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纯读经】对于纯读经,当然可以异议、反对、批判,但不能无限上纲。纯读经问题最大,也是方法层面的问题,不能斥为邪恶。纯读经问题最大,也好于读马经。马经的邪恶才是本质性而不可修正的,最容易让人变成拜物教徒、邪教徒,让人物化恶化、丧心病狂。

   【主权】指出民众的愚昧和主张主权在民不矛盾。民众愚昧是事实,也是儒家一大共识。民众愚昧,故有赖于儒家提供文化启蒙、道德教化、制度约束和法律制裁。同时,民众拥有主权。国家主权属于全体国民,天下主权属于天下人。在主权问题上,“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民意可以代表天意。人民主权、政府治权、儒家教权各有界限,互尊互重,不能相侵相犯。

   【机会】这个时代,成德成圣特别艰难又特别容易。传统儒家社会,弘儒辟邪不仅毫无风险,而且大有收益,包括名利权位的收益。人生顺利平淡,容易成名成功,反而不易摆脱功名利禄的束缚,不易动心忍性培养浩气。而今马家社会逆淘汰,要立德就不得不舍弃眼前利益,作出种种牺牲,冒一定的风险,但这正是有志、有识之士的机会。歪理邪说泛滥正是辟邪的机会,制度法律恶劣正是卫道的机会,虎狼当道正是弘扬正义的机会,这一切都是致良知、明明德的历史性机会。艰难困苦,既毁人不倦,亦玉人于成。故东海说过,我们将迎来一个有史以来圣贤君子最多的时代。

   【看世界】或谓“川普多次强调自己是国家主义者”。若非翻译错误,就是川普不明国家主义的真正含义。重视国家主权和爱国意识,并非国家主义。国家主义是以国为本,与以人为本的自由主义和以神为本的宗教皆格格不入。川普在政治上显然是自由主义者。

   【自信】7月4日是美国国庆日,今年国庆,美国展现了强大的军力,美国总统川普在林肯纪念堂前发表了演讲。他在结语中说:“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我们是美国人,未来属于我们。未来属于勇敢、强者、自豪和自由。我们是一群追逐一个梦想和一个伟大命运的人。”这种自信颇有基础,颇为真实。去马归儒以后的中国,同样会拥有强烈的道德自信、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更长远的未来属于仁本主义文明。届时,全人类有德者团结起来,共同追逐大同理想的伟大和人类良知的光明,共同建设一个高度仁义、自由、文明、和谐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新训诂】暴徒,指武力挂帅、暴力主义者,坚持、支持暴政者,赞美、拥护暴君者。极权主义分子是暴徒和骗子的合一,盗贼中的盗贼,是最极端的极端分子。反抗极权暴政者,是正士勇士。为抗暴而献身者,是烈士。

   【东海曰】有学者分析,面对步步逼近的人工智能,人有三个选择: 一曰积累财富,成为资本大鳄;二曰积累名气,成为独特个体;三曰积累知识,成为更高深技术的掌握者。东海曰:最重要的是积德。如果缺德,财富越多,名气越大,技术越高深,负作用和反噬主人的概率能力都会水涨船高。

   【保身】明哲保身的保身,原义是保护、保全自身,侧重于人身安全。可以引申为对良知的保全。良知者,法身也。在逆淘汰环境和恶社会,坚持道德底线,绝不随波逐流,绝不与恶合作。这是更加重要、更加根本的明哲保身。为了良知安全,即使置身巨大危险也绝不苟且,即使牺牲肉体安全也在所不惜。

   【看世界】在美伊之争中,正人正常人应该理直气壮地支持美国。姑不论伊朗宗教极端主义政权对文明的抗拒、对伊朗的奴役、对世界的捣乱和对恐怖邪恶势力的支持,仅凭法律支持“荣誉谋杀”和“童婚”,就可见这个政权何等龌龊恶心。及早斩其恶首,灭其集团,是仁爱伊朗人民、维护人类文明的必须。王道有责,霸道也有责。

   【权奴】马邦没有洋奴,只有权奴。权奴可分为两种:一种做稳了奴才,在被奴役的同时获得了奴役他人的资格;一种是欲做奴才而不得的奴隶,本质上也是奴才。奴才都喜欢以硬骨头、正能量和爱国主义者自诩,它们对弱势群体硬,对正人、正常人和正常国家硬,以此表现它们的正义、正能和爱国。它们最反感极少数不甘为奴的人,对他们极尽歪曲、抹黑、诬蔑、打击之能事。

   【权奴】厌恶极权暴政,向往自由文明,乃是人性之常。尽管人本主义文明局限性很大,但非极权政治所能望尘。对于美国和西方,即使赞扬、推崇过度,即使美西中心主义,也是认知偏差,与奴性无关。相反,在极权主义高压之下敢于赞扬美西追求自由的人,是真正的硬骨头。

   【和尚】看到一个和尚无比肉麻地赞毛赞共的视频。无视大半个世纪以来马帮制造的人道灾难的频繁深重,无视人民的水深火热死伤狼藉,一个方外人士,如此为虎作伥,助纣为虐,无知无畏无耻之极,非佛教所说的一阐提和地狱种子而何!

   【历史眼】在民国,要对治毛式极权主义,非君子集团不可,非王道政治不可。霸道都未必行,何况远逊于霸道的三民主义集团。而在民国那样的环境中,纵有圣贤君子,难免边缘化,没有建设王道的权位和机会。毛帮国际背景雄厚,社会基础扎实,思想自圆其说,善于逢迎暴民,手段狠辣无底,欺诈暴力双高,而三民集团仁义度不高,扬善惩恶皆无力。就像不践迹不入室的善人面对剧盗,必然缚手缚脚捉襟见肘最后失败。好在蒋家善良,败而不亡,不乏后福。

   【辟毛】毛氏在民国时期,曾经热烈赞美美国,呼吁民主自由。或说它的初心或许不乏真诚,或说它一开始就是欺骗。其实这个问题不值得追究。尊马入宪,就必然堕入极权主义泥沼,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正如幸福刘所说:“他选择的理论注定了这样的结果。”盖哲学物本位、政治党本位和经济公有制是马学三大支柱,从三观和政治、经济制度上注定了极权主义的本质。以马立国,就必然与自由民主和王道政治都相背而驰。如果不能撤销马学的意识形态地位,无论怎么修正和改良,都修改不了极权的本质。

   【东海曰】民主不是最好的制度,不是历史的终结。但相比于党主制、教主制乃至家天下君主制,民主具有相当的进步性。王道不出,无可争锋。民主制可以不断完善,可以超而越之,但不能反对,不能因为有假冒伪劣的民主或民主制存在种种问题,而否定民主制一定的先进性文明性。

   【辟毛】反儒社会最为反常、颠倒,正人君子必然边缘化,有一定正确性、正义性的思想都无法立足,更无法取得官民共识。这样的社会,必然歪理邪说泛滥,奸恶之徒纷起。最后胜出的必然是最邪的学说、最奸的人物和最恶的势力。故儒学的衰退、马学的泛滥和毛帮的成长正相关。

   【东海曰】西化派都是制度决定论。秦晖说,文化无高低,制度有优劣。这就是制度决定论的典型表达。现有儒生反过来,说文化有高低,制度无优劣。两种观点的错误显而易见,不值一批。知道文化有高低正邪并明辨之,方能辟邪显正;知道制度有优劣善恶并明辨之,方能改恶建善。

   【东海曰】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三者相辅相成,不可或缺也。唯有儒文化在宪,才能建设最好的制度,新礼制。马学马制之下,儒文化会受到种种排斥、阻挠和摧残,甚至被连根拔起,即学绝道丧,毛鉴不远也。在毛时代尤其是文革,全民非人化,甚至豺狼化,哪有什么儒家精神可言。

   【启蒙】将民本和民主对立起来,将马家政治视为民本政治,这两个错误颇为流行。一、马家是党本政治,建立在物本哲学之上,与儒家民本和现代西方人本政治,皆格格不入。二、民本是政治学,依托于仁本道德学,开出来的是礼乐制度。相对应的是人本主义即个人主义哲学,开出来的是民主制度。民本与人本、新礼制与民主制有别而相通。

   【答客】或问:你说崇儒大多是好人,崇马一定非正人。那么,既崇马又崇儒的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答:真儒必然辟马,正人必不崇马,崇马必非正人和正常人。这是东海律之一。既崇儒又崇马,非儒非马,是典型的浑人杂人,轻则思想混淆,头脑糊涂;重则人格双重,精神分裂。

   【东海律】反儒家反自由者,有权享有、又不配享有仁政和自由。在政治和法律层面,应该保障任何人反儒家反自由的言论自由,保证他们不会因此受到政治和司法迫害,这是有权。无论主观意愿如何,反儒家反自由,客观上都是对极权主义最好的帮助之一。在因果上,帮凶助恶的人物和群体,最容易丧失自由尊严,甚至受到种种迫害,成为极权暴政的受害者和牺牲品。另外,反儒家反自由是一种严重的缺德缺智,丧失了为政、为师的资格。

   【民主】民主有其范围。民主的核心是公开定期选举领导人。这是制度化、强制性的。民主不能扩大化,不能扩大到治权、教权的权域中去,不能扩大到家庭、企业和其它组织中去。民主扩大化,就会堕为民粹主义。如毛时代,司法、教育都可以民主化,唯独主权领导权不能民主。

   【态度】我曾经指出,毛时代是以马融法,马法结合;邓时代是以马融西,马西结合;现时代是在邓时代的基础上进一步,以马融儒,儒马结合。三代各有侧重,但基本立场始终没变。以马融儒,用元士的话说就是“把国学收归国有”。儒马并尊的知识分子很多并将越来越多,这是杂时代一大特色。儒马并尊又可分为三种:一立足于儒学,二立足于马学,三平分秋色,无立足点。儒家在进行必要的思想澄清的同时,对于友好者当友好之。批异和求同并行不悖,批评和团结两不相碍。

   【东海曰】坚持儒家立场,并非门户之见。坚持儒家立场,就是坚持中道立场和王道原则,坚持仁本主义五观,坚持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坚持疾恶如仇从善如流,坚持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坚持因时制宜与时偕宜,唯天理良知是从。儒家立场越坚定,观点就越正确,思想就越精醇,态度就越开放,仁义精神就越充沛,就越能如理如实地评判一切,合情合理地对待一切。

   【共勉】积极主动地责任自肩,把光大儒家、反本开新、重建中华的责任放在自己肩头,把人民的苦难、天下的忧患挂在自己心头。道德以仁为本,吉凶与民同患。有机会则替天行道,无权位则替天传道。这样的人,不是万中选一,而是十万、百万、千万中选一,是精英之精英,君子之大者。这样的人一定会承受一般人难以承受之重,一定会失去很多世人梦魂以求的东西,但也一定会得到很多,例如不忧不惧不惑之心和无所倚之乐,例如少数知己的绝对信任,未来历史的高度尊重和人类的永久怀念。

   【文明】有西哲说:“文明和文化都涉及一个民族全面的生活方式,文明是放大了的文化。它们都包括价值观、准则、体制和在一个既定社会中历代人赋予了头等重要性的思维模式。”此言不错,不够准确。准确地说法是:文明的核心是政治,文明的根基是文化。一种文明模式和形态的高低取决于其政治和制度,政治和制度优劣又取决于文化。故文化和文明,相互交叉又有区别,各有外延、内涵和侧重。如果说文化是意识形态,文明就是社会形态。社会形态是意识形态的外在表现形式,包括政治形态、经济形态、思想理论形态和民族形态等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