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东海一枭(余樟法)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答客】或问:儒家能够给予自由主义一定的尊重认同,而自由派往往反对、鄙弃儒家文化,为什么?答:原因因人而异,概乎言之有二:其一、超级优秀人物能够理解优秀人物,优秀人物难以理解超级优秀人物,故孔子能够尊重晏子,晏子不能尊重孔子,原因在此;其二、中国的自由派,往往是民粹派,既不懂儒,也不明自由主义的真义。

   【启蒙】民族意识与民族主义,国家意识与国家主义,截然不同。三界人士应有一定的民族意识和国家意识,应该爱族爱国,但不能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不能将民族和国家本位化。三界人士应该坚持道德仁本位和政治民本位,在政治上把人民放在第一位,民为贵、国家次之、领导为轻。

   【天眼】不必怨天尤地。百余年来,国人内忧外患、天灾人祸不断,始而遭到日寇侵凌,后而遭受极权暴政,百年浩劫空前,其实自有原因,符合因果铁律。五四开始,既反孔反儒又崇马崇毛,罪孽比诬文武、崇桀纣有过之而无不及。罪及四世,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弘儒反马是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五四】南山曰:“文革之祸易去,五四之毒难消。”对文革的危害和罪恶,自由派和马家右派都能有所批判,但对于五四之毒,他们就无能为力了。只有儒家,才能深入揭发五四的精神反常和思想反动,彻底清洗其流毒,重建华夏之国的伟大,恢复民族之魂的健美。

   【辟马】无论怎么防民之眼,总有一些恶人恶事广泛流传;无论怎么防民之口,总一些正人义士奋勇批判。但我对具体人物事件的批判兴趣越来越淡。恶人恶事层出不穷无穷无尽,只有世人想不到,没有它们做不到。批不胜批,打不胜打。故当务之急是彻底批判、改革马学马制,这才是现中国万恶之源、万罪之根。不对这个粪坑进行彻底的清理,苍蝇蚊子永远打不完,恶臭永远除不尽。

   【宋儒】或谓宋儒已走上了心性儒学的道路,判断有误。不同的儒者和儒家学派,于心性和政治,或有所侧重、偏重,但只要是儒家,都不会偏废。盖心性和政治两面一体,水乳交融,不可分割。偏废了任何一块,就自绝于儒门了。不仅五经,宋儒最重的四书,都是心性政治并重、内圣外王不二、形上形下合一的。宋儒略微侧重于形上和内圣,即心性,是因为时代的需要。当时最大的问题,并非制度落后,而是因为佛道过度旺盛,导致思想混淆道德混乱。为了因应唯心性、唯道德的佛道两家,宋儒将工作重点放在内圣学上,理所当然,势所必然。

   【特色】极权主义政治环境、言论环境的严酷,让怯懦和恐惧深入无数国人的骨髓,对于真话正理和政治异议,不仅怕说,甚至怕听。毛时代的过来人,恐惧感特别强烈。二十多年来,有多位读者表示,东海文章让他害怕。作者不怕读者怕,作者风起云扬,读者心惊胆战,这也堪称一大马邦特色。

   【特色】思想负教育,道德负能量,政治逆淘汰,体制遏善扬恶,经济杀贫济富,都是极权主义的本质和特色。若不能辟其文化之邪,革其制度之恶,就改不了这些本质和特色。局部性、表层性的修修补补,虽有意义,非常有限,有时恰好起到了为其续命的效果。因为这种修修补补会让很多人对其重新产生幻想和期待。

   【看中国】网讯,湖北万头猪淹死,数十万斤乌龟脱逃。有网友跟帖:“真缩影也,乌龟王八蛋全跑了,留下的猪全死。”思之痛心。马家的道德环境、制度环境和生态环境,留不住人才、财富是必然的,能逃离的大多逃离,是人之常情,不足为怪。只可怜大多数奴隶,“贫贱不能移”,饱受马贼奴役,还要被马贼扶助的极端宗教和劣等族类歧视。

   【击蒙】或说:“中国的法律界受西方立法精神影响很深,集体沦落为法律党,背离了中国文化和人民群众集体意识”云。这是双昧的说法,既昧于“中国的法律界”,又昧于 “西方立法精神”。马帮法律界学的只是西方法治的某些形式,却完全违反法治精神。就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学的只是市场经济的某些形式,但完全违反市场经济精神。本质上,“中国的法律界”是为极权主义服务的特权利益集团的附庸。

   【新风尚】看到一则通讯:“云南绥江二名女干部拒绝组织提拔被严肃处理”云,不由得失笑。这两名女干部无论什么原因拒绝提拔,都值得为之喝声彩。有必要树立这样的新风尚:体制外人,以入马帮、做马官为耻;体制内人,以被组织提拔为耻!这种羞恶之心的逐渐恢复,将是官德民智回升和社会进步的一大标志。

   【新风尚】入党是可耻的,比入邪教更可耻;做官是可耻的,比做盗贼更可耻!盗贼偷则偷抢则抢,不会巧言令色地冒充公仆。这些自诩大公无私、自称为人民服务的马家公仆,其贪婪腐败阴毒凶残,超越古今中西一切邪教盗贼。做官不仅是为人民币服务,更是做极权暴政的鹰犬。无耻之耻无耻矣!

   【答客】张鹤慈责问东海:“21世纪鼓吹血亲复仇,杀人有理,给张扣扣留下一条生路。等王家孩子长大成人后再去杀张扣扣?”答:张扣扣为母复仇,可;王家孩子再杀张扣扣复仇,不可,因为王家兄弟之死咎由自取,而张扣扣也要为自己法外复仇付出相应的法律代价,比如无期徒刑。这就意味着法律已经主持公道。儒礼规定,血亲复仇的前提是,双亲冤死而法律不公。

   【东海律】民不爱国,罪在官群;官不爱民,罪在上层。这里的上层指上层建筑,包括意识形态、政治制度和领导层。现中国是三个方面都存在大问题。民不爱国,官不爱民,官民皆不爱国。上上下下普遍丧失了爱的能力,只会爱权爱财爱物不会爱人,更不会爱民爱国。不仅特权阶级,不少弱势群体的爱心和四心,也已被邪说恶制双管齐下地剿灭。

   【张扣扣】章莹颖案主犯与张扣扣案主犯,前者该死而判不死,后者不该死而判死,都不对。然性质不同,前者是人本主义宽仁过度,后者是极权主义恶法严酷。若是王道义刑之下,前者十恶不赦,必须执行死刑;后者可以从宽,无期徒刑足矣。

   【人心】对马帮的态度,可分为拥护和反对两派。以十年为标尺,人心的变化异常迅速。十年之前,在多数场合,两派旗鼓相当,纵有差别,也不悬殊。近年来则大不一样,在略微正常、略有自由的环境中,包括网上网下各种群体中,拥马派都罕见之至。偶有现身,也不受欢迎,甚至成为众矢之的和过街老鼠。拥马可耻渐成主流意识。

   【态度】在各种原则性问题、大是大非问题上,我不敢不对读者对自己负责。若铁口直断,必深思熟虑,已见之深、认之清、识之透、辨之明、判之确,对自己的观点言论拥有绝对信心。东海敢于横眉冷对千夫指,虽千万人吾往矣,敢犯庞然大物,甘冒天下奇险,就是因为拥有这个自信。这是正义自信、真理自信、良知自信!

   【态度】孔子对互乡童子,与其进不与其退,与其洁不保其往。这个态度可供儒家在对待各种问题人物、问题势力时参考。例如,东海对习之容儒有所肯定,这就是与其进与其洁。同时我又不限于此,不仅不保其往,而且严厉批判马学马制,深入揭示马帮的问题。这是进一步非非恶恶、摧邪显正。

   【仁眼】看到如下一段话:“中国人眼中的死敌是美国,中国人最爱移民到美国;中国人眼中的盟友是朝鲜,中国人最不愿移民是朝鲜;中国人眼中的大哥是俄国,中国人不愿留学到俄国。”有人说这是精神分裂,没错。然复须知,这是良知尚存的表现。良知即德即智,如果良知丧绝,就会愚蠢透顶,以逃避美国、奉献朝鲜、留学俄国为荣,如毛时代的毛左。

   【王道】建设王道政治,通过仁政良法,报善以福,报恶以威,通过义刑义杀义战主持公道,是最好的替天行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本是天道,但自然的报应有其现实的滞后性、不可预测性和不可确定性,不足以警示罪恶。吾人必须发挥天性的主动,通过人道的行为,保障善恶之报的及时性和确定性。

   【人生】有人说喝茶是生命中最靠谱的投资。然哉,不过有必要指出,这仅仅是小打小闹的小投资。东海很幸运,生平喝过的好茶不计其数,时间长达十几年,堪称老茶客了。惭愧的是始终限于喝茶,未能扩大到其它方面。与那些坐过大牢的大投资家相比,未免苍白见笑。

   【大局】罗辉曰:“大义必不碍大局,真正的大局必须符合大义。”甚是。任何大局都必须以大义为重,大义就是最大的大局。政治大义,莫大于敬天仁民。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马家政治背天害民,固是大恶;民主政治能仁民不知敬天,也是大憾。因为不知敬天,仁民也有限也。

   【王道】文化援助,必须是优秀文化,儒家文化最优,西方文化次之。输出唯物主义、社会主义、极权型市场经济文化之类,那不是文化援助,而是负援助。如果说支援邪恶政权是助恶,输出马家的东西就是恶助,对于受助者或有小利,却有大害。从列斯开始,凡是接受马帮文化、经济、军事援助的国家,无不灾难深重,民不聊生。

   【人治】儒家德治,西方法治,法家法制,马帮人治。毛时代至今都是人治。所谓人治,就是权治,权力最大,权力至上,权力通吃,一切利益包括财富,按权分配。说马帮法制也是过誉。法家的法律有其相当的严肃性和君主之下的公平性,法律虽不能管辖君主,却覆盖文臣武将权贵群体。

   【态度】极权主义也会宽严结合,或对某些人略宽,或严酷一阵又略宽一下。如最近开始,又略显宽大了。但对君子来说,这一点意思都没有,太没意思了。这类政治性的小人花招、奸佞伎俩,只会令人更加鄙视厌恶!有防民之口、防儒之口和防火墙就没有自由,没有自由就是监狱,就是对人民对儒家的人格侮辱。

   【香港】香港问题,说复杂很复杂,政治上,有统一和独立之争,自由和极权之争,文化和宗教上有西学、耶教、法轮和马学之争;说简单也简单,一切问题在马帮。马帮最大的本事是,没有问题制造问题,变小问题为大问题,让大问题越来越大不可收拾。马帮当道,人心不服。纵然暂时性服于欺诈暴力,非心服也。大陆人民也越来越不服,遑论香港人民。香港始而撕裂,后而去马,大势所趋也。

   【儒戒】任何人为民为国为正义事业牺牲,都必须是自愿的。不允许丝毫强迫,来不得丝毫强迫。强迫他人牺牲,就是不可饶恕的政治大恶。当然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选择当兵,就不能当逃兵;选择做君子,就要具备君子的品格,负起君子的责任。

   【杂时代】不少人在犹豫,或折中主义,试图多面讨好面面俱到,既讨好马学又讨好儒学和西学,既讨好极权又讨好王道和民主,既讨好邪恶又讨好正义和善良。从高层到底层,从政界到商界,到学术界教育界,都有这样的两面派和多面派。这是杂时代的常态,可以理解,自有效果。然欲以此赎大罪、避大祸、立大功,难矣哉。

   【中国】只有以儒立国才能称为中国,只有儒家才有资格代表中国,只有儒家和信奉、尊重儒家的人才是真正的中国人。以马立党、以马立国的马帮,没有任何资格代表中国,马帮占领区只能称为马邦,是苏俄的殖民地和沦陷区。所以,爱马帮和爱中国,反马帮和反中国,是两回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