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23天2909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六之七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岗之八之九 毕汝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七至三十二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之十一 毕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至三十八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二之十三
·毕汝谐骂邱国权(巴山老狼)从来不带脏字 毕汝谐(纽约 作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九至四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不权(巴山小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特别诗篇之四十五至五十 毕汝谐(纽约 作
·毕汝谐回击黄花岗之十八至二十九(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至至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三至十八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九至二十四 毕汝谐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二十五至三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3天2909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人非禽兽岂无耻?
   
   奈何老大淫威在,
   
   一步之遥生与死。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二
   
   
   邱父缩身角落旁,
   
   头颅低垂贴裤裆,
   
   承戴绿帽千百顶,
   
   唯独这次裂肝肠。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三
   
   邱母附耳嘱国权,
   
   活该妈妈万人妻,
   
   没脸没皮没人味,
   
   你就把娘当马骑。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四
   
   
   军师肃容隐狎昵,
   
   打开伟哥撒满地,
   
   国权今天大喜日,
   
   金枪不倒旗杆举。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五
   
   国权怎敢不服从,
   
   原本那话如蛆虫,
   
   吞服伟哥见奇效,
   
   倒海翻江变猛龙。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六
   
   
   军师执杖走过来,
   
   戳戳国权捅捅娘,
   
   仿佛屠夫好兴致,
   
   清点自家猪与羊。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七
   
   手捻胡须军师笑,
   
   竟然踩踏国权腰,
   
   母子正好全武行,
   
   你是中华第一孝。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八
   
   
   最后时刻已临近,
   
   母子不敢再敷衍,
   
   不约而同动作快,
   
   旷古丑行将上演。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九
   
   
   邱母又对国权说,
   
   自古是福不是祸,
   
   许多事情只能忍,
   
   是祸万万躲不过。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
   
   
   权儿要强命不济,
   
   投胎娼门贱如泥,
   
   命中既然有大劫,
   
   弯腰缩脖溜过去。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一
   
   
   邱母发出一声笑,
   
   淫亵癫狂江湖调,
   
   国权如同得将令,
   
   杀人灭佛不动摇。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二
   
   
   国权尚是童男子,
   
   浑浑噩噩无见识,
   
   军师床边勤指导,
   
   俨如金赛性大师。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三
   
   
   国权汗流已浃背,
   
   蛮力仿佛抡铁锤,
   
   气喘嘘嘘大口喘,
   
   徒劳无功怪罪谁?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四
   
   
   军师动怒五官挪,
   
   手杖直抵邱母额,
   
   你是江湖老油条,
   
   拖泥带水又为何?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五
   
   
   邱母施展真解数,
   
   调动国权满床活,
   
   
   言教身教两并举,
   
   诲儿不倦全场乐。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六
   
   
   
   人间万事都无趣,
   
   咬牙闭眼不算计,
   
   命你日母就日母,
   
   肥水不过外人渠。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七
   
   伟哥遽然入命门,
   
   国权周身欲火焚,
   
   亲娘隐入十里雾,
   
   妩媚娇娥笑盈盈。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八
   
   跳河坠崖一闭眼,
   
   国权舍命勇向前,
   
   早年出兮今又入,
   
   黑道无情命运舛。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九
   
   
   儿船满载万重孽,
   
   终于颠簸入母港,
   
   起哄彩声叫起来,
   
   老大军师榧子响。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七十
   
   
   龙行凤舞有时辰,
   
   雄吼娇哼不绝闻,
   
   母子各有啦啦队,
   
   犹如两军决乾坤。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七十一
   
   
   全体黑帮同鼓掌,
   
   评点褒贬遍全场,
   
   老大军师齐欢呼,
   
   当即决定颁重奖。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七十二
   
   
   一根金条两块玉,
   
   竟是罕见祖母绿,
   
   老大出手真阔绰,
   
   江湖豪门名不虚。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七十三
   
   重奖已被打成包,
   
   母子鏖战入高潮,
   
   金玉并未分两处,
   
   三邱同锅共一勺。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七十四
   
   万幸伟哥似赝品,
   
   国权已然改守势,
   
   邱母瞠目吐白沫,
   
   仿佛癫痫发作时。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七十五
   
   老大蔼然笑嘻嘻,
   
   首领风范不容疑,
   
   表演到此告结束,
   
   见好就收是正理。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七十六
   
   军师开口颇得体,
   
   母子功臣应休息,
   
   赶紧冲个热水澡,
   
   丰盛夜宵已成席。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七十七
   
   黑道毕竟是黑道,
   
   表面功夫不缺少,
   
   老大军师同敬酒,
   
   儿是活龙母姣姣(注)。
   
   
   注:此处读xiaoxiao,淫乱之意;若读jiaojiao则为美好之意,不妥也。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七十八
   
   夜阑三邱离魔窟,
   
   只恨少生两条腿,
   
   鼓足最后一把力,
   
   脚步快捷行如飞。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七十九
   
   
   一彪人马突然至,
   
   为首正是黑军师,
   
   快快留下买路钱,
   
   淫贱母子不晓事,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八十
   
   
   三邱只得还完壁,
   
   竟是一场空欢喜,
   
   好歹摸过贵重物,
   
   金条外加祖母绿。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八十一
   
   
   军师掏出一把钞,
   
   漫天抛撒四下飘,
   
   三邱争先去抢夺,
   
   
   彼此冲撞不相饶。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八十二
   
   
   军师不禁仰天笑,
   
   娼寮到底是娼寮,
   
   唯利是图无廉耻,
   
   穷街陋巷格局小。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八十三
   
   
   三邱总算回到家,
   
   噩梦绵绵终结束,
   
   相约永守黑秘密,
   重新开张另打鼓。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八十四
   
   
   老大军师均变态,
   
   摄制多盘录影带,
   
   随即置于互联网,
   
   流毒遍及海内外。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八十五
   
   
   华人欺弱又畏强,
   
   谁敢横眉对黑帮?
   
   痛打国权母与子,
   
   人人都是楚霸王。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八十六
   
   
   人言可畏华人圈,
   
   长于编排风月案,
   
   不厌其详细节多,
   
   绘声绘色如亲见。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八十七
   
   
   绅士闺秀齐上阵,
   
   尼姑修女一大群,
   
   愤怒声讨双败类,
   
   口诛笔伐两贱人。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八十八
   
   
   小报如同打鸡血,
   
   头版头条大新闻,
   
   语不惊人死不休,
   
   热线电话疏民愤。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八十九
   
   
   三邱骤然得大名,
   
   千家万户争议论,
   
   唾骂侮蔑不待言,
   
   万恶齐集母子身。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九十
   
   离奇谣言一笸箩,
   
   口耳相传讹对讹,
   
   据云邱母又产子,
   
   儿兮弟兮很难说。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九十一
   
   三邱活着不如死,
   
   天大罪名是汉奸,
   
   欧美也有变态客,
   
   争相转发若狂欢。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九十二
   
   
   
   国权拧眉满面愁,
   
   妈妈我不是禽兽,
   
   死皮赖脸活下去,
   
   今年我才二十九。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九十三
   
   
   邱母惨然冷冷笑,
   
   权娃不懂这世道,
   
   活着就要当禽兽,
   
   黑帮老大节节高。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九十四
   
   
   
   男人之恶男人善,
   
   大气磅礴日行天,
   
   邱家父子娼门货,
   
   蛆虫岂可上台面?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九十五
   
   
   大难临头说空话,
   
   龟公男人枉称爸,
   
   权娃你要有出息,
   
   顶门立户撑邱家。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九十六
   
   
   权娃自幼无小名,
   
   今后就叫巴山狼,
   
   小狼嫩爪不济事,
   
   老狼才能镇一方。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九十七
   
   国权扬起左右掌,
   
   榧子连连关节响,
   
   人间已无我生路,
   
   投奔巴山当老狼!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九十八
   
   
   
   国权牢记邱母言,
   
   诨名老牌巴山狼,
   
   剃去邱父苍苍发,
   
   装点首尾白如霜。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九十九
   
   
   休提国权曾辱母,
   
   因势利导换胎骨,
   
   而今托名巴山狼,
   
   何必纠察其出处?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百
   
   
   太岁生来好文笔,
   
   纽约作家汝谐毕,
   
   详尽直书乱伦案,
   
   世人自当悟真谛。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百零一
   
   
   父母品行应端正,
   
   儿女承继好家风,
   
   蓝领白领且勿论,
   
   纠纠翘翘善良人。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百零二
   
   
   年轻一辈当要强,
   
   行正影直好儿郎,
   
   莫学三邱三丑类,
   
   巴山蒙羞蜀水殃。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百零三
   
   
   天道好还九九一,
   
   三邱沉沦入地狱,
   
   乱伦淫母罪孽重,
   
   反面教员永树立。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百零四(终)
   
   
   莫怪国权居下流,
   
   娼门之子难优秀,
   
   今番乱伦淫母案,
   
   人类社会也蒙羞。
   
   
   
   
   
   
   
   
   
   
   
   
   
   
   
(23天2909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9/07/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