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林鄭的轉機]
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隨筆:林鄭的轉機

   

   昨天(7月21日)又是香港激烈的一天,而且比以前更更激烈。我認為這是香港有史以來非戰爭時期最大的亂局。

   首先,民陣所組織的遊行,一如既往,在結束之後發生群眾衝擊事件,衝擊對象先是中聯辦,然是西區警署,迫使警方不出動鎮壓不行。

   其次,差不多同一時候,新界元朗火車站,一百幾十個穿白衣的黑社會暴徒,在車站內外襲擊市民,不管張三李四,見人便打,造成四五十人受傷。這是如假包換的暴行,令人髮指。

   在此事發生之前,筆者以為這星期日會是平靜的一天,因為雖然仍有遊行,但路程縮短。同時,警方在警署和政總等熱門被衝擊的建築物前,圍起比人還高的水馬,其部署似是隔開人群和警察,讓他們不能直接接觸,減少正面衝突的機會。此外,上星期沙田新城市廣場的警民大毆鬥,此役兩敗俱傷,記憶猶新,照理這次大家都想避免。

   然而,這次筆者留意了整個過程,發覺示威人群中確是有專門製造事端的人。他們在遊行於灣仔修頓球場結束,宣佈解散後,走去老遠的中聯辦大樓(這是起碼半小時的路程)作出破壞和衝擊。不止此也,他們最後還衝擊十分鐘遠的西區警署,撩撥差人,使警方不得不發射橡膠子彈驅散。我認為這是不可饒恕的有預謀的挑逗行為。

   這次衝擊,跟往常的一樣,其實行動的只是十個八個人,其他的都是看熱鬧的圍觀者。筆者在本欄多次說過,很希望政府能緝捕到他們,看看他們是什麼人。我想,一般示威人士不會是這樣的。現在筆者得到一些消息,這些帶頭衝擊的人是港獨份子,其組織主持是梁頌恆,一個因宣誓問題被取消資格的立法會議員。他和出逃美國的中國商人郭文貴有聯繫,他們的活動由郭資助,於是香港的遊行每次都是以晚上的亂事告終。

   至於元朗的打人事件,不止殘暴,而且荒謬,表面上是襲擊往市區參與遊行回家的穿著黑衣的元朗人,而實際上是亂打人。因為香港時興穿黑衣,穿黑衣不一定去遊行,結果是有人被打錯了。當然,去遊行是個人自由,他們也不是在元朗遊行,造成‘滋擾’,為什麼打他們。尤為無理的是,他們連記者、孕婦也打,真是無法無天,到了極點。

   元朗打人,主要的組織者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因為他被人拍攝到和打人者握手,並豎起拇指叫好。這個責任,他是擺不脫的。同時只有他這副頭腦,才能想出不分皂白地打人。此人是一個恐怖分子。

   今天,林鄭率領一眾高官亮相,聲明對這兩事件追究到底。既然她不辭職,筆者倒希望她這次做件好事,把梁頌恆和何君堯之流及其集團徹底偵查,繩之以法,冀把香港和平、理性的訴求,撥回正軌,這也許給她一個復出治港的機會。

(2019/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