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开封陷落记26]
陆文文集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陆文:吃了又如何
·陆文:如何颠覆厂领导
·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陆文:论雄海豹的繁殖困境
·陆文:食物——低端动物的软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开封陷落记26

   陆文:开封陷落记26
   
   援兵受阻,左良玉部队徘徊不前,城内粮绝,眼看开封不保,周王巡按接受推事建议,9月14日,掘朱家寨黄河堤坝,水淹围城的闯寇,农民军扎营于地势低凹的原黄河故道,淹死数万人。李闯将老营移往高地,开决马家口黄河堤岸,直淹开封。
   
   黄河乃地上河,溃堤引起水灾,历史上曾发生数次,最惨的是魏国,就此国家灭了。关于这次黄河决堤有两个版本,一说李闯所为,一说官府所为。第一种说法之理由:李自成被挖了祖坟,射瞎左眼报复。其矛盾之处:围困四个半月,为了周王泼天钱财,不可能此时将它送给河神。周王犒军前后化费120万两银子,手头还有数百万两等着他去拿。第二种说法之理由:粮尽援绝,决堤淹寇自救。清《平寇志》:“贼营附大堤,决河灌之,尽为鱼鳖矣,然城中可无恙。”其漏洞之处:水淹开封,周王被困水中七日,才有官船相救,证明官府并无掘堤动机与准备。


   
   史家说,人算不如天算,官府以为水淹李闯,开封城高坚固,水进不去,且周王府宫墙高耸,没想到值此秋汛,大雨倾盆,再加上李闯掘马家口,加大了水势。明明水淹农民军数万,奏折只说一万,也证明做贼心虚。因此洪水势不可挡,15日上午开封曹门城外一片汪洋,随后拍击城门,隔日水淹开封。
   
   洪水之汹涌,澎湃之野豁,一言难尽。但见:天地茫茫,浊浪排空,卷起千堆雪;日色昏昏,乌云密布,罩住两脚兽。发洪荒之力,逞龙王之威,遇房毁房,逢树铲树。闺房成水穴,妻妾入地狱。昨梦黄金台,今晨离阳间。云雨之中成死鬼,高潮浪尖尸首浮。听不见临死叫嚎,只听见山呼海啸。纵有两条腿,只恨腿短了。真所谓:黄金赠河神,白银送水族。荣华富贵化南柯一梦,酒色财气成过眼浮云。
   
   关了城门,洪水从门缝里直喷,两丈远,响声如雷,势如破竹,如高压水龙头,填泥塞石无济于事。坚持一天,16日城门冲垮,守门兵士沦为鱼鳖。泄洪浩浩荡荡,横无际涯,直扑华屋寒舍、大街小巷。17日,铁塔矮了一大半,周王府只见楼顶假山,大相国寺仅剩屋脊。惠济河徒涨,立刻与石驳岸抹平。洪流死角处堆起无数人体,与水浮沉,如同活的僵尸。尸首重叠挤压,三五死人站立,似活人行走。大小箱柜、门窗树木飘浮水面,似活动的垃圾场。
   
   细秀素莲收拾锅灶,将锅子菜刀斧头柴禾搬往楼上,云雨进密室把钱粮咸肉地契之物,以及妻子们的银两转移。收拾完毕,细秀素莲入房,卷了丈夫铺盖衣裳上楼。时间充裕,拆了门板,把楼下的桌椅板凳可燃之物搬移上楼。云雨知道这儿地势较高,一时淹不到这儿,实在没法,可以登屋顶,或凭门板往不远的夷山推事府躲灾。不敢与官军靠近,生怕遭暗算,实在迫不得已才往推事府那儿走。他的物资太多,有一千多两白银,还有两百余斤粮食,以及咸肉,都是惹人眼红之物,决定存亡之物,容不得半点闪失。老子儿子失去,妻子、银子、麦子决不能再失去。
   
   17日,洪水拍击宅门,门冲垮,院子水涨一丈高,罗汉松、石榴树仅见树梢,灶间的窗户沉入水下。两具死尸跟着洪水冲进庭园,顺着水流转,上下翻滚。一具男尸,一具女尸,男子像农夫,赤着膊,女子像贵妇,披头散发,穿绫罗绸缎,死者飘移,一方追逐,不时变换角色,像在完成前世未竟的情缘。有一瞬间,贵妇追上农夫,农夫躲闪,翻了个身进入漩涡,贵妇在外圈徘徊,似乎在等待情夫重见天日,与其破镜重圆。
   
   中午时分,水位过了围墙,升至楼板底下,午后淹了地板至床沿。云雨将铺盖衣裳钱粮转移到床顶,并在屋梁之间搁了两块门板,作为夜宿之处,又在屋顶凿了天窗,以备不测。方桌上铺了砖瓦,搭了锅灶,烧咸肉,做烙饼,磨粉。云雨吩咐做三天干粮,十斤炒麦粉备用。
   
   浊浪滔滔,彻夜不息。天地浑沌,尘世死绝。窗外一无烛光,月亮悬于夜空,冷眼人间生死,静观尘世百态。战火饥饿中幸存的,绝大多数又陷于灭顶之灾。洪水淹城第三天下半夜,有船只经过,往推事府方向去了。恍惚之中,值更的素莲听到一声叫喊,探头张望,夜深沉,大风刮过水面,唯见月光下闪亮的洪水。人影浮动,哪里分得清活人还是死尸。那声叫喊,很可能是落水者临死前的呼救。
   
   洪水淹城第四天,浪头依旧,水势减退,云雨松了口气,他的最坏打算,卧宿于房梁屋顶上。他不怕洪水,有足够的粮食与其拼搏,甚至认为它可能是生还的救星。叫妻子缝了三条能放三斤炒麦粉的布袋,其中再放上三十两纹银,作为个人的贴身装备。
   
   太阳西斜,农民军乘船而来,船上有七八人,载一门火炮,试图越过城墙进入城区。被城堞挡住,于是卸炮于城墙最高处,准备炮击幸存的官兵与仁和王府与推事府。王典的住宅也在农民军的射程之内。距离120米,不在云雨弓箭的射程范围。
   
   云雨备鞭带弓,将箭羽扎在身上顺水流泅渡,摸至炮台附近,翻墙,用箭射死了几个,自己左臂中了一箭,幸好强弩之末只伤了皮肉,忍住剧痛拔除箭矢,近距离搏斗,将贼兵一网打尽,并将火炮沉于城下。船只停在城堞外面,无法拉进城内,解开缆绳,想找个缺口进城,水势汹涌没有成功。搜了几十两银子与牛肉烙饼,抱了块船板,游水返回。
   
   江苏/陆文
   2019、7、2
(2019/07/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