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谢选骏: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纪念六四】林光雄:“8964” 孕育了隐性大灾难》(2019年06 月12日 舟巷)报道:
   
   “改革开放” 为二三十年生活在政治压抑下的民众带来无限美好的期望,初期出现贪腐倪端,十分正常,民众上街和平请愿,诉求当局纠错,只盼“改革开放” 健康发展,并没人要推翻政府!却出动野战军甚至坦克镇压,一次难得的历史性纠错机会,活生生地酿成惊世大血案!


   中国的知识分子如果未能通过“反右”“文革”的学历考试,那么“8964”的面试血历应可以顺利“毕业”了。
   “8964”以后可谓贪官污吏的春天,一切向钱看,肆无忌惮,不用担心有人再提不同意见。追求“GDP”—–升官发财的基础,不惜破坏生态环境,大肆开发矿山包括后来的“稀土”,大炼粗钢出口(特钢技术不过关),将污染留在国内,更兴高采烈地引进大量污染外企,美其名曰“筑巢引凤”,甚至直接进口“洋垃圾”,真善于自我“调戏”……。
   中国的知识分子缄口无语,过好自己的每一天,只要有可能出国一走了之……。
   几十年来,自我陶醉在年年上升的“GDP”中,今日揉揉眼睛始发现山已不青水也不绿,终呼唤“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恐只恐一切晚矣,相对而言“青山绿水”容易得,清理重金属污染的土壤绝非一朝一夕能成就,一般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取决于污染的程度与治理的投入。
   中国的耕地重金属污染占比近20%,主要以镉,砷,铬为主,镉是基因突变的首号魔鬼,既诱导基因突变又阻碍细胞自我修复,双重地保证了基因突变的成功。这一过程完全是隐性地进行,因为摄入重金属污染的食物不会上吐下泻,不头疼不发烧,表观一时无任何异常感觉。随着时间的过去,我们将慢慢地看得到一些倪端,诸如“自然流产”增加,新生儿先天性疾患增加,老年病年轻化以及疑难怪症新病种出现……,医院人满为患,住院一床难求。
   土壤乃绝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食物链的起始点,耕地重金属污染的灾害各级领导心知肚明,所以争相着吃“特供”,意欲保证“红色基因”不突变。
   如果中国不能有效地治理重金属污染的耕地,不能保证提供所有国民而不是仅仅各级领导没有重金属污染的食物,群体性的基因突变在所难免,民族国家的未来堪忧,事物发展到如此境地,后续的发展将顺应自然科学的规律与“爱党爱国”与否毫无相关。
   几十年一错再错,“平反”不断,此次祸及大自然,“釜底抽薪”—–子孙后代艰难!
   希望中国政府重视并拿出切实可行的治理办法。
   06,09,2019
   
   谢选骏指出:上文不知,“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此话怎讲?因为“中国政府”顾名思义是对中国负责的政府;可是现在的“中国政府”只对共产党负责,所以只是共产党政权,所以不是中国政府了——既然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中国社会的办法?换言之,中国没有政府,何来治理办法?殊不知中国的一切问题的症结,都是由于没有一个“中国政府”造成的!
(2019/06/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