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金庸非我族类,连汉奸都不如]
谢选骏文集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庸非我族类,连汉奸都不如

谢选骏:金庸非我族类,连汉奸都不如
   
   网文《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胡志伟 2019/07/26)报道:
   
    漢人學得胡兒語 爬上城頭駡漢人

    在《袁崇煥評傳》中,我們還能看到這樣的一段話:「(明朝)所面對的敵人,卻是自成吉思汗以來,四百多年中全世界從未出現過的軍事天才努爾哈赤。這個用兵如神的統帥,傳下了嚴密的軍事制度和紀律,使得他手下那批戰士,此後兩百年間在全世界所向無敵。鐵騎奔馳於北陲大漠、南疆高原、擴土萬里,的的確確是威行絕域,震懾四鄰。努爾哈赤以祖宗遺下的十三副甲冑起家,帶領了數百名族人東征西討,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疆域最大的大帝國(元朝的蒙古帝國橫跨歐亞,不能說中華帝國的領土竟有這麼大。蒙古大帝國的中國部份,遠比清朝的疆域為小)。清朝的疆域比漢朝、唐朝全盛時代都大得多,宋明兩朝更不能與之相比。當時外蒙古、朝鮮、越南、琉球、今日蘇聯東部的大片土地都是中國的領土或屬地。清朝全盛時期的領土,比現在的中國大得多了。滿洲戰士後來打敗了俄羅斯帝國的騎兵,打敗了尼泊爾的啹喀兵,打敗了蒙古兵,打敗了朝鮮兵,打敗了越南兵,間接打敗荷蘭兵(鄭成功先打敗荷蘭兵,攻佔台灣,滿洲兵再打敗鄭成功的孫子),在十七世紀、十八世紀的兩百年中,無敵於天下。至於當時和明帝國交戰,已接連三次殺得明軍全軍覆沒,每一個戰役都是以少勝多。努爾哈赤興兵以來,迄此時為止,百戰百勝,從未吃過一個敗仗……」
    在上面這段話中,金庸對努爾哈赤的頂禮膜拜,以及對「滿洲戰士們」的欣賞崇仰之情,幾乎快要躍紙而出,字裏行間中流露出的自豪感遮都遮不住。在查良鏞口中,什麼漢唐宋明,給清朝提鞋都不配,一個表面上以漢人自居者,能寫得出這種東西麼?就算真有點事實也不可能這樣誇張措辭,更不要說整段都是在胡扯瞎編了。為了吹捧滿清,金庸不惜在這段中歪曲歷史、揑造事實,昧着良心將上萬清軍面對幾百個俄國地痞束手無策近一年,傷亡數倍於對方的表現拙劣的雅克薩之戰說成是「打敗了俄羅斯帝國的騎兵」,還牽強無比地得出什麼「間接打敗荷蘭兵」的荒唐推論,真讓人無法相信居然是一個自稱歷史學家在自己本應嚴謹的史傳中所言。說實話,就連三呎稚童都說不出這種可笑的話。為了吹捧自己的滿族祖先,老查可以說連臉面都不要了。
    在《碧血劍》中,金庸曾借他萬分崇仰的滿酋皇太極之口,為叛明降清的眾漢奸正名,將這些貪生怕死的傢伙說成是百姓的恩人:「他們漢人罵你們是漢奸,日後你們好好為朕辦事,也就是為天下百姓辦事,總得狠狠的掙一口氣,讓千千萬萬百姓瞧瞧,到底是你們這些人為漢人做了好事呢,還是崇禎手下那些只知升官發財、搜刮百姓的真漢奸做了好事。」我非常好奇,若是一個將自己定位為漢人的作家,要具備怎樣扭曲的心態,才能寫得出上面這番話,才會去搜腸刮肚地編排出這種扭曲牽強的邏輯。簡而言之,金庸在自己作品中所流露出的態度和立場,以及種種乖謬的言辭論調,若說是出於一個江南漢人的世家子弟之口,那是根本說不通的。可他若是出自一個深得清廷寵信的旗人家門,那樣絞盡腦汁地為滿清說好話,為投靠滿清的眾漢奸正名,瘋狂貶低漢人和明朝,卻又半點也不足為奇了。
   
   
    人妖顛倒 忠奸互易
    金庸在自己的小說中明目張胆地顛倒黑白,刻意歪曲今人對歷史的認知,已成常例,影響極其惡劣。從《射鵰英雄傳》開篇時,他就一路捏造丘處機等全真七子殺金兵、滅漢奸的抗金義舉,在《神鵰俠侶》中,又臆造渲染王重陽耗費半生心力抗金、全真教拒絕蒙古誥封、全真派誅殺蒙古使者、力助郭靖戍守襄陽等事跡,將全真群道塑造成不畏強權,民族性強烈的忠義之士。然而事實上,王重陽、丘處機、包括整個全真派,都從未有過任何抗金、抗蒙之舉,反倒先投靠金人,又充當蒙古人的走狗,堪稱是不折不扣的漢奸組織,卻被老查塑造成了高風亮節的愛國教派。雙手沾滿漢人鮮血的鐵杆漢奸吳六奇,在老查筆下也搖身一變,竟然成了豪氣干雲的反清義士。「明史案」中可恥的告密小人查伊璜,也被美化成與顧炎武、呂留良相交莫逆、並駕齊驅的反清名士。呂文德一代名將,先後數十次擊敗來犯的元軍,即使在眾寡懸殊、外無援兵的絕境之下,仍然在襄陽死戰不退,遲滯元軍兵鋒達三月之久,最終與城偕亡。傷亡慘重的元軍為了泄憤,將其首級懸於城頭三日示眾……這樣一個忠肝義膽、不顧生死抗擊異族的愛國將領,反倒被金庸塑造成了貪生怕死、猥瑣無能的可憎小丑。而在《倚天屠龍記》中,那曾經擔任大元縣令,對元朝統治念念不忘,在元亡多年之後,仍然堅持以「大元遺老」自詡、自居的張三丰,卻被描述成氣節昭昭,以驅除韃虜為己任的反元志士……
    雖然金庸曾因史學功底太差而被浙大學生轟下講台,但最基本的史學常識他還是具備的,像這樣的人,不可能犯下這麼多幼稚的史學錯誤,因此凡是書中與事實明顯相悖者,都無疑是處心積慮的有意歪曲。事實上,金庸所宣揚的錯誤歷史論調基本都集中在民族矛盾方面,且大多涉及清朝和明朝,其中緣由,不言自明。
    有一些人為金庸辯護,說其小說中的某些內容與歷史不符,是出於「藝術需要」,認為不能拿寫史書的標準去要求小說作者,所以金庸想怎樣寫就可以怎樣寫,本人對此不敢苟同。寫小說並非撰史,確實允許適度的藝術加工,但對歷史的改動,應該是基於情節需要,而不能任由作者去隨心所欲地恣意竄改;在尺度上,也不能太過分,太離譜,毫無底線地任意發揮。否則的話,若是某個作者祭出「情節需要」、「小說允許改編歷史」之類的幌子,把秦檜、吳三桂、汪精衛之流都塑造成民族英雄、愛國志士,將史可法、文天祥、岳飛等人塑成小丑、無賴,忠奸互易,顛倒黑白,我們是否也應該對此寬容理解,聽之任之?
    金庸之所以撒謊騙世,其心路並不難猜。他的祖上之所以發跡,始於查繼佐告密贏得清廷好感,他自然會對這個老祖宗奉若神明;加上金庸生性虛榮好名,擔心祖上的不光彩行徑影響到自己苦心塑造的”良民”形象,所以才會煞費苦心地對查繼佐大加粉飾。康熙當年待查家甚厚,令這個原屬尋常的漢人門庭,陡然間變成了高貴的旗人,躋身於統治階層,之後更是在此基礎之上飛黃騰達,勛貴名臣迭出,成為當時的顯赫大族。飲水思源,查家上下自然對幫助祖上脫罪的吳六奇、以及改變查家命運的康熙感激莫名,這也正是金庸知恩圖報,在《鹿鼎記》中拚命吹捧美化這二人的原因所在。
    金庸把漢奸塑造成維穩的英雄
    說起「查」姓,原是漢人姓氏,但起初人數很少。滿清剛入關時,正白旗有一批姓「沙拉」的滿人改漢姓為查,融入了查氏之中;而一些查姓漢人在為清廷立下功勞之後,又被恩賜抬了旗,成為了漢八旗子弟,這兩個變化大大增加了查姓在中國的人數。據《滿族漢姓對照表》記載:「[查] 老姓,包括沙拉氏,以及加入滿族的查氏(漢族)等。」顯然認為如今查氏的主體以滿漢融合者為主,與滿族無關的查氏已經少到不值得記述的地步了。
    經過幾百年的通婚和融合,漢八旗的血統與漢人漸行漸遠,已經從實質上蛻變成了滿人,如今的純滿族血統已非常少,大多數所謂的滿族人其實都是漢八旗的後代。
    這種「滿漢不通婚」的藩籬直至清朝落幕後才漸漸被打破,那些僅含有極少量漢人血統成分的滿人們也開始大量與漢人婚配(一些人甚至乾脆偷偷將戶口改回為漢族),其血統中的漢族比例也逐漸回升。金庸出生於1924年,比滿清滅亡的1911年只晚了十三年,那時滿漢間的融合才剛剛起步,大部份旗人還未開始與漢人通婚,金庸似乎還是身具較為純種的滿族血統
    作為自首「明史案」的大功臣,查繼佐得到了雄厚的經濟回報,更重要的是,他因而得到了滿清統治集團的賞識信任,被視為了「自己人」。其時滿清入關未久,從江南地區吸納部份文人、士族入旗,以壯大自身的力量,正符合其統治的需要,所以對於査繼佐這種肯帶頭投効階前,並且已經繳納了「投名狀」的江南名士家族,清廷通常都會大力籠絡招攬。查繼佐年過花甲,身體又不好,因此並未入朝為官,但他所在的查氏一脈卻從此官運亨通,達官顯宦層出不窮,成為當時最受滿人寵信,與異族統治者積極合作的”模範”家族。
    莊、朱兩家都是江南豪富,査繼佐雖然僅得其半數家產,也已富甲一方,自此便過上了紙醉金迷的舒適生活。據《紀吳六奇將軍事》記載:「孝廉(即査繼佐)嗣後益放情詩酒,盡出其橐中裝,買美鬟十二,教之歌舞,每於長宵開宴,垂簾張燈,珠聲花貌,艷徹簾外,觀者醉心。孝廉夫人亦妙解音律,親為家伎拍板,正其曲誤,以此查氏女樂,遂為浙東名部。」顯而易見,在「明史案」事件之後,査繼佐的日子過得相當優渥,其經濟來源便是出自那些屍骨未寒的死者。
    就查繼佐本人而言,雖未入朝,但身份超然,儼然就是統治集團中的一員。據《偶然錄》記載:「公應吳督之招,在兩廣署時,陸晉亦貴為潮州提督。蓋晉逸去後,即從軍效力,積功謀任至此。知公至粵,遣使齎帛書為請,公赴之,晉郊迎百里外,其崇奉之禮不異於吳。」顯見查繼佐受到了兩廣提督吳六奇和潮州提督陸晉異乎尋常的禮遇,查家是當時「沾官氣兒」的大族。
    在康熙年間,以查慎行為首的叔姪數人同時在清廷居官,查家一時風光無限。在《鹿鼎記》的楔子中,金庸曾洋洋得意地炫耀自己祖上「一門七進士,叔姪兩翰林」,而翻閱整個查氏族志,查家在清朝一共出了十名進士和五位翰林,多出來的這六人便是與查繼佐支系不同者。從這十五人的分佈情況不難看出,雖然海寧查氏枝繁葉茂,查繼佐所在支脈在其中只佔小小一隅,但居官者卻大多集中在他這一支,比例高得離譜,且大部分都集中於康熙年間,這便是得到清廷關照後的結果。換言之,正是靠着文字獄的首告之功,踏着江南士人們的屍骨向上攀爬,查繼佐一脈在官場上的成就才能達到那樣的高度。
    自入關以來,滿清對漢人一直防範打壓,入關之初尤甚,因此在康熙年間,門庭顯赫的漢人極少,查家能得到清廷如此的賞識信任,實屬異數,由此也不難看出,當時查繼佐一脈與滿人的關係頗為密切,是當時積極迎合清廷的模範家族,還入了旗,與滿人進行了通婚等進一步的融合,清廷這才將其當成「自己人」,格外賞拔重用。
    两次赴泉州朝拜施琅不以為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