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现代化就是普世价值化 评毛泽东的“三论”13]
魏紫丹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现代化就是普世价值化 评毛泽东的“三论”13


   第四节 给《矛盾论》以拨乱反正(下)
   三, 非“矛盾的特殊性”,易之以“尊重普世价值”
   
   第一, 特殊性是战场

   
   对于毛泽东来说,他的《实践论》,实践起来就是《矛盾论》;他的《矛盾论》,认识起来就是《实践论》。“两论”矛头所指,正如《毛泽东选集》上所作的题解:都是“为克服存在于党内的严重的教条主义思想而写的。”“特殊性”就是为使教条主义全军覆没而布置的战场。只有打胜这一仗,消毁这些“狗屎不如”的“几麻袋教条”,才能证明自己不是“狭隘经验论”,而是党的伟大领袖和权威理论家。哲学成了政治的婢女,特殊性成了一把屠刀,一切服从于夺权。毛泽东权欲熏心则心不正,心不正则嘴歪,手执“屠刀”的歪嘴和尚岂能念正“成佛”的经?
   
   他不仅在热讽冷嘲、嬉笑怒骂中,像猫吃老鼠那样夺了“国际派”的权,而且以矛盾的特殊性为紧箍咒念得知识分子哀鸣叫疼、屈辱求饶。比如说,人性就是人的一般性。这一点连马克思都承认的。“首先要研究人的一般本性,然后要研究在每个时代历史的发生了变化的人的本性。”(《马恩全集》第23卷,第669页原注)”因为人性天然是反极权的,所以人性论对于毛泽东思想来说,就有甚于洪水猛兽。毛泽东在人性论前面加个“资产阶级”,使它在社会主义社会无存身之地。宣称阶级社会只能讲“阶级性”,没有脱离阶级性的人性。阶级性的人性,是历史特殊阶段存在的不是一般人性的特殊人性。殊不知,就算把阶级性强调到“为纲”的绝对高度,这时的人完全失掉人性,只剩下孤零零的阶级性,就算如此,阶级社会才几天?满打满算不到半万年,而人类社会至少也有二百万年是无阶级的社会!人类在二百万年、难道都没有人性了?何况就算在阶级社会,人性也不能只有特殊性、没有一般性呢?他所以能这样在哲学领域横行霸道,荒唐到不顾常识与逻辑的地步,不是因为他手中有真理、掌握着批判的武器,而是身后有300万大兵可以随时进行武器的批判。请听一段相声,缓解一下“秀才遇见兵”的紧张情绪。说的是《老包铡诸葛亮》――甲:一个在宋朝,一个在三国,两个朝代相差700多年,老包怎么能铡诸葛亮呢?”乙:“老包这个人是铁面无情,说铡就铡,他才不管你是哪朝哪代哩!”画外音:“毛泽东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他才不管你常识不常识、逻辑不逻辑哩!”
   
   批判人性论的鼓吹手,周扬曾受到毛泽东的表扬。文化大革命对他的迫害,使他对自己过去的“左”有了忏悔之心,在生命的最后时间对人道主义、社会主义异化等问题进行了反思。党霸学阀胡乔木对他的陷害,使他体现了“朝闻道,夕死可也”的至圣先师的遗训。
   
   第二, 特殊性是挡箭牌
   
   当毛泽东宣布“走俄国人的路”、“一边倒”的时候,他就把“特殊性”置诸脑后了。当然他这是有历史根源的,相当年在江西瑞金建立国中之国时,就给自己的“国家”起了个俄国名字:“苏维埃”。你看他比苏共奴才“国际派”还“国际”。邓小平提出“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时候,就比他高明了。不过,他高明得还不够彻底;应该“宜将剩勇追穷寇”,质问毛:“你不是中国人吗?你作为中国人,为什么不走自己的路、要走俄国人的路呢?中国话里有‘苏维埃’吗?活跟汉奸说‘巴嘎呀路’一样。”从中共当政到与苏共因争夺斯大林长子继承权而阋于墙,可以说中国已全盘苏化。从我的教育本行说,小至教学原则、课堂教学的环节、评定成绩的五级计分,事无巨细,亦步亦趋,不敢逾雷池一步。敢逾雷池的,在反右中都划了右派。
   他们讲“特殊性”,也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讲民主就要区分是哪个阶级的民主;没有抽象的民主,只有阶级的民主。资产阶级民主就是对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民主就是对资产阶级专政。讲自由吗?那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邓小平说:“自由化本身就是资产阶级的,没有什么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的自由化,自由化本身就是对我们现行政策、现行制度的对抗,或者叫反对,或者叫修改。实际情况是,搞自由化就是要把我们引导到资本主义道路上去。”(《邓小平文选》第三卷页182)这还是毛泽东的思路,你讲民主自由,那就是搞资本主义复辟。你讲人权吗?邓小平说:“这就要问,什么是人权?首先一条,是多少人的人权?是少数人的人权,还是多数人的人权,全国人民的人权?西方世界的‘人权’和我们讲的人权,本质上是两回事,观点不同。”(同上,页125)其实中共践踏的人权就不是少数人的人权,而是最大多数人的人权。在中国谁有人权?国家主席有人权,还是国务院总理有人权?是你这位总书记邓小平有人权,还是国防大臣彭德怀有人权?还是饿死的三千七百五十五万八千饿死鬼有人权?说到底,没有一个人有人权。准确地说是中国只有一个人有人权。邓小平能说出上面这番话,是需要有足够的与普世价值作对的蛮勇的。退一万步讲,是不是少数人的人权就不该讲?须知,从邓小平所谓的“本质上”讲,践踏一个人的人权和践踏亿万人的人权是相通的,定性分析是一样的。难道理论上和事实上不正是如此吗?邓忘了毛践踏他们走资派的人权、残酷折磨他们致死的令人发指的惨状;这叫做“好了疮疤忘了疼”。
   对于民主、自由、人权这些普世的价值,一则要承认;二则不要歪曲,不要给它们抹上“中国特色”的大红脸。老共产党人李锐说:“已经有学者指出,民主主义就是民主主义,并无新旧之分,把民主主义加上一个‘旧’字做定语,再给它作一些限制和增补而称之为‘新’民主主义的,已经不是民主主义了。”
   他又引陈独秀在晚年著作《无产阶级与民主主义》中说:“民主主义是社会进步的一种动力。”陈反复讲:“民主不是哪一个阶级的概念,而是整个人类几百年斗争才实现的。”他在《我的根本意见》文中称:“无产阶级民主不是一个空洞名词,其具体内容也和资产阶级民主同样要求一切公民都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之自由。特别重要的是反对党派之自由。没有这些,议会或苏维埃同样一文不值。”文中还谈到:“所谓‘无产阶级独裁’,根本没有这样东西,即党的独裁,结果也只能是领袖独裁。任何独裁都和残暴、蒙蔽、欺骗、贪污、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离的。”他指出:“不是斯大林产生了独裁制,而是独裁制产生了斯大林。”“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有国有大工业、军队、警察、法院、苏维埃选举法,这些利器在手,足够镇压资产阶级反革命,用不着拿独裁来代替民主。独裁制如一把利刃,今天用之杀别人,明天便会用之杀自己。”五四运动的主帅真是何等英明的历史预言家。
   笑蜀:但提出“新民主主义”,总还是有部分继承“民主主义”的意味吧。这种部分继承在当时是策略还是诚心?
   李锐:这个问题很难简单地回答:是什么,不是什么。毛泽东是一位策略大师,他公开发表的著作,显然多有宣传的或者策略的考虑。现在有人提出是策略还是诚心这个问题,自是《新民主主义论》中所宣布的主张,后来并未见于实行,因而怀疑其诚意了。其实,宣传是宣传,理论是理论,政策是政策,措施是措施,这些虽然彼此有关联,却并不是同一的。毛的许多做法,多是从实际出发,并不是从抽象的理论出发,后来也有的是先做起来,再由秀才们去做理论的说明。有些真要做的或在做的,却从来不宣传,例如“马克思加秦始皇”(在延安时就说过,“皇帝、总统、主席是一回事”这样的话),早就说过这句话,可是至今也查不清确切的出处,他也从来没有公开宣传过。有些宣传的,却是并无意真正实行的。前些年出版过一本《历史的先声》,收集了抗日时期党报上鼓吹民主的社论和文章。其中延安《解放日报》上的资料少,重庆《新华日报》上的资料多。因为前者是让解放区的干部阅读的,没有必要宣传这些;而后者是在国民党统治区争取同情者,当然要揭露国民党的不民主、反民主。(摘自笑蜀:《炎黄春秋》2007年第2期 )
   
   从李锐揭示的一些史实中,我们得以窥知毛泽东写文章罕为人知的底细,这样就可以避免因书生气浓而上当中毒,让“特殊性”一叶障目而不见普世价值。
   
   中庸之道不仅在中国、在东方,而且在西方,许多博学之士也开始认识到它在许多方面的普世意义。
   
    四,非“ 主要的矛盾和主要的矛盾方面”,易之以“主次分明、综合平衡”
   
   1949年秋冬和1950年春季,共产党篡政之初,对知识分子思想改造最通常的方式是听领导作目前形势大报告。大多数形势报告都高调门地重复喊出一句口号:“发展生产是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从面对当时的中国是一片战争的废墟来说,提出这个口号的内容无疑是正确的、适时的。问题是一切任务围绕中心任务、一切矛盾围绕主要矛盾,则中心存、则主要矛盾存;而压倒了其余一切,则中心、则主要矛盾也就不存在了。这个事实就直接批判了毛泽东所说:“捉住了这个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他这是孤立了主要矛盾、神化了主要矛盾。反中庸之道,说过头话、干过头事,是毛泽东根深蒂固的痼疾。列宁说:“只要再多走一小步,仿佛是向同一方向的一小步,真理便会变成错误。 ”(《列宁选集》第4卷第257页)列宁这句话倒是符合地地道道的中庸之道的。可见,不管大鼻子还是小鼻子,谁实行中庸之道谁就能得到真理;在哪一点上实行,就在哪一点上得到。这里我可以通过一个笑话,来加以深入浅出地说明。我上初中时,化学老师在课堂上讲:“蒸馏水是很纯净的。”为了给学生造成深刻印象,他夸张地说:“即便是屎尿蒸馏出的水,那也饮而无害。”下一堂,一位同学回述这同一个意思,把它说成:“把屎尿蒸馏后好作饮料。”结果引来哄堂大笑者,何也?是他向同一方向多走了半小步,给人造成一种误会,好像现实生活中有人这样做似的。毛泽东的冒进不止于多走 半小步、一小步,往往是多走一大步、几大步,甚而至于是背道而驰。让我们顺着先先后后的“压倒一切”,说下去。接着是抗美援朝、镇反、三反五反、土改、反胡风、肃反、反右、大跃进、反右倾、大饥荒、四清、直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从突出政治到政治可以冲击其它,就像黑格尔的绝对精神能演化出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一样,毛泽东的抓主要矛盾,演化出层出不穷的社会运动,使举国上下生活在世界末日的恐怖中。中国古代不是有“三纲五常”吗?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现代社会君臣不存在了;父子、夫妻,从社会、政治、法律、人格,概括地从理论上说是都平等了,谁也不是谁的纲了,谁也不是矛盾的主要方面了。毛泽东的嘴里也前后抛出过“三个纲”,是作为主要矛盾的代替词的,这就是“以粮为纲”、“以钢为纲”和至死不变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总的提法是:“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华国锋的“抓纲治国”,是“纲”的最后一声叹息,是“纲”之将死、其鸣也哀。我只用列出这个如上的社会运动的菜单,二话不说,就足以表明把主要矛盾绝对化或误抓,在理论上之荒谬绝伦、在政治上之罪恶滔天。马克思通过“商品”这个经济细胞来分析资本主义,我们可以通过“运动”这个政治细胞来分析《矛盾论》、《实践论》,以及毛泽东全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