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谢选骏文集
·中国进出口银行敢于挑战北京修宪吗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好莱坞、九一一恐袭、纳粹灭绝营
·大陆人民成为“新时代呆胞”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毛泽东的后代是小三的先锋队
·加拿大人权保护远远不及美国
·日本天皇即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比“北上广深”的总和还大几倍的城镇
·“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美国强大的秘诀何在
·能够怀胎产仔的男性1.3%都不到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中国政府敲骨吸髓、国民生产毛额像火箭
·香港怀念满清统治
·毛主席只有毛贼贼窝没有专用行宫
·俄国还是有点希望的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恢复终身制带来的三逼人
·法国人又懒又小气
·霍普金斯大学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美军正在积极应对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律师和法官都没有上帝重要
·中国比美国落后三百年
·废垃民族对知识没有兴趣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新)
·川普涉及全球腐败吗
·西方世界需要一位亚历山大那样的统一者
·六四屠杀促成了东欧的自由
·人猴HUMONKEY理论家王小东
·六四屠杀与军人维权
·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川普的动作就像一个溺水的人
·毛泽东可以僵尸不能复活
·长城精神如何指导海战
·川普没有律师的脸皮厚
·谢选骏:美国精神就是和稀泥的实用主义
·易经乡土的阴阳合同能够逃过历史的宿命吗
·习近平对六四难属比较良善吗
·欧盟国家也算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火上浇油的灭火方法十分普遍
·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胡锦涛也是靠老婆上位的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普世价值从全面进攻转入重点防御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俄国企图再次唆使中美开战
·川普和金正恩联合了起来
·望子成龙的金牌意识是亡国奴的逻辑
·内战百年的中国严禁信息交流、言论自由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
·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谢选骏: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和平理性坚持抗争30载》(美国之音 2019-05-30)报道: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2014年4月29日在家中,身边是她19岁的儿子王楠的遗像。……


   
   2019年六四大屠杀事件30周年来临之际,美国之音采访了遇难者家属群体“天安门母亲”的发起人之一张先玲女士。1989年6月4日凌晨,她19岁的儿子王楠在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南口头部中弹身亡,子弹从左上额射入,左耳后穿出。以下是这次专访的第一部分,张先玲叙述六四镇压后她长期受到严密监控以及同其他天安门母亲一道和平理性坚持抗争的情况。她指出,六四三十周年前夕,她家周边的维稳力量明显增加,有三路人马严防记者接近。
   敏感日前夕加强维稳
   张先玲:有国保的,一路是派出所的,一路是社区的,就是街道的。
   记者:现在出去自由吗?
   张先玲:出去是自由的,但是他们(警方)的车,他们会跟着,是有限度的自由吧。出去他要跟着你,反正要坐他们的车。
   记者:你想去哪,都可以吗?
   张先玲:应该是可以的吧,但是我没有提出去他们禁忌的地方,比如,天安门啊,这种地方没有说过。但是公共区,他们就不会说什么。(到)朋友家去也没有什么,到朋友家也没关系。
   记者:有人来看你,来做客方便吗?
   张先玲:看我、做客都是可以的。记者一般是来不了的。朋友(来)都是可以的。比如有什么事情,来看看我啊,这都没什么问题。但是他(警方值班人员)可能要看身份证之类吧。
   记者:他跟你明确说了吗?不能有媒体来访吗?
   张先玲:对,明确,他早就,年前就跟我说过了,说我们来你门前设岗,就是因为你见记者。如果你答应不见记者,我们就不设岗。我说,那我不可能答应你。我说我的底线就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媒体、任何人。他只要来采访,我肯定接受,但是我说的就是六四的事儿,别的事儿我也不懂。我也管不了。然后他们就是说那不行,那我们只好要设岗,那你就设呗。这个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每年都提醒一趟,我每年都是这样的回答。
   行动自由受限
   记者:如果我们要来当面采访您,可以吗?
   张先玲:他不会让你进来的,他们肯定不会让你进来的,别说媒体,他肯定不会让你进来。因为我的电话都是监听的,你说你几点几点来,他就知道几点几点就是媒体了。他们都要问的。比如要来看我的朋友什么,学生,如果他们觉得你是媒体,也会问,你是哪里的啊,有没有身份证之类的,就是这样。
   记者:看守你的人是哪儿的呢?
   张先玲:北京市公安局的,派出所的,底下的派出所,隶属于朝阳市公安局吧。就是便衣,在电梯口一个,楼梯口一个,楼下有一个。还有一辆车。这样一个装备。
   记者:就是二十四小时上岗?
   张先玲:基本上吧,晚上太晚了也就不在了吧。我也没有注意他们是几点几点。总归是早上七点他们肯定就在这儿了,晚上几点走我也就不知道。
   真相、赔偿、追责三项诉求
   记者:六四三十周年,你们有安排吗?
   张先玲:每年六四这一天,我们难属,就是在万安公墓的难属,全部在万安公墓在公祭。每年都有一个文件,今年我们已经发了。
   记者:三十年过去了,这个日子马上到来了。你有什么样的想法,或者需要表达的?
   张先玲:六四是一个,在全世界(看来),国家犯的一个屠杀的刑事案件,因为是政府调动正规军。荷枪实弹的用真枪实弹来杀害和平示威的学生和平民。这是国家犯罪,是国家的罪,所以说我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或者负责的执政党,我就应该把这个问题解决。杀了人怎么能够这么多年,三十年不追查呢?对不对?
   真相、赔偿、追责三项诉求
   张先玲:所以我们的要求就是真相。什么是真相?你杀人了没有?你为什么要杀人?你杀了多少人?这就是真相嘛。对不对,你要把他说清楚。就是交通肇事还要追查责任呢。政府军公开的开枪杀人,这么大的一个刑事案件,三十年都不带说的,自己骗自己。代表他们内心的怯懦和一种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一种行为。这种东西是哄不过去的。我们的要求是赔偿。你们要立法,个案交代。立法、道歉、积极赔偿。追究责任者的刑事责任。谁指示的、谁决定的、谁动用军队来打老百姓。而且平民和学生,当时的要求是什么?反贪污、反腐败,现在你们是不是贪污腐败。现在你们是不是也在反贪污、反腐败。学生在三十年前就提醒你们了,反贪污反腐败,你们把这些人打死了,鼓励了贪污和腐败。是不是这样的。所以以后的贪污和腐败现在都没法遏制了。我觉得这个事情是政府必须面对的事情,想逃也逃不掉的。
   和平理性抗争30载
   张先玲:三十年来我们一直为这件事情抗议。要求政府和我们对话,和我们天安门母亲群体对话。这是我们一贯的要求,我们主张和平的、理性的抗争。我们主张在法律的道路上解决问题。所以我们一直在和平的、理性的进行抗争,三十年来我们不曾停息过。以后我们也不会停息。我们要求政府尽快的,跟我们对话,包括媒体,我也希望通过各国的媒体。呼吁各国有影响力的,有成就的、有良知的人们,和各国政府的政要,都来敦促中共政府和我们天安门母亲对话。解决这三十年前发生的杀人的惨案。
   警方设岗为防记者?
   记者:最近这些日子有没有官方的人跟你们沟通呢?谈这个事情。
   张先玲:官方的人是有来过,现在跟从前最大区别就是态度大转变,我说他们是很蛮横的执法,违法、很蛮横的来违法,因为他们来我这是违法的,践踏我的人权,侵犯我的人身自由。但是他们是下面的人,他们也没办法,所以我还是理解。最近他们是,这些年来吧,差不多十年来吧,十多年了有,他们的态度变得非常好。非常谦和、非常恭敬。他说我不是来看你的,我们是来防记者的,我们是保护你不受记者骚扰的。有这么个口径。你要说有多大改变,就这么个改变。表面的改变。实质上是没有改变的。
   记者:在他们看守的情况下,有没有记者突破他们的看守,成功的采访了您呢?
   张先玲:也有啊,昨天就有两个西班牙人过来采访。但是他们出去可能就被他们值班的警官扣住了吧,他们怎么能够进来我就不清楚。一把他们进来,外面的值班的会问的。不知道他们可能正巧还是吃饭去了,还是….反正他们是进来了,昨天,进来了以后他们也被底下值班的警官给扣了。扣住结果如何我也不知道。因为下午来了两个基层的警官,基层领导吧。一个派出所的,一个国保的,找我,说看看我。我说你不用说那么好听。我知道你们是为了两个西班牙人,他们采访了,我跟你说我的底线是,他们只要找到我,我就接受。没有什么可说的,他们也没有什么说的,就走了。
   感谢海外支持和媒体关注
   记者:海外的很多人啊,在台湾。在台北在聚会,讨论六四事件,对六四三十周年也纪念活动吧。就这几天,很多很多人,包括一些六四的亲历者,王丹、吾尓开希啊,还有长安街上被压断双腿的方正他们都出席了。
   张先玲:我对他们在外面做的一些实际工作,我也非常感谢。比如六四纪念碑的事情。我很感谢,因为有那么实体在那里,谁也别想赖掉这个事情。不要想让人家忘掉。本来也不会忘掉的,但有了这个就更不容易忘掉,我也很感谢那群海外的为六四一直在努力的人们。但是我也希望他们能摒除一些主见吧,大家一起为这个国家、为这个民族的惨案,能够做一些更有用的事情吧。我也很感谢你们这些记者,包括一些外国的记者,由于你们坚持在这里传播这个事情,一些外国的新生代他也会了解中国这个惨无人道的杀戮行为和这个杀人政权,这个杀人政权到现在都不肯面对,不敢面对的一种怯懦和一种卑鄙的一种行径。
   
   谢选骏指出:张先玲的说话朴实中庸,不卑不亢,很有分寸,比人大会堂里面那些年年开会的活尸,更适合担任人民的代表。如果张先玲可以出任人大代表了,“中国政府”的社会基础就会扩大了,“中国人民”就不再是共产国际中国支部的战争俘虏了。
(2019/06/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