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主权在民必须落实于政治实践,如古代禅让制;最好诉诸于制度保障,如西方民主制。民主制的问题是,在治权领域民意过重,在教育方面儒家不在,但在保障主权在民这方面值得肯定。

   马家也有人民主权论。例如,马氏在批判黑格尔的君主主权思想时指出:“人民的主权不是从国王的主权中派生出来的,相反地,国王的主权倒是以人民的主权为基础的。”马氏在谈到德国国民议会的权利时写到:“国民议会本身没有任何权利,人民委托给它的只是维护人民自己的权利。如果它不根据交给它的委托来行动,这一委托就失去效力。到那时,人民就亲自出台,并且根据自己的自主的权力来行动。……当国王实行反革命的时候,人民完全有权利用革命来回答它。”

   恩氏在谈到卢梭的辨证法时曾以肯定的语气引用卢梭表述人民主权思想的话语。列宁指出民主共和国制的本质就是“全体人民享有全部权力。”马宪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意味着主权、治权、教权统统归人民所有。

   然而,马家所谓的的人民主权,纯属空谈。它在政治实践完全彻底地剥夺了人民的主权,变成主权在党乃至在领袖。名义上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实质上一切权力属于特权利益集团。人民不仅没有主权,也没有基本人权。让马家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是儒家王道追求题中应有之义。2019-7-23余东海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行政上不唯民意。某些事务政策,即使民意不认同,也可以强制推行。《洪范》:“汝则有大疑,谋及乃心,谋及卿士,谋及庶人,谋及卜筮。”谋及庶人,即在行政方面听取民众意见,择善而从。其中提到,如果自己、龟筮、卿士赞同,庶民反对,也吉祥;如果龟筮、卿士赞同,庶民和自己反对,也吉祥。所以,对于庶民的意见,并非都要听从。有时候不听从,无碍其吉利也。

   但是,在主权问题上必须唯民意。即使是儒家群体公认的圣贤君子,没有民意许可,也不能霸王硬上弓地强行当领导。民意支持,那就负起治国平天下的责任来;民意反对,那就自觉退位让贤。当然,这里的民意指主流民意。怎么判断主流民意?定期票决既可。2019-7-23

(2019/07/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