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谢选骏文集
·7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谢选骏: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他每天从中国榨取百万美元 却是撕咬中国最狠的狼》(环球时报 2019-06-05)报道:
   
   “我反对中国人,因为他们试图入侵我们国家,摧毁我们的产业,让我们完蛋。”


   
   说这番话的人叫克莱夫·帕尔默,是澳大利亚前首富。反华言论,在这几年的袋鼠国并不新鲜。但帕尔默这个人,却值得我们特别注意。首先,他最近非常活跃。其次,他在澳大利亚影响力不小,当然都是破坏性影响。
   
   而最让中国人气愤,是这位反华大佬,发家还是靠赚了中国人的钱!怎么就养出了这样的白眼狼?
   
   不久前的袋鼠国大选,帕尔默虽然没赢,但出尽风头。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报道,在整个竞选活动中,帕尔默被媒体提及的次数仅次于肖顿和莫里森,位列第三。
   
   而在西方最大视频网站Youtube上,帕尔默领导的澳大利亚联合党更是风头无两,发布的视频播放量最高超过700万,将自由党和工党远远甩在身后。
   
   700多万的播放量是什么概念呢?要知道,澳大利亚总人口也就2500多万,这就相当于,平均每4个澳洲人里,就有一个人看过这个视频。
   
   可恨的是,在澳大利亚传播如此广的视频全程都在妖魔化中国。
   
   视频说,中国政府秘密控制了西澳大利亚的机场和港口,利用这些重要交通枢纽来盗取资源,这将严重威胁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
   
   视频还说,中国政府收买了澳大利亚工党,利用工党政客来做肮脏交易,准备全盘接手澳大利亚。
   
   视频最后呼吁全体澳大利亚人:我们不能任由中国摆布了!我们要行动起来,共同保护我们国家的未来、领土和生活方式!
   
   显然光污蔑中国政府不够,他们还不忘黑一把中国人。
   
   最近几年,由于澳大利亚媒体不停地炒作中国人“抢奶”“炒房”的负面新闻,一些当地民众原本就对中国人产生了不好的情绪。
   
   澳大利亚联合党将这种情绪进一步扭曲、夸大,告诉他们的选民:中国人控制了我们的乳制品!中国人还操纵了我们的房地产!这样下去,澳大利亚的娃儿会没奶吃,澳大利亚人也会没房住!
   
   因此,他们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我们要把中国人赶出去,禁止中国人在澳大利亚投资!
   
   然而,比起帕尔默之前的辱华言论,上述视频都算克制了。
   
   2013年9月5日,帕尔默在澳大利亚9频道《今日》节目中宣称,“默多克的妻子邓文迪是中国间谍……她多年来一直在监视着默多克,将钱送回中国情报局,这便是默多克离婚的原因”。
   
   2014年2月7日,帕尔默公开称,中国试图“强奸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经济”。
   
   2014年8月18日,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问答节目”采访时,帕尔默甚至直接骂中国人是“杂种”。他说,中国企图抢占澳大利亚的港口来盗取自然资源,为了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他不惜“与中国杂种硬碰硬”。
   
   这样荒唐、粗俗的对华指责让一些澳大利亚政客都看不下去了。
   
   对中国也曾大放厥词过的澳大利亚前外长毕晓普曾谴责“帕尔默的言论不可接受”,并称这“绝不代表澳大利亚国会和人民的态度”。
   
   西澳大利亚州前州长科林则说,帕尔默的言论代表了“澳大利亚最丑恶的东西”。而现州长麦高恩更是一针见血,暗指帕尔默骂中国是典型的忘恩负义行为。他说,帕尔默从中国投资者那里获取了大量的利益,“他每天从中国人手中榨取100多万美元现金,然后攻击中国的投资。”
   
   发家
   
   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竞选口号一致,帕尔默也宣称“让澳大利亚变得伟大”(Make Australia Great)。再加上同样是富豪出身,又都爱拿中国说事,不少人将他称作“澳大利亚特朗普”。
   
   但与特朗普“富二代”出身、继承家业的致富路线不同,帕尔默自称是白手起家,“从清洁工一路走过来,曾在地板上睡过觉”。
   
   不过,正如麦高恩所说,帕尔默的巨额财富源于中国。甚至可以说,他是靠赚中国人的钱发家的。
   
   公开资料显示,帕尔默出生于1954年,孩提时代曾随家人来过中国,并在青岛住了半年多。他接受采访时曾多次提到在中国的经历,并自称见过毛主席和中国末代皇帝溥仪。
   
   回到澳大利亚后,他考入昆士兰大学就读法律专业,但在毕业前退学了。退学后,他开始从事房地产中介工作并从中赚取了“第一桶金”。
   
   之后,帕尔默转身投入矿业。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起,他创办了包括现在主营的Mineralogy公司在内的多家企业,主要靠向中国出售矿产获益,并就此发家。
   
   2006年,帕尔默与中国企业合作中澳SINO铁矿项目,这使他成为澳大利亚第五大富翁。
   
   2009年,他收购了布里斯班的Waratah煤矿,当时评估价不到1亿美元。
   
   2010年,他与中国企业达成协议,中方20年内每年购买Waratah煤矿价值600亿美元的煤炭,这一交易,让他荣登澳洲首富。
   
   虽然,从这之后,他的身价不断缩水,但即便不是首富,也仍是富豪。
   
   在今年的澳大利亚大选中,帕尔默就豪掷6000万美元为自己和澳大利亚联合党打广告,广告投放密度堪比“挖掘机学校哪家强”。
   
   虽然这样的高投入只为帕尔默赢得了3.5%的选票和0个议会席位,但他却认为钱花得很值,比“捐赠给慈善机构更有效地利用了他的财富”。
   
   帕尔默在大选后发表声明称,他所在的澳大利亚统一党分走了工党的选票,“显著帮助”了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
   
   他还强调,澳大利亚统一党的目标是确保工党政府不上台执政。
   
   而我们都知道,澳大利亚工党对中国的态度一直以来相对友好。前工党党魁肖顿在大选前还表示,如果工党取得执政权,他们不会跟随美国把中国视为战略威胁,而会采取更为独立的外交政策,以平衡中美关系。
   
   伪装
   
   值得一提的是,帕尔默对中国的态度并非一开始就这么恶劣。不然,中国企业也不会跟他做生意。
   
   只能说,他伪装得很好。
   
   美国《纽约时报》在报道中提到,多年来,“这个神气活现的澳大利亚矿业巨头”还以中国友人的身份自居,他经常为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辩护,还会突然现身中国大陆,向中国官员及投资者示好。
   
   2012年4月,帕尔默与中国船厂签约,宣布将耗资30亿至60亿美元打造“泰坦尼克二号”,一度震惊海内外。虽然,这艘“泰坦尼克二号”到现在都没建成,但可以看出,直到那时帕尔默与中国的关系还不错。
   
   那帕尔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呢?或者说露出原形的呢?这里就要说到一场官司——他和中国合作企业闹掰了,正是那家让他发家的中国企业。
   
   2006年3月,这家中国企业从帕尔默Mineralogy公司购入位于西澳大利亚州的20亿吨磁铁矿的采矿权,成为中国在海外最大的矿业投资项目。此前,帕尔默的公司虽然获得了开采审批文件,却没有足够的资金和能力去开启项目。
   
   然而,这一命运多舛的合资项目不仅投产时间一再拖延,开发成本严重超出预期,后来还迎来铁矿石价格暴跌、监管障碍、劳工短缺、聘用中国籍雇员争议等一系列考验和麻烦。
   
   通常情况下,商业合作出现麻烦就要协商和谈判,实在谈不成就会打官司。不幸的是,这一项目就是走到了打官司的地步。
   
   帕尔默在2012年底开始控告中国企业违约,从那之后,双方相互指责,嘴炮打了不少,直到现在也没有停止。用英国广播公司的话来说,“双方相互憎恨的程度在世界企业界也罕见”。
   
   既然已经上了法庭,那就让法律来裁决这场纠纷。但帕尔默开始了“公报私仇”,原来他所谓的“中国抢占澳大利亚资源”是指他私人的矿。
   
   帕尔默迅速从“中国友人”转变成澳大利亚最激烈反华的人,彻底暴露出他的唯利是图。之前的对中国示好,现在的对中国诋毁,无非都是一个“利”字。这是一个无情无义之徒。这样的人,我们将来可能还会碰到,帕尔默应该让我们多留一个心眼。
   
   有些讽刺的是,帕尔默印着“让澳大利亚变得伟大”标语的海报正是中国制造的。要真想让“澳大利亚伟大”,就必须和中国合作,不可能对抗。这个道理,帕尔默明白,但在装糊涂。
   
   最后强调一句,这样的白眼狼,我们一定要增强甄别力,不能再养狼为患。而他一旦现了原形,就该让他付出代价。
   
   谢选骏指出:这条澳大利亚原野上冒出来的白眼狼,受过北京的特殊培训,所以成为食髓知味的“毛主席”了。一言不合就反目成仇,太像湖南乡村里冒出来的毛蛋主席了。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就是反客为主的毛主席了。最后呢,撕咬北京当局,成为毛主席撕咬毛主席的活报剧了。两个毛主席,都是呲毛的家伙,摆出一副好斗的公鸡架势,看看谁更尾大胱荣正瘸吧。都说叛徒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东西,英军叛徒成为美国国父,中国叛徒成为中国主席。毛主席如此撕咬毛主席。
(2019/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