部文明接触时,应兼容并蓄,丰富自己的思想,推动科技进步,壮大自己的文明。对内寻求和谐,让利于民,让普世价值观取代极端思想,不让阶层固化,无产者可上升,中产阶级能壮大。道德、心理、社会、政治、经济可以百花齐放,不求统一。分享权力,自我约束,信仰调和,思想宽容,言论自由,促进社会环境、思想氛围产生无穷的创造力。互联网使宗教思想交流、科学技术传播、政经制度分享,它是自由文明的试金石。现代文明社会的统治者是仁慈和宽容的,而不是保守、排外、压迫、残暴、杀伐、陷所有人于恐惧中。民选政府服务于人民利益的需要,不是为一党之私。生产开发、城乡建设、制度完善、文化丰富、信仰自由、物质享受提高,是政府天职。以港台为代表的西方文明世界,公权力被质询已经是司空见惯的理念,而在大陆完全有可能因独立理念而遭受司法迫害。这担忧也是反送中运动的思想基础。目前中央和港府对民心应对失据,傲慢地拒绝对话,很象六四前夜。大陆再次制造籍口武力镇压,港台真的会南辕北辙,永远回不到谈判桌上来了。
   
   谢选骏指出:上文头头是道,但却忘记了基本一条——马列主义不是文明,而是野蛮。马列主义在中国的得势,加剧了中国的野蛮化过程。如果说马列主义也算一种文明,那么蒙古人的烧杀抢劫也算一种文明了。但那是一种什么文明呢?那是一种“把人当作猎物的‘文明’”。这是拦路盗匪的“工作”,从社会发展的角度看,这其实不是工作,而是破坏,是野蛮。尽管马列主义把这种拦路抢劫的野蛮叫做“阶级斗争”,并誉之为“社会发展的动力”。
(2019/07/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