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警犬监控的群众基础]
谢选骏文集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犬监控的群众基础

谢选骏:警犬监控的群众基础
   
   《怕当接盘侠 程序员开发出的“鉴婊”程序是个什么操作?》(腾讯大家 2019-06-07 )报道:
   
   5月底,一位程序员李旭(化名)和他的团队,利用图像比对的原理开发了一套AI系统,初衷是用来识别社交媒体上“滥交的女性”。

   
   2018年8月13日,他首次在网络上发布了关于这个项目的构想。当时这个宣言并没有引起公众的注意。但在半年后,也就是今年5月27日,当李旭在网络上更新,表示自己他们“在全球范围内成功识别了10多万从事不可描述行业的小姐姐”,这件事终于在微博上炸了。
   
   在他经历了两三天的铺天盖地的质疑之后,5月31日,李旭取消了前一日宣布的开通直播间接受所有媒体采访的计划,随后,他删除了项目的所有数据。
   
   目前,他的这个AI系统,被网友们命名为“原谅宝”,虽然李旭表示他的系统还没起名字呢。
   
   一、
   
   李旭最开始时在媒体上表示:“鉴于很多人都在说程序员是各种退休小姐姐的接盘侠,我联合了几个小伙伴准备把各种色情网站上的视频和图片打tags后去做匹配,为码农朋友们做一个初步过滤。”
   
   他们首先从91、P站等专业色情网站采集了100TB以上性爱视频,然后用人脸识别、声音识别、步态分析等技术识别女主身份,号称准确率超过99%。目前他们声称已识别出了10万以上的小姐姐。
   
   现在,舆论显然意识到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了。
   
   有些文章打出了“程序员坚决不做接盘侠开发出‘原谅宝’,婚恋市场即将迎来巨震”的标题。在一些人群当中,迎来了一波“鉴婊”的欢呼,他们表示,这样就可以看出身边哪个女人曾经拍过性爱视频了,再也不用担心娶到曾经拍过这一类视频、或是曾“下海”的女人了。
   
   与此同时,另一部分公众也很愤怒:这是对他人隐私的全面侵犯;这是一种荡妇羞辱。而且,此事已不仅是道德问题和商业考量了,更涉及了侵权以及传播淫秽色情品的法律风险。
   
   好笑的是,前面欢呼“鉴婊”的人群,给反对者盖了个章:你反对,是不是因为你拍了性爱视频怕被发现啊?
   
   不过,处于“风暴”中心的李旭,这位要建立数据侵犯众多隐私的程序员,因为怕被“人肉”,怕自己的隐私被暴露,却把数据都删了。
   
   搜狐新闻“极昼”对李旭作了一个专访,从专访当中,我们获得了一些信息和他的想法。
   
   (1)最初想做的动机是什么?李旭说:“我有一个朋友,去年染上了HIV,他曾跟一个女生发生关系,后来在色情网站上发现了那个女孩和一些黑人的性爱视频。那女性自己也并不知道自己被感染(HIV)了。”所以他想查一下有哪些女孩拍过性爱视频。
   
   (2)为什么要寻找“滥交的女性”“炫耀自己睡了多少男人”的女人?李旭说,他在欧美色情网站上,看到了很多中国女性被偷跑的性爱视频。(注意,是偷拍!)而且在一些社交平台上,还有人用视频和图片炫耀自己和多少个中国女性做过爱。(注意,是男性炫耀,而非女性!)
   
   (3)该程序在全球筛选出了不到11万女性,其中拥有微博或抖音账号的,只有不到1000人。说明其采集国内社交媒体数据能力还很差,识别精准度也非常有限。
   
   (4)为什么只做女版,不做男版?李旭说因为没有针对采集男性社交媒体数据来进行大规模训练。(言下之意,对采集女性的数据则做过大规模训练)而且我现在工作很忙。(然而做女版的时候不忙)
   
   (5)是否考虑过合法性问题?李旭称做项目的时候并没有考虑那么多,目前的数据来源于互联网的公开数据;商业化的情况下,可能会存在部分侵犯隐私权(的风险)。而实际上,根据我国的《网络安全法》,未经本人同意在社交网络收集个人信息是一种非法行为。如果有中国用户使用这个系统,开发者就会面临违反《网络安全法》的风险。李旭在德国,同样触犯了当地的安全条例。
   
   (6)如何甄别摆拍与偷拍?他表示,通过摄像机的角度和位置来区分。如何甄别性交易与伴侣之间的性爱视频?他说,无法甄别。——实际上,他就是把所有在小视频上出现的女性都默认为性交易者和滥交者。
   
   (7)在引起舆论的大量批评之后,李旭换了不同的说法。他表示,该系统需要通过eID(公民网络电子身份标识)实名认证后注册登录,不经过本人同意是无法查询的;增加人脸识别作为二次确认后,只能查询自己是否有视频或图片被上传到色情网站。“我不认为这样会影响到别的女性。”不过,eID在中国的普及度很低,而且由于“原谅宝”系统有非法收集个人信息的风险,签发中心不会通过其接入eID服务的审核;也就是说,这一条是基本不可能实现的。
   
   此外,采访中还有李旭的一些细节,比如说,他后悔冲动地公布了这个消息,承受不了舆论压力所以删除了数据;未婚妻支持他,还主动减少让他陪她购物的时间;项目花了他人投入的20万欧元,不过他仅需一个月业余时间就能在金融市场上赚回来;这个项目以后如果盈利会捐赠给预防艾滋病的公益机构;目前的成员都是在义务工作……
   
   (见搜狐《极昼》的专访《查询私生活混乱系统开发者:我做错了,应考虑合法性,不该仓促发布》)
   
   二、
   
   在对其技术原理和思路有了一定了解之后,我们开始来探讨这个“原谅宝”的实质性问题了。
   
   首先,这套系统,真的如李旭所说的,“仅供本人检测是否在网络上被传播过不雅视频和图片”(查询需要通过eID实名认证和人脸识别),可以联系后台删除非法视频;项目并非为了盈利,而是想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显然,这是假话,顶多就是被攻击之后打的补丁。实际上有这种需求的女性、更有这种明确警惕性的女性是很少的。而eID系统在中国非常不普及,使用率极低。就算真有被偷拍担心的女性,报警是更合适的路径。这套系统如果仅仅为这种人数少到可怜的女性使用来寻找偷拍视频,那李旭本人,舍得花钱花精力花团队,该是何等坚决的女权主义者啊。
   
   你信吗?
   
   如果真为女性谋福利,同样的系统,似乎更适合用来当作检测骗婚的同性恋。毕竟中国的男男同性恋的性传播是HIV病毒的最重要方式,而不是李旭说的“女性与外国男性的性传播”。这不是我说的,这是艾滋病防治专家何大一博士在2018的《名人面对面》里面说的。早几年,卫生部部长陈竺也表示,性传播已经成为我国艾滋病传播的主要途径。尤其是同性性行为,它所引起的艾滋病传播已经占到传播总数的32%(考虑到男性同性恋行为只占全体性行为中很小的一部分)。而这些同性恋者普遍都会结婚,并且把HIV传染给妻子,甚至孩子。
   
   又或者,更适宜开发出“嫖客宝”。毕竟,性爱视频中的女性,也许有性工作者或“滥交者”,但绝对有大量是被下迷奸药的,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偷拍的,被强奸的;这甚至是色情网站的卖点。这样的资料和报道很多。视频当中女性当中不乏无辜者、受害者;但从来没有嫖客是被人强迫的。而且,他们当中又普遍都有婚姻身份,大量女性“接盘”,这才是铁一样的现实。
   
   而真要为女性着想,随便哪一种,都比检查100TB女性的性爱视频并公布,要来得有益一百倍呢!
   
   当然,以上两者只是顺着程序员李旭的逻辑去谈,虽然它们在道德上更合理,但同样也侵犯隐私,有法律风险。
   
   如果走得更远,则专有门纪录性犯罪者的制度。目前韩国、加拿大等早已推行,上海也实施了可供查询的涉性犯罪黑名单制,美国科罗拉州的“性侵者提示APP”,甚至每周向注册用户推送家附近是否有性犯罪者搬过来。这些,才是值得参考的好制度。
   
   而针对女性是否拍过小视频,对于一部分自愿的女性来说,那是人家的自由(虽然我极其不建议,因为风险太高),但这种自愿,仅限于特定的范围和场所,不代表她愿意广为传播。而对于在色情网站上比比皆是的偷拍、迷奸、强奸、轮奸视频来说,这一部分女性是彻头彻尾的受害者,她们不止当时受到伤害,还要被广为传播,贴标签;是在精神上试图第二次杀死她。
   
   再来回顾一下,该系统为什么不做男性版的?重要原因就是,在这些视频当中,男性面部大部分都是打码的,但他们却会想办法把女性面部清晰暴露出来,甚至还会把“露脸”作为卖点。
   
   整个色情视频行业,都是在消费女性,在吸食女性的身体,而且还发展出多种吃法。这种“原谅宝”,是一种新型吃法,偏偏始作俑者还想把它美化成“为了女性好”。
   
   可以想见,如果这个“原谅宝”能够上线并且推广,那将会大大增加相关色情网站的浏览量,甚至可能会引至拍摄、偷拍等行业的进一步繁荣。
   
   科技本身是无善恶的。但是利用科技、掌握科技的人有善恶。药可以用来救人也可以用来杀人。实际上,科学伦理一直就是科学界的核心问题,远的如禁止“克隆人类”与“人类基因编辑”这些违反科学伦理与共识的方向(这类人在科幻题材中的形象都是邪恶科学家);近的如用人脸识别或者隐秘、红外功能偷拍女性,以及这类收集大数据来单方面识别出情色视频中的女性。
   
   正因为科技不具备道德,所以,利用科技者更应有道德。
   
   三、
   
   李旭创办网站的初衷,是给程序员们避免当退休小姐姐的接盘侠。开始我以为这是想多了。这种想法,就像是在一些文艺小清新的爱情故事里的那样,女生动不动就说“如果不能嫁给我最爱的人,那就随便找个有钱人嫁了”,说得好像有钱人都瞎了、都争着娶一个根本不喜欢他的女人一样。程序员也是,想着那些长得漂亮又赚得钱多、而且也见惯大场面的欢场女生,会争着嫁给一个不喜欢她的男人一样。
   
   但仔细一想,是什么给了李旭这样的程序员这种自信?没错。是收入高,有钱。
   
   与众多行业相比,程序员的平均薪资确实比一般行业的薪资高出很多,不单单是编程,整个互联网行业也在逐渐拉高。在美国,程序员位列《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1月8日评出“2019年佳职业”榜单榜首,在美国软件开发工程师的平均薪资为101790美元,失业率仅为1.9%。在中国,程序员也是一收入高的职业,高的如这个声称一个月业务能赚20万欧元的李旭、如收入几千万的程序员苏享茂,还有大量北京西二旗月入五万的程序员。
   
   谁不喜欢有钱人?
   
   但同时,程序员又是一群整天被要求996的人,一群每年发迹线都会往后移的人,一群清一色穿着格子衬衫、五官模糊的人,一群拿着五万的月薪过着收入五千的生活的人……由于忙碌、整天面对的都是数据,他们一般被描述成一个没有审美的群体,一个无法接触女性、没有情趣的群体。
   
   这些原本都不是大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