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有人誉自心发,自喜功不唐捐
·两个判断,立此为证
·如何对待恶女恶少---从仲大军事件说起
·也论知识分子的堕落
·知识分子的责任
·今日微言(不懂五常不正常,不读五经不正经)
·今日微言(哪里是祖国,哪里就应该自由)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论语点睛》:善与人交晏平仲
·走仁本主义道路
·推荐一篇短文(吴翼之:仁論)
·郄雍治盗的故事
·郄雍治盗的故事
·道论:孔孟真传付嘱有心人
·今日微言(人心已如此,天意何须问)
·周予同的真面目
·周予同的真面目
·杀我任何国民,都是对我国家尊严的冒犯!
·周弘、东海论鬼神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要习惯我才是爷(七首)
·张巡功罪论
·无论立场如何,枪口一致对外!
·今日微言(有失败的英雄,没有失败的圣贤)
·今日微言(身逢乱世发危言)
·陈寅恪先生:儒门杂家
·到底是谁无知----小驳葛兆光
·三昧分子妄论多---小驳葛兆光之二
·内圣外王微论
·对治和超越个人主义---从黄玉顺文章说起(微论)
·美国人对毛氏的态度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中华对于夷狄,量力而助,量力而收。如果内政未善,力量未足,纵然主动依附、投靠于我,做我属国,亦不被允许。光武帝时,西域五十余国,欲求依附,都被拒绝。《后汉书西域传》记载:

   “武帝时,西域内属,有三十六国。汉为置使者、校尉领护之。宣帝改曰都护。元帝又置戊己二校尉,屯田于车师前王庭。哀、平间,自相分割,为五十五国。王莽篡位,贬易侯王,由是西域怨叛,与中国遂绝,并复役属匈奴。匈奴敛税重刻,诸国不堪命,建武中,皆遣使求内属,愿请都护。光武以天下初定,未遑外事,竟不许之。”

   当时西域属于匈奴势力范围。匈奴势大,而东汉政府刚刚统一天下,亟需休养生息,恢复经济,放弃西域,自有必要,这才能为后来解决匈奴问题奠定基础。

   与光武帝对比最鲜明的是隋炀帝。

   隋炀继承了其父隋文帝杨坚开创的“开皇之治”的遗产,综合国力颇为强大。但经不起隋炀帝好大喜功的炫耀和挥霍,仅仅过了八年就迅速衰败,身死国亡。

   隋炀为了满足其“四夷来贺”的虚荣,大摆排场,搞了大量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例如,隋朝对西域的贸易,本来双方互利,但在隋炀指导下,耗费巨额钱财作起了赔本买卖。

   隋炀又命裴矩以厚利引诱西域各国君主,召他们派遣使者入朝。以此,炀帝远巡到燕支山,西域众多国王、使者都在道路上拜见炀帝。炀帝大开宴饮,赏赐无数。史载,隋炀帝西巡,使“自西京诸县及西北诸郡皆转输塞外,每岁钜亿万计;经途险远及遇寇钞,人畜死亡不达者,郡县皆征破其家。由是百姓失业,西方先困矣。”

   隋炀又因各蕃部落酋长汇集洛阳,在端门街举行盛大的百戏表演。戏场周围长五千步,演奏乐器的有一万八千人,声闻数十里,自昏达旦,灯火光烛天地;终月而罢,所费巨万。从此每年一次形成惯例。

   隋炀又下令,胡客凡有经过酒食店的,店主都要邀请入座,酒足饭饱之后不取酬偿,让胡人在此都过上“按需分配”的生活。《资治通鉴隋纪五》记载:

   “诸蕃请入丰都市交易,帝许之。先命整饰店肆,檐宇如一,盛设帷帐,珍货充积,人物华盛,卖菜者亦藉以龙须席。胡客或过酒食店,悉令邀廷就坐,醉饱而散,不取其直,绐之曰:‘中国丰饶,酒食例不取直。’’胡客皆惊叹。其黠者颇觉之,见以缯帛缠树,曰:‘中国亦有贫者,衣不盖形,何如以此物与之,缠树何为?’市人惭不能答。”

   不过,胡人也就是白吃白喝而已,根本没有资格入国子监,更别说“学伴”陪读了。隋朝国子监各官学博士、助教、生员都有定额。据《隋书•百官志下》记载,国子监学生一百四十人。都是精挑细选的文化精英,胡人根本不得其门而入。2019-7-17余东海

(2019/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