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撤回’與‘暫緩’]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隨筆:‘撤回’與‘暫緩’

   

   特首林鄭在無影無蹤一個星期之後,今天(7月9日)趁召開今屆最後一次行政會會議的機會,公開露面向傳媒講話。她的講話短短數分鐘,筆者只聽到了兩點新意。一是修訂逃犯條例法案已實際上‘壽終正寢’。為強調這點,她還特別補充一句英文:"The Bill is dead." 二是她願意在沒有前設下和大專學生公開對話。

   對於第二點,大專學生已公開回應,除非林鄭滿足兩大條件,否則他們傾向不會面。這兩大條件是:(一)承諾永不追究反修例運動抗爭者;(二)會面必須公開透明,除全體學界代表外,亦須包含社會各界代表,並且必須有市民大眾以及傳媒在場。

   這兩大條件差不多封死會面對話的門了,因為第一點,林鄭已在對傳媒的講話中表示不可能;而第二點,若按這方式會面的話,不啻公審林鄭,她當然不會應允。所以與大專學生界會面是泡湯了。

   人們有興趣的是,林鄭用‘壽終正寢’,也用英文‘dead’一字交代修訂逃犯條例的命運,卻不肯用市民要求的‘撤回’一詞,究竟有什麼玄機?‘撤回’真是這麼難開口的嗎?筆者願意在這裡探究一下。

   首先,談談‘撤回’與‘暫緩’的分別,以作比照。我們說‘撤回’一個法案,便是把它拿回去,完了,句號。‘暫緩’一個法案,便是此事未了,仍將會繼續。這個分別是很清楚的。要知道,立法會是一個正式機構,凡事有文字記錄。一個法案是‘撤回’了,那便可以永遠不須提起,真正是‘壽終正寢’。但若法案是‘暫緩’的話,則立法會永遠有一件未完之事要辦,因此不是真正‘壽終正寢’的。職是之故,反對者要求‘撤回’法案是對的,因為林鄭一宣稱‘撤回’,這便正式有文字記錄登載在立法會的文件內,不得反口。當然,‘撤回’之後日後政府仍可舊事重提,再把法案送呈立法會通過,但那是開始另一個立法程序,而非繼續一個已開始的程序了。

   林鄭口口聲聲說時到今天,在目前這個環境下,這個法案是廢了,她甚而用上‘壽終正寢’、‘dead’的詞語和字眼,卻仍然不用‘撤回’一詞,為什麼這個詞對她是這樣困難呢?我認為這和‘錯’有關,林鄭否認端出修訂逃犯條例是錯事。

   譬如廚師炮製了一個菜色,端出來準備給人客享用。這個菜被打回頭了。打回頭的理由可以有眾多:或者是味道不好、價錢太貴、用料欠佳、又或者是酒樓部長擺了烏龍,人客根本沒有點這個菜,因此是一個錯誤。

   一個菜色被捧回廚房,本來有不同的原因,出錯只是可能的原因之一。可是,林鄭連人們有這個聯想也不可以,因此‘撤回’對她來說是一個禁忌。可以設想的是,林鄭在推出這個法案之前,必然向她的老闆大力推銷,指出種種好處,這些種種好處包括容易辦,通過之後又可以接著端出23條,使香港一片紅等等。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失敗了,引起滔天惡潮。

   林鄭請願承認失敗,承認‘工作不足’,也不肯使用‘撤回’一詞,因為這表示她一開始便錯,錯判很多東西,這便聯繫到她的能力問題,在主子面前失去地位。這便是她要死命抗拒這詞的原因。

(2019/07/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