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外表的花費是實行真理嗎(上)]
刘佳音
·在中共的魔掌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随时会成为牺牲品
·从招远案看中共杀人魔性
·中共邪党高调公审精神病人险恶用心之大起底
·从中共高调审判“招远杀人案”看中共的恶魔本性
·透过山东招远凶案看事实真相
·中共制造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阴谋
·招远杀人案抹黑全能神教会是为制造革命屠杀舆论
·中共掌权,中国人民没有安宁日子
·揭穿中共招远杀人案背后的阴谋
·中共炮制招远杀人案的险恶用心何在
·中共用谎言、暴力、杀人、革命论治国愚民60年该结束了
·九旬老人痛诉不白之冤
·招远杀人案是贼喊捉贼 憋藏祸心 另有阴谋
·招远杀人案疑点太多 破绽百出 不攻自破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强权高压的教育扼杀人性败坏道德吞噬灵魂
·神的話顯全能
·一名记者的生命抉择
·揭开超级大骗的“美丽面纱”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被摧残的青春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欺世谣言背后
·一份特殊的生命财富
·在“中国梦”中觉醒的记者
·一个“越战”老兵的经历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震惊世界:中国特大新闻——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
·中共开展全国“百日会战”与神敌对罪恶滔天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三
·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四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五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六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七
·红权下的“人民警察”到底在为谁执法?
·致心灵未觉醒的朋友们一封信
·一个平民百姓对大红龙的揭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外表的花費是實行真理嗎(上)

李 新

初春的清晨,天剛蒙蒙亮,延慶就睜開矇矓的雙眼從暖被窩裡爬起來,稍作收拾後,她便坐在了電腦前靈修並開始了一天的工作。延慶認為自己每天這樣忙忙碌碌地為神花費,這就是在實行真理滿足神,即使盡本分苦點、累點,她也心甘情願。直到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與顯明,她才對自己錯謬的追求觀點有了點認識,看到神的作工太實際,神對人的拯救太真實了……

為神花費 存心暗藏

延慶被調到了文稿組盡本分。一天中午,她收到一處教會約她們去輔導文稿的信。看著來信延慶在心裡思量著:「組裡就我和王姊妹,我倆誰去合適呢?」她想到自己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整理文稿了,這剛接觸總覺得在業務上還有點生疏,如果自己去教會輔導,一旦交通不明白,弟兄姊妹會怎麼看呢?還不得說文稿組的人就這水平啊!要不這次我就不去了,等熟悉業務以後再去吧。於是,延慶便對王姊妹說:「王姊妹,去教會輔導文稿的事,要不你去吧,我剛接觸這本分,對有些原則還不太掌握……」沒想到,王姊妹有點為難地說:「咱們剛搬到這個地方,我對這裡的環境還不熟悉,出去不知道路啊!」延慶心想,「這條路線我比較熟悉,我不去讓王姊妹去,這也說不過去呀,這讓弟兄姊妹知道了還不得說我太自私不考慮別人的難處啊!」她猶豫了一會兒說,「那還是我去吧!」但一想到自己去,延慶心裡還是沒底,怕萬一弟兄姊妹提出問題自己答對不了會丟臉面。延慶低著頭思考片刻,「王姊妹,前幾天咱們不是給上層文稿組去信尋求一些問題嗎?要不等他們回信後咱們再下教會輔導文稿吧,這樣答覆弟兄姊妹問題也能多些路途。」王姊妹點頭同意了。接下來的幾天裡,延慶把這事時時掛在心上,急切地等待著上層文稿組的回信。

連續受挫 倍感迷茫

一天,負責人來了,她知道了這事後著急地說:「你們趕快去教會扶持交通吧!盡本分這樣拖拉怎麼能行?現在福音資料組也要去教會輔導了……」這時,延慶心裡翻騰開了:「如果福音資料組去教會輔導,弟兄姊妹都寫福音資料了,還哪有時間寫我們組負責的文稿呢?到時候工作沒有果效就更丟臉了。」想到這兒,延慶對負責人說:「我們今天就寫信聯繫教會。」

負責人走後,延慶趕緊把相關的原則、資料都找出來看並做好記錄,以便去教會交通時好解燃眉之急。延慶做了兩天的準備,誰知到了約定地點卻沒見到人,她很失望,心情有些低落:「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教會沒接到我的信?」延慶簡單想想就過去了,又趕緊寫信約下次見面的時間。

雖是初春,但寒氣未盡,延慶麻利地穿好羽絨服,騎上電動車直奔五十里外的約定地點。延慶站在約定地點四處張望,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卻不見對方的身影,最後延慶只好掉轉車頭往回走,誰知電動車又沒有電了。風呼呼地吼叫著,延慶推著車一步一步艱難地向前走著,她不禁抱怨:「唉,人沒接上,天公也不作美,難道是我哪兒不對神才不帶領?可我為了輔導文稿精心地做了準備,我也想把本分盡好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神的心意是什麼呢?……」延慶在心裡一個勁兒地自問。

神話語引領 猛然醒悟

延慶好不容易才走到了家,她神情沮喪地躺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腦海裡思緒萬千:「連著兩次都沒接上,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呀,會不會說是我這個人有問題呀?之前也沒發生過這樣的事啊,難道是神在顯明我?難道我去教會輔導文稿不是在實行真理滿足神?神的心意到底是什麼呢?」思慮中,延慶想到神的話說:「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發生的事,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不是偶然發生的,不是誰有意跟你過不去或有意針對你,而是神安排、擺佈的這一切。神擺佈這一切為了什麼?不是亮你的相,不是為顯明你,顯明你不是最終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這是目的。怎麼成全你,怎麼拯救你?就是先讓你知道自己有敗壞性情,讓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實質,自己的不足、缺少,如果你心裡明白了,你才能追求真理逐步脫去敗壞性情,這就是神給你機會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延慶心頭猛然一亮:是啊,每天臨到的人事物,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是神在主宰安排,神今天顯明我,也是為了讓我認識自己的敗壞和缺少,能尋求真理按神的要求實行,所做所行能達到合神的心意,這裡面有神的心意在其中,我得好好尋求。於是,延慶向神禱告:「神啊!為了輔導弟兄姊妹,我提前幾天就在預備,自認為是在實行真理滿足神,可連著兩次去教會都沒見到人,我就像打了敗仗的士兵一樣無精打采。神啊!我不知自己錯在哪兒,求你開啟引導我,使我能認識到自己身上還有哪些悖逆、抵擋的東西,我願向你悔改。」

認識自己 看見神愛

之後的幾天,延慶一直在這事上尋求神的心意。一天,延慶看到神的話說:「有很多人有了一些外表的作法,就認為:『我現在不是在盡本分嗎?我不是撇家捨業了嗎?我盡本分這不是在實行真理嗎?』但神不承認你是在實行真理,凡是做事有個人存心目的摻雜的就不是實行真理。嚴格地說,你這種作法也可能被神定罪,不蒙神稱許,不蒙神紀念,再解剖解剖,你這就是在作惡,你的作法是在抵擋神,外表看你做的這些事好像合乎真理,沒有打岔,沒有攪擾,沒有形成破壞,也沒有違背任何真理,好像合乎邏輯,合乎道理,但這事的實質是屬於作惡,是抵擋神。」(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對性情變化該有的認識》)「如果一個信神的人做事、說話、為人處事、盡本分常常與神無關,那這人所做的這一切會與真理有關嗎?那是在為誰做呢?為什麼做呢?建立在什麼基礎上呢?他所做這一切的出發點、動機、目標、原則會出於什麼呢?人不能與神有正常的關係,做任何事都與神無關,那人為什麼做事?做事的性質是什麼?憑哪個生命做事?人做事的源頭是什麼?這個問題是很顯然的,你做事的時候,盡本分的時候,你做的事、你行出來的、你活出來的與神無關,言外之意是不是就與真理無關?與真理無關,那人每天都憑什麼做呢?這就很多了,統稱憑撒但的毒素、撒但的敗壞性情做事,盡本分,生活,處事,為人。這是個籠統的說法,也可能你們從字面上能領會,但是實際這一方面有些人肯定不服氣。」(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生命有長進的六個指標》)揣摩著神的話,延慶陷入了沉思:要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實行真理的人,得看自己做事的存心、出發點、動機是不是在尋求真理,是不是為了滿足神。凡是存心不是為了神的,即使盡本分跑得再歡,出力再多,受苦再大,也不代表是實行真理,這僅僅是一些外表做法,那人所做的不但不是在滿足神,還是在作惡抵擋神。面對神話語的揭示,延慶心裡一陣緊張,去教會前的一幕幕在她的腦海裡閃現:當收到教會的來信時,她首先想到的不是怎麼盡其所能地輔導、幫助弟兄姊妹寫好文稿,而是顧慮自己對業務不熟悉,怕輔導弟兄姊妹時交通得不好自己的顏面受損;當聽王姊妹說她不知道路怎麼走時,延慶想到自己熟悉這段路程,如果自己不去讓王姊妹去,別人會怎麼看自己;當決定自己去教會輔導時,又想等上層回信後從中取點經再去教會,以便達到讓人高看的目的;當聽到福音資料組也要去教會輔導時,她唯恐弟兄姊妹都寫其他類型的文章,自己負責的這類文章沒人寫,到時候果效不好更丟臉,才急忙給教會去信約見……這時,延慶才看到自己的所思所想、所做所行,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自己做事的存心、動機、出發點全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沒有一點是與滿足神、與真理有關的,那自己盡的本分也不是在實行真理呀!正因著自己的心不向著神,不能急神所急、想神所想,不在難處中依靠神、仰望神,尋求怎樣實行能對本分有利,達到以滿足神第一,而是想方設法地滿足自己的臉面地位,把這些東西看得比什麼都重要,外表上看也在盡本分為神花費,起早貪黑、點燈熬油地好似很有負擔,但這並不代表實行真理呀!人做事的存心神鑒察。延慶看到自己一次次為滿足自己的私慾說話做事,絲毫不考慮教會的利益,甚至還能耽誤教會工作,這的確就是在作惡抵擋神!這時,延慶又想到神的話說:「合神心意的事越往後看著越好,不合神心意的事,按著人意、人為做的,這個事的後果就越來越不好,會有印證。」(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的路途》)從神的話中延慶更加認識到,她兩次去教會都碰壁,這是出於神的對付、管教,也是神的保守,是神在攔阻她作惡的腳步,若不是神擺上這樣的環境來對付顯明,她會一直把勞苦作工、撇棄花費當成是實行真理滿足神,被自己的外表作法迷惑,私藏存心還不以為然,以至於走在抵擋神的道路上仍不知醒悟。此時,延慶才認識到自己身上存在的問題這麼嚴重,看到這樣下去的危險後果,她心裡酸酸的,眼睛濕潤了,她感受到了神的良苦用心,因著自己的敗壞與悖逆,神才擺上這樣的環境,目的就是為了喚醒自己剛硬麻木的心,使自己從謬妄的觀點中走出來。雖然在這個過程中延慶的肉體和心靈都受了點苦,但她得到的是神的愛和保守,這苦受得太值了!她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

神愛激勵 實行有路

神愛激起了延慶尋求真理的心,她看到自己這樣的盡本分不是在滿足神,就想從神的話中找到實行的路途。她看到神的話說:「明白神的話,按神的話去實行,所作所為都有原則,不是守規條,不是勉強做給人看,而是實行真理,憑神話活著,這樣的實行才是滿足神。凡是滿足神的作法都不是規條,而是實行真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要注重實際不是搞宗教儀式》)「你要了自己的利益,你不要真理,就等於放棄蒙拯救的機會,放棄接受審判刑罰的機會。你選擇的是利益,很明顯最終你得著的是利益,你放棄的是真理,那你說這是吃虧了還是佔便宜了?是掙了還是賠了?沒有永遠的利益,無論是地位、臉面還是任何金錢、物質都是暫時的,人把這方面性情解決了,得著這方面的真理了,你蒙拯救了,你在神面前就是神寶貝的人。……人如果選擇實行真理,那是最聰明的人;人如果選擇放棄真理,保全自己,得著自己的利益,不放棄利益,那是最愚蠢的人。這就是實行真理、進入真理實際的基本路途。」(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性情是性情變化的基礎》)從神的話中,延慶明白了什麼是實行真理,實行真理不是在外表的做法上多作點工、多跑點路,主要是看人臨到事是不是尋求真理原則,能不能為滿足神而放棄自己的利益,按照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當人明白真理、實行真理時,就能對撒但的詭計有分辨了,如果人總是為臉面地位說話、做事,就是在放棄真理,放棄蒙拯救的機會,追求臉面地位是虛空,只有選擇實行真理滿足神才是最聰明的人。認識到這兒,延慶感到心裡亮堂、有路了。

聚會時,延慶敞開心把自己的經歷跟大家交通,見證神對她的保守與拯救。當延慶放下臉面地位、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時,她的心裡踏實了許多,並立下心志不再追求這一文錢都不值的名譽地位了,只願接受神更多的刑罰和審判,使自己能夠早日成為一個實行真理滿足神的人。

神話語引領 猛然醒悟

延慶好不容易才走到了家,她神情沮喪地躺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腦海裡思緒萬千:「連著兩次都沒接上,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呀,會不會說是我這個人有問題呀?之前也沒發生過這樣的事啊,難道是神在顯明我?難道我去教會輔導文稿不是在實行真理滿足神?神的心意到底是什麼呢?」思慮中,延慶想到神的話說:「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發生的事,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不是偶然發生的,不是誰有意跟你過不去或有意針對你,而是神安排、擺佈的這一切。神擺佈這一切為了什麼?不是亮你的相,不是為顯明你,顯明你不是最終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這是目的。怎麼成全你,怎麼拯救你?就是先讓你知道自己有敗壞性情,讓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實質,自己的不足、缺少,如果你心裡明白了,你才能追求真理逐步脫去敗壞性情,這就是神給你機會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延慶心頭猛然一亮:是啊,每天臨到的人事物,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是神在主宰安排,神今天顯明我,也是為了讓我認識自己的敗壞和缺少,能尋求真理按神的要求實行,所做所行能達到合神的心意,這裡面有神的心意在其中,我得好好尋求。於是,延慶向神禱告:「神啊!為了輔導弟兄姊妹,我提前幾天就在預備,自認為是在實行真理滿足神,可連著兩次去教會都沒見到人,我就像打了敗仗的士兵一樣無精打采。神啊!我不知自己錯在哪兒,求你開啟引導我,使我能認識到自己身上還有哪些悖逆、抵擋的東西,我願向你悔改。」

認識自己 看見神愛

之後的幾天,延慶一直在這事上尋求神的心意。一天,延慶看到神的話說:「有很多人有了一些外表的作法,就認為:『我現在不是在盡本分嗎?我不是撇家捨業了嗎?我盡本分這不是在實行真理嗎?』但神不承認你是在實行真理,凡是做事有個人存心目的摻雜的就不是實行真理。嚴格地說,你這種作法也可能被神定罪,不蒙神稱許,不蒙神紀念,再解剖解剖,你這就是在作惡,你的作法是在抵擋神,外表看你做的這些事好像合乎真理,沒有打岔,沒有攪擾,沒有形成破壞,也沒有違背任何真理,好像合乎邏輯,合乎道理,但這事的實質是屬於作惡,是抵擋神。」(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對性情變化該有的認識》)「如果一個信神的人做事、說話、為人處事、盡本分常常與神無關,那這人所做的這一切會與真理有關嗎?那是在為誰做呢?為什麼做呢?建立在什麼基礎上呢?他所做這一切的出發點、動機、目標、原則會出於什麼呢?人不能與神有正常的關係,做任何事都與神無關,那人為什麼做事?做事的性質是什麼?憑哪個生命做事?人做事的源頭是什麼?這個問題是很顯然的,你做事的時候,盡本分的時候,你做的事、你行出來的、你活出來的與神無關,言外之意是不是就與真理無關?與真理無關,那人每天都憑什麼做呢?這就很多了,統稱憑撒但的毒素、撒但的敗壞性情做事,盡本分,生活,處事,為人。這是個籠統的說法,也可能你們從字面上能領會,但是實際這一方面有些人肯定不服氣。」(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生命有長進的六個指標》)揣摩著神的話,延慶陷入了沉思:要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實行真理的人,得看自己做事的存心、出發點、動機是不是在尋求真理,是不是為了滿足神。凡是存心不是為了神的,即使盡本分跑得再歡,出力再多,受苦再大,也不代表是實行真理,這僅僅是一些外表做法,那人所做的不但不是在滿足神,還是在作惡抵擋神。面對神話語的揭示,延慶心裡一陣緊張,去教會前的一幕幕在她的腦海裡閃現:當收到教會的來信時,她首先想到的不是怎麼盡其所能地輔導、幫助弟兄姊妹寫好文稿,而是顧慮自己對業務不熟悉,怕輔導弟兄姊妹時交通得不好自己的顏面受損;當聽王姊妹說她不知道路怎麼走時,延慶想到自己熟悉這段路程,如果自己不去讓王姊妹去,別人會怎麼看自己;當決定自己去教會輔導時,又想等上層回信後從中取點經再去教會,以便達到讓人高看的目的;當聽到福音資料組也要去教會輔導時,她唯恐弟兄姊妹都寫其他類型的文章,自己負責的這類文章沒人寫,到時候果效不好更丟臉,才急忙給教會去信約見……這時,延慶才看到自己的所思所想、所做所行,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自己做事的存心、動機、出發點全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沒有一點是與滿足神、與真理有關的,那自己盡的本分也不是在實行真理呀!正因著自己的心不向著神,不能急神所急、想神所想,不在難處中依靠神、仰望神,尋求怎樣實行能對本分有利,達到以滿足神第一,而是想方設法地滿足自己的臉面地位,把這些東西看得比什麼都重要,外表上看也在盡本分為神花費,起早貪黑、點燈熬油地好似很有負擔,但這並不代表實行真理呀!人做事的存心神鑒察。延慶看到自己一次次為滿足自己的私慾說話做事,絲毫不考慮教會的利益,甚至還能耽誤教會工作,這的確就是在作惡抵擋神!這時,延慶又想到神的話說:「合神心意的事越往後看著越好,不合神心意的事,按著人意、人為做的,這個事的後果就越來越不好,會有印證。」(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的路途》)從神的話中延慶更加認識到,她兩次去教會都碰壁,這是出於神的對付、管教,也是神的保守,是神在攔阻她作惡的腳步,若不是神擺上這樣的環境來對付顯明,她會一直把勞苦作工、撇棄花費當成是實行真理滿足神,被自己的外表作法迷惑,私藏存心還不以為然,以至於走在抵擋神的道路上仍不知醒悟。此時,延慶才認識到自己身上存在的問題這麼嚴重,看到這樣下去的危險後果,她心裡酸酸的,眼睛濕潤了,她感受到了神的良苦用心,因著自己的敗壞與悖逆,神才擺上這樣的環境,目的就是為了喚醒自己剛硬麻木的心,使自己從謬妄的觀點中走出來。雖然在這個過程中延慶的肉體和心靈都受了點苦,但她得到的是神的愛和保守,這苦受得太值了!她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

神愛激勵 實行有路

神愛激起了延慶尋求真理的心,她看到自己這樣的盡本分不是在滿足神,就想從神的話中找到實行的路途。她看到神的話說:「明白神的話,按神的話去實行,所作所為都有原則,不是守規條,不是勉強做給人看,而是實行真理,憑神話活著,這樣的實行才是滿足神。凡是滿足神的作法都不是規條,而是實行真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要注重實際不是搞宗教儀式》)「你要了自己的利益,你不要真理,就等於放棄蒙拯救的機會,放棄接受審判刑罰的機會。你選擇的是利益,很明顯最終你得著的是利益,你放棄的是真理,那你說這是吃虧了還是佔便宜了?是掙了還是賠了?沒有永遠的利益,無論是地位、臉面還是任何金錢、物質都是暫時的,人把這方面性情解決了,得著這方面的真理了,你蒙拯救了,你在神面前就是神寶貝的人。……人如果選擇實行真理,那是最聰明的人;人如果選擇放棄真理,保全自己,得著自己的利益,不放棄利益,那是最愚蠢的人。這就是實行真理、進入真理實際的基本路途。」(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性情是性情變化的基礎》)從神的話中,延慶明白了什麼是實行真理,實行真理不是在外表的做法上多作點工、多跑點路,主要是看人臨到事是不是尋求真理原則,能不能為滿足神而放棄自己的利益,按照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當人明白真理、實行真理時,就能對撒但的詭計有分辨了,如果人總是為臉面地位說話、做事,就是在放棄真理,放棄蒙拯救的機會,追求臉面地位是虛空,只有選擇實行真理滿足神才是最聰明的人。認識到這兒,延慶感到心裡亮堂、有路了。

聚會時,延慶敞開心把自己的經歷跟大家交通,見證神對她的保守與拯救。當延慶放下臉面地位、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時,她的心裡踏實了許多,並立下心志不再追求這一文錢都不值的名譽地位了,只願接受神更多的刑罰和審判,使自己能夠早日成為一個實行真理滿足神的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