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窝里斗”之至论 毛泽东的的“三论”11]
魏紫丹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窝里斗”之至论 毛泽东的的“三论”11

4, 共产主义运动的最后的替罪羊是斯大林和毛泽东,恩格斯和列宁。
   
   共运国际史表明,第二国际背叛第一国际,第三国际背叛第二国际,斯大林背叛列宁,赫鲁晓夫背叛斯大林。今天,共产主义的一切罪恶、一切弊端,暴露于世,而遭遇彻底失败的时候,某些原教旨主义者跑出来打圆场了,说什么他们实行的不是马克思主义原汁原味的共产主义,而是扭曲了的假共产主义,且沿用了中共批苏共的 “九评”中最后一评<<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上的教训>>一文的概念,说所有到此为止,列、斯、毛等所实行的都是假共产主义,人们要从中吸取教训。
   
   这个学说降世百多年来,曾受到拥护,并且拥护到狂热的程度,其中包含着大量的博学多才、思想深邃、热心济世的世界级的伟人,而且这个学说在社会主义阵营各国(占世界人口三分之一以上)是放在统治思想的地位的,在中国,至今仍是 “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如果谁说,把马列主义放在 “百家”中算是平等的 “一家”,那就要被批为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

   
   另一方面,长期以来也一直有人在反对。但马克思主义者曾经洋洋得意地说,这些反对派屡屡宣布驳倒了马克思主义,可他们却仍然继续在驳。以之说明马克思主义是驳不倒的。这是因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个理论驳倒另一个理论不是靠打嘴官司可以解决问题的。靠什么呢?这就是马克思正确地指出的:要靠实践、靠工业。而实践具体地推翻了共产主义这一事实,却是无可辩驳地符合了 “事实胜于雄辩”的真理。这也同时说明,我们的态度并不是 “凡是马列赞成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马列反对的我们就要赞成。”而是站在事实上说话。
   
   纵合公理和婆理,我认为作为一个学派的马克思主义和其他学说一样,作为一家之言都有存在下去的权利。但,若要罢黜百家,独尊一家,并用它来建立一种共产主义极权制度,那就不止是行不通,而是毫无例外地被实践证明: 哪里这样做哪里便充满血腥与贫困。这是在十几亿人口的地区,以牺牲成亿人的生命为代价,在上一世纪做实验的结果。如果有人(在中国和海外都仍大有人在)仍不死心,则需考虑:1, 人类付出的代价还不够沉痛吗?你还准备再拿出多少人作牺牲品来作你的 “真”共产主义乌托邦试验?2, 人类竟然 会“愚蠢”到用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都未能把这么 “美好”的社会制度实验成功,那说明什么呢?是人的问题还是主义和制度的问题?斯大林主义者、毛泽东分子们如果继续不死心,那就只有像苏联、东欧那样循着毛泽东 “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的逻辑,继续失败和灭亡下去。3, 中国共产党所以还能苟延残喘,甚至回光返照,是由于它背离了马克思主义,而滴注进去资本主义的救命汤。这在中共的统治史中是屡试不爽的:所有砍资本主义尾巴、刮共产风的时候,就等于是率兽而食人,导致国民经济大破坏,濒临于崩溃,而往资本主义一 “倒退”,例如搞点自留地、自由市场、自负盈亏和包产到户,形势就立即起死回生;而更见效验,更具根本性转变的是: “辛辛苦苦30年,一夜退到解放前。”你说的那个 “真共产主义”,胡锦涛正在付诸实施,这就是他在从前搞的 “马克思主义工程”和“60年大庆”搞的毛泽东思想方阵。窃以为让这些东西名存实亡,也许中共尚可苟延残喘,如果当真较真,恐怕会是 “蝌蚪赶鸭子--急于找死。”请听我再做一番细说端详:
   
   共产主义带着先天的不治之症来到人间,使人类遭受到一场浩劫。毛泽东看准它最适于自己篡国夺权的目的,就把共产主义用三民主义包装起来,起了个名字叫做 “新民主主义”,以迷惑和骗取到人心。这也曲折地说明,任何时候三民主义都是大得人心的。毛泽东在党内一再交代,要打孙中山的旗子,要打三民主义的旗子。
   
   事实上,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就是发扬了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借鉴了世界的包括马克思主义,也包括资本主义的现代文化--择其善者而从之;同时也清醒地看到它们的弊病--其不善者而改之。
   
   事实上,每当毛倒行逆施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就偷偷摸摸地参杂一点 “三民主义”当做救命汤来喝,如大饥荒后实行的那一套放松的政策就是一个例证。事实上,应该把他的口头禅: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干脆改成 “三民主义,一抓就灵”才合乎实际 。
   
   更具说服力的又一典型例证是邓小平实行的联产承包责任制,这是他引以自豪的、值得他大吹大擂的改革开放的丰功伟绩。而这又是人人都承认的明显的事实,但是, 你想了没有--他在改革中深得人心的是什么东西 ?是从哪里取来的? 这回不是右派道出了真情,而道出真情的是,从上层的左派,到农村的得利的基层干部。他们所发出的牢骚和责难,便道出了真实情 况,这就是我刚刚提到的:
   
    “辛辛苦苦30年,一夜退到解放前。”
   
   这是一个精辟的概括! “退到解放前”竟会如此大得民心,而却使毛分子如丧考妣!他们说风凉话: “国民党反动派又回来了!”更说什么 “人民政府”应该改成 “国民政府”、<<人民日报>>应该改成<<国民日报>>、<<红旗>>杂志应该改成<<蓝旗>>杂志。后来<<红旗>>还真的改了名,当然不可能是<<蓝旗>>,而是改成了<<求是>>。他们对<<红旗>>易名心存愤懑,不说 “求是”是 “求是”,而气急败坏地倒着读: “是毬!”竟把自己的喉舌说成 “是毬”了。但是,不管极左顽固派如何狂啸,事实证明,三民主义就像灵丹妙药那样有效地匡救时弊。无怪孙先生说,三民主义就是救国主义。将来的能够救国救民的政治家,必然会寻此前进,一杆到底,恢复大中华民国。正确的有中国特色的道路非他;一言以蔽之,复旧就是创新。
   
   我们接着还要继续通过反右派运动, 说明一下 “借头过关”中借鸡头、借羊头和杀敌头三者的关系:前面已经说过,对右派借头的性质主要是杀鸡给猴看, 而且毛确认右派是敌人,是反革命。现在还要说,右派还当了共产党的替罪羊。突出的例子是,1957年8月8日<<人民日报>>的报道<<马哲民策动的 “小匈牙利事件”>>:汉阳县一中学生因升学问题闹事,报道说学生提出了三项要求: “一、公布招生比例;二、全国统一招生;三、城乡招生比例一致。但是,李副县长出来答复,他们不听,县委派宣传部长等来解释,他们也不听。有个学生喊了一句: ‘头头都在县委会!’学生们又涌向县委会去了。。。。。。”现在要提出问题:学生闹事是为了 “争取受教育的权利”。这有什么不对?犯得着枪毙三个、判刑四个吗?况且,毛说过, “过去我们跟人民一道反对敌人,现在敌人不在了,就剩下我们跟人民。他们有事,不向你闹,向谁去闹呢?向蒋委员长去闹吗?他到台湾去了。只有向工厂的厂长、合作社的社长闹,向乡政府、市政府、向人民政府闹。”(转引自<<毛泽东晚年的理论与实践>>第75页)又说过: “对于少数人闹事,第一条是不提倡,第二条是有人硬要闹就让他闹。我们宪法上规定有游行、示威自由,没有规定罢工自由,但也没有禁止,所以罢工并不违反宪法。有人要罢工,要请愿,你硬要去阻止,那不好。我看,谁想闹谁就闹,想闹多久就闹多久,一个月不够就两个月,总之没有闹够就不收场。你急于收场,总有一天他还要闹。凡是学生闹事的学校,不要放假,是来他一场赤壁鏖兵。这有什么好处呢?就是把问题充分暴露出来,把是非搞清楚。使大家得到锻炼,使那些没有道理的人,那些坏人闹输。”又说: “除了大规模的真正的反革命暴乱必须武装镇压以外,不要轻易使用武力,不要开枪。段其瑞搞的 ‘三一八’惨案,就是用开枪的办法,结果把自己打倒了。我们不能学段其瑞的办法。” “对少数坏人,除了最严重犯罪的以外,也不要捉,不要关,不要开除。要留在原单位……当反面教员。清华大学那个要杀几千万的大学生。。。。。。这种人代表反动的阶级,不是个别人的问题,简单处理,爽快倒爽快,但是反面教员的作用没有尽量利用。”(<<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353页)
   
   毛针对全国发生的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农民退社所说这些处理的原则,也完全适用于汉阳一中的学生因升学的问题而起来闹事。可现在为什么要抓住三个枪毙、四个判刑,把他们当做替罪的羊、儆猴的鸡呢? 又为什么进而如报道的题目所示,把大右派、 “华中主帅”马哲民也拉来当作替罪羊、儆猴鸡呢?这说明,毛说话,不管对党内还是党外,都是说一不一,说二就二的。对照事实可知,毛若不把你认定为敌人,你还有可能侥幸苟活;一旦他认定你是敌人,你在政治上、甚或肉体上就难有活路了。反右派运动压根就兼具借羊头、借鸡头、杀敌头的性质。
   
   八,三借合一
   
   (一)土改是一只政治麻雀
   
   我们还要进一步综合地指出:借刀杀人、借题发挥、借头过关,往往是借一而得二或得三。土改就是“三借”合而为一的例子:土改的本来目的是为了实现孙中山先生所说的 “耕者有其田”,以便解放生产力。这是一个正义的革命的伟大举动,正如后来台湾做的那样。但,经毛共一借题发挥,正义变成了血腥的邪恶,革命变成了彻底的反动:
   
   1, 借“土改”这个题,搞农民造反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中国是以农立国的国家,所以中国的问题主要是农民问题,而农民的主要问题便是土地问题。抓住土地问题就是抓住中国问题的牛鼻子。《矛盾论》上的说法是抓住了主要矛盾。孙中山看准这个问题,提出“耕者有其田”。共产党接过这个口号,以此为号召,但他施行的,从动机到效果却是:“耕者(包括地主和农民)无其田”。原来是贫富不均,地主占有大量土地,农民占地颇少,既不合天理人情,又对发展生产不利。农民揭竿而起,提出“分田地,均贫富”的要求。毛共这个历史机会主义者,钻了这个空子,从结果上说,把土地从地主手里夺去,让农民经经手,转瞬收归以“国有”(或说“集体所有”)为名的“党有”。所谓“转瞬”,也就是二年的光景。我亲自听到的农民的说法是“沾了沾蒜”、“土地还家都没暖热”。从过程上说,却是一场打、砸、抢、烧、杀。特别是篡夺全国政权前,所谓的“打土豪,分田地”,就是处处冒烟、村村流血。
   
   2,借农民的刀,杀向地主
   
   往者逝矣。从夺到全国政权之后,本该让民安居乐业、休养生息、人人有田种、有饭吃。这既合情理、又得人心。民主党派人士提出“平分土地,不再搞过火的阶级斗争。”却受到共产党的坚决反对,说这是“恩赐”观点。除了少数农村中的痞子无赖之徒,广大老实农民也抵制这种夺人家财、害人家命的伤天害理的罪恶勾当。这里就让你看清楚“群众路线”、“群众运动”的愚弄群众、裹挟群众、运动群众的实质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