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示网友一联
·三戏杨万江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老是思想大老,鸟之大鹏鸟----答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雪峰批判(二则)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余东海一所有极权主义都没有未来而且为期不远,这是绝对的。暴秦如此,纳粹如此,洪杨帮如此,苏联如此,所有马帮如此,中国马帮也一样,没有例外。

   所谓为期不远,短则几年十几年,长则几十年,不可能超过百年。人类有史以来至今,还没有寿逾七十年年的极权暴政,一个也没有。自然界和人类都是优胜劣汰的。人类的优胜劣汰,就是正胜邪汰,善胜恶汰,邪不胜正。要因有三:

   其一、邪恶必然诈力和害人,持之以恒地在国内外到处树敌,天怒人怨;其二、邪恶必然愚昧,必然弱民,导致经济、科技、军事发展的落后。我在随笔《两极主义让人蜕化》中指出:“极权主义和极端主义都会严重损害国民心智。因为两极主义都热衷于信息封锁、恶制压迫、思想误导和邪说熏陶,让人民不知不觉中泯灭四心,德智双缺。时间久了,不仅智力蜕化,人种都会退化。”

   其三、邪恶必然内斗不断,自我消耗,自相残杀。我在《以暴秦为例》中说过:“迫害三帮、自相残杀是古今中西所有极权主义的共性和宿命。天道惩恶罚罪,法门万千,以恶制恶就是一种源远流长的历史惯例。等到李斯赵高这些三帮中最高级分子族灭,暴秦也就随之灭亡了。”

   所有邪恶势力都是脆而不坚、坚而不久的。恶到一定程度,即使没有人民造反和外部力量讨伐,它也可能自我崩溃。苏鉴不远也。

   邪恶无论怎样强大兴旺一时,必不能长久,必没有未来。这是历史规律道德定律,是易理天理,是因果律和良知律,是东海熟读圣经、熟读历史、遍参古今、贯通中西而得出的结论。极权主义作为邪恶之最,马帮作为现代极权主义之最,必无未来,必然灭亡!不仅坚持、支持极权主义的人不配为正人,认识不到这一点,也不配为儒生,不配为中国人。

   《系辞》曰:“善不及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积恶极恶,必然灭亡,天理也,适用于个人也适用于政权。马帮成立以来,诈力并重,坏事做绝,从理论到实践已经全面彻底地破产,在世界上已成过街老鼠。它为中国也为自己制造了种种危机,灰犀牛黑天鹅接连不断,任何微不足道的小事,都有可能演变成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二马帮的邪恶具有原则性、结构性和不可修正性。它邪在文化恶在制度,邪在初心恶在本质。无论怎么改革,只要马学在宪,就改不了唯物论、党主制和公有制。这是马家极权主义的哲学背景和制度支柱。

   唯物论让人异化、物化、恶化、非人化,党主制导致权力私有,是典型的极权恶制;公有制导致财产公有,最方便特权阶级按权分配。从老大哥开始,各国马帮没有一个好东西,根本原因在此。这三点不变,其它的话说得越巧妙,对人民的笑脸越美好,态度越谦卑,越是可耻。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孔子耻之,历来正人君子耻之。唯独马帮不以为耻。

   或说:“马学千错万错,唯物论和辩证法不错。”这就是被深度洗脑的特征。辩证法本来是好东西,但附属于唯物论之下,也成了诡辩法。物质和意识皆非第一性,太极才是第一性,是宇宙生命的本源,世界统一于太极。

   唯物论的错误是马学最致命的错误,最根本的自欺欺人,是马帮欺诈和暴力的哲学根源。。一种文化体系的品质,取决于五观;五观又以世界观为核心。世界观错误,必然导致人性观、人生观、政治观、历史观错误,导致整个文化体系品质的低劣。马学的低劣之所以不可救药,原因在此。这里一错,全盘皆误,其人性观、人生观、政治观、历史观无不错谬。(要掌握正确的世界观和辩证法,必须学儒学易。)

   所有异于儒家中道的学说都是异端,然有正邪善恶之别。马学在古今中西恶性异端中邪恶度最高,高于古今所有异族和夷狄。异族稂莠不齐,夷狄不乏人味。而马帮人不仅非中国人,而且非人;马帮政治,最为反常反动,最难改良。

   假与恶丑并列,真居善美之先。所有东西都是真的好,马帮例外,假马比真马好。于个人,真信马学,真信唯物主义哲学、社会主义道路和共产主义理想,那就不可救药,那意味着是非之心彻底丧失。在政治上,左派作为马列正宗,坚持原教旨,邪恶无极限。

   被左派判为伪马的修正主义,相对左派而言多少还有点人味。不过,在马帮,左派拥有天然的政治正确性。垂危将亡的时候,为了自救和续命,或会有所改良,形势略微好转,又会迅速反弹、返左和恶化,周而复始,无休无止。

   这就是马帮无法真正改良的原因。除非彻底去马,其它任何改良,都改变不了极权主义的本质。无论怎么改良,各种新的政治罪恶层出不穷,只有人类想不到,没有它们做不到。无论怎么努力,都是治标不治本。

   例如,阶级斗争为纲改为经济建设为中心,计划经济改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依然权力通吃;所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仍然无改于公有制的主体和本质。二十四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都是好东西,但放在社会主义之下,它们就起不了作用。因为社会主义的根本性邪恶,把古今中西一切好东西都隔绝了。

   要彻底改革意识形态和政治经济制度,对于马帮来说,比登天还难。本质邪恶和道德败坏,注定了马帮为善不足,作恶有余,做其坏事顺风顺水,做点好事千难万难,遑论自上而下自我革命。

   这就是一股为制造灾祸而来的邪恶势力,无恶不作,无所不恶。轻罪重判是恶,草菅人命;重罪轻判也是恶,纵容犯罪。敌视美西、灌输仇恨、煽动民族主义是恶,热衷外援和优待外人也是恶。不让学生好好读书是恶,让学生好好读书也是恶---盖马学只能培养拜物教徒,不是物质主义小人,就是极权主义恶人。

   社会主义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其实是集中力量办大坏事和坏大事的优势。别说没有做好事的内驱力,即使它偶尔试图做点好事,也会把好事做坏。君不见,发心不错的扶贫工作,在实践中也会异化为害贫济富;大大小小的政绩工程,更是罪恶累累,遗患无穷,三峡大坝就是典型。

   三马帮的成长和成功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

   所有邪恶势力和政权都是社会共业所招,共业略微转好,它们就会动摇和崩坍。马帮也不例外。马帮的成长、成功并维持至今,全靠全社会的愚昧邪恶支撑。五四以来,邪是思想性的,反孔反儒去中国化,崇马崇毛非人化;恶是全民性的,君不君臣不臣,师不师生不生,父不父子不子,夫不夫妇不妇。

   社会邪恶化,就会出现恶势力;恶势力成功,就是恶政权,又进一步恶化社会。马帮的成功,于天道是以恶制恶,于社会是恶有恶报。恶报的过程,也是一种赎罪消孽的过程。百年浩劫,反孔反儒导致的社会罪孽有所化解。

   而今马学毛思渐成破烂,基本没了市场,儒家文化一阳来复,官德民智、社会正气有所上升。一个社会德智不需要多高,只要略微正常化,人民对邪恶的容忍度就会逐渐降低,极权主义就会丧失立足之地。物极必反,否极泰来,此之谓也。

   虽然马帮对儒家有所容纳是试图利用,但客观上亦有助于官德民智的提升。儒家是愚昧邪恶的天敌,是极权主义邪说恶制的天敌。儒家的来复为中国提供了一定的拥抱自由文明的文化道德资格。灭亡将是马帮的宿命和唯一下场。至于灭亡的方式,或为外患,或为内斗,或为民众的抗争,或为各种因素的综合。

   马帮大患不在境外而在萧墙之内。思想根基已经崩坏,社会基础严重不稳,民德民智有所上升,党心军心基本丧失。可以断定,对马帮的厌憎,已经深入民族潜意识。这是良知的必然,人心之所同然。体制内外不少人不敢言不敢怒,甚至表示出衷心支持、热烈拥护的样子,那是利益和恐惧的原因。私下里态度截然相反。

   失民心者失天下,这是万古不易的政治定律和历史定律。一个政权从失民心到失天下或有一个过程,或会惯性地运作一阵子,但不可能延续太久。即使没有外患,马帮也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自我崩溃。何况美国虎视眈眈,港台敌意汹汹,西方恶感越来越浓厚。

   国民苦秦久矣,天下厌秦久矣。国内没有真心支持,只能靠欺诈和暴力维持;国际没有真正朋友,只能与小金朝、伊朗、塔利班之类下三滥政权为伍,不亡何待!

   四要么改弦易辙,主动去马,积极儒化,自我更化,回归政治正道;要么灭亡,彻底地、永远地退出历史舞台。这是摆在马帮面前的两条路,前者是正路活路,后者则是邪路绝路。非常希望马帮能够选择前者,那是中国之福也是马帮之幸。但我估计,马帮会在邪路上坚持到底。罪恶太重故,智慧太弱故,诈力依赖太深故。

   诈力依赖是邪恶势力深入骨髓而最难摆脱的路径依赖。古来无数邪恶势力以此成功,也以此衰败和灭亡。仿佛吸毒上瘾,习以为常之后,在最不应该暴力的情况下也实施暴力,在最无必要欺诈的情况下也进行欺诈。于是越来越天怒人怨,众叛亲离,天下共憎!

   在此重大历史转型期,正人正常人必须擦亮眼睛作出选择。最佳选择是辟马弘儒,双管齐下,其次是弘儒,其次是弘扬自由民主。无论追求民主自由还是王道自由,都是道援,是对人民和国家的拯救,也是自救自立和立德立功立言的方式。

   底线是冷眼旁观不助恶,与极权主义割裂。坚持马路是最大的作恶,支持马帮是最大的助恶,都是自灭良知,自绝人类,必将付出沉重代价,遭到种种恶报。这种罪孽太大,是其它任何功德难以抵消的。

   这种罪孽,即使没有法律惩罚,也必遭到天理和命运的清算,轻则身败名裂,命运恶化;重则为之陪葬,家破人亡甚至遗祸子孙! 婆心恳切,特此重申:对于马帮之邪恶,不知道,是愚人;知道而不敢说,是懦夫;帮着它们说话,给予它们支持,轻则是帮闲,重则是帮凶。帮者又可一分为二:一种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对正人君子有所维护和帮助,一种专门找正人君子的茬,极尽打压、迫害之能事。后一种人是最坏最不可饶恕的!人虽欲恕,天理不容,因果不饶,神憎鬼厌,天诛地灭!

   为了让民胞和天下看清看透马帮背天逆理、祸国殃民和反孔反儒的邪恶本质,彻底放弃对它的幻想,为了说明儒家与马家格格不入互为天敌,东海早已豁出去。然非常幸运,即使是那些高级帮凶帮闲,对我大多采取维护的态度,能帮则帮,让我心怀感激。

   这些人虽非善类,然有一定的善意,多少有其善果。唯希望他们进一步支持儒家维护我的同仁们,为去马归儒的伟大事业作出更大的贡献,进一步改恶从善,将功赎罪,革面洗心,重新做人!

   为自由中国、王道中华早日到来而奋斗,这是圣贤君子的事业,当今天下最伟大的事业,是上天赐予中国人的一大历史性机会。小人可以借此转正变大,正人可以借此成德成圣,罪恶分子可以借此赎罪消孽,甚至成为新中华的功臣。至于那些坚持、支持邪路恶制者,那些与民为敌,与儒为敌,逆民心民意和天下大势而动者,命运和下场不卜可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