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开封陷落记15]
陆文文集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开封陷落记15

   陆文:开封陷落记15
   
   门前人影晃动,原来邻居田伯。单身汉,前年老婆死了,女儿远嫁他乡。问了详情,才知素莲一家已弃田潜逃,赋税逼得急,三个月前走的,不知去向。田伯说,庄里仅剩五户人家,死的死,逃的逃。翁家庄已被黄河流贼盘踞,白天开船出去打家劫舍,晚上在此落脚,住元元家。共六人,四个积年老贼,两个强盗,有武功。原有两个妇人,不知何处抢掠到手,哭哭啼啼,被他们杀了,也可能放了。乡亲不堪勒索逃跑。祥叔祥嫂实在缴不出银子,又言语冲撞,最近被吊死,不让收尸。进庄第一天就把里长元元一家杀了。逼着他喂猪放羊,每天给他们烧晚饭。田伯见云雨公人打扮,下跪,求官府出兵,剿灭强盗。
   
   元元住村后河边,五开间一庭园,里面空无一人。六个盗贼住两间,厅堂有两张八仙桌拼成的大酒桌,桌上杯盘狼藉,还有半只鸡,灶台铁锅里有羊肉。另外一间里面有小麦上千斤,还有猪两头,羊五头,鸡鸭七八只。


   
   云雨令田伯牵羊拎鸡,在素莲家打火烧饭,叫素莲召集四户人家来此聚会。众乡亲十数人来了,齐向云雨下拜,求官府作主,报仇雪恨,说日子没法过。云雨选小孩,叫他俩躲河边芦苇丛中放哨,发现贼船及时通报。田伯与众乡亲宰羊杀鸡。大家看云雨气定神闲、胸有成竹放宽了心。
   
   太阳落至茂山山顶时,小孩从村西头望见盗船从覆水河下游逆水回翁家庄。赶紧报告。船靠岸,六个盗贼鱼贯上岸。四个渔民打扮,手拿砍刀,像“亦工亦农”,既打渔又做贼。另外两个身穿长袍盔甲,挂佩剑,像官军。云雨挽弓搭箭射了两个,正中脖颈,手舞钢鞭迎上,不问来者何人,朝头顶猛击,两个脑壳碎裂倒了下去,一个抵挡了两下,击中天灵盖,另一位见势不妙,跳水潜逃。待露出水面,嗖嗖二箭,一箭射中咽喉,一箭射中眼珠。
   
   担心尸首沉没失了浮财,撑篙开船打捞尸体,只有十多两碎银,岸上的尸首挨个搜索了遍,再搜船舱,原来贼首跳水逃跑,来不及背包裹。包沉甸甸的,共有纹银二百两。被击中天灵盖的,包袱藏有二百两,四个流贼,每个一百多两。这次收获,赃银共计八百多两,戒指耳环近百只,手镯十多个。其中两位盗贼,素莲一眼认出上次在渡口验路条的公人。第二个中箭倒地的盗贼还有一口气,喊饶命,说穷人,缴不起租,被迫做贼。云雨说,这么说你有理由吊死人!劈头一钢鞭。
   
   吃庆功酒,云雨赏每户二十两,拿出五两给田伯,叫他负责率领众乡亲将祥叔祥嫂安葬,挖个土坑把众盗贼埋了。其余财物由田伯负责按人头分配,救济翁家庄村民。众乡亲磕头称谢,喊老爷,称将军,云雨一一扶起。
   
   是夜,云雨拣了盖被,睡在素莲闺房内。月光似水,照亮闺房的窗户。素莲睡不着,唉声叹气,不知担忧父母兄嫂的下落,还是在思量自己的归宿。后来被窝里摸索,摸索一阵有些动静,解罗衫,脱长裙,叫哥哥。云雨搂着她的肩膀,叫了声妹妹,说,忍一忍,回家拜堂不迟,省得给细秀猜中,说苟且。愿意做媒,让她做一次媒。素莲说凭哥哥作主。爷娘兄嫂不知下落,心里乱糟糟的。云雨说,不死总能见面,不会让他们为债务受苦,流落异乡。隔了一会,素莲被窝里嘀咕,不回开封,去观音堂做尼姑,不跟你见面,看你如何抓娘的心?云雨笑了,搂住她,说好的,你做尼姑,细秀做尼姑,我做和尚。须臾,又在暗中摸索,云雨听之任之……朦胧中听到哭泣声,心犹不忍,想顺了她,又怕细秀笑话。问自己怎么轻易从了华云,莫非因为她是公主?而素莲不过是落魄的地主小妾,一切由自己说了算,才如此违逆她的意愿……反复思量,一宿无眠。
   
   实战,平生第一次,以前都是跟木桩箭靶纠缠,举石担,甩石锁,真可谓十年磨一剑,今朝剑出鞘。冲阵摧枯拉朽,杀人滚刀切菜,云雨不明白战斗力以及技术从何而来,是老天恩赐,还是祖宗赋予。王家祖训:世代不得为官,子孙耕种度日。其原因看透朱家忘恩负义,说一套做一套,说人话做鬼事,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不值得为他卖命。而自己阴错阳差,成了驸马都尉,成了华云公主的面首,真是愧对列祖列宗。而老爷居然说好,真是个官迷势利鬼。
   
   下半夜下了大雪,纷纷扬扬,大地白茫茫,一片银装素裹。云雨起床,喂了马匹,给它吃了玉米豆子、田伯送来的草料。院子里舞了一回剑,挥了一阵钢鞭。素莲嘟着嘴,满面泪痕烧小米粥。与云雨吃了早饭,整理行囊,动身回开封。为避免过河涉水,央田伯开船摆渡到覆水河对岸。临别要求将军隔一段时间前来巡查,云雨答应。素莲告诉田伯她开封的住址,若父母回家,及时通知,田伯答应。
   
   挂于马背的银两,连水袋干粮行李马料,大约近八十斤,白马不堪重负,叫素莲坐了,云雨牵马踏雪而行。漫天大雪,道路不辨,只得缓缓前行。十二月上旬的天气,随着大雪气温急剧下降,太阳出来,温度也没怎么回升。素莲冷的哆嗦,又无避风避寒之处,只得冒雪而行。素莲说,这么多银子放哪儿呢?云雨说银子不嫌多,待太平,重整家业需要银子。至王家村,素莲羞见老爷大娘,不想进门,云雨没勉强继续前行,再者答应蔡木令牌使用期限。素莲说,如何面对老爷大娘,云雨道,说娘家弃田失踪,暂住我处不就完了,反正休了,管不了你了。待太平,我开封置房,一家四口住城里,免得尴尬。素莲说,我怕见细秀。云雨说,怕,送你回娘家,去观音庵当尼姑。
   
   江苏/陆文
   2019、6、17
(2019/07/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