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借题发挥和借头过关 评毛泽东的“三论“ 10]
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¾赞同,1/4置疑——胡平先生反右派运动动机论之我见
· 大老粗与大老细 ——记文革中一段平常事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与老朋友们分享“学会睡觉”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写于《实践论》發表80周年、反
·雷鸣电闪(修改稿)
·魏紫丹 :泛反共主义论
·魏紫丹: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上篇)
·长恨歌兮,极右派青年周远鸿
·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下篇
·长痛歌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第三、四章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我高攀不上你吗?
·第五章 夸家乡
·第六、七章梁兄啊!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 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 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第十六 我保留发言权
·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第十八章 专门要好人“重新做人”
·第十九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上)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第廿五章 是我害死了他
·第廿六章 相见時难别也难
·长痛歌(订正稿) 序:忍痛苦吟 “长痛歌”
·长痛歌(订正稿) 第一章 开篇明志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长痛歌(订正稿)第三章 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四章 我高攀不上你吗?
·长痛歌(订正稿)第五章 夸家乡
·长痛歌(订正稿)第六章 梁兄啊!你是一头呆头鹅
·长痛歌(订正稿)第七章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八章 小船入大海
·长痛歌(订正稿)第九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六章 我保留发言权
·长痛歌()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01811/weizidan2005/12
·2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长痛歌(订正稿)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长痛歌(订正稿)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长痛歌(正订稿)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长痛歌(正订稿)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长痛歌(正订稿)第廿五章 是我害死了他
·长痛歌(正订稿)第二十六章相见时难别也难
· 没妈的孩子是棵草
·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评毛泽东的“三论”1)
·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评毛泽东的“三论”1)
· 《实践论》是“杀猪”的实践观 评毛泽东的“三论”2
·《实践论》是愚民政策的哲学根源评毛泽东的“三论”3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评毛泽东的”啥三论“4
· 《实践论》:似是而非的原理论 评毛泽东的“三论”5
· 认识的主体与客体及能动性与受动性评毛的“三论”6
·《矛盾论》与论“矛盾” 评毛泽东的“三论”7
· “物极必反”论矛盾 评毛泽东的“三论”8
·《矛盾论》之为用 评毛泽东的“三论”9
·借题发挥和借头过关 评毛泽东的“三论“ 10
·“窝里斗”之至论 毛泽东的的“三论”11
·辩证法与形而上学 评毛泽东的“三论”12
·现代化就是普世价值化 评毛泽东的“三论”13
· 《正处》者,非治国之正道也 评毛泽东的“三论”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借题发挥和借头过关 评毛泽东的“三论“ 10

六,借题发挥
   
   常态的人生,总是逢山开路、遇河架桥,顺理成章地解决问题。而毛泽东的一生则总是借题发挥。所谓 “借题”,就是制造借口找说词;所谓 “发挥”,就是小题大作、兴师动众。比如,借着胡风给中共中央的一封关于文艺问题的上书,毛泽东就亲自动手打出个 “胡风反革命集团”来,共抓出2100余人,逮捕92人,隔离62人,停职检查73人。最后,正式定为胡风反革命集团分子78人,划为骨干分子23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惩处,胡风本人判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6年,文革中加为无期。毛死后,落实政策的结论则全是属于无辜受害。就是说,按共产党自己的法律、政策、意识形态来判断,也是全然没有问题的。
   
   (一) 毛还要让 “借题发挥”滚雪球,而成为一环扣一环的链条。

   
   出于权谋的考量,又使因果循环造成了情势: “借题”已属不正派,但毛总是硬将谬论诡辩为“真理”,故而, 对第一巴掌的错打只有求助于打第二巴掌,来 “证明”该打;接连用第三巴掌、第四巴掌。。。。。。继续没完没了地证明下去。
   
    1 , 以子虚乌有的 “胡风反革命集团”的出现为借口,借题发挥,又开展了一个造孽更加深重的 “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即肃反运动,并且还规定了反革命占5%的基本估计,而使肃反严重扩大化。
   
   我当时22岁,在解放那年16岁,刚初中毕业,该算是历史清白。可因家庭问题,在肃反中整得我死去活来;又因没有查出我个人的任何问题,所以没有给处分,当然我也就不属于“扩大化”的范畴了;我什么都不是,只是落个 “鬼剃头”,医学上叫做 “斑秃”,就是头发呈圆钱状脱光;身上也出现一条条的红道道,奇痒难忍。医生说是 “神经性皮炎”,是受刺激造成的。运动中受审查的人们在精神上和肉体上受足了人间苦罪!
   
   到反右时,说我对肃反不满,就又成了划我右派的一条罪状.。这非但是我,而且是很大一部分人划右派的原因。这个 “不满肃反”,和不满镇反、土改、三反五反、思想改造、抗美援朝以及农业手工业合作化、私人资本主义改造,合起来就叫做 “反对五大运动、三大改造”,谁占其中之一者,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
   
   2, 毛利用反右派斗争搞借题发挥滚雪球,可就滚出了天字第一号的大问题。这个问题就是篡改党和国家的总路线,毛按着权力私欲来篡改中共“八大”确定的社会主要矛盾和以所谓世界观标准来划定某人的阶级属性,进一步再胡诌个 “阶级斗争为纲”,于是便想打倒谁就打倒谁。这样就导致毛泽东把党内外的大多数人置于自己的对立面,他自己就真正成为了 “一小撮”,以至最后成为孤家寡人。
   
   李志绥医生说: “毛往后所有的政治行动--共产党整风、大跃进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文化大革命--全是为了推翻 ‘八大’所制定的总路线而做的出击。”(《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第173页) “八大”的总路线是什么?是: “国内主要矛盾,已经不再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而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全国人民的主要任务是集中力量发展社会生产力,实现国家工业化,满足人民的经济文化需要。”(《中共党史大事年表》第117页)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关于政治报告的决议》中称之为 “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的矛盾。”但毛泽东不以为然,他认为 “八大”的决议是错误的,还坚持回到七届二中全会的提法: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阶级矛盾是社会的主要矛盾。虽然在1957年五一节前夕,毛在天安门城楼接见各民主党派及知识分子时说: “现在是新时代和新任务,阶级斗争结束,向自然开战。”随后,历史真相就已经大白,这是阴谋家抛出的剧毒蜜饵,导致巨大的鱼群中毒而亡。毛泽东一石投二鸟:一是毛自称的 “钓大鱼”、 “引蛇出洞”`、“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的 “阳谋”得逞;二是借口反击右派的 “猖狂进攻”,进而证明仍然存在 着“尖锐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以推翻 “八大”的决议.从此出炉了一系列鼓吹阶级斗争的文章。有一种舆论宣称,说是毛由于受到右派猖狂进攻,才又把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作为社会的主要矛盾。据王光美回忆,毛泽东在中共八大结束第三天(1956年10月1日),就在天安门上向刘少奇说八大的决议不正确。刘说已经发下去了。这正好说明此舆论是颠倒是非,对右派是落井下石。
   
   人民日报6月8日的社论《这是为什么》,是对右派的进攻令。是借写“恐吓信”这个题,说成是 “某些人利用党的整风运动进行尖锐的阶级斗争的信号”。一个月后毛在上海讲: “这次反右派斗争的性质,主要是政治斗争。阶级斗争有各种形式,这次主要是政治斗争,不是军事斗争,不是经济斗争。”(《毛泽东选集》五卷第445页)在青岛会议期间写了《1957年夏季的形势》,劈头写道: “在我国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反共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右派和人民的矛盾是敌我矛盾,是对抗性的不可调和的你死我活的矛盾。”中间指出: “和城市一样,在农村中,仍然有或者是社会主义或者是资本主义,这样两条道路的斗争。这个斗争,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取得彻底胜利。这是整个过渡时期的任务。”(同上,第456,458页)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写的《中共党史大事年表》写道; “(1958年)5月5日至23日,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举行。这次会议还根据毛泽东的意见,轻率地改变了 ‘八大’一次会议关于国内主要矛盾已经转变的正确分析,认为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仍然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道路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这就为阶级斗争扩大化提供了理论根据。”毛 “认为我国当前还存在着两个剥削阶级(一个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残余和资产阶级右派;另一个是民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两个劳动阶级(工人、农民)。”(第123页)这里关于剥削阶级的无稽之谈,现实地讲,就只针对知识分子了。“一个” 剥削阶级中,帝官封被打倒,只剩下资产阶级右派;“另一个” 剥削阶级中,民族资产阶级已交出生产资料,只剩下知识分子的知识无法没收了。这里的逻辑很清楚,斗争知识分子就是当前阶级斗争的内容,或说主要矛盾。
   
    3, 批周恩来的 “反冒进”,只是毛批周 “借题发挥”大链条中的一个环节。
   
   王若水在《新发现的毛泽东》一书的第八章中有详尽的说明:
   
   在1957年9月到10月的八届三中全会上,毛开始指责1956年的反冒进。他说,1955年来了一个高潮,1956年吃了亏,来了一个右倾,来了一个松劲,扫掉了一个 “多快好省”和 “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给右派进攻以口实(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第349页)共产党应该是促进委员会,只有国民党才是促退委员会。这是毛第一次对以周恩来为代表的务实派的批评。会后,人民日报在11月13日社论中要求批判右倾保守思想,说有右倾保守毛病的人, “像窝牛一样爬得很慢”, “这是把正确的跃进看成了 ‘冒进’。”社论还号召: “在生产战线上来一个大跃进。”
   
   11月2日至21日,毛泽东率领中国代表团到莫斯科去参加庆祝十月革命四十周年大会,赫鲁晓夫在会上宣布了苏联的雄心:要在15年内赶上或超过美国。
   
   好大喜功的赫鲁晓夫刺激了另一个好大喜功的毛泽东。他在会上建议赫鲁晓夫再加把劲,用十年的时间在主要经济指标上超过美国。他用这种形式来暗示苏联的劲头还不够足。至于中国,毛说: “我们15年超过英国。”(李越然《外交舞台上的新中国领袖》第163页)
   
   其实毛泽东的真正目标不是英国,而是苏联。苏共已在内部确定了一个没有宣布的目标:从1959年起,在12年内(即到1971年)达到共产主义。毛泽东正要同赫鲁晓夫争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导权,中国的经济建设怎能落在苏联的后面!
   
   然而,八大通过的 “第二个五年计划”建议和周恩来主张的反冒进方针,对雄心勃勃、急于求成世界帝王丕业的毛泽东无疑是一个障碍。
   
   年底,毛泽东到华东去了将近一个月,其间,还在杭州召开会议。会上表扬了安徽的治淮工程,并用这个例子来批评右倾保守。他说,安徽人民1957年一个冬季就搞了16亿土方,超过过去七年,说明原来的计划低了,保守了,应该批评右倾保守。批评右倾保守就很舒服,越批评越高兴,要愉快地批评右倾保守。毛还采取了一个异乎寻常的办法;指名道姓地批评了周恩来。(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第637页)
   
   从八大以后,毛管的事可是越来越多了。一是反右派,一是批判反冒进。这两件大事都是他亲自抓的;接着就是大跃进、人民公社。第一个五年计划,毛自己也知道没有经验,所以他开始时没有多插手。后三年开始插手, “以农业的跃进促进工业的跃进”,结果弄得国民经济失衡,在反冒进中窝了火。现在要开始第二个五年计划,他要亲自出马了。为了证明工业并非高不可攀,他当然要表现出,由于他的领导,中国经济面貌立刻大变。从八大后,毛发动了一个又一个对所谓右倾保守思想的攻势,矛头指向周恩来等人。他必须贬低别人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成绩,以此显示出自己的高明。1958年1月的南宁会议,是这场紧锣密鼓的第一个高潮。毛找了九省二市的第一书记参加,后来加上李富春、李先念和薄一波。会议的重点是反冒进。会上出了《工作方法六十条》,印发了周恩来、李先念的反冒进言论作为反面教材供批判用。毛泽东在会上多次讲话,更加严厉地批评反冒进,批评周恩来和陈云。会上气氛紧张,毛说;不要提反冒进这个名词,这是政治问题。一反就泄了气,六亿人一泄了气不得了。多用了人,多花了钱,要不要反?这些东西要反,但反冒进首先没有把指头弄清楚,十个指头只有一个长了疮,就只讲一个长了疮的指头。十个指头问题要搞清楚,这是关系六亿人口的问题,究竟成绩是主要的,还是错误是主要的?要保护热情,鼓励干劲,乘风破浪,还是泼冷水,泄气?如果当时不提反冒进,只讲一个指头长了疮,就不会形成一股风,吹掉了多快好省、四十条纲要、促进委员会这三个东西。这些都是属于政治问题,而不属于业务问题。
   
   1月12日,毛说:我就怕六亿人民没有劲。不是讲群众路线吗?六亿人民泄了气,还有什么群众路线?看问题要从六亿人民出发。又说:我对分散主义的办法是消极抵抗,还要小会批评,当着众人批评。小范围不行,就开中央全会,总要有点压力。毛还尖锐批评了印发的1956年6月20日人民日报社论《要反对保守主义,也要反对急躁情绪》。说这篇社论讲,既要反右倾保守,又要反急躁冒进,好像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实际重点是反冒进的;说没弄清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是资产阶级的方法;社论中引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序言的几句话来说明反冒进, “是用毛泽东来反对毛泽东”。他在这篇社论上批注: “不看”、 “庸俗辩证法”、“庸俗马克思主义”、 “尖锐地针对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