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谢选骏文集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谢选骏: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纪念六四】林光雄:“8964” 孕育了隐性大灾难》(2019年06 月12日 舟巷)报道:
   
   “改革开放” 为二三十年生活在政治压抑下的民众带来无限美好的期望,初期出现贪腐倪端,十分正常,民众上街和平请愿,诉求当局纠错,只盼“改革开放” 健康发展,并没人要推翻政府!却出动野战军甚至坦克镇压,一次难得的历史性纠错机会,活生生地酿成惊世大血案!


   中国的知识分子如果未能通过“反右”“文革”的学历考试,那么“8964”的面试血历应可以顺利“毕业”了。
   “8964”以后可谓贪官污吏的春天,一切向钱看,肆无忌惮,不用担心有人再提不同意见。追求“GDP”—–升官发财的基础,不惜破坏生态环境,大肆开发矿山包括后来的“稀土”,大炼粗钢出口(特钢技术不过关),将污染留在国内,更兴高采烈地引进大量污染外企,美其名曰“筑巢引凤”,甚至直接进口“洋垃圾”,真善于自我“调戏”……。
   中国的知识分子缄口无语,过好自己的每一天,只要有可能出国一走了之……。
   几十年来,自我陶醉在年年上升的“GDP”中,今日揉揉眼睛始发现山已不青水也不绿,终呼唤“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恐只恐一切晚矣,相对而言“青山绿水”容易得,清理重金属污染的土壤绝非一朝一夕能成就,一般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取决于污染的程度与治理的投入。
   中国的耕地重金属污染占比近20%,主要以镉,砷,铬为主,镉是基因突变的首号魔鬼,既诱导基因突变又阻碍细胞自我修复,双重地保证了基因突变的成功。这一过程完全是隐性地进行,因为摄入重金属污染的食物不会上吐下泻,不头疼不发烧,表观一时无任何异常感觉。随着时间的过去,我们将慢慢地看得到一些倪端,诸如“自然流产”增加,新生儿先天性疾患增加,老年病年轻化以及疑难怪症新病种出现……,医院人满为患,住院一床难求。
   土壤乃绝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食物链的起始点,耕地重金属污染的灾害各级领导心知肚明,所以争相着吃“特供”,意欲保证“红色基因”不突变。
   如果中国不能有效地治理重金属污染的耕地,不能保证提供所有国民而不是仅仅各级领导没有重金属污染的食物,群体性的基因突变在所难免,民族国家的未来堪忧,事物发展到如此境地,后续的发展将顺应自然科学的规律与“爱党爱国”与否毫无相关。
   几十年一错再错,“平反”不断,此次祸及大自然,“釜底抽薪”—–子孙后代艰难!
   希望中国政府重视并拿出切实可行的治理办法。
   06,09,2019
   
   谢选骏指出:上文不知,“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此话怎讲?因为“中国政府”顾名思义是对中国负责的政府;可是现在的“中国政府”只对共产党负责,所以只是共产党政权,所以不是中国政府了——既然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中国社会的办法?换言之,中国没有政府,何来治理办法?殊不知中国的一切问题的症结,都是由于没有一个“中国政府”造成的!
(2019/06/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