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為首‘暴徒’]
点滴人生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隨筆:為首‘暴徒’

   雖然立法會在7月1日被破壞得這樣嚴重,但是人們對‘暴行’的嚴厲抨擊,似乎只限於頭一兩天,這之後,社會輿論有所轉向,同情示威青年和學生的言論愈來愈多,認為他們是不得已而為之,因為政府一直沒有回應他們的訴求。這反映林鄭政府的不得人心已到了無可挽救的地步。

   但筆者仍然認為衝擊立法會,造成嚴重破壞是暴行,但這個暴行之所以能夠發生,以及破壞程度之所以能夠如此驚人,是因為兩個原因。一是站在最前、而後來失蹤的幾個(或者不超過十個吧)示威者懷有為破壞而破壞的目的,他們打破了立法會的大門,令立法會門戶大開,人們可以隨便進入。二是原本在那裡防守的警隊在晚上某個時候全部撤走,讓那個本來可以很容易防守的立法會大樓完全沒有人守護,變相邀請示威者進入,為所欲為。

   筆者本文特別想探討這幾個為首的暴徒是什麼人,可能懷著什麼的目的。

   筆者在上一文中曾引述個人在群眾行動中的經驗,指出為首的人很清楚要做什麼事,也很懂得怎樣保護自己。不過,那次保衛釣魚台集會後、為首的人帶隊衝擊大元百貨公司,是相對地比較單純。這為首的人和左派有關係,(九七前我們‘有志’青年多與左派交往,合作共事,和今天不同) 他以舉行保衛釣魚台集會為藉口,麇集一群人‘陰謀’衝擊日本百貨公司,之前我們毫不知悉他會這個行動。然而,這行動的目的是相當簡單和清晰的,便是針對霸佔釣魚台的日本。

   但是,71暴力衝擊立法會,為首者的動機我認為比較複雜。首先,我撇除破門者是示威青年和學生的所為,因為他們雖會參與衝擊,但暴力程度不至於打破玻璃大門,這需要很大的氣力和懂得怎樣去做。前特首董建華最近開始露面說話,而雖然他講教育大錯特錯,但譴責暴力時的話卻很對,便是破壞玻璃大門的方法很‘專業’。確是,這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所以,我不認為示威學生和青年是‘行兇者’。

   那麼,帶頭破門是哪些人呢? 有什麼動機?這便要作一些評估了。我認為有以下三個可能:

   1、當局嫁禍,擴大事端,破門者是中共或警方的人。這聽起來有點匪夷所思,但是絕對有這個可能。在一萬幾千人的人群裡,不是每人都是‘動機純正’的。在所有大型場合中,警方都會派人混入人群,搜集信息,了解人群情緒,必要時調動人力控制場面。這是他們的職責,也是他們的策略。在67暴動時,筆者在電視上便看到,一二暴徒襲擊商店門閘,意圖搶掠,這時有幾個便衣警察突然出現,覷準時機,上前拘捕。從維持治安至破壞治安,只是一步之遙而已。你們說示威衝擊警察,用鐵馬阻塞交通不是‘暴亂’,這下破壞立法會大門,入內搗亂,是暴力事件了吧!?這便是他們的邏輯。

   2、黑社會展示力量。任誰都知,黑社會和警方並非互不認識,他們有某些微妙的聯繫和默契,警方容許他們在控制下的存在。容許他們存在,便要讓他們吃飯和有某些程度的享受。但黑社會的覓食活動離不開黃賭毒和收錢幹打打殺殺的勾當。而另一方面,警方又不能不對黃賭毒時作緝捕行動,以向社會交代。有些時候,這些緝捕過多或涉及黑社會的金穴,他們便要作出反應,警告執法者收斂一下。示威場合給予黑社會極佳的機會展示實力。這些展示,外人和一般示威者是不知的,但保安當局和內部人士則‘心有靈犀一點通’,知道是什麼。如果我們見到近期打壓黃賭毒少了,便是當局接收到了信息的表示。

   3、政府,特別是警察,是法律的執行者。在執法的過程中,不免和市民發生齟齬或衝突。雖然在這些情況中不對的一方是市民,而雖然香港也有上訴機制,但有些市民難免對政府不滿,甚而懷恨在心。而至於犯法而曾被警察拘捕之徒,更不用說了。這些人或會成為反政府和反社會份子,有機會便對社會施行破壞,而反送中條例集會和遊行提供他們很多的方便和機會。這些人不會對自己的行為負責,造成破壞之後便遁去。打破立法會大門的,可能便是這些人。

   以上三者都基本上和反送中條例沒有直接關係,只是混水摸魚,為破壞而破壞而已。他們對和平示威造成惡劣的影響。筆者真是很希望警方能夠拉到這些人,看看他們是不是誠意的反送中示威者。不過,我不相信政府真能做得到。

(2019/07/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