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從石棺藏屍案與李裁法案證實台港之間引渡疑犯並無阻礙]
胡志伟文集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從石棺藏屍案與李裁法案證實台港之間引渡疑犯並無阻礙

   石棺藏屍案四嫌犯順利引渡香港受審
   二十歲的香港青年陳同佳去年遊台灣期間殺害懷孕女友並棄屍後逃回香港,因港台之間沒有引渡協議,今年四月廿九日僅以盜竊罪判刑廿九個月。特府保安局稱,為防陳犯十月份獲釋後潛逃外國,乃向立法會提出修訂《逃犯條例》。設若該條例順利通過,中共可以運用香港的司法系統,把港人送到大陸受審,中共更可隔空凍結港人財產,進而沒收移交。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數以十萬計的香港人到大陸做生意,從商業登記、批地建屋、申請外匯額度到出口、通關,無一不需要鵠候曠日持久的「批文」,為了趕時間,港商都被迫賄賂各級共幹,在無官不貪的大陸,就無形中製造了數不清的行賄嫌犯。一旦老共要翻舊賬,香港可能會有幾十萬從事大陸貿易的商人被引渡去大陸受審。如今大陸司法腐敗、法制蕩然,連律師王全璋都會逮捕四年不審不判禁見家屬,孤立無援的港商更不會受到公平審訊,分分鐘會因一紙查抄令而異地執法傾家蕩產。
   香港商人在大陸受了多少委屈,迄無一個全面統計,只是常常聽說有人被綁架赴大陸判重刑罰巨款。台灣有個留美博士高為邦組織了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二十年來僕僕風塵奔走於海峽兩岸,上訪國台辦、海協會,卻都一事無成。據國台辦公布的數字,僅2000-2010年就有八萬多台商被大陸共幹劫奪財產十位數銀碼的財產。前車之鑒,後車之覆,為了捍衛自由、財產乃至生命,一向忍辱負重的香港人,終於二百萬人上街抗議,包圍立法會、警察總部、律政總部,砸開了鋼化玻璃製造的立法會大門,癱瘓了特區政府,釀成了2019年香港震驚世界的大新聞。
   陳同佳案發後,台灣方面數次向港府交涉引渡,均不得要領。以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深怕逾越了中共的紅線:一旦向台灣引渡陳同佳,就等於承認了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豈不是製造兩個中國嗎?實際上,在過去的歲月中,港台之間的罪犯引渡是不乏先例的,諸如:
   


   2016年香港發生「石棺藏屍案」,四名嫌犯畏罪逃亡台灣,特區政府警方向台灣當局尋求協助,最終由中華民國內政部警政署以「有危害我公共安全之虞」,要求移民署注銷該四名疑犯的簽證,再以逾期滯台為由,將之強制遣返,在桃園國際機場移交給香港刑警,搭乘國泰班機返港,落地後即由香港警方依法拘 捕。該案尚未審結,將於今年十月十四日由新的陪審團重審。
   此案不僅證明中華民國政府沒有對來自香港的逃犯袖手旁觀,還体諒了港府的恐共心理,巧妙地以入境管理法例來移交疑犯。這宗往例證明香港不必修訂逃犯條例,也能順利解決台港兩地罪嫌潛逃問題。再往遠追溯,還有喧嚷一時的李裁法案件:
   港姐選舉之父李裁法
   李裁法身材矮胖,長得一副滑稽相,穿起西裝更多了幾份肉感。他早年投靠上海青幫杜月笙門下,為國民政府規管地下秩序。戰前他南來香港,淪陷期間聽命於日偽政府,卻暗中接納國民黨高層要求,接濟、營救多位中國政壇要員,包括國民政府海軍上將陳策之妻、軍統局要員吳季玉等。香港重光之後,他暗中善用香港的獨特政治環境,向中共政權販售武器,吃盡三家茶禮,集「青幫走卒」、「日偽臥底」及「愛國商人」於一身,自非等閒人物,故抗戰勝利後,已累積了大筆資金,投放地產等多種高利潤項目,而最為後人銘記的,便是舉辦開埠以來首次香港小姐選舉。
   本港著名龜苓膏品牌廣告,曾以關德興主演電影作招徠。當然,關師傅是家喻戶曉的名人,但圖中女子是香港史上第一位港姐冠軍李蘭,卻鮮有人提及。
   首屆香港小姐競選假麗池夜總會舉行。當時李裁法選址北角,遠離中上環等商業核心區域,是為了使這片死寂的新填海社區吸引賓客光臨。
   一九四八年六月廿三日,總共有十一名佳麗參加港姐選舉,年紀介於十八至廿九歲。評分方面,滿分一百,身材佔四十,外貌四十,儀態二十。評判團由十人組成,華洋各半。為了招徠觀眾入場,其中百分之五十評分來自現場觀眾,此舉較無缐推行港姐公投的做法早了七十年!選舉期間,由於入場者多為市井之徒,主辦者李裁法又沒有做足保安工夫,有些渾水摸魚者,竟然肆意伸手觸摸佳麗,造成秩序大亂,群情洶湧,端賴駐場英軍出手制止。選舉结果,冠軍由中國人李蘭獲得,賽後李蘭成為電影明星,而亞軍白光只可繼續在原職舞廳繼續以賣唱為生,際遇大有不同。
   其後,李裁法再辦三屆香港小姐競選,歌后及影星均出其門。戰前北角本是郊區,戰後仍是地廣人稀之地,然經歷李裁法大力催谷,麗池夜總會似乎較香港會所及中華遊樂會更為香港市民所熟知,就連東南亞政要亦慕名而來;數年之間,李裁法之名廣為人知,成為炙手可熱的娛樂大亨。然而,正當李裁法聞名四海之際,卻因捲入政治漩渦而招致港英政府的箝制,從天堂跌入地獄。
   正當李裁法的娛樂事業如日中天時,中國大陸卻風雲變色,蒋介石戡亂失利,國民政府退守台灣,未幾韓戰爆發,聯合國對大陸實施禁運。
   大陸易幟前夕,「上海土皇帝」杜月笙南遷香港,獲李裁法高調迎接。當時,香港政府對於政治敏感人士,會勒令遞解出境。杜月笙在一九二七年曾協助蒋介石誘捕並殺害中共早期工運領袖汪壽華,然其抵港不久壽終正寝。少了師傅耳提面命,李裁法財迷心竅搭上了中共的賊船。他以香港為基地幫助中共從海外大量採購巴黎统籌協議明文規定向大陸禁運的戰略物資(汽油、軍火等) ,用小船偷運到大陸,賺取了巨額利潤。此事被港英警務處政治部偵悉,為防止李裁法藉黑幫勢力坐大,遂以「自由離境令」迫使其離開香港。李裁法份屬台湾人馬,無膽回滬,一九六三年,他被港英押解赴台灣。
   可是,台灣政府對於李裁法向大陸走私軍火一事瞭如指掌,到埗後即以通敵為罪名,判處多年監禁。於是,李裁法在港資產被變賣,其半世辛勞化為烏有。 出獄後,李裁法的妻子委託吳季玉赴台遊說,期望以五十萬港元為代價,自此一刀兩斷。當時,李裁法自感命途坎坷,惱羞成怒,懷疑吳季玉窺伺自家私產及女人,遂操刀亂刺吳氏四十多刀!想不到戰時李裁法曾營救吳季玉,最後却親自手刃故人。事後,李裁法偷渡回到香港,匿藏於自家物業青山酒店,旋遷居北角英皇道南方大廈,卻最終逃不過香港警方的搜捕,還是被引渡台灣再度審訊,由於殺人罪大,遂被判處死刑。
   幸虧李裁法在台湾人脈深廣,经上訴後被改判終身監禁,十年後幸獲特赦。可惜,出獄後一月李裁法即於台北病死,享年六十九歲。
   
   從往例可知,特區政府若想引渡陳同隹去台湾受審,可以繞過主權,由港台两地固有的司法互助渠道解决。如今提出修改逃犯條例,只是為了借艇割禾。某大陸高官説是為了追捕三百個匿居香港的大陸貪官,其實喧嚷了幾個月,那三百個貪官早已轉移贜款到海外置買了安樂窩。究竟矛頭指向什麽人,天知地知你知吾知也!!
   
(2019/07/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