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没有“暴政文化”来做人的存身环境,何来的暴徒?]
孙丰文集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2)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句子的逻辑功能
·3)凡“以人民的名义”者,肯定不是人民。
·习的“阴谋篡党”指控,先验地包含着一种逻辑颠倒——
·二、那么,反腐败到底应反什么?
·反腐败就是清理人的生存环境,纯洁文化
·四、习指控的“篡党”根椐的是什么?真正的根据又是什么?
·五、共产党的党性就是玩阴谋,耍权术、勾心斗角,挑战人类伦理
·“低端人口论”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与侮辱!
·六、凡政党就只有一个合法性——那就是“党”字所包含的思想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七、(之二)
·八,习思想就是“两面派”基因或菌种的文化
·九、①共产党不是执政党。②能执政的永远是人,从来不是党!
·十、我们完成了在世上往下活的只是人,不是“党”,的当且仅当的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2)
·扒开包子皮,咱看看习“思想”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4)“独特的历史、文化…”也成不了高校“思想工作”的理由
·人是有德性的唯一物种。党没有德性只有合法性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对“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的纯粹知性的辩析
·“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所爆露的习的阴暗与残忍!
·“忠于党”和“不四分五裂”只是对相对意志的要求
·人无力纠正先天就错的知识,因人的能力是后天
·③根本就没有“治国理政”这一说
·“内涵段子事件”支持“共振”,但不支持“5.1”这个限定!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之二)
·“迷思”不构成为有效知识,民运同仁务必注重咬文嚼字
·语言中并没有“迷思”这个词
·马主义是为把掠夺和迫害狡辩成“合法”而作的证明—
·(1)思与想并不是同一行为
·(4)共产主义理想与信念的毫不动摇就是坚持对人民的镇压与迫害
·夏业良袁红冰:《关于郭文贵现象的辩论》立论错误
·知识上的矛盾不能被直观,但能被思辩所证伪
·袁红冰是一位不知天高地厚,无一点自知之明……
·人只应讲理,不能讲政治。讲不讲政治人都不能逃避在政治外
·任何事物发展变化以及最终的可能都是由它的“是其自身”所规定。
·人只有做正派人的义务,没有忠于党的义务!
·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这回事!
·老孙的台湾观
·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老孙的台湾观(2)
·三、那能理想能信念的是什么?被理想被信念的又是什么?
·老孙的台湾观(3)
·老汉来追随一回习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党性”是特殊阶层的人从多数人那里趋利的一个说词
·到底什么是空话?
·“政党”不需要忠诚。也从没见过“忠诚于党”的先例!
·没有野心家哪来的政党?
·习的“存在野心家”与“不能投鼠忌器”犯了语义颠倒!
·吕柏林描述小麦“返青”,就是小麦的“现象”
·“一国两制”在理论上成不成立是个哲学问题,不是科学!
·“一国两制”的内涵就是1十1可=2,亦可=3
·提出“两制”的人只有心底先肯定了社会主义是罪恶,
·评《新华社》:《坚决清除“两面人”》
·决心清除腐败和两面人的习总,你是几面人呢?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
·坚持什么样的底线来思维?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省部级干部的底线思维只应是回答:共党该不该亡?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只要“意识”就是对对象的认知的,不能靠树立来牢固!
·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正与意诚。不是党性!所以——
·实践政治根本就无标无准,又哪来的“硬杠杠”?
·“政治是人的存在两领域关系”,此定义也是老马所用的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社会主义说的却是实际。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一文的用心
·“党”就是为搞阴谋鬼计才成立为党的!
·党纲、党章、理念、目的都不能为党提供合法性,因——
·建一个党是实际,所以不存在能不能建成的问题
·论习近平的“坚持初心”
·“孔孟的初心与中国共产党的初心
·《共产党宣言》里最反动最具煽动性的两句话——
·答黄文麒先生:(以下是黄先生的批评。谢谢)
·“先进性”是“党”对非党者实施奴役的借口
·(2)民运到今天还只处在“反党”这个唯一立场上
·(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4)崇高与高尚同义,习却把它们当成了两个独立的思想
·(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6—1)政党只有纯洁性,既无先进性也无政治方向
·(6—2)对上节(6—1)的思想在纯知识上的释义
·(6—3)党性不能使人高尚、亦不能使人变诚实变纯洁
·(6-4)为什么说政党不能使人变高尚变纯洁?
·(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何为“该改与不该改“的标准?即绝对不移的标准。
·(2)人有本能——感性,故人能感知自身的一切
·孙丰无论什么人应讲的只是诚信,根本就没有增强政治意识这回事!
·关于近平说的“正确”的政治方向
·有了诚信,对政治的当且仅当的应用就在其中!
·习帝要增强的是- “权力要在'党的领导下'运行”!
·既知灯下黑,何不多多关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暴政文化”来做人的存身环境,何来的暴徒?

   没有“暴政文化”来做人的存身环境,何来的暴徒?
   
   上说了《没有无原因的后果》,今还是这同一个命题。不同的是上节是把因果性当做“原则”来阐明,以证明它做为原则是先天的不是经验的。今天讲的是有实际内容的因果性。
   
   让我们先介绍几个暴徒案例,1968年火烧“英代办”;全中国的墙上都写“红色恐怖万岁”,“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这些行为是不是暴徒?以这一理由判处遇罗克死刑,画家张郎郎也差点与他一同见闫王;四名警察死刑前强奸张志新,又割断喉管(辽宁省有二十多起割喉案),是不是暴行?聂树斌、呼吉格勒图、雷阳、孙志刚……话摘器官……是不是暴行?


   
   方志敏的奶奶与爸爸跪地哭嚎要求不要杀他五叔,他却“坚决地”杀死了自己的亲叔,这不是暴徒还能是内圣之德?
   
   30年毛泽东指示李韶九发动富田镇反以反AB团为名杀死7万多红军骨干,还有改组派二万多,社会民主党人六千二百多;张国焘31年于白雀园镇反三个月就杀红三军主要骨干六千二百多,杀死周围的群众没法统计;而夏曦在洪湖先杀死一万多,后又装麻袋沉入洪湖二万多人、老百姓都不敢捕鱼,捞上的全是尸体……这不是暴徒,还能是“绘画绣花作文章?”共产党是不是推行暴徒文化的社会势力?
   
   毛泽东喊的“革命是暴动,是暴烈的行动”,以及用来做注释的“跳到地主老财小姐、姨太太床上去打个滚”是不是酿制暴徒的文化?《共产党宣言》、《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以及“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就是暴徒文化的宣言书!
   
   45年党的七大讨论到除奸政策时,有位代表发言说:“除奸要十分稳重是完全正确的,左倾教条宗派在江西苏区杀人太多了。”这句话立即震动了全场。不少代表纷纷接著说:“杀人多,杀得惨,把许多好干部都杀掉了!”有代表控诉:“在内战时期,老根据地的人口减少了近20%。人哪去了?战争牺牲是主要的,但我们自己杀了不少自己的好同志。共产党杀的甚至比国民党杀的还要多。许多好干部都是自己杀的呀!”
     
   此是共产党自己“的第七次代表大会白共产党中央的控诉!这些行为能不是暴徒?哪个忠诚于党的高级干部敢说不是,请伸出脖子来享受享受党的这种关怀与爱护!
   
   “共产党杀自己同志比国民党杀的还多呀!此话是扬尚昆向吳盛荣讲的,(档案中被删)。而且最大小学生刚进常委时就建议消毁对他们(不是对党)不利的档案,到党倒台便于逃避人民的清算。连小学生都随时想逃到党外,难道中央委员里有一个忠诚于党的人吗?
   
   共产党只有向世界证明了“以上事实不是暴徒行径”,才能说自己不是暴徒。但这些已由两《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定》所记载。现已有许多史料可证89年的64大屠杀就是邓小平、李鹏们玩的阴谋。邓小平说“杀他二十万,保二十年平安”还能是温柔乡里轻歌燕舞?
   
   以上事实已写在共党党史。不需老村夫来重复,人人知道。我要说的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以及整个马克思主义学说,就是宣扬并鼓吹暴徒文化的宣言书,要知道这些文献的功能是用来创立社会制度的,而制度是人往下活所遵守的规范,人在完全无知的情况下落在了这一文化中,一睁眼那刻就泡在这一文化毒液里,这社会主义和共产党是中国人生存的条件与环境啊,是这社会主义和共产党对国民发生剌激,处在其中的人是时时,事事都不自觉地被播种这一文化,被共产主义这一暴徒文化所作用,在意识里留下的能是圣人的一而惯之的“唯仁义”二字?或是老子的“道”?世上可曾有一个篡了政权的共产党国家逃避在灾难之外的?
   
   我只好重复柯尼斯堡哲人的话:人的任何知识不管以什么方式或方法与对象发生关系,那知识借以直接与对象处在联系中的,并且一切知识借以获得被反映的原料的是直观。而直观就是对象对人发生的剌激,我们是被对象的剌激在意识里留下了观念。而后从我们的能知识的能力里产生出反映观念的概念,把观念加以比较,筛选,做出联结,这才形成出知识。可见人类知识的始源就是环境对感性的剌激所留下的印象即观念。”共产党和它的共产主义制度发生什么品体的剌激,不幸落在这个环境里的人就成为什么道德的人。共产主义是以侵略和迫害为本质的势力,发生的当然就是如何去剥夺,剥夺之后就是“保江山”啦。所以共产党有一天一时不玩侵犯把戏的吗?
   
   共产党指责港人是暴徒里已是偷了天换了日的共产主义革命的彻底性,到了最大小学生手里就是两个维护了!没有“暴政文化”来做人的存环境何来的暴徒?
   
   上说了《没有无原因的后果》,今还是这同一个命题。不同的是上节是把因果性当做“原则”来阐明,今讲的是有实际内容的因果性。
   
   让我们先介绍几个暴徒案例,1968年火烧“英代办”,全中国的墙上都写“红色恐怖万岁”,“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这些行为是不是暴徒?以这一理由判处遇罗克死刑,画家张郎郎也差点与遇一同见闫王,四名警察死刑前强奸张志新,又割断喉管(辽宁省有二十多起割喉案),是不是暴徒行?聂树斌、呼吉格勒图、雷阳、孙志刚……话摘器官……等等,是不是暴行?
   
   方志敏的奶奶与爸爸跪地哭嚎要求不要杀他五叔,他却“坚决地”杀死了自己的亲叔,这不是暴徒还能是温馨?
   
   30年毛泽东指示李韶九发动富田镇反以反AB团为名杀死7万多红军骨干,改组派二万多,社会民主党人六千二百多;张国31年于白雀园镇反三个月就杀红三军主要骨干六千二百多人,杀死周围的群众没法统计;而夏曦在洪湖先杀死一万多,后又装麻袋沉入洪湖二万多人、老百姓不敢捕鱼,捞上的全是尸体……这不是暴徒,还能是“绘画绣花请客吃饭作文章?”共产党是不是推行暴徒文化的社会势力?
   
   毛泽东喊的“革命是暴动,是暴烈的行动”,以及用来做注释的“跳到地主老财小姐、姨太太床上去打个滚”是不是酿制暴徒的文化?《共产党宣言》、《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以及“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都是暴徒文化的宣言书!
   
   45年党的七大讨论到除奸政策时,有位代表发言说:“除奸要十分稳重是完全正确的,左倾教条宗派在江西苏区杀人太多了。”这句话立即震动了全场。不少代表纷纷接著说:“杀人多,杀得惨,把许多好干部都杀掉了!”有代表控诉:“在内战时期,老根据地的人口减少了近20%。人哪去了?战争牺牲是主要的,但我们自己杀了不少自己的好同志。共产党杀的甚至比国民党杀的还要多。许多好干部都是自己杀的呀!”
     
   此是共产党自己“的第七次代表大会的发问!这些行为只是暴徒?哪个忠诚于党的高级干部敢说不是,请伸出脖子来享受享受党的这个关怀!
   
   “共产党杀自己同志比国民党杀的还多呀!此话是扬尚昆向吳盛荣讲的,(此话档案中被删)。而且最大小学生刚进常委时就建议消毁对他们不利的档案,到党倒台便于逃避人民的清算。.
   
   共产党只有向世界证明了“以上事实不是暴徒行径”,才能说自己不是暴徒。但这些已由两次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所记载。现已有许多史料可证89年的64大屠杀就是邓小平、李鹏们玩的阴谋。邓小平说“杀他二十万,保二十年平案”还能是温柔乡里轻歌燕舞?
   
   以上事实已写在共党党史。不需老村夫来重复,人人知道。我要说的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以及整个马克思主义学说,就是宣扬并鼓吹暴徒文化的宣言书,要知道这些文献的功能是用来创立社会制度的,而制度是人往下活所遵守的规范,人在完全无知的情况下落在了这一文化中,一睁眼那刻就泡在这一文化毒液里,这社会主义和共产党是中国人生存的条件与环境,是这社会主义和共产党对国民发生剌激作用,处在其中的人是时时,事事都不自觉地被播种这一文化,被共产主义这一暴徒文化所作,在意识里留下的能是圣人的一而惯之的“唯仁义”二字?或是老子的“道”?世上可曾有一个篡了政权的共产党国家逃避在灾难之外的?
   
   我学只好重复柯尼斯堡哲人的话:人的任何知识不馆以什么方式或方法与对象发生关系,那知识借以直接与对象处在联系中的,并且一切知识借以获得被反映的原料的是直观。而直观就是对象对我们发业的剌激,我们是被对象的剌激在意识里留下了观念。而后从我们的能知识的能力里产生出反映观念的概念,把观念加以比较,筛选,做出联结,这才形成出知识。可见人类知识的始源就是环境对感性的剌激所留下的印象即观念。”共产党和它的共产主义制度发生什么品体的剌激,不幸落在这个环境里的人就成为什么道德的人。共产主义是以侵略和迫害为本质的势力,发生的当然就是如何去剥夺,剥夺之后就是“保江山”啦。所以共产党有一天一时不玩侵犯把戏的吗?
   
   结论:在共产党指责港人是暴徒里已是偷了天换了日的共产主义革命的彻底性,到了最大小学生手里就是两个维护了!
   
   大家是在反对对抗共产党,没觉察到共产党是一个知识,一种文化,它做为知识具有的真值性才是这些年八蛋罪恶的根源!
(2019/07/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