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匪政权无法解决当前的困境]
苏明张健评论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只有死路可走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台湾旅行法》让习政权更加孤立
·习近平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2018年是习近平受难日的开始
·扫黑除恶就是再次抢劫民财
·恐惧中的习近平在倒行逆施
·习近平只能加速经济的全面崩溃
·加强党的领导,必将促动全民大革命
·大变革在即,莫靠鬼神,只说实际
·野心膨胀的习近平步步失算
·所谓的两会并不解决任何民生问题
·机关算尽的习近平该考虑结果了
·温哥华2018中国大变局研讨会发言
·家家有本受共党残害的账,为什么不说出来
·追求自由和权利才是中国人的梦
·习近平走的是未开战先投降路线
·连连失败的习近平
·习近平的愚蠢招致更惨的失败
·习近平自己惹祸上身
·习近平必将使共党政权倒台在今年
·蠢货习近平越走越邪恶
·在中美贸易和知识产权盗窃上,习为什么一言不发
·中美贸易谈判美国全赢,中国输光
·中朝这种政权,越早灭掉越好
·在多伦多悼念六四聚会上的发言
·终结共党政权,既是天意也是民意
·真正的民运人士们,做抉择的时候到了
·再评《反共、反习民主革命大联盟》的必要性
·习近平还有退路吗
·该出手时就出手,加速共匪政权的倒台
·习近平确实是个蠢货
·习近平号召老百姓挨饿去打贸易战
·习近平是下台还是推出个替罪羊
·蠢货习近平还想称尊
·如日中天的习近平正在垂死挣扎
·习近平倒霉的时候到了
·彻底铲除共匪政权的时机已经到了
·习近平和它的匪类政权焉得不垮
·习近平必将走上对外投降、对内更残酷之路
·面对即将到来的政局大变革,中国人该做的心理准备
·灭亡前的习政权必将更疯狂
·习政权的所为,反而坚定了中国人铲除共匪的信心
·习政权是中国人和世界消灭的对象
·蠢货习近平实在蠢得很
·现实的习政权是前面无路,后退必亡
·中国人离挨饿的日子不远了
·一塌糊涂的习政权一败涂地
·被世界各国围堵的习政权
·弄虚作假的习政权自曝其丑
·共党一贯的陈词滥调挽救不了它的败亡
·习近平干尽蠢事,看不到希望的中国人该起义了
·共匪的慌乱不知所措,正是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良机
·匪二代习蠢货除了到处丢人现眼,还能干什么
·女人是抵抗社会败坏的最后防线
·川习会谈的输家是谁
·人权与奴才,张首晟与孟晚舟
·不堪一击的共匪政权
·习政权的谎言何时了
·猪瘟和习蠢货的两个讲话
·2019年是全民大起义实现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习蠢货在中纪委会议上喊口号,仍然无法避免政权的灭亡
·习蠢货的折腾,终于为它的政权赢来了重大风险
·习和它的政权深深陷入了亡党的恐惧
·习蠢货的冥顽不灵是中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喜事
·2019年是中国人至关重要的一年
·“加强党的领导”是共匪垂死的口号
·陷于风险中的习蠢货是人类自由的敌人
·充斥着谎言和欺骗的两会能解风险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匪政权无法解决当前的困境

2019-07-21

   

   共匪进城仅八年,就抢走了农工商业主们的所有资产。接着又在1957年搞一场反右运动,目的十分明确,那就是杀了你们,抢了你们,不但不准说,还要赞颂它们伟大。公开的反对声是被压下去了,但人们私下里的谈论是共匪永远无法禁止的。

   我父亲的几位老朋友,老同学,老同事,经常轮流在各家聚会。凡是在外边不许说的话,在这样的聚会中就成了他们聊天的话题。那个时候的我还很小,可是有些话我还是听得懂的,例如他们最反感的就是“党领导一切”。他们的共同感受就是:凡事没有党插手,一切工作都可以顺顺利利地干完做好;只要党一插手,马上一切大乱。

   他们当中有几位曾被官方派去苏联参观学习过的。这些人说,苏联的规定是专家治厂,党不允许插手工矿企业。为什么我们这个伟大的党不去学学,整天弄一帮外行的大老粗对技术人员和技术工作指手画脚,造成工期延误,质量低劣,浪费极大。

   两年后的1959年,是共匪认为的建国十周年,周恩来在人大会堂的宴会厅宴请高级知识分子时说:“你们是旧社会给我们留下的五百万宝贝。”事后我听到在我父亲这些高级知识分子的聚会中,有人说,这五百万留在了大陆上的知识分子,已经有三百多万被扣上了右派分子的帽子。或被整死,或被判刑,或被下放劳改。剩下的这一百多万被捆住了手脚、又被封住了嘴的知识分子,还能干些什么?

   后来的那场十年半的文化革命,共匪自己也承认那是一场浩劫。在毛土匪带着红暴徒造了两年的反以后,倒也无论家庭出身的红与黑,就一块儿被赶去上山下乡了。我所去的那个公社和那个县的图书馆里,仅有的就是马恩列斯毛全集,没有莎士比亚或莫泊桑、雨果的任何著作。我用了两年多的时间通读了两遍马恩列斯毛的全部的东西,遵照着古人“尽信书不如无书”的教导,锻炼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独立判断,开始明白这一大堆的主义和思想中,竟然最缺乏的是人性、人本和人文的东西。可以说,一场文革大浩劫,正是在我的思想和意识中形成了反共反党的心理,和反共反党的理论武器。

   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了,共匪变了吗?不但没变,反而更加厚颜无耻地对一切事情指手画脚,大有不把人心搞乱、搞砸誓不罢休之势。最近几个月,奴才林郑月娥秉承了主子共匪的意图,在香港要强行将《逃犯条例》通过修法,终于激怒了港人,但同时也给共匪惹了一个大祸。

   7月18日欧盟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强调中国具有恪守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的国际法义务,同时呼吁香港政府撤销争议重重的《逃犯条例》,兼且呼吁欧盟国家禁止向香港警方出售防暴装备。这个决议当即得到了绝大多数议员的同意。

   7月17日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举办了跨大西洋人权合作的研讨会。欧盟人权问题特别代表吉尔摩发表了演讲,就新疆维族人权和香港问题回答与会者的提问。他说:“人权是普世价值,不是某国政府的内政。”这句话如同一个响亮的耳光,直接打在了共匪政权的脸上。

   几年前的香港雨伞运动后,自由之地的香港出现了“政治犯”这个罪名,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有几个搞运动的香港人去了德国请求政治庇护,得到了德国政府的批准。这次的反《逃犯条例》的抗争中,已有不少的香港人去台湾,也是请求保护。当记者问蔡英文总统将如何对待这些年轻人时,蔡总统的回答是:“我们会做出妥善的安排。”但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共匪外交部发言人说:“台湾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说“台湾将成为逃犯的天堂。”

   对于共匪喉舌或奴才的话,我从来都不屑于去批驳。但在人权问题的立场上,我不得不说几句话去界定逃犯和人权的不同定义。89六四大屠杀发生后,世界上的许多国家都接受了大批的中国政治难民。仅以美国和加拿大为例,分别保护了四万多中国大陆人。按共匪的说法,美加两国都是逃犯的天堂。既然这些中国人都是逃犯,换句话说,就是这些中国大陆人都是犯人,应该老老实实地死在共匪大屠杀的枪口下。侥幸逃出了枪口的人就是逃犯,应该罪加一等。凡是收容了这些中国人的国家,就是逃犯天堂的国家。

   在海外的中国人将近六千万。这三十年来因为信仰的追求,甚至因为“一胎政策”和被扒房圈地而跑出来、并被许多国家的政府保护了起来的中国人有多少?难道这些中国人都是逃犯?这些被共匪污蔑为逃犯的中国人,实际上是在逃离共匪这个虐待人权、钳制自由的无法无天的极权暴政政权。

   美国的传统基金会在2017年发布的每年一度的“经济自由指数”的报告中,香港第23次被评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得到这个殊荣的理由是:一,香港有完善的税收政策;二,香港有简便的通关程序;三,香港有自由开明的文化;四,香港有自由奋斗的空间;五,香港有自由看世界的窗口;六,全球158个国家对香港人免签证。

   香港成为世界第三世界金融中心,和被誉为“东方明珠”城市的得来,是由于独立的司法制度,和对人的基本自由的保障,绝对不搞对一个领袖的个人崇拜,更不宣传一个主义。学术是自由的,尽管尚未民主,但已经是一个世界公认的繁荣城市了。

   共匪这七十年,幸福、繁荣、盛世、强大、高速发展、世界触目的嚎叫声始终不断,但都是自吹自擂出来的。所谓的大市场,其实是个贫穷落后无法无天且又贪污腐败的大市场。这就是外商纷纷撤离中国大陆的根本原因,甚至连稍具规模的中资企业也撤去了外国,留下了超过50%的庞大失业人口,是共匪根本无法解决的大问题。

   一个最普通的常识是,凡是一个国家或一个城市,经济发达的最突出的现象就是劳工短缺。例如台湾和香港近几年都在大量引进外国劳工,而本国本地的人民普遍都有第二和第三份工作。唯有特色的共产制度下,失业永远是个无法解决的问题,但却又拼命宣传经济永远在发达和腾飞。这种违背逻辑的宣传和现象,竟然也有人相信,甚至也在帮忙吹捧,突显出主子和奴才之间的肮脏的相互利用的下贱的关系。

   7月5日加拿大情报部门以违反相关规定为由,把曼尼托巴大学医学微生物副教授邱香果和她的生物学家丈夫成克定带走。邱香果来自中国天津市,来加后与同事共同研究伊波拉病毒的治疗。这对夫妇被情报部门带走,显然是与出卖加拿大医学科技机密给共匪政权有关。他们或许是科学上的佼佼者,但在人品、人格上却和共匪一样,都是窃贼式的人物。

   另一位居住在瑞士的中国科学家叫做薛功达,被控参与窃取英国的葛兰素史克制药厂的价值5.5亿美元的商业秘密。瑞士联邦法院在7月12日裁定,根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联邦法院的要求,已在5月28日逮捕了薛功达,并将他引渡到美国。薛功达的妹妹薛渝在去年8月向美国联邦法院认罪,承认盗窃了GSK公司的生物制药的秘密,并将其出售给中国政府。薛功达在瑞士任职,利用他妹妹窃取的情报在实验室进行试验,同时在中国成立药业公司以此获利。美国司法部已经调查清楚,这家药业公司是由中国政府资助的。

   真是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共匪杀人如麻,就有中国人把杀害人命当做理所当然。共匪盗窃成性,就有中国人把偷窃外国科技情报当做是爱国的表现。被共匪遭害得国不成国的中国大陆还可爱吗?与其说爱国,不如说爱共匪更直接了当些。但共匪又有什么值得这些中国人去爱呢?无非是共匪还在当政,假装地说爱它;为它效力,不过是为了自己能够得到蜗角之名,或者换碗狗粮吃而已。殊不知祖宗的美德和后代的清誉,都断送在他们的不耻行为上。至于是否值得,还是要以人本去衡量。

   7月17日川普在白宫会见了来自十七个迫害宗教信仰的国家的27名人士,中国大陆有4个人,包括了新疆维族人,藏族人,和基督教教徒。早在今年3月,蓬佩奥就在一次工作报告会上,指责中国大陆在侵犯人权的问题上是“无人可比的”。七十年来的中国人权问题,终于引起了先进文明世界的关注。这就等于是又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了共匪政权的脸上。

   共匪从西方照搬了马主义,在中国大陆大搞暴力共产运动,以致愚蠢到了要把它们认作是天堂的共产主义搬到人间来,由共匪来当这个领袖。我们本土的道教、儒教被共匪大肆批判;外来的汉传藏传、佛教也同样遭殃;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的信徒们都受到了虐待和打压。唯有把共产马主义时常挂在嘴上的党棍平安无事,而且还可以升官发财。可是这群口头信仰马主义的党棍,几乎个个都是杀人犯、贪污犯、抢劫犯,和盗窃犯。

   中华民族没有神道的宗教,所有的是儒释道三家的学术思想。这三家的古圣先贤化神道为人道,一切从人本出发给我们留下的是人文哲学的思想。天地人三位一体,天和地的美德就是人的美德,天和地的化育和无上的创造力,就是人的潜在的无限的动力和能量。人在创造历史,因为这个世界是属于自由人的。

   已经陷于严重的内忧外患而垂死挣扎中的习蠢货,因为搞华北地区的三军大军演,所以跑去了内蒙古的赤峰市。它向在校学习的学生说:“看到了你们健康的成长,我就放心了。”

   据说这群学生是大学生,听到了习蠢货的这句话,个个都在微笑,似乎他们都很健康。天上的空气和地上的水土全被严重污染,他们从小就吃着假冒伪劣毒的食品和药物。长到了学习明德的阶段,听到了习蠢货这句虚情假意的话,竟然开心地微笑了。中国大陆的前途在哪里?没有人问中美之间的继续谈判为什么还在打电话的阶段;因为什么美国总统川普说他和习蠢货的关系不再亲密了;北戴河会议召开了没有;为什么习蠢货不在北戴河准备会议,跑来赤峰干什么?

   美国卖给了台湾先进武器,搞军演也该在台海地区。为什么在华北地区搞军演?共匪搞军演吓唬不了世界,也吓唬不了台湾,更吓唬不了中国老百姓,因为共匪搞军演从来不让老百姓知道。难道是保护北戴河会议?那就证明共匪这个政权真的成了惊弓之鸟,随时可以完蛋了。再不然就是用军演去震慑共匪高层中反习倒习的势力,那就更加证明了习在七年中根本没有掌握实际的权力。如果不用军演去吓唬一下的话,习蠢货随时都会被当做替罪羊,为一切的败象负全责。

   习蠢货自身不保,它的政权更是有今天没明天。那么那支军队在保卫谁呢?军人是来自社会各个阶层的子弟,试问哪一个阶层是被政权施恩和宠爱而没有受到重创的?这些军人复转后的出路是什么?难道不是走上抗暴维权之路?抵制共匪的香港人被捂毛、篾片骂了个狗血喷头,但大陆去香港买奶粉的人仍没有减少。许许多多的为什么,没有人解答。中国大陆仍然强大、仍然在施舍世界各国,否则世界人民不是挨饿,就是讨饭。这种谣言居然还有人信,也就离国将不国不远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