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谢选骏文集
·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天才、疯子,庸人。
·你们都是俘虏
·第二次共产党宣言
·香港人都是逃犯
·美籍华人何去何从
·官僚机构恶搞习近平
·五毛就是“五个毛泽东”
·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日本宣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为何谎言才能治国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再多血案也惊醒不了美国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郭台铭当选总统台湾会变成美国小镇
·赵本山与伪政权
·北大与清华的瑜亮情结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谁喝毛泽东的骨头汤——中医药学在加拿大的墓地里发扬光大了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面对中国崛起德国必须洗洗睡了
·支付宝就是金融奴隶主
·城市外交的历史功能
·做好事就像买乐透奖
·五四百年等于五四已死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这次佩罗西也兜不住了
·孔子像不如女娲像
·民主与专制之间
·信佛就是慢性自杀
·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邓小平是八九民运的助燃剂
·当无名英雄被冒名顶替或邀功领赏的时候
·邓小平是如何自杀的
·土八路不装水管子就想让龙头冒水
·查尔斯王子用实际行为批判抗议他妈妈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不是东西
·美国国务院里的白痴
·何频危险了
·凡是美国反对的中共就要拥护
·狗日的怎么成了骂人的话
·中国人为何选择遭遇种族歧视的美国
·炒房的缺德鬼
·武不是止戈——而是拿刀站着
·上帝会保护政府出卖的人
·老毛要毁灭别人的青春才能获得自在和自信
·拍脑袋与瞎指挥
·拜登越穷越革命
·拜登是不是中共代理人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国家剥夺了网络的主权
·网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鸡肉比大便还脏
·美国也应该变成“拿大家”
·拜登只是冰山一角
·加拿大司法体系养兵千日容易用兵一时艰难
·我想起了包遵信的哀鸣
·民运领袖怎能临阵脱逃
·强人就是懦夫
·俄罗斯的废垃是怎样炼成的
·废垃用最为恶意的方式互相对待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共产党员欢呼川普的征税
·刘鹤不死美国就输定了
·小王子就是王八蛋
·第二次抗美援朝终于打响了
·川普惨被朝中轮奸
·川普被奸非川普之过也
·美国人心目中的华人是由台山人定义的
·贸易战就是垄断对抗垄断的全球内战
·加税就是“走向合作的唯一成果”
·贸易谈判就是制度保卫战
·欲控制川普必先控制美股
·川普在为六四屠杀赎罪
·决斗厮杀就是“相向而行”
·抓牧师与拆教堂
·共和国不如新王国
·六四亡魂三十年归来了
·莫言恶搞中国农民
·不是公猪也不是母猪那是什么猪
·刘宾雁真是一个缺德鬼
·中国高铁整合世界
·做官要做中国官
·价值观是人多势众的产物
·自由派在中美联合绞杀之下的最后哀鸣
·有钱能使法庭变成演唱会
·论同种国家与同文国家——中美争霸促成全球政府的诞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谢选骏: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网文《北洋军阀如何对待五四学生》(2019-06-04)报道:
   
   百度百科,中宣部领导下的网络文宣,有如下一段关于当时的北洋军阀军警如何对待五四运动中的学生的描述:


   
   中国历史上,读书人的地位向来较高,有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之说,读书人也常被称为“学老爷”。张鸣在《北洋裂变》中有如是论述:晚清时节,士兵们就不敢轻易进学堂生事,哪怕这个学堂里有革命党需要搜查。进入民国之后,这种军警怕学生的状况,并没有消除。即使有上方的命令,军警在学生面前依然缩手缩脚,怕三怕四。他们尊学生为老爷,说我们是丘八,你们是丘九,比我们大一辈。
   
   五四运动中尽管有敢杀人的主——山东镇守使马良,不过他杀的也不是学生。马良是回族,面对学生运动,他也无可奈何,不过后来他发现有回族参与其中,于是便抓了几个回族,并杀掉其中的三位领袖。杀完人的马良声称,我抓自己人,杀自己人总没人管得了吧。
   
   不过除了马良,再无其他人有这般胆子了,在风起云涌的学生运动下,连大总统徐世昌最后也服软了,面对被捕的学生,徐世昌只得派官员前去道歉,不过学生不买单。第二天,步兵统领衙门和警察所又派人道歉,学生才肯出来。到后来,简单的道歉已经不能满足学生的要求了,甚至预备汽车燃放鞭炮也不能把这帮大爷们请走,于是当时的总务处长只好向学生作揖恳求说:“各位先生已经成名,赶快上车吧!”在如此待遇下,学生们才选择昂然回到学校,享受英雄归来的荣耀。
   
   这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刘仁静与张国焘这二位先生,他们是中共的创始人,可谓特别能战斗的典型,而且是典型的一碰即碎的人物。军警面对这样的大爷,能不头疼么?要让他们回学校,光叫老爷那真是不够的,只得鞠躬哈腰,央求半天。
   
   章宗祥被打时无动于衷
   
   据当时记者报道,五四当天,步兵统领李长泰劝聚集在天安门的学生散去,有学生骂他是“卖国者”,他回答:“你们有爱国心,难道我们做官的就不爱国,就要把地方让给别人了么?”并表示愿意为学生传达意见,但恳请学生不要用野蛮的方式,当学生回答自己极为文明后,这位长官便坐车扬长而去。
   
   事实上,当学生闯入赵家楼,放火烧房时,全副武装的军警都不为所动。其时,章宗祥遭学生毒打,全身50多处受伤,而在场的几十个带枪军警竟然束手无策,他身边有人向警察呼救,巡警回答说:“我们未奉上官命令,不敢打(学生)。”
   
   当时李长泰抓住了几个掉队学生应付差事,当需要指证时,这些在场军警无人愿意出来指证。甚至是那些被学生打伤的军警,也不愿意出来指证学生,他们声称当时学生人数多至数千人,“当场既未看清,事后亦无法证明”。
   
   被人打了都不敢指责,这得怕到什么程度?
   
   军警跪地哀求学生
   
   其实在五四之时,军警为求学生不要游行,甚至有跪地哀求者。
   
   据张鸣《北洋裂变》一书介绍,当时北洋政府面临着极为尴尬的境界,他们一方面不得不承认学生的爱国热情,称他们“纯本天良”,另一方面又想控制学生,把运动平息下去,这必然导致所谓的镇压不力。
   
   1919年5月25日,大总统徐世昌颁布命令,要求对上街的学生“依法逮办,以遏乱萌”,但学生不为所动,依然上街游行抵制日货。据当时的学生领袖匡互生回忆,军警不仅不再抓捕学生,而是极力苦劝学生不要外出演讲,“甚至有跪地哀求者”。
   
   其时的军警也很为难,要维持秩序又不敢下手,结果只能窝窝囊囊,被动的接受学生的进攻。
   
   参加过五四运动的老人回忆,当时学生聚集在新华门和中南海,要求见大总统徐世昌,但徐世昌避而不见,这时警察总监吴炳湘出来奉劝学生:“总统不在,可以把请愿书留下;时间已经很晚,希望学生回校休息,政府自有答复。”但学生坚决不肯,一直耗着,接着开始有民众加入到请愿行列,最令人感动的是一些洋车工人,他们甚至把一天做工的血汗钱都拿出来给学生买烧饼、茶水。
   
   另据《档案春秋》文章的记载,学生在与军警对峙的过程中,处于完全进攻的态势,警察想维持秩序,而学生想办法挑事。
   
   这时警察总监吴炳湘又出面奉劝学生,态度可说相当人道,吴说,待会天气要热了,大家还是早点回去睡午觉吧。学生的回答更调皮说:大人您年高,也要注意身体哦。吴回答说:客气客气。在得知学生只是为了宣示爱国之情,为外交作后援后,这位维护秩序维护者就放心地走了。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五四运动并不是一种暴力游行、纯粹反政府的运动。在整个运动过程中,学生都尽量与军警避免冲突的产生,而多数军警也以“不作为”的方式暗中支持学生的运动。可见当时的中国人并不是良心已泯。
   
   以上这段描述别有用心,大有以五四时北洋军警对学生运动的反应,来对比谴责六四时军队对学生的残酷镇压之嫌。
   
   我没有经历过六四,六四爆发时我在美国洛杉矶,不过那时除了打工,就是每天不停地看美国的电视报道。六四之前,前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访华,大批西方大媒体云集北京采访这一重大事件。戈尔巴乔夫离开中国后,由于北京高校学生学潮越演越烈,西方媒体没有随戈尔巴乔夫而离开,而都留下采访报道学生运动,那些报道基本上是24小时连轴转。中国自1949年共产党建政以来,从来没有那一次事件像六四那样被全世界媒体大规模实况报道。我相信海外媒体,因为它们的高度的独立性。马嫂六四时在北京高校当老师,她也告诉我很多关于六四的事。
   
   根据我看到的西方媒体报道,根据马嫂处得到的信息,可以非常确定的一点是,1989年6月4日以前,北京发生的是各高校学生天安门广场绝食静坐,没有任何打砸抢的暴力骚乱。当时很普遍的说法是连小偷都绝迹了,社会秩序空前良好。我从美国看到的西方各大媒体报道的状况也是如此。现在看到的军车被烧都是六四时,军队开枪扫射以坦克强行开道进城后发生的。学生最激烈的动作是到新华门门口要求李鹏接见。武警挡住不让进,学生往里使劲挤。学生最后不得而入,也就算了。
   
   而1919年5月4日那天的学生运动有暴力行为,学生是纵火犯,他们烧了赵家楼,并且对政府高官章宗祥施暴。而北洋军阀政府的回击非常软弱,就出动军警,抓了几十个学生, 但很快就释放,5月4日抓的,5月7日就释放,纵火犯和殴打高官的学生暴徒居然不受任何惩罚就释放了,北洋军阀真够仁慈。
   
   与五四学生运动相比,六四学生运动是多么平和的非暴力表达,而与五四时期北洋军阀对学生运动的回应相比,六四出动军队开枪扫射镇压又是多么的暴力残酷。
   
   六四之际,祈祷死难的青年学子和平民们安息!
   
   谢选骏指出:北洋军阀不杀学生,就垮台了,因为学生都去参加国民党了。国民政府不杀学生,就垮台了,因为学生都去参加共产党了。由此可见,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因为多数中国人是一些见利忘义的废垃,你对他好,它就试图爬到你的头上了,你对他杀的越狠,他就对你越是心悦诚服,崇拜有加了。邓小平不杀学生,如何巩固政权呢。坦克一到,废垃溃逃。不像最差的东欧国家罗马尼亚,也是坦克一到,全民就起义了。
(2019/06/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