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開心
[主页]->[新会员区]->[開心]->[陳渺家的聚會風波平息了(有聲讀物)]
開心
·国度时代神以话语来作工的真实含义是什么?藉着话语都达到了哪些果�
·为什麽在话语时代人不看神的话就感觉黑暗、感觉不行了呢?
——2. 享受《话语成就一切》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神为什麽站在不同的角度上说话?意义是什麽?
·神这次道成肉身主要是藉着什么来成全人的?为什么不显神蹟奇事?
·今天神道成肉身主要是完成什麽工作?「话在肉身显现」的实际意义是
——3. 享受《作工异象(一)》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在人来看约翰作的工作大于耶稣作的工作,那他为什麽不能代替主耶稣
·为什麽耶稣的工作有一部分是根据旧约圣经作的,而今天神的工作却在
—— 4. 享受《作工异象(二)》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为什麽主耶稣说了许多话人都不明白,他也从不向人解释,只钉完十字
·最后一步工作为什麽作在中国?意义是什麽?
—— 5. 享受《作工异象(三)》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为什麽神在不同的时代叫不同的名?
·神的性情是随着时代的不同而变化的吗?为什麽?
·神是永恆不变的是指什麽说的?神是常新不旧的又是指什麽说的?
·为什麽神在末世所显明的性情是刑罚审判,而不是慈爱怜悯呢?
·为什麽说耶和华造了人类之后工作并没有完成?
·若神不道成肉身,光灵作工,人能不能认识神的全部性情?为什麽?
·神为什麽要取名?一个名能代表神的全部吗?
·神道成肉身的长相能代表神原有的形像吗?为什麽?
—— 6. 享受《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为什麽说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经营人类的工作是因着什麽而有的?
·经营人类的工作为什麽说不包括创世?
·经营人类的内涵之意是什麽?
·人若只注重认识三步工作中的一步工作,会导致什麽样的后果?
·为什麽说三步作工是人该认识的最大异象?
·为什麽说三步作工中的任何一步作工都不能单独拿出来作为全人类惟一
·一批又一批抵挡神新工作的宗教专家是怎样产生的?
·为什麽人对神末世的工作观念重重,而对前两步工作却没有观念呢?
——7. 享受《道成肉身的奥祕(一)》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為什麼有的人自稱是神而他卻不是神?
·為什麼說被聖焓褂玫娜伺c他作的工作都不能直接代表神?
·约翰是从应许生的而且作的工作也很大,那他为什麽不能称为神呢?
·约翰作的工作与耶稣作的工作在实质上有什麽区别?
·耶稣道成肉身为什麽不及早地尽职分,而是等到29岁才开始尽职分?
·主耶稣当时行了很多神蹟奇事,能证明他是一个超凡的肉身吗?
·神「道」成「肉身」作工的原则是什麽?
·为什麽开闢时代非得神自己亲自作?难道受造之物就不能代替吗?
——8. 享受《道成肉身的奥祕(二)》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為什麼神的這步工作不向外邦公開而是隱祕的呢?
·道成肉身的神的形像为什麽只是向一部分在他亲自作工期间跟随他的人
·神向万民显现的形像是指什麽说的?
·為什麼神在肉身的工作不涉及太大的面積?
·道成肉身的神為什麼不能長久地與人在地上生活?
——9. 享受《道成肉身的奥祕(三)》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道成肉身的神为什麽不需要明白许多处世的原则与规律,不需要学习更
·道成肉身时代的工作分哪两部分?为什麽要分两部分?
——10. 享受《道成肉身的奥祕(四)》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神说,「一个时代代表神的一部分性情,律法时代代表哪方面性情,恩
·神在一个时代所发表的性情能代表神的全部性情吗?为什麽?
·在末了的时代神为什麽不再像恩典时代一样给人医病赶鬼、按手祷告、
·若光有恩典时代的医病赶鬼、罪得赦免,没有末后的刑罚审判,人的罪
·神为什麽不直接以灵的方式、以灵的身分来拯救人而是道成肉身呢?
·神会不会再第三次道成肉身?为什麽?
·为什麽说末世的工作中话语的威力大过显神蹟奇事的威力,话语的权柄
·为什麽说拯救工作若不藉着道成肉身根本达不到果效,不能将罪恶的人
·耶和华的话、耶稣的话与今天全能神的话有什麽不同之处?都达到什麽
·先知所说的话与全能神所说的话有什麽区别?
·「道成肉身的意义是什麽」其中包括哪几方面?
——11. 享受《律法时代的工作》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耶和华作工在以色列的意义是什麽?
·若耶和华将人造完之后,不再作工在人中间,人类将会如何?
·为什麽神将第一个时代称为律法时代?
——12. 享受《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神在三个不同的时代作工的内容都不同,每步工作都是根据什麽作的?
·为什麽主耶稣的工作是以慈爱怜悯的性情来作的,而不是刑罚与咒诅呢
·若没有耶稣的救赎,人类将会如何?
——13. 享受《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神为什麽要道成肉身?道成肉身的重要性是什麽?
·为什麽说道成肉身的神成了大多数信神之人的仇敌?
·灵作工与肉身作工达到的果效有哪些区别?
·为什麽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直接作工?
·为什麽律法时代的工作是以灵的方式而不是道成肉身?
·为什麽审判全人类的工作不是灵直接作而是道成肉身的神来作?
·神在肉身中作工的最长之处是什麽?
·为什麽说神道成肉身来作工太有必要了?
——14. 享受《神所在「肉身」的實質》該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神道成肉身的生活与作工共分为两步,第一步是什麽样的生活?第二步
·道成肉身的神与受造的人有什麽区别?
·神所道成肉身的实质是什麽?
·耶稣未尽职分以先是普通正常的肉身,那他尽职分时显的神蹟奇事还是
·为什麽说道成肉身的神务必得有大脑的正常思维?务必得有正常人性?
·什麽是道成肉身、灵「实化」在肉身?
·为什麽说神第二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比第一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更大?
·为什麽说神在肉身中的工作是在征服工作中彻底完全的?
·神说:「在耶稣那步作工之中,为什麽说没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呢?
——15. 享受《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該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为什么说两次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神有性别的划分吗?为什麽?
·为什麽人都认为神只能是男性,而不是女性呢?
·耶和华说的男人是女人的头是针对什麽说的?
·神两次道成肉身的性别是根据什麽而定的?
·兩次道成肉身有哪些區別與聯繫?
——16. 享受《道成肉身的神與被使用的人在實質上的區別》該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神使用的人同样是神的灵在肉身中作工,那为什麽历
·神道成肉身在地上作工,为什麽非得有几个神所使用的人在人性裡来配
·神所具备的正常人性与人所想像的正常人性有什麽区别?
——17. 享受《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該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同样都是圣灵作工,有什麽区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陳渺家的聚會風波平息了(有聲讀物)

麗 君

今天是週末,也是陳渺家聚會的日子。

女兒小美先開口談了自己對神話語的領受認識,看著女兒有些長進,陳渺嘴角掛著微笑,兒子小強很安靜,沒怎麼說話,小強剛參加聚會,這個陳渺也能理解。陳渺把目光轉向丈夫劉磊,看他沒有說話的意思,陳渺的不滿寫在了臉上,心想:「今天,我已經耐心地跟你說過,不管對神話真理是怎麼領受的都可以談,你怎麼就不聽呢?你不開口交通,別人怎麼知道你什麼情形,怎麼幫助你啊?」

陳渺不高興地對劉磊說:「你也談談吧!」劉磊看了看陳渺,簡單說了幾句就說他談完了。

看到劉磊敷衍的態度,陳渺心生嫌棄:「你這人聚會倒挺積極,一次會也不落下,但光守規條走過程,生命一點也不長,看你在教會聚會小組裡誇誇其談的,怎麼在家裡聚會就不說話,這麼被動?」

又到了週末聚會的日子,陳渺看見劉磊不但不開口交通,還在那犯睏打盹兒,她越看心裡越來氣,冷冷地說:「你聚會打盹,在神話語上也沒什麼開啟亮光,就是沒有聖靈作工!」劉磊找理由辯解,陳渺更生氣了,不由得大聲對他說:「你為什麼在教會小組聚會能交通,在家就不交通?如果有實際在哪裡都能談出真實的認識來,我看你在聚會小組能交通也是講字句道理誇誇其談,純屬是在迷惑人!」陳渺話音剛落,小美和小強的目光齊刷刷看著劉磊,氣氛一下子變得好緊張,劉磊憋紅了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次的聚會在尷尬的氣氛中結束了。

陳渺終於迎來了第三個週末,她希望在今天的聚會中丈夫能主動開口交通。

傍晚,夕陽西下,陳渺一家四口早早地吃完晚飯,開始聚會。每人輪流讀了一段神的話,讀完一篇後,大家都在揣摩,陳渺心想:「每次聚會劉磊與小強都交通的比較少,不行,今天聚會我得先讓他們爺倆開口交通,這樣多操練,他們才能明白更多的真理。」

「你們先揣摩揣摩神的話,對哪段有認識就交通哪段,儘量把對神話語的純正領受和自己的認識都交通出來。」陳渺看著劉磊趾高氣揚地說。

話音剛落,劉磊說:「我怎麼感覺你像老師一樣,每次你都是提問題的,我們就像是學生,是回答問題的。」

陳渺一聽這話,頓時火氣往上冒:「我怎麼就成老師了?讓你們操練交通還不是為你們好,不接受還說風涼話,你這人太自是了吧!」陳渺憋不住了,反駁說:「你說這話是不是不通靈啊?聚會總得有人先交通,有人後交通,難道你在教會小組聚會不是輪流著交通?」

劉磊欲言又止,被陳渺堵得啞口無言。僵了幾秒後,劉磊為了緩和僵持的氣氛,說:「我們在教會小組聚會讀神的話都是讀一段交通一段,不像咱們在家裡整篇都讀完才交通,這樣容易忘記。」

陳渺隨即說:「我看你這人太死守規條了,你們那個聚會小組有年齡大點的弟兄姊妹,他們的記憶力肯定不如年輕人好,就得一段一段交通,咱們在家裡就不一樣了,一週就一次聚會,要是一段一段地交通,一次聚會能看多少?這是靈活的,我看你就是不通靈……」

劉磊沉著臉不甘示弱地回應著陳渺,幾個回合下來兩人各持己見,氣氛更僵了。

小美和小強看看陳渺又看看劉磊,不知該說什麼好。陳渺把注意力放到兩個孩子身上,讓他們都說說各自的看法。當聽到小美和小強都贊同她的觀點時,陳渺像打了勝仗似的得意地瞥了劉磊一眼。就這樣,這次的聚會最後還是不歡而散了。

第二天,陳渺正在打掃客廳,看見劉磊下班回來沒和她說話,陳渺心裡不滿,更不想搭理劉磊。昨天聚會的一幕幕情景頓時浮現在陳渺的腦海,她心裡有種衝動,很想對劉磊說:「本來聚會是讓人享受神的話、享受聖靈的帶領,可跟你聚完會我一點享受都沒有,心都覺得累,你每次聚會都不好好交通,還挺自是,下次你再這樣,就別參加家庭聚會了。」陳渺放下手中的拖把剛要開口,意識到自己作為基督徒這樣說話太沒理智,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

第四個週末來到了,這天火辣辣的太陽正當空,陳渺一家人吃完午飯便開始聚會。

唱完詩歌後,陳渺心想:「上次聚會劉磊說讀完一段神的話就交通,這樣果效好,這次我讓他選擇,看他怎麼說。」「今天咱們怎麼讀神的話,是一篇全部讀完再交通還是讀一段就交通一段?你們都說說吧。」陳渺問完後,特意看了一眼劉磊,可他沒吱聲,小美和小強建議還是整篇讀完後再交通,這樣對神話語的中心意思能更好理解些。

劉磊附和著說了聲:「可以。」

讀完神的話後,陳渺心想:「上次聚會,我提出讓你們先交通,你說我像老師盡給你們提問題,這次不能讓你抓把柄,我先帶頭交通,不問你了,交通完再讓你交通,看你還說啥?」

陳渺交通完之後,小美和小強接著談,陳渺看劉磊沒說話,就催促著,但劉磊像是沒聽見似的一聲不吭,最後都快散會了,他還是一句話沒說。

陳渺看劉磊一直不說話,就問他聚會有沒有受轄制,心裡是怎麼想的,可以敞開心說說。劉磊說他沒受轄制,但還是沒有交通。陳渺越看劉磊越不順眼,心想:「你這人外表老實,心裡詭詐,城府太深了,明明看你有想法還不承認,你這樣包著裹著,能獲得聖靈的開啟光照嗎?」陳渺再也控制不住了,很惱火地對劉磊說:「你這人真是奇了怪了,整個聚會都不交通,那你還聚什麼會,不是濫竽充數嗎?跟你在一起聚會一點享受都沒有,真不想再和你聚會了!」

劉磊聽後臉面有點掛不住了。過了一會兒,他終於開口交通了,可他在談自己的經歷時,交通的事例與神話語所揭示的情形根本不是一回事。陳渺再也聽不下去了,就帶著貶低、嘲諷的口氣說:「你交通的這件事和你讀的這段話能結合上嗎?我看你是為了應付場合隨便交通的吧!」劉磊漲紅了臉,反駁說自己就是這麼經歷的……陳渺和劉磊你一言我一語地爭了起來,最後劉磊索性沉默不語不搭理陳渺了。看到這種局面,陳渺心裡的火氣直衝腦門,她忍不住地朝劉磊大聲說:「你這人太狂妄自是了,我是看你交通的跑題了,給你說一下,你還不接受。每次聚會都爭爭吵吵的,這樣聚會有什麼意義,我建議你以後還是別參加家庭聚會了!」

就這樣,一下午的聚會又在爭吵中結束了。此時窗外陰雲密布,馬上就要下雨了。這次聚完會後,陳渺更感到身心疲憊,靈裡黑暗、下沉。

一天早上,陳渺起床後心裡感到有些煩躁,想到最近一段時間家裡的聚會總是果效不好,她心裡有些著急但又不知是什麼原因。

陳渺望著窗外淅淅瀝瀝的小雨,再次陷入了沉思中:「最近這幾天,我的頭總是昏沉沉的,靈裡黑暗,讀神的話也沒有開啟亮光,跟神禱告也沒話了,我的情形也不正常啊,感到神已經向我掩面了。」陳渺跪在地上向神禱告:「神啊!最近我們家的聚會每次都是不歡而散,我不知在這樣的環境中該學什麼功課,又該怎麼進入,現在我靈裡特別黑暗,整天渾渾噩噩,感受不到你的同在。神啊!願你憐憫我,帶領我走出困境,也願你維護我們家的聚會,使我們能重新獲得聖靈的作工、帶領。」

吃完晚飯,陳渺收拾完,坐在書桌前打開電腦滑動著鼠標,她的腦海裡浮現出這段時間一家人聚會的場面,她突然意識到,聚會本是弟兄姊妹敬拜神、享受聖靈作工的時刻,而他們家的聚會卻成了她和劉磊爭吵的場地,每次聚完會不但沒有享受,反而靈裡黑暗,這不正是神的責罰管教臨到了嗎?陳渺這才意識到自己太麻木,聚會一次次達不到果效,她都不反省自己,也沒有尋求揣摩神的心意。認識到這兒,陳渺在心裡默默向神禱告,願神帶領她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

之後,陳渺看到講道交通中說:「狂妄的人因自高自大目中無人,對人沒有和氣,不能平等待人,總不能與人和睦相處。……性情狂妄的人總想出人頭地高高在上,不願受人的管制,卻願意轄制別人;性情狂妄的人總認為自己比別人強,別人誰也不如他,看不見在別人身上的長處優點,即使看見點也不服氣,還會加以攻擊、貶低,別人的缺欠短處他看得格外清楚,並且隨意談論傳播,特別喜歡講自己的長處,特別喜歡誇獎自己、高舉自己、貶低別人……」(摘自《生命的供應·談性情變化》)

陳渺看了講道交通,心裡有些難受,不禁反省:為什麼每次聚會自己都看劉磊不順眼,都得上演一段爭吵的插曲?為什麼一看到劉磊的缺點就貶低他,不能憑愛心對待他?原來這都是因著自己本性太狂妄,總是看不上別人,特別是發現別人缺點時,就更不能正確對待了,身不由己地貶低人、攻擊人,甚至站高位轄制人。

陳渺心裡有點自責,她想到每次看劉磊聚會不主動交通,她心裡著急,說話就帶著責備,還覺得自己說得對,都是為他好,劉磊就應該聽她的;當她看到劉磊聚會不交通還犯睏時,她就定規劉磊沒聖靈作工,還論斷他在教會小組講字句道理迷惑人;聚會時,當劉磊指出陳渺對待他們像老師給學生提問題一樣時,她沒有反省自己,反而給劉磊貼上不通靈的標籤;當劉磊提出想變變讀神話語的方式時,她絲毫不接受還講理辯駁;後來的聚會,當劉磊不交通時,陳渺再次打擊他、定規他不通靈,說他詭詐、是濫竽充數的;當劉磊願意交通了,陳渺聽後又指責他交通的事例結合不上神的話。對待劉磊,陳渺不是憑愛心、耐心幫助,而是站高位帶著貶低的語氣反問他,使他難堪,特別是看到劉磊反駁時,她就提出不讓他參加聚會。陳渺這才看清楚自己真是太狂妄了。

陳渺又看到神的話說:「要知道你們的本性都是狂妄自大的,是不甘心順服事實的,因此在你們都反省以後我慢慢告訴你們。我勸你們還是好好了解一下行政的內容,好好認識一下神的性情,否則你們都難以封住自己的嘴,信口開河,高談闊論,不知不覺觸犯到神的性情,不知不覺落在黑暗中,失去了聖靈的同在,失去了光明。因為你們做事缺乏原則,不該做的事你做了,不該說的話你說了,那你就要受到應有的報應。要知道,你說話做事沒有原則,神作事說話卻很有原則。」(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

讀了神的話,陳渺心裡有些觸動,看到神的性情公義聖潔不容人觸犯,自己活在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中只能作惡抵擋神,被神厭棄。陳渺反省自己不僅目中無人,更嚴重的是心中沒有神的地位,當一次次聚會沒果效時,她沒有向神禱告尋求反省自己,而是一味地把眼光盯在劉磊身上,聚會時信口開河隨意教訓他,甚至揭他的短,當著小美、小強的面多次數落他,讓他難堪抬不起頭,同時還講自己的理,認為自己對聚會有負擔,變相地貶低別人、抬高自己,給劉磊帶來了轄制與傷害,也打岔攪擾了家裡的聚會。

陳渺恍然大悟,怪不得每次聚完會不但沒有享受,反而靈裡黑暗下沉,原來都是自己造成的,她看到自己活在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中不但沒能見證神,反而成了撒但的出口,早已觸犯了神的性情。神的性情公義聖潔,若自己再不悔改變化,只能觸犯神的性情被神撇棄。陳渺想到:「我們一家人能在一起聚會互相取長補短,這是神的恩待,神是希望我們藉著聚會交通神的話,明白更多的真理,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達到性情變化,最終被神得著。」明白了神的心意,陳渺默默地向神作了個悔改的禱告。

天剛矇矇亮,陳渺打開窗戶,坐在書桌前靈修,她看到神的話說:「神能降卑到一個地步,在這些污穢敗壞的人身上作他的工作,成全這班人,神不僅道成了肉身與人同吃同住,牧養人,來供應人的所需,更重要的是在這些敗壞不堪的人身上作他極大的拯救工作、極大的征服工作,他來到大紅龍的心臟,來拯救這些最敗壞的人,讓人都變化更新。神所受的極大的痛苦,不僅是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最主要是神的靈受了極大的屈辱,他卑微隱藏到一個地步成了一個普通的人。他道成肉身取了一個肉身的形像,讓人看見他有正常人性的生活,有正常人性的需要,這就足以證明神已經降卑到了一個地步。神的靈實化在了肉身,他的靈那麼至高、偉大,但他卻取了一個普通的人、渺小的人來作他靈的工作。從你們每個人的素質、見識、理智、人性方面、生活方面來說,你們太不配接受神這樣的工作,太不配讓神為你們受這麼大苦了。神太高大了,神至高到一個地步,人卑賤到一個地步,但神還在人身上作工,不僅道成肉身來供應人,跟人說話,而且還與人生活在一起,神太卑微了,太可愛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注重實行的人才能被成全》)

陳渺從神的話中感受到神美麗善良的實質,特別受感動。神是造物的主,在末世他再次道成肉身卑微隱藏在人類中間,不僅與人類同吃、同住、同生活,還發表真理拯救敗壞至深的人類,神那麼至高、偉大,卻從來不站地位、不顯露自己,只是默默無聞地作著拯救人類的工作。而她只是一個滿了撒但敗壞性情的人,卻總是狂妄自大,看自己比誰都好,每次聚會還站高位轄制人,抬高自己、貶低別人,打岔攪擾教會生活,哪有一點正常人性的活出?與神美善的實質對比,陳渺心裡恨惡自己太敗壞、邪惡!

陳渺站在窗口仔細回想這些日子所經歷的事,她明白了神的心意,這些環境臨到是出於神的擺佈,是為了讓她看清自己的狂妄本性,神的顯明及時阻止了她作惡的腳步,這是神對她的愛與拯救啊!此時,陳渺看到神的責罰、管教是解決她狂妄性情的最好良藥,沒有神的對付修理伴隨,她隨時都能觸犯神的性情落入黑暗中,真是太危險了!

太陽已經緩緩升起,溫暖的陽光照在陳渺身上,只見她雙手合十,輕輕地閉上眼睛向神禱告,她願意放下自己,站好自己受造之物的位置,老老實實做人,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使每一次的家庭聚會都能在聖靈的帶領下達到好的果效。

今天下午是陳渺家聚會的時間,中午丈夫下班回來主動跟陳渺說:「一會兒就聚會了,你提前做飯吧。」

陳渺停頓了片刻,內疚地說:「前幾次聚會我總把眼光盯在你身上,對你小瞧、貶低,甚至聚著會就跟你吵起來了,還不想讓你參加聚會,藉著讀神的話反省自己,我才意識到自己太狂妄,太沒理智了。」

劉磊微笑著回應說:「你能有這些認識都是神的話達到的果效,感謝神!其實我也有不對的地方……」

劉磊在廚房幫陳渺擇菜,倆人繼續交談著……

聚會時,劉磊主動敞開心交通,小美和小強聽得津津有味,不時地點頭、微笑……陳渺看到這一幕,會意地笑了,她深深地體會到放下自己、實行真理的輕鬆、愉快,心裡很釋放。

不久,神的檢驗臨到了陳渺。

這天是週日,吃過午飯後,陳渺一家人開始聚會,大家在交通各自經歷時,陳渺發現劉磊談的事例與神的話不是一個意思,心裡就嘀咕:「你談的這是什麼,我看你領受有問題,素質太差了。」

陳渺正想數落劉磊,她意識到自己是在流露狂妄性情,就趕緊在心裡禱告神保守她的心,不憑著狂妄性情說話、做事。

這時,陳渺想起靈修時看到的一段神的話:「交通真理說心裡話,把一個事說清楚,講明白,能讓人得造就,得益處,明白神的心意,從誤解、謬解裡出來,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訓的口氣來說呀?不需要教訓,不需要大聲,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詞語、語氣、語調,就學會用正常的聲調,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氣和地說,說心裡話,爭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來,都說清楚,說明白。說明白之後他也明白了,你的負擔也得到解決了,他也不誤解了,你也更透亮了,這是不是都得造就的事?這事需要擰著勁說嗎?很多時候不需要強行灌輸。如果他不接受怎麼辦哪?有些話是真理,事實上是那回事,但難道你一說人家就能接受嗎?他需要什麼才能接受進去,才能變呢?需要一個過程,你得給他轉變的過程。」(摘自神的交通)還看到講道交通中說:「能正確對待別人,既不高看人也不低估人。別人無論是愚拙是聰明,或素質好孬,是貧是富,你都不該有成見憑情感,自己喜好的不要強加給別人,自己不喜歡的更不勉強別人,這就是不強人所難。做事不要單顧自己,也要顧到別人,要學會更多地體貼別人,讓別人得益處……」(摘自上面的交通)

神的話語重心長,使陳渺找到了自己該站的位置,該有的人性活出。對照神的話陳渺看到自己性情太狂妄,當發現別人的不足之處時還能嫌棄,不能正確對待。神的話使陳渺明白了,不管是交通真理還是提點別人身上的問題,達到的果效是讓人好接受,能明白真理、有實行的路途,若自己還是憑著狂妄性情站高位說話、教訓人,那扮演的就是撒但的角色,不僅達不到幫助別人的果效還能傷害人,讓人受轄制。陳渺告訴自己:「我要背叛肉體活出人樣,公平對待人,給別人指點問題得有理智,站對自己的位置,擺對自己的心態,得讓人得益處,不能讓人消極,更不能沒有理智地要求別人聽自己的。」

陳渺臉上露出了微笑,願意按神話語指出的路途實行,做個有人性、有理智的人。於是,她心平氣和地對劉磊說:劉磊,「我想給你提個建議,剛剛你談的事例和讀的神話語不在一個點上,有些跑題了。結合聚會交通神話語的原則,咱們在交通神的話之前先揣摩揣摩,看看神的話說的是哪方面,揭示的是咱們哪些情形表現,明白神話語的實際所指了,交通時就能談出對神話語的純正領受,談出神的心意與要求了,要是再結合上自己的實際經歷,讓人聽後有實行進入的路途就更好了。其實我剛開始聚會時也是沒有進入交通神話語的原則,後來弟兄姊妹給我指出來,按原則實行了一段時間後,現在能明白一些了……」劉磊笑了笑,羞愧地說:「你這樣交通我明白了,我確實得在交通神話真理上多操練操練啊!剛才我沒進入這方面的原則,交通的已經跑題了,那我再揣摩揣摩神的話,你們先交通。」陳渺聽到這些話,心裡很高興,她知道這一切都是神話語達到的果效。

陳渺體嘗到不憑敗壞性情做事的快慰,享受到實行真理帶來的甘甜……之後,陳渺看到神的話說:「敗壞性情讓你產生了思想,讓你產生了意念,讓你產生了存心,但是這個存心、這個思想並沒有控制你的行為,並沒有把你的心志打倒、壓垮,你最終還是戰勝它了,神那兒紀念你。你經常這樣做,你裡面的情形就會越來越好,好到什麼程度人算是徹底戰勝這方面了,這方面性情算是有變化了呢?算是得著真理實際了呢?就是這些思想還有,有意念,有這麼一點想法,但不是難處了,你不痛苦了,它一出來你對它就有分辨,就是一露頭你就把它分辨出來了,你不費勁就把它戰勝了,這就行了,你有身量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在神話語的帶領下,陳渺對解決狂妄自大的實行路途更透亮了,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狂妄性情很頑固,只有在臨到的事上多注重反省自己不對的存心、意念,當敗壞性情流露出來時,就趕緊向神禱告有意識地背叛,按真理原則實行,不讓敗壞性情控制自己,更不隨從它違背真理做不合神心意的事,這樣實行敗壞性情就能逐漸得到解決了。

客廳裡,陳渺一家人坐在沙發上,一起唱著神話語詩歌:「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的刑罰審判就是拯救人的光》)此刻,陳渺感到心靈釋放。回顧這段時間的經歷,在一次次家庭聚會風波中,她看清了自己的敗壞醜相,從心裡感謝神的對付顯明還有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使她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本性有了些認識,在對待人上有了原則,學會了與人相處,她知道自己的這點進入都是神作工達到的果效,心裡對神充滿感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