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国之重器是什么]
东海一枭(余樟法)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之重器是什么

   国之重器是什么国之重器是什么?或说是珍贵文物,或说是先进科技,或说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都是唯物主义的思维。真正的国之重器是仁贤,贤能之士都是国之重器,以仁为本的贤能又特别重要。

   春秋战国,各国亦多贤相、贤臣和能臣,如孔子有所赞可的臧文仲、 柳下惠、 季文子、宁武子、令尹子文,诸葛亮崇仰的管仲乐毅等等。但这些人并非仁贤。孔子说:“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舜臣五人和武王乱臣十人,才是仁本主义大贤。

   孟子曰:“不信仁贤,则国空虚;无礼义,则上下乱;无政事,则财用不足。”(《孟子尽心篇下》)领导人若非正人君子,就不能亲信仁贤,国家问题重大,后患无穷。不亲信仁贤,仁贤就会离去;国无仁贤,就会空虚,就无礼义以正尊卑,上下秩序混乱,就无政事而财用不足。

   礼义由贤者出,政事由贤者出,不信仁贤则礼义不兴,礼义不兴则政事不行,政事不行则不能理财,生之无道,取之无度,用之无节,而国之财用于是不足。朱熹集注引尹氏曰:“三者以仁贤为本。无仁贤,则礼义政事,处之皆不以其道矣。”

   《易经•系辞下》说:“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财,理财正辞、禁民为非曰义。”践履仁德,实行仁政,信用仁贤,团结人民,管理经济,端正思想,禁止人民为非作歹,这些都是政事题中应有之义。

   信仁贤即尚贤。《易经•系辞上》:“天之所助者,顺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乎顺,又以尚贤也。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也。”

   《孟子离娄上》中孟子曾指出“不仁而在高位”的后果。他说:“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上无道揆也。下无法守也,朝不信道,工不信度,君子犯义,小人犯刑,国之所存者幸也。故曰,城郭不完,兵甲不多,非国之灾也;田野不辟,货财不聚,非国之害也。上无礼,下无学,贼民兴,丧无日矣。”

   不信仁贤而无礼义,即使是中原,也不成其为中国。陆九渊在《大学》《春秋》讲义中说:“圣人贵中国,贱夷狄,非私中国也。中国得天地中和之气,固礼义之所在。贵中国者,非贵中国也,贵礼义也。虽更衰乱,先王之典刑犹存,流风遗俗,未尽泯然也。义之所在,非由外烁,根诸人心,达之天下,先王为之节文,著为典训,苟不狂惑,其谁能渝之?中国之所以可贵者,以其有礼义也。”

   不信仁贤,就很容易亲信小人和乱臣贼子,自取祸乱。例如,赵简子亲信阳货,就给赵氏家族遗下了巨大深远的麻烦。鲁定公九年,阳虎在鲁国叛乱失败,先逃奔齐国,再跑到晋国,投到赵简子门下。孔子预言:“赵氏其世有乱乎”。《孔子家语•辨物》记载:

   “阳虎既奔齐,自齐奔晋,适赵氏,孔子闻之,谓子路曰:赵氏其世有乱乎。子路曰:权不在焉,岂不为乱。孔子曰:非汝所知。夫阳虎亲富而不亲仁,有宠于季孙,又将杀之,不克而奔,求容于齐,齐人囚之,乃亡归晋,是齐鲁二国,已去其疾,赵简子好利而多信,必溺其说而从其谋,祸败所终,非一世可知也。”

   孔子关于“赵氏其世有乱乎”的判断,依据有三:

   其一、阳虎“亲富而不亲仁”,他深受季氏宠信,却要杀死季氏;其二、怙恶不悛,逃亡齐国,就挑拨鲁齐关系,鼓动齐景公伐鲁。此人到那个国家就祸害那个国家,他来到晋国,晋国的祸难开始了。其四、赵简子“好利而多信”,贪图利益并轻信,难免会被阳虎的花言巧语迷惑。不出孔子所料,赵简子亲信阳货,导致了晉陽再圍,趙邑三遷,子孫爭立,九世有亂。

   综上所述可见,仁贤才是国之重器。贤乃国之宝,儒为席上珍,此之谓也。而培养仁贤的是仁学,即仁本主义学说,即儒家文化,国家品格和精神依靠其奠定,政治文明建设有赖其引导。故进一步说,儒家文化才是吾族吾国重中之重。2019-6-29余东海 首发于邕州儒学会公众号

(2019/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