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冬季柏斯的小故事]
非智专栏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冬季柏斯的小故事

   
   非智
   
    进入冬季,根据中国农历,这南半球正是小雪季节,柏斯市不下雪,但雨却不断。北半球的人们在极为高温恨不得剥光衣服的时候,南半球的人们则要裹着厚厚大衣。
   


   
    夜里,裹着厚厚大衣,虎背熊腰的凯子,嘴里叼着烟,站在餐馆门口,正在听着小个子闽哥说话,他神情并不专著,还带着点嘲笑。“ 那个时候我们四个人,六瓶白酒,五十二度的,全干光了。哼哼,只有我没有趴倒。” 闽哥说着,还用手往空中比划着。“啥么话啊,真这么牛逼?那等下我们试试?” 凯子是东北人,仗着自己的高头大马,能喝几口烈酒,就有点瞧不起矮小的南方人。俗话说,十个东北人,九个好喝,乘下那一个在闹坑头。三十八岁的凯子到澳洲已有十二年,读了研究生后留下了,在悉尼呆了五年,同女朋友移到柏斯。好社交的他,到柏斯没几年,就结识了一大堆朋友,其中有不少福建人。
   
   
   福建人在柏斯有着很大的势力,尤其那个同乡会,号称人数众多,也确实会员人数全柏斯华人社团第一,所以这个协会的会长常常有点华人老大的感觉。热闹热情够义气,这是福建人的特点,凯子同一大帮福建人玩在一起,觉得开心,只有一点,有酒量的他,最受不了小身量的南方人吹牛喝酒。现在一听闽哥吹好酒量,就想同闽哥比试比试。
   
   
   “啊啊,那是年轻时候,现在可不行。”闽哥听说要比试喝酒,就缩了回去,“你同健牛比吧,他是我们会里公认最会喝酒的,从没醉过。” 闽哥指了指站在一旁抽着烟不吭声的健牛说。“没的事,我不喝酒,也没酒量。这个年纪了,还比拼什么酒量?”健牛不耐烦地说,他也不怎么喜欢听闽哥的吹牛。
   
   
   一阵寂静,没人说话,都顾着抽烟。四个人站在喜福中餐馆外面屋檐下,听着冬季的雨啪啦啪啦地响,酒喝了一半,就出来抽烟。自从不允许在餐馆内抽烟,抽烟的顾客就不得不经常跑到外面抽烟,哪怕下着雨,天冷风寒。四个人都缩着脑袋,大口抽烟。不再谈论酒量的事。肥仔把烟蒂一丢,说,“走,继续喝酒去,老杨还等着我们呢。” 肥仔也是福建人,是个老柏斯人了,十九岁就漂洋过海到澳洲,一晃,已在柏斯三十年了。他在协会里任着职务,是什么常务副会长之类的,不过,拥有这个常务副会长的头衔的可不止他一个,细数起来,有四五个之多。协会是民间团体,职务衔头自己封,也不占名额,国内政府机构只有一个常务副职,在这里,高兴的话,十个二十个都不嫌多。有那么多所谓的常务副会长,肥仔并没有把自己的这个头衔看得怎么样,他总是对人对事爱理不理的一副脾气,话也不多,不过还是有一点影响力,说话也有人听。“走,继续喝酒去。外面冷死了。”凯子顺着肥仔,把烟头往地上一丢,迈开步,推开餐馆的门进去了。
   
   
    柏斯华人的交际交往,多在酒桌上。中餐馆遍布柏斯城,规模都是小小的,如果开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这些中餐馆只能是像躲在小巷里的小吃店,既小又寒碜。不过,在柏斯,一个能容纳百人的中餐馆,就已是有规模的餐馆,能经营这规模的餐馆老板,就有一定名声。
   
   
    这家福喜餐馆的老板刘利广也是福建人,经营了几年,生意还可以。许多福建人喜欢在这里请客吃饭,一是这老板为人慷慨豪气,对前来进餐的老乡常给优惠,另一是菜的口味比较适合南方人。凯子不怎么吃得惯南方菜的淡口味,没有辣,他就不爽,但因同福建人混在一起久了,来这家餐馆多了,老板总会特意为凯子准备一碟辣椒。
   
   
    今晚的饭局是肥仔请的,除了抽烟四人之外,有老杨,一个河北人,还有南京过来的已四十五岁的欢姐。福建协会在柏斯华人界为人所知,不仅人多势众,还有它的海纳百川,有着无数的非福建籍华人成为会员。凯子、老杨和欢姐都是协会的永久会员,而且都挂着顾问理事头衔。召集会议,就有饭局,或者说饭局也是会议的内容。会长长期在大陆做生意,挂常务副会长的肥仔代表会长召集这次会议,也就是饭局,钱由会长来出。
   
   
    老杨其实不老,也就是50刚出头,但为人老成持重,平时沉默寡言,如果话题合乎他的胃口,则会喋喋不休。他最喜欢的话题是女人,公开和隐蔽的情人不少,经他口说出,或同他在公众场合出现的情人,有好事的人给算过,至少有7个。老杨最大的优点就是从不去隐瞒他与不同女性的来往,高兴时,他还会自己将同情人的故事在饭桌上讲出来。老杨是搞基建的,也就是盖房来卖的,从小小的建筑小包工头,发展到有一定规模的建筑公司,这也可以看出老杨在经商上面的能力。对华人社区,老杨也是有所贡献的,他多次热情地赞助华人活动,对新成立的华人社团,都会热心赞助。他是福建协会的顾问,同肥仔关系不错,基本上肥仔组织的活动或会议,都会邀请他参加。
   
   
    见到肥仔凯子等从外面抽完烟进来,老杨提高声音说:“以后喝酒不许你们抽烟。一根烟抽那么久,把我们的欢妹凉一边,你们真该挨揍。” 老杨自认比欢姐岁数大,故此称她为妹。闽哥听了老杨的话后,喊道:“那不更好?我们不在,不是让杨哥你有更多空间近距离亲近欢姐。” 大伙听了嘻哈地笑了。欢姐没有笑,很淡定地说:” 人家只做小三,我可不想做小七小八哦。““ 我目前单身,让你做老大,我可是巴不得啊。哪来小七小八?“ 自从10年前同老婆离婚后,老杨就再也没有办过婚礼,交女性,同女人同居,都没有正式登记结婚,故此, 他常说自己是持牌有资格找女人的单身男人。
   
   
    欢姐同老杨很熟,是老朋友了。曾经经营酒家,现在在柏斯华人街开一家保健品店,同时还开了柏斯亮点网店,在别人生意做得不怎么样的环境下,她照样做得风生水起的,这全仗她为人大气,善于交际,在黑白两道都有朋友。欢姐虽已过四十岁,但依然相貌娇好,皮肤白嫩,看不出是四十出头的女人。她喜欢同福建人往来,也自称半个福建人,她说她曾经的一个男友就是福建人,后来离开她到悉尼,不过还保持着微信交流。欢姐为人爽朗热情,见过世面,同她开什么玩笑都没问题,她也慷慨大方,是同乡会长期赞助者,肥仔觉得拉住她,就拉住了赞助,故此同闽哥一起游说她成为理事。
   
   
    几个人坐定后,肥仔先将面前喝了一半的红酒喝了一口,然后说;“来来,再喝。开会就有饭局,有饭局就要喝酒,喝酒就要喝痛快。“ 闽哥端起酒说,”来,喝个痛快。“ 凯子没有动酒,盯着肥仔问,”说开会,喝了半天酒,到底啥码子会?”
   
   
    从兜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纸,肥仔展开后说,“ 领馆要我们推荐参加国内侨务活动的名单,我们协会有二个名额,谁去?”
   
   
    老杨的手举起酒杯正要往嘴里灌,这时在半空中停住了,他看了一眼闽哥,说 “你说呢,还需要推荐吗?”
    闽哥没有吭声。
    “推荐也没用,最后还不是由他们定。“ 欢姐说。
   
    大家知道欢姐所说的他们是谁。
   
   
    空气凝滞,没有人说话,也没人喝酒吃菜。
   
   
    餐馆外,雨越下越大,有了雨,风倒是渐渐弱下来。本来客人就不多,遇上风雨天,更没有生意,寥寥几桌客人,在偌大的餐馆觉得冷清。餐馆老板自己是半个厨师,里里外外都要忙,刚忙完厨房,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一边走向肥仔这台桌子,看到大伙不吃不喝不说话,他倒懵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楞了会儿,大声地说:‘你们怎么不喝酒啊,都呆子一样的?”
   
   
   
   (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
   
   2019年7月
(2019/07/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