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香港人都是逃犯]
谢选骏文集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人都是逃犯

   谢选骏:香港人都是逃犯
   
   《香港逃犯条例修订:史无前例的僵局该如何破》(李翰文 BBC中文记者 2019年5月15日)报道:
   
   涂谨申担任主席的法案委员会获泛民主派议员支持,但不获建制派议员承认。


   香港立法会修订《逃犯条例》的委员会闹“双胞胎”,两个委员会分别由获泛民主派和建制派的议员支持,双方僵持不下,香港立法机关面对一个史无前例的情况。
   两个委员会周二(5月14日)分别都再召开会议,没有重演5月11日造成多名议员受伤的冲突。相反,建制派议员表示愿意与泛民主派议员商讨,而泛民主派更建议与建制派议员和政府举行三方会谈。
   香港政府早前提出的《逃犯条例》修订,容许把在香港境内的人引渡到中国大陆受审,引起香港和海外争议。有反对修例的团体上月发起游行,声称有超过13万人参加,而香港警察就指游行最高峰时期约有22800人。
   香港政府表示,修例是为了处理一名香港男子涉嫌在台湾杀害女友后逃回香港的案件。香港和台湾目前没有引渡协议,政府认为修例是为了堵塞漏洞。反对意见指出,修例后,中国大陆可以要求移交任何在香港的人到当地受审,担心被引渡的人在中国大陆不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审讯。
   其他地区的机构先后都就香港政府的修例建议提出忧虑。最新发声的包括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它在5月7日发表文件指出,修例会令香港更可能受北京的“政治胁迫”影响,削弱香港的自治。
   周二的情况如何?
   两个委员会分别在当天差不多时间在同一个会议室召开会议,获民主派支持的委员会订于当地时间早上8时15分召开会议,比获建制派支持的委员会会议早15分钟。因此,由涂谨申担任主席的会议先开始。
   随后获建制派支持的委员会主持石礼谦到场,但民主派议员阻挠,他未能到主席台,随后离开。
   十多名建制派议员之后到达会议室就座,涂谨申主持的会议继续,但建制派议员没有发言。直至石礼谦再次到达会议室指出会议结束,就列队离开。
   石礼谦在周二的会议后指出,目前没办法继续召开会议,将会给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寻求指示下一步的行动。他认为事情发展到今天,各方都要冷静下来,“坐下来商谈”。他同时说,自己“无能”再做委员会的主持,下一次会议不会再主持主席选举,但同一天傍晚改称没有这样说过。
   石礼谦在建制派议员护送下进入会议室,泛民主派议员阻止他前往主席台。
   建制派议员之后到达会议室,但没有发言。
   涂谨申也认为,希望建制派、泛民主派和政府有空间三方协商解决问题。他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冲突、北京和台湾政府的政治分歧都可以坐下谈判,“为何立法会两个阵营的同事加上政府,不可以坐下来协商?”
   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出,“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政府愿意进行三方政治协商,看看如何化解,我觉得才是最重要。”
   香港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表示,如果双方愿意商谈,他愿意协调。
   涂谨申主持的会议开始后,泛民主派议员像一般会议轮流发言,但大家都知道这只是风暴前的平静。
   没过多久,获建制派视为法案委员会主持的石礼谦出现,走向主席台,被泛民主派阻止,记者蜂拥而上摄影,顾不了立法会保安员要求记者离开会议室的呼吁。石礼谦未能走到主席台,说了一句“会议暂停”后就离开。
   再过了数分钟,十多名建制派议员在会议室另一边出现,在会议室外的保安员要求记者站在一旁,“不要阻碍议员开会”。他们进入会议室后都坐在位子上,没有发言,涂谨申询问是否有建制派的议员想举手发问,但他们没有理会,只是偶然转头望向记者的镜头。
   之后石礼谦再次出现,向主席台方向走去,同样被泛民主派阻止。他说了一句“会议结束”,在场的建制派议员如收到指令一样,站起离场,剩下泛民派议员继续他们的会议。
   一切又重回风暴之前的平静。
   历史是由胜利者写成的。泛民主派议员会后宣布“小胜一仗”,建制派议员就认为立法会的情况“令香港市民失望”。最终结果如何,只能拭目以待。
   《逃犯条例》修订案的争议有什么最新发展?
   泛主派早前建议政府目前应搁置修例建议,先解决台湾杀人案嫌疑犯移交的问题。
   商界和一些建制派人物目前分别提出多个解决争议的方案。属建制派的自由党立法会议员田北辰提出“港人港审”方案,修例授权香港法院审理港人在境外的刑事案件,获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和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支持。
   陈弘毅更建议,修订后的逃犯条例不应适用于修例前发生的案件(也就是追溯期),消除公众疑虑。
   同属建制派的议员叶刘淑仪反驳,没有司法管辖区会轻易放弃案件的管辖权,又指这样做举证十分困难,建议“完全不可行”。
   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也指出,这些建议如不能具有追溯期,无法解决把台湾杀人案嫌疑犯引渡到当地的问题。她又说,如果容许香港法院审理在外地发生的案件,会令这些案件变成香港法律下的刑事罪行,若加上一个条例来处理刑法追溯期,这样会违反《香港人权法案》中刑事罪及刑罚没有追溯力的规定。
   但香港政府前高级助理刑事检控专员白孝华(Michael Blanchflower)接受当地传媒访问时表示,香港法例下目前已经有多项规定,赋予香港法院对海外干犯的罪行拥有司法管辖权。
   例如,一名香港男子被控2016年在与家人到泰国旅行期间性侵一名未满16岁的亲属,女事主的母亲回到香港后报警,那名男子被控“与年龄在16岁以下的女童非法性交”罪成,被判监2年9个月。
   香港媒体当时报道,案件在泰国发生,香港法院有权审理,是因为香港政府2003年应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协力打击性侵儿童的罪行,并修订了香港相关法例,规定香港居民即使在境外作出性侵犯儿童的行为,回到香港也可以被起诉。
   香港立法的程序一般如何走?
   按一般程序走,香港政府向立法会提交法案后,首先交给立法会大会首读和二读,然后可以交给专门为每件法案成立的委员会审议,委员会通常只会有部份议员参加。
   委员会经过辩论和质询后,会给由立法会全体议员组成的全体委员会作出报告,如报告获得通过,就会交回立法会进行三读,否则法案会被否决,立法程序终止。
   如果议案在立法会进行三读时,获得过半出席会议议员的支持就会通过,如果没有足够支持,法案会被否决,立法会不可以继续处理。
   立法会大楼外有支持修例的团体游行。
   反对修例的团体也有举行集会。
   法案获得通过后,行政长官必须在法案签署,刊登在香港政府宪报,才会正式成为法律,同时也需要向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目前僵持的地方,就是专门为审理《逃犯条例》修订法案成立的委员会无法选出受建制派和泛民主派都承认的委员会主席。
   为什么会出现两个“法案委员会”?
   一个法案委员会成立后,首要的工作是选举正、副主席,负责指导会议次序和过程。立法会守则规定选出主席前,应由立法会最资深的议员担任主持主席选举,因此由涂谨申主持会议。
   涂谨申主持4月两次会议后仍然未能选出委员会主席,建制派于是要求由该派控制的内务委员会发出指引,要求改为由建制派最资深的议员石礼谦主持会议,选举主席。
   泛民主派认为内务委员会的只是“指引”,不是“指示”,没有约束力,也批评建制派扭曲议事规则。因此继续由涂谨申主持会议,但建制派不承认这个委员会的权力,拒绝出席。涂谨申之后当选委员会的主席。
   另一方面,建制派议员认同内务委员会的决定,尝试召开由石礼谦主持的会议,但被泛主派阻止,石礼谦主持的会议至今仍未成功选出委员会主席。
   上周六的委员会会议期间爆发冲突,造成多名议员受伤。
   可以如何打破僵局?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钟剑华留意到,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回应泛民、建制派议员与政府举行三方举行会谈化解《逃犯条修》修订的僵局时说,政府不宜介入立法会事务。他认为这显示这个会谈不大可能发生,因为如果没有结果,政府要承担责任。
   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补充说,他认为政府“只是执意想把责任推给立法会内的建制派,由他们去完成这个政治任务的一个部份。即是说政府根本没有退路,没有打算提出任何后撤的空间”。
   他认为很难说有什么方法可打破目前的僵局。建制派议员数目在立法会占有优势,但国际社会持续的关注及压力、市民的支持,令政府有顾忌。
   “这种关注与支持是否可以延续下去,可以延续多久,便很关键了。”
   “至于北京当局如何计算代价,我真的心里没有底。如果北京坚持,特区政府只是奴才,只有硬着头皮执行。最后的变数,就要看有没有建制派议员或政党最终变节。这个可能性也不可以排除。”
   
   谢选骏指出:香港人都是共产党的逃犯,正如大陆人都是共产党的俘虏;现在《逃犯条例》就是要把共产党的案犯绳之以法,所以“香港逃犯条例修订”不是什么“史无前例的僵局”,而是司空见惯的“手铐、电棍、狼狗、监禁、枪托、子弹的综合治理”。“香港人都是共产党逃犯”的真相,就此暴露出来了,难怪香港人都在发抖呢。可惜太太太晚了,你们1997年的时候就该逃亡了。
(2019/06/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