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谢选骏文集
·“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伪证是怎样出笼的
·红一代红二代谁更凶残
·共产党就是“一号老赖”
·毛泽东是六四屠杀的招魂幡
·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黑人区都是第三世界
·六四屠杀是全国规模的阶级斗争
·历史都是由后一个朝代撰写的
·英国没什么东西可偷的了
·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中国有一种癫痫症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中苏同盟如何死灰复燃
·从生存竞争到生命共存——人本主义属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一起灭亡
·法国人印证了我的“六四观”
·中国人悲剧的生物基础
·法国是美国的“被解放国”
·美军来了迎美军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蒋介石毛泽东为何一起崇拜汉奸
·六四屠杀是三个重生的洗礼
·立竿见影的互联网主权
·警犬监控的群众基础
·川普是中共的同路人
·破螺丝议长修理床破总统
·富人做官更像穷鬼到家
·国富民穷的中国大陆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香港人都是逃犯
·香港人都是逃犯
·《逃犯条例》瓦解香港国际地位
·日本人1997年之后为何不去香港旅游
·给香港宗教界送终
·人类的生存是一个悖论
·概率的频率与周期
·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反华与反共不可兼得
·我们的孩子回来了
·中国没有独立所以没有独立知识分子
·互联网铁幕就是全面铁幕的基础
·川普为何不就支持六四屠杀的发言进行道歉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封闭社会无法技术领先
·基督的仁慈教化了凶残的欧洲
·为何不能崇拜活人
·悲剧使人快乐
·宗教复兴才能挽救生态灾难
·拔除十字架的中国大陆会不会出现核灾难
·萧何为何比周恩来还要狡诈无耻
·卡特老贼如何击败了美国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中共为何受到自由世界的宽容
·细分亚裔等同于美洲原住民
·改朝换代为何必要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不暴乱能行吗
·两个中国撕扯无形中保护了海外华人和香港人民
·中美为何失去互信
·美国政府为何瞎了眼
·假精致就是真钱奴
·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
·不自由毋宁死的香港人才可能获得自由
·天安门母亲为何没有谴责香港开枪镇压
·共产党中国是骑在中国人头上的外国政府
·解放军匪兵迟早会在香港杀人屠城
·林郑月娥长得太像李月月鸟了
·为香港自由奋战至死的第一勇士
·香港是中国君主立宪的基地
·什么叫作奴隶道德
·满清政府的继承人还欠我们一颗人头
·马克思主义就是无耻的高调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说你是逃犯你就是逃犯
·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巴黎圣母院就值小半张假画
·梵高不自杀就无法出名
·大学就是杀人的魔窟
·权力是一种动物习惯
·橡皮子弹只能欺负香港人
·权贵资本里应外合香港反送中
·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
·香港示威为何让北京发抖
·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粉饰的坟墓
·周武王支持香港示威
·香港真能解放亚洲吗
·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爱因斯坦凶残迫害犹太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谢选骏: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网文《北洋军阀如何对待五四学生》(2019-06-04)报道:
   
   百度百科,中宣部领导下的网络文宣,有如下一段关于当时的北洋军阀军警如何对待五四运动中的学生的描述:


   
   中国历史上,读书人的地位向来较高,有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之说,读书人也常被称为“学老爷”。张鸣在《北洋裂变》中有如是论述:晚清时节,士兵们就不敢轻易进学堂生事,哪怕这个学堂里有革命党需要搜查。进入民国之后,这种军警怕学生的状况,并没有消除。即使有上方的命令,军警在学生面前依然缩手缩脚,怕三怕四。他们尊学生为老爷,说我们是丘八,你们是丘九,比我们大一辈。
   
   五四运动中尽管有敢杀人的主——山东镇守使马良,不过他杀的也不是学生。马良是回族,面对学生运动,他也无可奈何,不过后来他发现有回族参与其中,于是便抓了几个回族,并杀掉其中的三位领袖。杀完人的马良声称,我抓自己人,杀自己人总没人管得了吧。
   
   不过除了马良,再无其他人有这般胆子了,在风起云涌的学生运动下,连大总统徐世昌最后也服软了,面对被捕的学生,徐世昌只得派官员前去道歉,不过学生不买单。第二天,步兵统领衙门和警察所又派人道歉,学生才肯出来。到后来,简单的道歉已经不能满足学生的要求了,甚至预备汽车燃放鞭炮也不能把这帮大爷们请走,于是当时的总务处长只好向学生作揖恳求说:“各位先生已经成名,赶快上车吧!”在如此待遇下,学生们才选择昂然回到学校,享受英雄归来的荣耀。
   
   这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刘仁静与张国焘这二位先生,他们是中共的创始人,可谓特别能战斗的典型,而且是典型的一碰即碎的人物。军警面对这样的大爷,能不头疼么?要让他们回学校,光叫老爷那真是不够的,只得鞠躬哈腰,央求半天。
   
   章宗祥被打时无动于衷
   
   据当时记者报道,五四当天,步兵统领李长泰劝聚集在天安门的学生散去,有学生骂他是“卖国者”,他回答:“你们有爱国心,难道我们做官的就不爱国,就要把地方让给别人了么?”并表示愿意为学生传达意见,但恳请学生不要用野蛮的方式,当学生回答自己极为文明后,这位长官便坐车扬长而去。
   
   事实上,当学生闯入赵家楼,放火烧房时,全副武装的军警都不为所动。其时,章宗祥遭学生毒打,全身50多处受伤,而在场的几十个带枪军警竟然束手无策,他身边有人向警察呼救,巡警回答说:“我们未奉上官命令,不敢打(学生)。”
   
   当时李长泰抓住了几个掉队学生应付差事,当需要指证时,这些在场军警无人愿意出来指证。甚至是那些被学生打伤的军警,也不愿意出来指证学生,他们声称当时学生人数多至数千人,“当场既未看清,事后亦无法证明”。
   
   被人打了都不敢指责,这得怕到什么程度?
   
   军警跪地哀求学生
   
   其实在五四之时,军警为求学生不要游行,甚至有跪地哀求者。
   
   据张鸣《北洋裂变》一书介绍,当时北洋政府面临着极为尴尬的境界,他们一方面不得不承认学生的爱国热情,称他们“纯本天良”,另一方面又想控制学生,把运动平息下去,这必然导致所谓的镇压不力。
   
   1919年5月25日,大总统徐世昌颁布命令,要求对上街的学生“依法逮办,以遏乱萌”,但学生不为所动,依然上街游行抵制日货。据当时的学生领袖匡互生回忆,军警不仅不再抓捕学生,而是极力苦劝学生不要外出演讲,“甚至有跪地哀求者”。
   
   其时的军警也很为难,要维持秩序又不敢下手,结果只能窝窝囊囊,被动的接受学生的进攻。
   
   参加过五四运动的老人回忆,当时学生聚集在新华门和中南海,要求见大总统徐世昌,但徐世昌避而不见,这时警察总监吴炳湘出来奉劝学生:“总统不在,可以把请愿书留下;时间已经很晚,希望学生回校休息,政府自有答复。”但学生坚决不肯,一直耗着,接着开始有民众加入到请愿行列,最令人感动的是一些洋车工人,他们甚至把一天做工的血汗钱都拿出来给学生买烧饼、茶水。
   
   另据《档案春秋》文章的记载,学生在与军警对峙的过程中,处于完全进攻的态势,警察想维持秩序,而学生想办法挑事。
   
   这时警察总监吴炳湘又出面奉劝学生,态度可说相当人道,吴说,待会天气要热了,大家还是早点回去睡午觉吧。学生的回答更调皮说:大人您年高,也要注意身体哦。吴回答说:客气客气。在得知学生只是为了宣示爱国之情,为外交作后援后,这位维护秩序维护者就放心地走了。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五四运动并不是一种暴力游行、纯粹反政府的运动。在整个运动过程中,学生都尽量与军警避免冲突的产生,而多数军警也以“不作为”的方式暗中支持学生的运动。可见当时的中国人并不是良心已泯。
   
   以上这段描述别有用心,大有以五四时北洋军警对学生运动的反应,来对比谴责六四时军队对学生的残酷镇压之嫌。
   
   我没有经历过六四,六四爆发时我在美国洛杉矶,不过那时除了打工,就是每天不停地看美国的电视报道。六四之前,前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访华,大批西方大媒体云集北京采访这一重大事件。戈尔巴乔夫离开中国后,由于北京高校学生学潮越演越烈,西方媒体没有随戈尔巴乔夫而离开,而都留下采访报道学生运动,那些报道基本上是24小时连轴转。中国自1949年共产党建政以来,从来没有那一次事件像六四那样被全世界媒体大规模实况报道。我相信海外媒体,因为它们的高度的独立性。马嫂六四时在北京高校当老师,她也告诉我很多关于六四的事。
   
   根据我看到的西方媒体报道,根据马嫂处得到的信息,可以非常确定的一点是,1989年6月4日以前,北京发生的是各高校学生天安门广场绝食静坐,没有任何打砸抢的暴力骚乱。当时很普遍的说法是连小偷都绝迹了,社会秩序空前良好。我从美国看到的西方各大媒体报道的状况也是如此。现在看到的军车被烧都是六四时,军队开枪扫射以坦克强行开道进城后发生的。学生最激烈的动作是到新华门门口要求李鹏接见。武警挡住不让进,学生往里使劲挤。学生最后不得而入,也就算了。
   
   而1919年5月4日那天的学生运动有暴力行为,学生是纵火犯,他们烧了赵家楼,并且对政府高官章宗祥施暴。而北洋军阀政府的回击非常软弱,就出动军警,抓了几十个学生, 但很快就释放,5月4日抓的,5月7日就释放,纵火犯和殴打高官的学生暴徒居然不受任何惩罚就释放了,北洋军阀真够仁慈。
   
   与五四学生运动相比,六四学生运动是多么平和的非暴力表达,而与五四时期北洋军阀对学生运动的回应相比,六四出动军队开枪扫射镇压又是多么的暴力残酷。
   
   六四之际,祈祷死难的青年学子和平民们安息!
   
   谢选骏指出:北洋军阀不杀学生,就垮台了,因为学生都去参加国民党了。国民政府不杀学生,就垮台了,因为学生都去参加共产党了。由此可见,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因为多数中国人是一些见利忘义的废垃,你对他好,它就试图爬到你的头上了,你对他杀的越狠,他就对你越是心悦诚服,崇拜有加了。邓小平不杀学生,如何巩固政权呢。坦克一到,废垃溃逃。不像最差的东欧国家罗马尼亚,也是坦克一到,全民就起义了。
(2019/06/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