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中共針對全能神教會難民在韓發起的虛假示威以恥辱告終]
刘佳音
·没有敬畏神之心是我事奉神却抵挡神的根源
·神的步步作工带领始终贯穿对人的爱与拯救
·我凭知识写文章太谬妄
·原来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忠于顶头上司
·凭情感选人用人真是坑人害己
·经历中看见凡事寻求神心意、认识神作工太重要
·我认识到神的刑罚审判、修理对付最美善
·在神的带领下我学会了和谐配搭
·神的审判刑罚唤醒了沉睡在地位中的我
·全能神带领我找到真正的人生
·“高居人上、出人头地”的撒但毒素害苦了我
·经历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对我太有益处了
·经历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对我太有益处了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我认识到自己走的仍是错误的道路
·只有顺服神的审判刑罚才能得着神的拯救
·我因着保全地位伤害神太深
·神的刑罚审判作了我最好的保守与拯救
·没有神的刑罚审判我永远不会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个摩押的后代
·经历中我才认识神的话都是真理
·借着灵修反省我才认识到自己已走上了敌基督道路
·神的审判刑罚拯救我脱离了死亡的边缘
·神的审判刑罚将我从错误的道路上挽救回来
·一个“老好人”的忏悔
·神的审判刑罚改变了我错误的追求
·借写文章转变了我的信神观点
· 是神严厉的刑罚审判将我带上正道
·狂妄自大的本性是我抵挡神的根源
·做带领工人能公平对待人太关键
·神话引领我进入和谐配搭事奉
·屡经失败看到神作工太智慧
·神的审判刑罚唤起我追求真理的心
·神的审判刑罚使我认识到追求真理的宝贵
·國度新歌 太極舞 《神顯現的意義》
·全能神引领我胜过撒但恶魔的酷刑摧残
·全能神带领我胜过大红龙一次次的酷刑折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我得的太多了
·经历严刑酷打 誓把牢底坐穿——为神作响亮见证
·经历三年魔鬼残害,全能神使我死里逃生
·经历残酷迫害更加坚定我跟随全能神的信心
——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 全能神!是你征服了我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往事不堪回首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归服神前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全能神挽救了我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抵挡之中蒙神拯救的我
·全能神挽救了我
·狂傲的我仆倒在全能神话语面前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拯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抵挡时目空一切 蒙羞后猪狗不如
·狂妄之徒在全能神的话中仆倒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重新做人安慰神心
·死守“圣经”不能蒙神称许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死到临头 懊悔已晚
·神的话解开了我这颗被谣言捆绑的心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真 情 告 白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我终于找到了真神
·昨天,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我是拦阻“小羊”听神声音的罪魁祸首
·全能神把我从死亡中救出
·抵挡时目空一切,蒙羞后悔断肝肠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在神面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針對全能神教會難民在韓發起的虛假示威以恥辱告終

   

親華分子和「反邪教」分子又一次上演虛假示威,騷擾在韓無辜難民,但因警方介入而被阻止。

  近日,《寒冬》報道了中共為攻擊全能神教會在韓國組織的虛假「自發示威」活動。參與該示威活動的有專程從中國趕至韓國的中共主管人員,及被其「說服」而同行的全能神教會庇護申請者的親屬,還有親華分子吳明玉帶領的韓國當地「反邪教」人士。值得慶幸的是,奧地利記者兼歐洲宗教自由論壇祕書長彼得·左依爾(Peter Zoehrer)先生當時恰巧在首爾採訪曾在中國遭受迫害的全能神教會成員,他成功記錄並拍攝了該事件,並將這些資料提供給《寒冬》。

  2018年9月4日上午10點,由於警方出面調解,吳明玉及其同夥不得不同意讓全能神教會成員與他們的親屬見面。正如這些全能神教會成員會面後對彼得·左依爾先生所說,他們向自己的親屬說明了逃到韓國完全是個人的自由選擇,因為中共政府在中國對全能神教會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他們在韓國可以公開信神,並且他們現在來去自如,完全自由。然而,當這些全能神教會成員問自己的親屬是從何處聽聞他們是被全能神教會劫持、為什麼到韓國來、誰帶他們來以及誰給他們購買機票等問題時,那些親屬卻閃爍其辭。

  與此同時,吳明玉仍打著「尋親」的旗號在全能神教會門外製造事端。9月4日下午1點15分,吳明玉領著一行20人左右的「示威」隊伍驅車來到了位於韓國忠清北道的全能神教會的禱告院,他們在教會門前的公路邊拉起橫幅,準備在這裡進行新一輪的示威。與此同時,韓國知名媒體KBS(韓國放送公社)和CBS(基督教廣播電台)等一同來到示威現場進行跟蹤採訪。與9月2日在溫水的遊行示威不同的是,全能神教會庇護申請者的親屬並未參加此次的「示威」。

  下午1點48分,一名中年示威者(男,50多歲)就跳到貨車的後車箱上大聲喊叫,其他示威者也跟著他發出零星的應和聲(韓語)。期間,吳明玉上前與該男子竊竊私語。隨後,該男子便拿出早已擬定好的稿子,照著稿上的內容大聲喊叫。

  示威剛開始,又來了一車人加入示威人群中,他們中的婦女頭上裹著頭巾,男性的膚色較黑,似乎並不是韓國人。警察問他們是來幹什麼的,對方回答說他們是「被人叫來的」,並不知道來這兒幹什麼。警察告知他們這裡正在舉行示威,勸他們別參與,這些人就很快離去了。

  下午1點53分,全能神教會律師出去提醒示威者已經越過了法定示威界限,闖入了教會的範圍,並要求示威者將他們停在全能神教會禱告院前的貨車開走,將橫幅撤走。領頭的示威者情緒異常激動,大聲喊叫,以「沒有車鑰匙」為由拒絕開走車輛,還氣沖沖地與律師對峙。最終,全能神教會成員只得報警,讓警察出面解決此事。

  幾分鐘後,警察來與「示威者」進行交涉,要求他們撤離。

  下午2點21分,吳明玉一夥不得已將貨車開走,將橫幅撤走。示威人群開始向西移動,此時,全能神教會禱告院前的示威者已經所剩無幾,只有零星的幾個人站在教會對面的公路旁。整個「示威」過程僅僅持續了30分鐘,以失敗告終。

  下午2點50分,彼得·左依爾先生來到祈禱院門口,KBS、CBS等電視台希望能採訪他。吳明玉見她請來的記者一擁而上爭相採訪左依爾先生,很快收拾東西離開了。外國記者的出現並不是她的計劃,也不是中共的計劃。

  下午3點,KBS清州放送總局的記者、局長與左依爾先生在祈禱院的門衛處進行了深入交談。KBS記者針對全能神教會是否在中國受迫害,全能神教會成員是否因為受迫害逃到韓國,左依爾先生對全能神教會難民的人權現狀了解多少等提出問題,左依爾先生表示,全能神教會在中國受迫害並且該教會成員為躲避迫害才逃到韓國,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沒有人可以否認。他們的家庭被拆散,這是中共的責任而並非全能神教會的責任。當他被問到是如何了解到全能神教會的受迫害情況時,左依爾先生回答說他是通過研究全能神教會一年多而得知的。他還提到,在親自採訪幾位該教會成員時,他發現他們受迫害的事例是非常可信的。他還解釋說全能神教會的成員正在準備他們在中國受酷刑折磨的宣誓書。左依爾先生談到,《寒冬》曾公布了一份中共內部文件,這份被洩露的文件提到中共如何策劃在韓國舉行抗議全能神教會的示威行動,而吳明玉的所作所為正是在嚴格執行該文件。左依爾先生說,作為這一事件的目擊證人,他認為很顯然,絕大多數示威遊行者是僱來的暴徒,他們對全能神教會一無所知。

  左依爾先生總結道:「美國的開國元勳是一些歐洲的清教徒,因為他們在歐洲享受不到宗教自由而想方設法逃到了美國。這就是為什麼,特別是在美國,人們永遠不會忘記宗教自由的重要性。同樣,全能神教會成員也是如此,他們歷盡艱辛來到韓國也是為了尋求自由,尋求宗教自由,為了得到人權。」整個採訪持續了一個半小時。

消息來源:寒冬


此文于2019年07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