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谢选骏:“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齊家貞:我在澳洲經歷的八九六四——紀念天安門民主運動30週年》(博讯2019年5月31日首发)报道:
   
    一

   
    一年一度的八九六四又到了,今年30週年。
   
    89年6月4日上午九點半,北京長安街,軍人荷槍實彈崗哨林立,坦克車隊集結待命,兩側諸多小路的路口擠滿了人群。眾目睽睽之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人民坦克兵在隆隆的坦克聲中,朝跪在他面前祖孫三人的身體碾過去;停頓一下,坦克倒退,再從祖孫三人的身上第二次碾過去;回到出發點,隆隆聲中,坦克再次前行,在祖孫三人的身上第三次碾過去;最後,坦克退回原地,第四次從祖孫三人的身上碾過去(註:過去我誤寫坦克往返四次,應為兩次,在祖孫身上來回碾壓四次)。祖孫三人壓成的肉泥嵌進了瀝青路裡,鏟子也鏟不乾淨。
   
    8年半後,1998年1月,目擊者王強告訴我上面這個令人髮指的罪行,當時我們在離洛杉磯40多公里的Long Beach縣華人旅館裡。王強說,他回到重慶無線電廠向黨支部書記蔣為匯報了這一幕,書記指示,此事就停止在你我之間,不得擴散。那年秋,我請重慶朋友去無線電廠找蔣書記,得知該廠已垮,該人已壽終正寢。
   
    如果,偉大社會主義中國的最高領導人沒有下“要準備流點血”、“堅決鎮壓反革命暴亂”的命令;如果,這一個坦克兵與那一個坦克兵(拒絕壓人的那位),長著相同的肉心——而非狼心狗肺;如果,這個人為製造的災難壓根沒有生長的土壤:一黨專制,無論“暴徒”們如何“胡作非為”,如何沒有“見好就收”,“為人民服務”的勤務員們手上就斷無殺人的武器,比如機關槍坦克車裝甲車達姆子彈等。那麼,今天,30年過去,那個與婆婆手牽手當時約7歲的小男孩現在已經37,他將穿著夏裝與妻子在6月4日明媚的陽光下,牽著大約也是7歲的兒子或者女兒,歡天喜地走在北京長安街上;那麼,今天,30年過去,他當時大約五歲的妹妹現在35,多數已是五歲孩子的媽媽,也應該與丈夫一起,一家人興高采烈享受人生在世所可能有的幸福時光了;那麼,今天,也許他倆的婆婆,此時此刻已不在人間,她也該與蔣為書記一樣,壽終正寢。
   
    而不是死於非命!
   
    我們的人民共和國、人民解放軍、人民子弟兵、人民政府、人民法院、為人民謀幸福······,無時不有無處不在的“人民”二字,它的實際含義原來是“敵人”,甚至連敵人也不如,是可以隨意虐殺的牲口!
   
    “牲口”社會,領導人及其跟班,難道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牲口?!
   
    二
   
    1989天安門民主運動期間,我在澳已一年半多,還處在自我禁閉之中:一,不懂英文,兩年內不看電視,不聽收音機;二,五年內不買中文報紙,浪費時間,影響我學習英語。
   
    朋友告知,尋人啟事在找齊家貞。我這才破例買了份中文報,這才非同尋常地發現,在澳中國人對天安門民主運動有如此強烈的反響,對8964中共天安門屠殺有如此沖天的憤怒。
   
    一頁一頁翻過去,整版整版全是墨爾本和維省邊遠地區在澳中國人登的廣告,尺寸巨大,顏色醒目,標題刺眼,有的是個人獨登,有的是數人聯名,都是護照上的真名實姓,不像平時交往了好一陣,你只知道他(她)的姓或者英文名字。現在,中共在天安門犯下的殺人罪行,他們個個義憤填膺,人人無情譴責,喊出了打倒希特勒政權、中共十惡不赦罪該萬死之類的口號,也有人嚴正聲明退出法西斯共產黨和共青團等。
    勞改隊裡,我聽神經失常的王大芹罵過法西斯之類的瘋話,正常人誰敢!現在,這些“瘋話”全部出自正常人之口,心裡好解氣。
   
    那段時間,關於天安門民主運動的新聞我一律來自週末打工洗碗的餐館裡,哪怕別人已是二手舊聞,對我全是剛出爐的新新聞。這輩子,1949年10月共產建政毛澤杔宣布“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中國人從此跪著當奴隸,包括8歲的我。現在成千上萬的學生市民揚眉吐氣膽大包天,在中國的心臟地區北京天安門遊行示威,舉標語呼口號,懲治貪污、反對官倒、開放民主,已經好幾週了。
   
    儘管我人在澳大利亞,仍為中國人有望站起來做人而心花怒放。
    我打電話與在美國旅館當經理七十七歲的父親談六四。父親比我更激動,他天天看《世界日報》,天天大受鼓舞。
   
    “家貞啊,準備捲起鋪蓋回中國慶祝吧!我們快要熬出頭了。我到處打電話,問地址,給那些民運組織捐錢,他們寄來一些有我名字地址郵票般的小東西表示感謝,很有趣。天安門民主運動需要我們每個人的支持,我手上的錢都寄走了。”
   
    那,這個月給弟弟的生活費怎麼辦?
   
    沒關係,我已經通知他們,下個月我寄雙份。
   
    這樣吧,這個月我來。
   
    不要,不要,我有辦法,馬上就會有的。家貞,你千萬別寄!
   
    父親逝世後,遺物裡有一疊六四以來匯給民運組織的匯款單,總數接近一萬——這位在二手貨店花一兩塊美金買衣褲,垃圾桶裡撿麵包吃80歲左右的老人,23年牢獄之災不能改變他正直善良誠實的天性,是名副其實的英雄,悲劇英雄。
   
    三
   
    餐館裡,我跟老闆Tony爭論起來。
   
    “不好啦,他們肯定要開槍鎮壓了。”老闆說。
   
    “不會的,北京這麼多機關這麼多人都參加進來了,它眾怒難犯。”我答。
   
    “你看,他們的標語從‘小平,你好’到‘小平,你好糊塗’到要‘小平下台’,那還不開槍鎮壓?”
   
    “要鄧小平下台,因為他太老了,又不是要打倒共產黨。”
   
    “要鄧小平下台,就是要共產黨下台,是一樣的。”
   
    “五八年武漢有人領導九個工人罷工就給槍斃了,罷工的人全部判刑。現在,罷工罷學罷市,上街人數最多的時候兩百萬,它能判刑槍斃兩百萬人嗎?”我認為,時代不同了,民意不可侮,政府不得不讓步。
   
    “不說這麼多,肯定是要開槍鎮壓地啦。”
   
    “肯定不敢鎮壓地啦。”我學老闆的廣東腔回答。
   
    “好,好,你不相信,我們打個賭,看你對還是我對,看他們到底敢不敢開槍?”
   
    那天半夜,我從餐館下班回家,大家都關燈入睡了。摸黑中,剛來不久的小夏從房間裡傳出哭聲:“齊家貞,他們真的開槍殺人了!”
   
    啊?
   
    那個只在大陸生活了七年,七歲就逃到香港,後來又從香港逃到澳洲的資本家Tony,擊敗了坐過十年共產監獄的無產階級赤貧者齊家貞,資本家賭贏了。
   
    涉及到政權命脈之時,老百姓的血只是水,鄧小平“殺二十萬,換二十年穩定”,世界上沒有第二個獨裁狂人敢說這樣的“豪言壯語”!
   
    那是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我白天去工廠做工,銷售經理Collin來到我面前:“Helen,天安門殺人了。你需要幫助嗎?我們將盡力。”
   
    Collin再次下樓,她遞給我一封信,大意是:本廠將樂意僱傭齊興國和齊大同先生——我的兩個弟弟。
   
    四
   
    我開始關心時事,具體說是關心天安門事件了。
   
    每次走在路上,我眼睛就四處張望,只要商店的電視機正在News Update(最新消息插播),我就趕緊鑽進去,希圖補看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中國人在天安門廣場空前的壯舉。
   
    我對自己開了禁,大大方方花二十元錢買了個二手電視機。當時的電視機碩大笨重,我費盡氣力搬回家,發現它接收不到澳洲國家民族電視台SBS,這個台主要播放國際新聞。我又嘿咗嘿咗搬回店,加五元錢換了台可以收看SBS的。
   
    之後,我花十六元澳幣“巨資”(我每週伙食費10元)買了本天安門民主運動的畫冊。太差勁,比起波瀾壯闊、氣吞山河的這場運動,沒有一本書、沒有一冊畫不是淡而無味,不是九牛一毛。
   
    我天天打開電視看SBS,我天天失望地關掉,中國老百姓新聞開放三天站著活了三天人,又回到蒙住眼睛縫住嘴巴塞住耳朵的老套子裡去,天安門屠殺之後,中國倒退萬馬齊喑,中國人又開始跪著做人,世界各國的新聞工作者很難再獲得八九六四的後繼新聞了。
   
    自我禁閉,讓我失去驚嘆禮讚活了四十九歲才一遇的使血液沸騰,使靈魂得救,使生命根基徹底翻轉,使人生之旅重新起航的史詩巨畫:四九年共產專制以來兩百萬中國人嚮往民主的大能量、大行動、大爆炸場面;我也沒看到使自己終生心驚肉跳,終生惡鬼纏身,終生盤問“怎麼能向手無寸鐵的老百姓開槍”,錯過與那些肝腦塗地血濺四方日夜遊走在天安門前的亡靈們相聚,並且心貼心活在一起的機會了。
   
    事實上,我這個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共產黨的傢伙,儘管出了國,依然沒有享受到“Freedom From Fear”免於恐懼的自由——四個弟弟和他們的家屬都是人質,我恐懼因為自己言行不慎,把他們再次逼進苦難的深淵,我哪怕自殺十次,也無可挽救無濟於事了。
   
    我依然不敢不沉默。
   
    五
   
    原來是餐館老闆Tony找我,當時我太累,辭了工。
   
    Tony在電話裡焦急地問,齊家貞,你有沒有登報聲明譴責中共開槍屠殺天安門的學生居民?
   
    沒有,我想都沒這樣想,我不敢。
   
    那,我就放心了,千萬別登報,萬一在澳洲留不下回去,他們報復,首先就收拾你。
   
    Tony約我在唐人街見面,一起去諮詢他的律師。
   
    走進律師辦公室,我掃見桌上放了些填好的表格和一疊照片——最上面是個中國男人把李鵬的大畫像踩在腳下,猜想,加上他們登報譴責中共的聲明等,可以證明回中國就會像天安門的學生百姓那樣大難臨頭死路一條了。
   
    律師用嘴嘟了嘟桌上的東西,他說,這些並非本來存在而是事後人為製造的證據,很難相信有足夠的說服力從移民局手上拿到定居。老闆向他提了一下我的情況,表示他想幫我辦居留。律師認為,我的過去與天安門事件毫不相關,他們既然放我出國,我回去就是安全的。他強調,這類案子,證據不足,申請起來非常棘手。
   
    連律師自己都沒有信心,Tony幫我忙的好意胎死腹中。
   
    這次關鍵時刻我一反常態,完成了從大愚若智到大智若愚的轉換,自己不聲不響去拿了一份強烈人道理由申請定居的表格(Strong Humanitarianism Status),我請人幫忙填好,交給澳洲移民局。
   
    為了保住專制政權,中共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對和平請願的學生平民們使用機關槍掃射,開動坦克裝甲車碾壓,火光沖天血流成河,它使西方世界看到中共喪盡天良赤裸裸的殘酷野蠻,深深攪擾驚駭觸怒了他們善良的心,澳洲移民局伸出援手,免去慣例約談,很快就批准了我的定居,不久,女兒也移民來澳。後來了解到,在我之前,澳洲政府主動從大陸救援了好些身處險境的民主人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