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日本人1997年之后为何不去香港旅游]
谢选骏文集
·14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人1997年之后为何不去香港旅游

   谢选骏:日本人1997年之后为何不去香港旅游
   
   《纽时:那个世界所熟知的香港,会死亡吗?》(纽约时报 2019-06-09)报道:
   
   德国哥廷根——1989年6月4日,许多香港人在电视上惊恐地看着坦克开进北京天安门广场。几天前,他们中有100万人走上香港的街头,声援天安门广场上要求大陆当局允许更多自由和民主的内地抗议者。30年过去了,现在是香港在为民主价值观而战——实际上是为了它自身的政治生存而战,对抗北京的同一个共产党政府的另一场进攻。


   
   形势非常严峻。香港政府现在显然是在北京的直接影响下,它提出修改现有的引渡法,赋予基本上是由中国共产党挑选的香港领导人前所未有的权力,在香港抓人,将其送到中国接受审判。新法案将适用于任何被中国当局指控违反中国法律者,包括香港公民、大陆人,甚至是在香港旅游的外国人。
   
   中国的司法系统以腐败闻名,而且往往是作为一个镇压的工具。新的引渡法可以用于镇压任何形式的政治反对或异议。香港的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Chris Patten)称,这是自1997年英国将其控制权移交给中国以来,香港发生的“最糟糕的事情”。这项立法通过时——现在看来几乎是确定无疑的,而且很快就会发生——将意味着世界所熟知的香港的死亡。
   
   2014年时,21岁的我加入到香港亲民主雨伞运动的数万名抗议者之中。我们要求按照基本法的规定,在香港举行真正的自由选举。然而,政府下令对我们使用催泪瓦斯;一些抗议者在黑暗的街角遭到毒打。可以说,经过两个多月的静坐之后,雨伞运动失败了:我们的要求都没有得到满足。
   
   但即使在那时,我也像现在一样相信,我们的抵抗不是徒劳的;参加集会者——其中许多是年轻人——的勇气和奉献给了我希望。现在依然是这样。
   
   我在天安门大屠杀30年后的今天写这篇文章,因为随着中国政府在国内外变得越来越专制,我们需要记住、挖掘和复兴“六四”和“雨伞运动”的理想和精神。
   
   2015年初,我和雨伞运动的几个朋友成立了香港本土民主前线(Hong Kong Indigenous),这是一个活动团体,后来成为一个政党。我们的目的是捍卫香港现有的自由和法治,进一步建设民主制度,同时拯救香港独特的语言、文化和群体认同——我们认为政府正在不断地扼杀这些东西。
   
   我们组织了很多集会,包括抗议来自大陆的大批水客,他们充斥在香港的街道上,大量购买婴儿配方奶粉和阿司匹林。2015年,中央政府改变了签证政策,限制了跨境访问,缓解了这个问题。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次重要的胜利,因为它向我们展示出行动是可以带来结果的。
   
   2016年初,我们为保护一年一度的旺角农历新年夜市(政府曾表示应该暂停)组织了一场和平的抗议,但在数百名身穿防暴装备的警察突然出现并进行挑衅后,和平抗议化为泡影。当局抓住了这个机会。
   
   我们当中约有40人被控骚乱,违反了《公共秩序条例》(Public Order Order Ordinance)。该条例是英国殖民时代遗留下来的一项好久没有用过的、十分严厉的法律,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曾在2013年谴责过这项法律。
   
   尽管如此,几周后,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毕业生、本土民主前线成员梁天琦(Edward Leung Tin-kei)参加了香港立法会补选,并且表现得很好。本土民主前线的政纲鼓励香港与中国保持距离,倡导香港的独特之处。随后,梁天琦准备参加2016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却被取消了参选资格,理由是他在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一部分的观念上似乎不够坚定(尽管他已在表明相反态度的必要表格上签了名)。
   
   本土民主前线将转而支持另一个本土派政党,该党推出了两名候选人。两人都赢了,但随后也都被取消了资格。我们的公民权利遭到了剥夺。
   
   但北京—香港政府轴心并未就此止步。
   
   梁天琦和我有一个相互的理解:我们中有一人会留下来,在香港的法庭上与对我们的骚乱指控作斗争;另一人则会逃走,从外部为香港作斗争。对我们两人来说,这都是一个痛苦的选择。梁天琦从海外飞回香港接受审理。我和另一位本土民主前线成员李东升(Alan Li Tung-sing)于2017年11月来到德国,并于2018年5月获得了难民身份。
   
   去年6月,梁天琦被判处六年监禁。另有大约20名抗议者被判刑,他们中有多人被判处三年或三年以上有期徒刑,其中大部分是学生。今年4月,雨伞运动的领导人,包括备受尊敬的大学教授戴耀廷(Benny Tai Yiu-Ting)和陈健民(Chan Kin-man),也因2014年的抗议活动被判处有期徒刑。现在,引渡法即将获得通过。
   
   2016年时,一个热门话题是2047年后香港会发生什么,那是香港失去目前拥有的特殊地位的一年。我们当中有些人那时认为,会根据《基本法》举行决定香港未来的公投,甚至可能实现香港从中国独立出去。北京自那以后的行动表明,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今天,我支持释放政治犯,全面恢复已受香港现行法律保护的自由。
   
   60年前,达赖喇嘛为躲避中国共产党的迫害逃离西藏。30年前,天安门大屠杀之后,中国学生逃离了大陆。现在,我们中的一些人逃离了香港。
   
   中国政府一直在镇压,但人民一直在反抗。
   
   谢选骏指出:日本人1997年之后就不怎么去香港旅游了。为什么?因为97之前他们去香港觉得是到了英国,97之后到香港就好像到了中国——既然是去中国又何必去香港,还不如到中国的农村看看古迹,那才是真实的中国。日本人毕竟是亚洲人,又和中国同文,比美国人更了解中国。中国要想抗美,与其联俄,不如连日,因为日本是中国以外世界上唯一还在使用汉字的地方。中国吃掉香港,以后就轮到台湾,再以后就轮到日本了。吃掉日本,朝鲜半岛和中南半岛
   (印度支那)就会望风披靡了。然后南下“南洋”,北上“鲜卑”(蒙古和西伯利亚),“在新的基础上复兴汉唐”就基本实现了。当然,这些“民族主义目标”的前提,是先要取消共产党专政。否则,连大陆都统一不了,天天维稳,月月镇压,年年防堵六四纪念,呜呼哀哉。
(2019/06/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