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开封陷落记23]
陆文文集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陆文:吃了又如何
·陆文:如何颠覆厂领导
·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陆文:论雄海豹的繁殖困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开封陷落记23

   陆文:开封陷落记23
   
   云雨偷袭两个原则:不杀梦中人,不要首级。原想老弱病残、手上有老茧的也不杀,瞎灯黑火检验困难就算了。他按三字经行事:摸,找,砸。摸,摸银子。找,找吃的。砸,砸反抗的。两个社兵年过五旬,体力弱,肯下跪,跟在他身后打捞战利品吃现成的,云雨常分饼子与肉类给他俩。有一次,刚起锅的熟牛肉,热气腾腾,有十多斤,给了每人三斤,激动得喊将军要下跪。好端端的偷袭,成了谋杀盗窃,再加上看见部下割梦中的头颅,割得贼兵鲜血淋漓,似凌迟,云雨偷袭的心淡了。
   
   七月底,张举人那儿发生变故,他的藏粮被官府征用。没了粮,皇帝不差饿兵,社兵名存实亡。粮食之所以紧张,一是李闯围城日久,二是粮库守吏挪用,以黄泥充粮,蒙混上面,暗地将小麦以黑市价卖出,希望李闯撤围买进补仓。守军只好以马肉充饥,其中夹杂人肉。城里肉铺亦这样,此所谓挂马头卖人肉。昌记酒楼被告发,说羊肉炕馍用人肉作馅,里面有指甲,又说麻辣底锅用尸油,烧葱油鸡也用尸油,黄黑色,有腐臭,就此一蹶不振,关门歇业。出事那天,地痞泼皮打砸抢,酒楼差一点被烧。王典请推事干涉,寻.衅.滋.事者逃之夭夭。


   
   家里发生变故,亲亲失踪,院子里玩,三个大汉撞门抢走,两个手拿棍棒闯进厨房把藏在食柜里的一袋小麦一袋玉米也搜走了,三个烙饼不放过。亲亲胖乎乎的,浑身是肉,两条腿粗壮似田鸡(青蛙),眼看成了锅中的肥肉,不敢正视现实,云雨以失踪自我欺骗。细秀素莲哭得死去活来。云雨回家,两人下跪,细秀说不要活了,让我死吧。素莲抱住云雨的腿儿,担心他失控,细秀有个三长两短。
   
   连续三天,大街小巷找,哪儿找得到亲亲踪影。想哭,哭不出声,想骂老婆们,骂不出口。细秀素莲一个劲地下跪求饶,素莲保证,开封撤围生孩子,生男孩,双胞胎。云雨生气,摔碗,不吃东西,两人泪流满面跟着绝.食。闷头大睡,帮他脱衣,睡在他身边,不敢吭声。这种状态持续了二三天,才回过神来放声大哭,细秀素莲松了口气。细秀摸着云雨的胸口,说你哭吧。素莲给云雨擦泪,说不要哭。
   
   小麦玉米四百斤、咸猪肉五十斤放在密室中,以前偷袭获得的食物成了家中贴补,迄今一家仍未为饥饿所苦。开封撤围不知何年何日,算了一下,要是每人每天吃一斤粮食,存粮可坚持四至五个月。跟她俩讲了,表态每天吃半斤也能活,可以坚持到明年二月。云雨说,开封现今饿死了三成,顶多三个月,全城饿死,包括守军,活下来的要么是周王巡按知府一伙。所以不必节约粮食,一家每天吃四斤、半斤肉没问题,城破时才有力气逃命。
   
   八月初,无论白天黑夜,开封一片沉寂,紫金城也死气沉沉,少见车马进出。传说巡按、知府、总兵、推事开封核心人物都住在里面,王府加强了守卫。殿卫特供充足,值守有夜宵供应。大街几乎无人来往,城头守军每天有三四百人饿死。
   
   家家关门落闩坐以待毙。饿死的成了亲人的盘中餐,妻子吃丈夫,小孩吃母亲。大家躺在床上等死,不时张开眼,看有没有人断气,希望自己晚一点死,让亲人先死,有一口肉吃。担心精神崩溃,夜半更深,对亲人动刀子,无颜见列祖列宗,不敢将其放在床头。
   
   有诗曰:饥肠辘辘,饿魅难驱。腹痛如绞,胃无储粟。思牛羊鸡鸭,远在天涯;拒饥饿刀斧,近在咫尺。梦有钟鸣鼎食,脑满肠肥;醒无烙饼米汤,囊空如洗。祖辈悬梁,做儿孙之粥饭;童稚刎颈,成父母之胃食。床上卧死尸,四肢冰冷似铁;锅里煮人肉,冒油香气扑鼻。
   
   又诗曰:净身沐浴,免了亲人洗肉;主动上吊,省得无常动手。笃悠悠上楼,子孙视若无睹;慢吞吞套索,儿辈鸦雀无声。低声哭泣,悲哀前辈的自尽;暗地反省,蔑视自己的无骨。收获尸体,烧火煮肉,强徒出场,砸门抢夺。血肉横飞,灶间又多尸体;同类残杀,阴间再添饿几(鬼)。
   
   炊烟肉味成了劫肉的信号,担心引来杀身之祸,有的生吃。腥气满腔,肉嚼不烂,似牛筋,只好囫囵吞枣。单身胆小的不敢住家里,因时有强人袭击,宰杀下锅,去大相国寺,跟饿汉抱团求存,以免成了人家的猎物。
   
   王典住宅乃一进五开间,两层楼建筑,楼上能望见曹门城头的守军,和城外的田陌。四周筑丈二围墙,楼前青砖铺地,庭园种了石榴、牡丹、罗汉松,墙边有水井。云雨叫细秀素莲住楼上,并将碾小麦玉米的石磨搬至此处,自己住在放存粮的那一间。平时关上大门,与外界断绝联系。亲人接连出事,他不能再让细秀素莲发生意外。
   
   有一现象,只要动柴火,哪怕不烧肉,不烧粥,不烙饼,只烧水,墙外也有人骚扰,或扔砖头,或扔石块,用木头撞门。大门经不起数次冲撞,有一天冲进六七个壮汉,走路摇摇晃晃,两只眼睛血红,似狼的目光,估计多吃了人肉的缘故。云雨射了一箭,一人中箭倒地。射的是肩胛,非致命之处。迟疑一会,继续前冲,离楼房两丈又射一箭,正中咽喉。壮汉们拖着尸体退出,云雨才知,同伴的尸体亦是他们的食粮。改变习惯,每隔三天动一次柴火,烧咸肉,烧玉米粥,做烙饼,这样可减少饿汉的骚扰。令人不解的,仿佛患遗忘症,并不因失败而收手。几个回合才明白,死一个同伴,他们几天的伙食就有了着落,并非与谁为敌,心中惦念的只是人肉。这种所谓的撞门抢劫,异化成了对同伴的蓄意谋害。
   
   江苏/陆文
   2019、6、27
(2019/07/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