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开封陷落记12]
陆文文集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开封陷落记12

   陆文:开封陷落记12
   
   麦采乘驴车往王家村的那天上午,素莲当着大娘的面,问老爷啥时候让她回娘家。老爷在麦采面前说过,云雨在场,生怕家人以为说话不算数,失去尊严与诚信,只得说,随你挑日子,雇驴车送你回翁家庄。素莲磕头谢恩,不去计较失信的三两银子。麦采喘着气扶起,说妹妹回家,仍到这边走走,望望姐姐。
   
   可以走了,素莲不急了。整理行装,却不想马上离去,望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庭园,干燥而宁静的闺房,平添一份感伤。那难以言说的欲念似蚂蚁咬她的心。不知怎么着了魔,死抱这无望的念头。


   
   细秀说,妹妹回去,要想着我啊。素莲眼圈红了,说回去不嫁人做尼姑,不生孩子,叫亲亲叫我一声娘呢。叫亲亲背地叫,不肯,叫大母,逼得急叫妹妹。这有何难?细秀对儿子说,叫娘。亲亲抱着素莲的大腿叫娘。素莲哭了,搂住亲亲说,我没什么给你吃的,亲亲,我的儿子,亲了他的脸。
   
   多呆五六天,到离去的时候。再者,闯寇再犯开封的风声紧,一旦受困,不知何时能回娘家。为了安然通行,云雨问驸马都尉使——蔡木讨了令牌。
   
   云雨封了驸马都尉,心中有愧,本不想办酒席庆贺,隔了个把月,父亲自作主张在昌记酒楼定了六桌,只得邀请众都尉。都到了,徐公公也来了。华云想来,囿于身份,又腿脚不便,只得息了这念头,叫云雨侍寝一夜,作算庆贺。起床时,拔下一根金钗给云雨,调笑说,无物相送,记住这不是定情物,给你换酒吃的,不要自作多情,为我神魂颠倒,没与你七夕长生殿夜半私语,与你露水夫妻,云雨多少凭你运气。云雨磕头谢恩,叫公主,动了情,说侍寝是我的荣耀,我的最爱。想再展床技,重现雄风,被华云推开,骂了声花贼,云雨也骂了声花贼,一会改口骂贼花。公主笑道,胆大包天,犯上作乱,没有云,哪来雨!华云有个癖好,叫宫娥帮她香汤沐浴,然后叫驸马都尉水淋淋的抱其上床,名曰:出水芙蓉。云雨说不出水也是芙蓉,出了水更是芙蓉。
   
   华云是周王的掌上明珠,因为毕竟瘸腿,患小儿麻痹症,不像她的哥哥面瘫,流口水,还脑残(可能小时候生过脑膜炎)。有一次兄长趁父王不备,一屁股坐在王座上,嚷着要做皇帝,惊得父王面如土色,为此多支付伍公公五百两孝敬。
   
   像考武科举似的,华云曾深入一线,了解众都尉的体质与智商。伏卧撑是考试重点,三百下过及格线,六百下算优秀。也曾面试驸马都尉的跑马射箭。用稻草人竖于校场中,首级用红彩球代替,叫他们飞马斩稻草人的头颅。砍了不算数,还要在马上俯身捡拾。徐公公不知后续动作何意,请教公主。华云说,大明律法以首级报功请赏,所以捡拾首级悬于马头,是不可缺少的战斗环节。徐公公没敢问,这时敌兵趁虚而入如何应付,先捡首级,还是继续厮杀。
   
   公主出过试题,类似职工上岗时的“应知应会”,又仿佛当代“学习强国”的智能答题,其中有一题目。千里送京娘,假如宋太祖事先知道京娘将因他而死,该如何处理?
   甲、信守诺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吧。
   乙、宁可坏了名声,满足京娘欲念,结秦晋之好。
   丙、说服,让京娘明白大义,息了死念,与太祖友好分手。
   
   考试结束,众都尉不知自己此答题是否准确,原因公主故布疑阵,不管成绩好坏都赏五两银子。出手阔绰,因为郡王们几十万亩课税都由乡绅地主负担,哪个税吏敢上王府收税?有一年王员外被迫向仁和转让了八十亩土地。云雨选择乙,问众兄弟,只是笑,不说,于是云雨也将自己的答题埋藏心底。不过,之后按华云召幸之频率,觉得自己答对了。
   
   父亲叔叔逐桌敬酒。结账时,账房说由主人作东,赶紧谢了叔叔。王典年过四十,气势轩昂,口才一流,深受推事信任,既是管家,又是幕僚。在曹门一带可以说呼风唤雨。席间云雨想向徐公公下跪,报答知遇之恩,被蔡木暗地阻止。蔡木是华云最宠的,都不敢得罪,徐公公也让他三分,云雨心底里把他当作大哥。蔡木双面人,有个绝技,阴柔似宫女,吐音如雌鸡,亭亭玉立,袅袅婷婷,安能辨雄雌?一身戎装,貌似潘安,声似洪钟,耍枪使刀,犹如马上大丈夫。
   
   驸马都尉明明面首,都以为为国效劳,为朝廷尽忠,公主如有危难,亦乐于命赴黄泉。尽管效劳的方式不同于战士。他们不以武艺、年龄、工龄论资排辈,以受宠的程度,决定声望、官衔之高低。从公服上看不出区别,都是公仆,四只口袋,为人民服务。一色深黄色长袍,宫靴,黑帽,盔甲、佩剑与香囊。没有争风吃醋的可能,争权夺利的机会,地位由华云决定,尊卑一目了然,坐主席台,还是会场的最后一排都取决于公主。做人民代表,还是做政协委员,做中央委员,还是做政.治.局委员,也由主人一锤定音。云雨的超级鞭艺、百步穿杨只是赢得喝彩,像百无一用的屠龙术,家财床技才博得众人的倾慕与钦佩。若是华云连续召幸则成为超级明星,反之默默无闻,吃酒时也没啥话语权。驸马都尉有一禁忌,不能跟宫娥有私情,眉目传情亦不准,否则会引起杀身之祸。搞不懂的是,即便严惩,此类恶性案件仍发生三起。有一起蔡木说乃捕风捉影,相视而笑,怎么能说私情呢!
   
   江苏/陆文
   2019、6、12
(2019/07/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